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古人如何理解自己的身體?從道教圖像看中國古代的身體認識

古人如何理解自己的身體?從道教圖像看中國古代的身體認識

How the Body was Understood in Ancient Times? Physiology in Ancient China Through Taoist Iconography
在這健康格外重要的時刻,你知道怎樣描繪、描述,感知、鍛煉你的身體嗎?在沒有疫苗的過去,對著掛圖打坐冥想,也許不單只是為了求道成仙,長壽、維持健康身體,甚至只是避免死於瘟疫,都是當時人十分重要的課題。

在中文語境中常用「身」、「體」、「軀」來指代「身體」,「形」為身體的形象、形狀。春秋戰國時代,描繪身體結構的「形」鮮見於孔、孟的論述中,但在道家思想家莊子筆下卻出現了不下兩百次。在道教的觀念中,人體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老子「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關注自身存有成為追求修煉道法的不二法門。

當時的道教徒盡最大可能開發身體的生理覺識,一步一步打通人與天地相通的直覺,在傳統的基礎上進一步將身體觀和宇宙論緊密結合,衍生出一套獨特的身體修養方式和宇宙理論。西元9世紀末至10世紀,這樣的道家内丹修煉技術漸漸成熟,發展成道教人體圖,由此開創了人體内丹的先河。

這些神祕的「圖」中,夾雜着注文和簡略的圖式,身體輪廓多半被描繪為橢圓蛋形,大多情況下也不會描繪出四肢。在古代學者眼中,這些神祕蛋形代表的是宇宙初創時的神話和宇宙觀,彼時天地未分、萬物混雜,以蛋形表述恰當不過。解讀這些人體圖時也會發現,繪圖者試圖在圖中展現世界整體、有機的一面,強調事物的秩序、隱性的内在結構以及演變的進程。通過人體圖可以理解道教是以人作為主體、出發點來觀察整個世界,道教的宇宙觀是以人自身為基礎,通過想象身體內在的內宇宙,進而觀察、了解外宇宙。

上述所說是道教人體圖共同特徵,但歷朝歷代描繪人體圖的方式還是有不少差異,更明確地說,歷代對用什麼「符號」、「圖式」描述,進而組成身體,以展現秩序、結構、演變,還是有不一樣的看法。以下將五代到19世紀多部道教的人體圖分成四組,逐一介紹。

第一組:身體裡住著五神、二十四神,強調元神歸一

五神

《太平經》被認為道教所創作的第一部經典,主要内容是在東漢中晚期寫成,主旨在陳述「治國」、「治身」之道。這部書認為,人除了形體之外,還有「神」,即所謂「精神」、「神明」、「精氣」。人體中的器官,如頭、腹、五臟都有神駐守,若讓五臟神離體,飛上天去控告人的罪行,人就會生病。例如,肝神不在會「目不明」、心神不在會「唇青白」、肺神不在會「鼻不通」、腎神不在會「耳聾」、脾神不在會「口不知甘」。要常保健康,就要注意修身,一旦人有惡念,胡言亂語,喜怒無常,就會「神遊於外」,導致外邪入侵,進而中邪。

明代〈三才圖會.身體卷〉中的「肝神」、「腎神」,應是據唐代的黃庭內景圖所繪。(作者提供)
1445年《醫方類聚》中的「肝神」、「腎神」。圖中除了代表肝之龍、腎之雙頭鹿,還加上了相應的卦象、臟器。(作者提供)
圖中可見「腎神」在不同的道家典籍中的模樣。1、晚唐,「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之腎臟圖;2、唐宋之間,「上清五臟六腑六府人玉軸經」之腎神圖;3、唐宋之間,「四氣攝生圖」之腎神圖;4、1445年,《醫方類聚》之腎藏圖。(作者提供)

為讓信徒保持眾神駐體、順利修煉,這些「身中神」的形象被明確記載。據《雲笈七籤》卷五十二〈五帝雜修行乘龍圖〉所載:肝神在東方,姓婁,字君明,衣青衣;又名青龍,字蕙龍子方。左腎神名春元真,字道卿,形長三寸七分,數變,白赤青五色無常。右腎神名象地無,字道生,形長三寸五分,白或黑。

二十四神

以《太平經》的角度「身中神」只有五神,但就魏晉時期問世的《黃庭經》來說,身體裡面的神仙已進一步擴充到「二十四神」。《黃庭經》將人體分為上元、中元、下元三個部分,並有所謂的「三丹田」。上丹在腦,又叫泥丸。中丹田在心,又叫絳宮。下丹田在臍下三寸的氣海,又叫精門。人體的「三部」,每一部都有八個主神,全身有二十四主神,這種觀念又叫「三部八景二十四神」。

對於二十四神的名稱,道教典籍記載並不一致,六朝時期靈寶經派的經典《洞玄靈寶二十四生圖經》,以及時代較晚的《太微帝君太一造形紫元內二十四神回元經》等的敘述有些出入,不過當時的人還是非常詳細地勾勒出三部二十四神的名稱、字號、大小、衣著,以供信徒想像、修道。例如屬於上景的「腦神」名覺元子,字道都,形長一寸一分,色正白;「髮神」名玄文華,字道衡,形長二寸二分,色玄;「皮膚神」名通眾仲,字道連,形長一寸五分,色黃。這些神仙身著的服色,以及各種設定,是自陰陽五行運行規定而來。眾神陰陽相調、五行相生地居住在人體當中。

洞玄靈寶三部入景二十四住圖」記載之「腦神」(左)、「髮神」(中)、「皮膚神」(右)玉符。(作者提供)

用存思法來元神歸一

雖然《太平經》、《黃庭經》分別將人體分為五神、二十四神,但就道家來說,神明是由道炁所化生的,各路神明只是「道」的一個片面,擔起「道」之中的某一職能。只有當所有神明走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道」。

當時的信徒會藉由存思法,又稱存想,讓身中的眾神(陰陽五行之氣)經常保持「朝元(一)」的狀態。信徒們通過懸掛「身中神」像,幫助想像、凝神聚氣,將五臟六腑及一身之精氣召回體內。從現存的作品來看,自東漢《太平經》開始便有存思法相關的圖像,而用於懸掛的畫像多為魏晉南北朝至唐代的作品。

相傳成書東晉的《上清大洞真經三十九章》,描繪五氣歸一。收入《正統道藏》洞真部本文類。(作者提供)

眾神復歸元炁「道」的實際體現,在道教圖像中會藉由「朝元圖」表現,即通過眾仙朝拜元始天尊來表達,有名的山西永樂宮三清殿朝元圖、武宗元《朝元仙杖圖》及被認為是唐吳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皆屬此例。《八十七神仙卷》中便描繪東華帝君、南極帝君、扶桑大帝在侍者、儀仗、樂隊的陪同下,率領真人、神仙、金童、玉女、神將前去朝謁道教三位天尊。圖中神將開道,壓隊;頭上有背光的帝君居中;其他男女神仙持幡旗、傘蓋、貢品、樂器等,簇擁著帝君從右至左浩蕩行進。

武宗元《朝元仙杖圖》局部。 (作者提供)
山西永樂宮三清殿的朝元圖。(作者提供)

除了《朝元圖》中明顯可見的神仙隊伍與行進,繪有《朝元圖》的永樂宮,其壁畫空間布置、構圖更和道教科儀有著脫不開的關係。據萊頓大學博士葛思康(Lennert Gesterkamp)的研究,首先,神仙們排列在左右兩壁,並統一往北壁朝元。其次,神仙人物的排列模仿道壇布置,分外壇、中壇、內壇三層。再來,永樂宮的神仙們都可明確分成天府、地府、水府三界,如圖所示:永樂宮三清殿的全北壁、全西壁、還有東壁的北側面等三壁神仙,都屬於天府(紅色標記);西壁中部的神仙屬於水府(藍色標記);東壁南側面的神仙屬於地府(白色標記)。

永樂宮的壁畫空間。原始資料出自於葛思康,作者改繪。(作者提供)

神仙布置不採南北軸線,而採西北─東南軸線安排,與道教的比喻有關:西北─東南軸線經常用於表示昆侖山(位於西北的天地樞)和尾閭(東南海中的一個洞)。以山水展現宇宙秩序,最早可見於成書戰國至漢代的《山海經.大荒西經》,在第二組分類中會有更詳細的介紹。除此之外,永樂宮壁畫中的八個主神的位置模仿八卦圓形排列,這與宋代以後開始用卦象描述身體,乃至於整個宇宙有所聯繫。這將在第三組分類說明。

總的來說,永樂宮《朝元圖》這個中國現存的規模最大的元代壁畫,除了繪作本身驚人的藝術價值,對看整個建築和道教儀式,其實都代表著宋代以來,道教信徒想要元神歸一的祝願。

第二組:以風景描繪身體

人身與天地同構的觀點一直是道教的理論基礎。《老子想爾注》記載「人身像天地」;《老子中經》有「兆身與天地等也」,舉凡崑崙、五嶽,都強調「人亦有之」。

北宋郭熙畫於1072年的《早春圖》,及由郭熙之子郭思編於1117年的《林泉高致》畫論,便以身體喻萬物,反映天人合一的山水觀。《林泉高致》中常被引用的段落,「山以水為血脈,以草木為毛髮,以煙雲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華,得煙雲而秀媚。水以山為面,以亭樹為眉目,以漁釣為精神。」其實泛見於唐代之後的風水及道教論述之中。

北宋郭熙畫於1072年的《早春圖》。(© 國立故宮博物院)

12世紀內丹著作《修真太極混元圖》之〈人世七十二福地之圖〉與〈海中三島十洲之圖〉,將身體內各氣脈的據點對應於大宇宙的福地洞天。書中記載「上島而日方丈、蓬萊、瀛洲,中島而曰芙蓉、闈苑、瑤池,下島而日赤城、玄關、桃源。中有一洲,而日紫府。紫府者,太微真君所居,句管神仙功行之所也」,強調若人練氣成神,便能棄殼昇仙。

12世紀〈海中三島十洲之圖〉,見於蕭道存《修真太極混元圖》。原圖見《道藏》冊3。(作者提供)

南宋「體象陰陽升降圖」則以層層地正面山脈堆疊成一座象徵人體的山群,由下到上標示水域、門狀關口、黃庭、命門、十二層塔、橋梁、玉山上京、鬱羅蕭臺等,象徵內丹祕訣裡氣脈通過身體中的重重關卡。

南宋「體象陰陽升降圖」原圖見蕭應叟,《元始無量度人上品妙經內義》(《道藏》冊2,頁333)。(作者提供)

第三組:用卦象描述身體

宋代以後,道教表現身體的方式出現重大變化。存思法中是用「身中神」的樣貌、數目、顏色等描述五臟六腑,到了宋代,卻明顯開始改用更為抽象的山水風景、卦象來描繪這些內容。例如在南宋醫學家李駉的《黃帝八十一難經纂圖句解》中,便用卦象來描繪臟腑之象。李道純《中和集》配卦圖裡,「外藥圖」及「內藥圖」的「心」,其臟象則改用離卦表達。「外藥圖」中的一個圓點,在「內藥圖」中繪圖者加上了刀圭的圖案,以借喻其純陽(乾卦,屬金)之性。

李道純《中和集》配卦圖中的「外藥圖」及「內藥圖」。(作者提供)

究竟「身中神」的樣貌、數目、顏色等複雜圖像是如何簡化為三橫的卦象呢?「外藥圖」及「內藥圖」描繪人在凝神、至靜的心態下會將氣凝聚於下丹田,此時身中的氣會借道任脈及督脈回歸黃庭之「一」(元)。對道教信徒來說,這套氣的運動軌跡與宇宙天地之間日月升降、水氣升降的軌跡相仿,只要人的身中有經絡,氣自然便會流通其間。而藉著臟器和卦象的對應,就已經能清楚描述人體之中的自然軌跡,成為冥想的操作手冊。

《中和集》配卦圖對任脈及督脈的應用與理解,反映了道教修煉與醫學的互動與結合。宋代修煉者藉著將「身中神」替換為山水風景、卦象,重新整理存思「靜思守一」的描述方式。這種方式敘述修煉的道經,後世稱之為「內丹經」。

第四組:集大成的修真圖

到了清代,身體裡的各路神仙、山水風景、卦象這些表現人體的元素漸漸被集為一體,出現現今大家認知的「修真圖」,或稱「內經圖」。這個圖像至今仍被道教信徒們引以修煉、打坐煉氣,網路上也可以見到各種著色、增加註記的現代版本。

據法國學者戴思博(Catherine Despeux)的考察,修真圖成圖於著名道觀成都青羊宮二仙庵,此所道觀是清代重修《道藏》的重要道觀之一。也因於此,修真圖在乾隆年間,逐漸傳至全國多所著名的道觀,其中包括湖北武當山、北京白雲觀、廣州三元宮。清宮如意館也畫了十分相似的《內經圖》。

在戴思博的研究裡,她至少掌握了七個版本的修真圖。最早的是一個北京白雲觀的展出拓片,左下角有跋文云:「道友郭一澄獲於四川成都青羊宮二仙庵,後攜至揚州,余於彼觀之,遂命付梓,以廣流傳,版現藏於北京前門外永盛齋。」戴思博稱這個最早的版本為郭一澄本。後來廣泛流行的白雲觀本,便是1984年按郭一澄本重刻的,但刪去了跋文。

現代版本的修真圖或內經圖。(網路截圖)
1984年白雲觀本修真圖的石刻,現存北京白雲觀後花園。(作者提供)
清宮如意館畫《內經圖》。(作者提供)

修真圖做為道士們丹道修煉用的掛圖,結合各個時代用來表述人體的符號:神仙、山水風景、卦象,形像生動地介紹了人體經絡穴位、五臟六腑,以及人體真氣運行規律與外在自然規律的關係,將歷代的修煉理論整合在一幅圖像之中,當中的圖像特徵最早可追溯至魏晉南北朝的《黃庭經》。

結語

在這健康格外重要的時刻,你知道怎樣描繪、描述,感知、鍛煉你的身體嗎?在沒有疫苗的過去,對著掛圖打坐冥想,也許不單只是為了求道成仙,長壽、維持健康身體,甚至只是避免死於瘟疫,都是當時人十分重要的課題。東漢晚期到六朝末年的經年大疫,長達四百年的歷史經歷,更成為後世道術、醫術相繼精進、相互較勁的主要背景。

瘟疫甚至對當時人造成十分大的思想衝擊,「仁者不壽」死於瘟疫,讓人懷疑「天理何在」?當時,《太平經》的〈解承負訣〉針對這樣的困惑提出解釋。所謂「承負」,不僅承受先人功過禍福,亦須承擔其他社會成員的善功或惡果。如果要防止社會的災禍,勢必仰賴每個人的善行,不能將所有責任推給君王或少數的統治者。在一波又一波瘟疫的侵襲下,「報應」的觀念漸漸被質疑,道教的「承負」一說,很大程度是在這樣的特殊時刻誕生的。

參考書目

조학준(Hak-Jun Jo),〈腎臟圖의 형태요소와 그 變異에 대한 연구〉《韓國醫學會雜誌》第31卷第1期,頁23-42。
林富士《疾病終結者:中國早期的道教醫學》,臺北:三民書局,2001。
戴思博著,李國強譯《修真圖:道教與人體》,山東:齊魯書社,2012。
黃士珊,〈寫真山之形:從「山水圖」和「山水畫」談道教山水觀之視覺型塑〉《故宮學術季刊》第31卷第4期(2014),頁121-204。

闕宇彤( 12篇 )

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助理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