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狂八〇」的延長賽】覆青年書:從「前言:七〇」說起

【「狂八〇」的延長賽】覆青年書:從「前言:七〇」說起

【“The Wild Eighties” Overtime】Response to Young People: Starting with “Prologue - 1970s”

檔案的展覽若是年表的物件化,那麼它的危險正在於展示即選擇、敘述即詮釋,因為檔案總是「被篩選過的」。像「狂八〇」這樣以時代為題的展覽,必然同時引造一股反作用力,使觀者感覺到在可視化的展件/展件的可視化之外,存在著尚未可視化之物事,這亦屬此類展覽的基礎意義之一,基於完整的不可能性。相比於同一,展中顯露的,無論展示或敘述的各處矛盾,可能更是一縫一縫重新閱讀、想像80年代的孔隙。
您已經是會員?
典藏
免費加入會員,閱讀專屬藝文報導
繼續閱讀此篇文章 加入會員
吳思鋒( 14篇 )

普通讀者。不專業寫作者及編輯。小劇場工作者。現居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