藝術觀點

一位編輯的藝術小史 專題系列 文化政策 景總麵包店 藝術史 藝術專題 【女同志書寫】關於1990年代的同志運動 「悠遊風景畫——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特展」 【2018Condo】藝術圈的共享經濟:Condo吹進亞洲! 【2019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2019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2020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2020香港巴塞爾線上展廳】 【2022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 【2022鬼月專題】亞洲神鬼奇想的大眾性傳述 【CIT19:當代策展的新挑戰——國際論壇暨青年策展工作坊專題】 【典藏30週年聯合專題】古今之變/辯 【地景說話專題】專輯一:鏡頭・媒體・天眼――去自然的景物轉譯 【地景說話專題】專輯二:酷兒・原民・身體―原酷風景的四重速寫 【女同志書寫】關於1990年代的同志運動 【專題】《再.創世》 【專題】「專業」待尋中的美術館:展覽檔期與合約的合理機制 【專題】「臺灣燈會2.0」,如何以藝術的格局來思考燈節? 【專題】NFT2.0.數位化.浪潮 【專題】出天龍國:台灣意識、地方勃發 【專題】可是,我們回不去了,之後:藝術家的自我復刻 【專題】台灣當代藝術之方言的書寫與實踐 【專題】守護.監督:各界如何看「北美館擴建案」? 【專題】宮廷的「禮」貌生活 【專題】愛妳,也厭妳──創作下的女性 【專題】文物醫美 【專題】文策院即將掛牌上路,文化即將成為一門「好」生意? 【專題】第二次美術館時代的契機與挑戰 【專題】策展人的新手村:台灣策展人如何出道,策展教育與培力20年 【專題】給Z世代的藍色時期:狂鴨症之後—消失中的美術系,餘暉裡的新世界 【專題】編輯作為思想方式——重訪1990年代 【專題】臺灣畫廊主專訪系列 【專題】藝術中的建築:流轉的空間寓言 【專題】評論的「挑戰」 【專題】請問市長候選人:2022六都選舉藝文政策專題 【專題】風雲走過——洪通百歲紀念專題 【幻夢.魅影.光: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專題】 【張大千120週年紀念專題】做不完的大千學問 【文化場館安全專題】你的美術/博物館安全嗎?文化場域的「公安」意識 【文資重構.議題再現】解讀中正紀念堂與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歷史密碼 【斜槓世代】藝術職涯大哉問 【灰階之邦】我們在城市的邊緣聚首 【空總專題】給下一輪文化治理的實踐備忘錄:從C-LAB看當代都會的藝文想像 【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願你生活在有趣的時代】 【第59屆威尼斯雙年展現場報導】 【聲波薩滿專題】立方論壇音樂祭,及其內建的藝術與聲響實驗光譜 【職場入門學】藝文界青貧現象,待解or無解 【藝術不北漂】探訪台南藝術生態 【藝術國家隊專題】以計量數據基礎打造藝術國家隊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尋找數字、市場迷失中的藝術靈魂 【開放文化專題】一個更開放的台灣藝文社群:現況、挑戰與想像 【鬼月專題】臺府展中的幽靈畫作與日治臺灣的鬼怪圖像 【鬼月特輯】當代藝術與非理性禁地的邪魅邊界 2017ArtBasel香港巴塞爾重磅來襲! 2018ART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2019年ART TAIPEI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光之再現」全攻略 2020年ARTTAIPEI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登峰.造極」 Arts-and-the-SDGs藝文環境的永續未來 DaVinciTheGenius尋找達文西密碼 HappyHolidays!歲末最強的旅遊計畫 專題|稀缺性展演:當我們談論極少數觀眾對象的作品們 第Q性:穿越歧路花園 荷蘭當代攝影社群 評論如何實踐?關於陳界仁「佛法左派」之後 謝春德「時間之血」 酷兒聽橋,跨性發勁 藝術展演 觀察 故宮改制爭議 訪談
5G時代下藝術多元性的再探討:「數據光景—2023臺灣國際光影藝術節」國際論壇
論壇主要分為兩大主軸──「速度與連結:5G世代下科技藝術展演及其可能性」與「科技藝術與光節的永續經營」,期待能與光影藝術...
策展的生態存有:兼論「曾文溪的一千個名字」
曾文溪為什麼有一千個名字?據策展團隊所說,傳統上,鄒族人並沒有給作為整體的曾文溪統一命名,只有不同氏族經營的不同河區。展...
蘭千山館的史前史:林柏壽與二十世紀台灣美術
2022年10月,國立故宮博物院重要寄存品「蘭千山館」文物將不再續約,歸還板橋林本源家族。這批文物原屬林家第五代林柏壽(...
臺北數位藝術中心發佈2023年度重點計畫:阮柏遠個展打頭陣、日本藝術家山內祥太海外首展登台
臺北數位藝術中心在持續關注網路和遊戲文化為核心的主軸之下,於2023年規劃推出六檔展覽、與紐約新美術館Rhizome合作...
飄洋過海大變身:18世紀法國加裝金屬鑲飾的中國瓷器
16世紀初,葡萄牙人隨著新航路的發現來到中國,開啟了中國與歐洲的直接貿易,中國瓷器開始大量運往歐洲。部分瓷器在歐洲被二次...
新春數來寶:藝術史經典作一到十
過年要討個好兆頭,吉祥數字必不可少。人們利用數字的諧音去聯想具吉祥意涵的字詞,並且相信透過不斷地複誦傳揚,便能讓話中的祝...
「我雙魚,為什麼天蠍要恨我?」曾建穎個展「木與夜孰長」
若曾建穎個展以「木與夜孰長」為名,占星與筆墨,孰佔盡話鋒與畫風的預言與精準?孰又亙古地自由穿越?繼2020年「惡托邦」個...
李梅樹與三峽祖師廟
過往媒體根據李梅樹以米開朗基羅興建聖彼得大教堂的信念,稱三峽祖師廟為「東方藝術殿堂」,但若放在台灣藝術史的脈絡底下,祖師...
過度與衰竭:蔡佳宏個展「褶肉記」中的時間體積
以陶藝雕塑走入當代藝術的眼界,蔡佳宏以大膽的嘗試,將一般對於物質性的感官經驗改寫,創造觸覺、嗅覺、味覺的想像,並以極富生...
「三兔共耳」的神祕圖像
在諸多兔子的圖像當中,有個圖像東西方皆有,其圖像巧思令人稱絕,但卻難以考據起源與內涵。這個特殊的圖像即是「三兔共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