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千惠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 責成區
就在航班乘客自以為快要羽化成仙之際,連續的著陸碰撞聲與發光二極管燈,告訴我們已從一飛沖天(Up to Sky)的無邊界之...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 奇異點
從一家航天公司的誤點、航班資訊、航線的錯置,所導致時間、信息、路徑之亂流現象中,我已宛如置身於一個「酷斯拉級」的超級量子...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棒棒國
我想蓋一座一個人的法篩寺,所以我需要先去踏察所有的法篩寺,而擁有最多法篩寺之地,就在棒棒國(Bang Bang Stat...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 雙子城
「那是最美好的時光,那是最糟糕的時光,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昧的時代,那是信仰的時代,那是懷疑的時代,那是光明的時代,是...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排排邦
我將前往傳說中的排排邦。那個國度,一切均以流量的排泄狀況為價值準則,以此建立秩序的系統。是故,所以物種也都要有排名順序,...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盜夢機
飛行,使時間沉睡;沉睡,使時間飛行。在飛行中失眠,正如在沉睡中失憶,都讓時間勞而無效。作為一個過去與未來的描寫者,大都活...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 植栽氏
在冷卻之前,我必須記住─我的登機號碼是「L. japonica 200327」,掩護名有啜蜜者、忍冬、金銀花、鴛鴦草。我...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濫情者
思考這個行為,在我們的年代是被分類的。有申明者,就有濫情者。申明者認為物種的進化與防衛機制有關,一切生老病死七情六慾等災...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申明者
作為一名申明者,因為視覺的不統一,我們不用看清楚,只要說清楚講明白就好。我們善於申論,申論的目的在於申明。有關「反清」與...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底栖族
底栖族的創世神話,便是看見與看不見的共處故事。當所有的物種都在失明的狀態下,光成為一種神明出現的想像。對底栖族而言,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