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被蒙上反猶太主義色彩?卡塞爾文件展的種族爭議持續延燒

被蒙上反猶太主義色彩?卡塞爾文件展的種族爭議持續延燒

Anti-Semtism Accusations? Documenta Continues to be Under Racism Row

印尼藝術團體Taring Padi的壁畫作品《人民的正義》(People’s Justice),被以色列和德國政府譴責為嚴重反猶太主義。原因為這幅壁畫作品描繪了兩個對猶太人不友好的形象,分別是一個士兵般的人物,被描繪成一隻頭戴頭盔的豬,頭盔上面印有「摩薩德」字樣;另一位被描繪成尖牙和紅色眼睛模樣的人物,頭上則戴有SS徽章的黑色帽子。

由印尼策展團體ruangrupa策劃的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documenta fifteen),在今年6月18日熱鬧開幕,以「穀倉」(印尼語:lumbung)為主題,希望創造一個連接全球、相互合作、跨越藝術文化隔閡的平台。然而,在開幕前幾週,巴勒斯坦藝術團體The Question of Funding的作品就被不明入侵者任意破壞,甚至在牆上噴塗了「Peralta」等似乎是死亡威脅的塗鴉訊息。策展團體ruangrupa與卡塞爾市市長葛瑟拉(Christian Geselle)都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譴責這種破壞與威脅行為。然而,開展前夕的展覽空間攻擊,似乎為這屆卡塞爾文件展的種族議題衝突揭開第一幕。

開展後接踵而來的是,印度尼西亞藝術團體Taring Padi在2002年的壁畫作品《人民的正義》(People’s Justice),被以色列和德國政府譴責為嚴重反猶太主義。原因為這幅壁畫作品描繪了兩個對猶太人不友好的形象,分別是一個士兵般的人物,被描繪成一隻頭戴頭盔的豬,頭盔上面印有「摩薩德」字樣——摩薩德為以色列國家情報機構的名稱。另一位被描繪成尖牙和紅色眼睛模樣的人物,頭上則戴有 SS 徽章的黑色帽子—— SS 為德文Schutz(護衛、防護、親衛)與德文Staffel(團隊、編群、隊伍)的組合詞,為德國納粹時期用於執行治安勤務的軍隊的簡稱。

延伸閱讀|卡塞爾文件展前夕展覽空間因種族議題遭破壞,巴勒斯坦藝術家終順利開展

印度尼西亞藝術團體 Taring Padi 在壁畫作品《人民的正義》(People’s Justice)中描繪一位尖牙和紅色眼睛模樣的人物,頭上戴著有 SS 徽章的黑色帽子。(©Uwe Zucchi / dpa / picture alliance

以色列大使館在一份聲明中指出,「我們對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上公開展示的反猶太主義元素感到厭惡。」大使館進一步補充說明,部分內容讓人想起納粹時期的宣傳部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及其暴徒在當時使用的宣傳手段。德國總統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與德國文化部長洛特(Claudia Roth)也對此事表示譴責,該件作品先是在6月21日被黑布遮蓋並在作品旁邊安裝解釋,之後卡塞爾市長葛瑟拉仍以「感到羞恥」為由,下令將這件作品全部拆除。

該作品的創作團體Taring Padi回應,該幅壁畫是20年前應對其居住國蘇哈託(Soeharto)的暴力海軍獨裁統治而創作,主要描繪蘇哈託32年的獨裁暴力及其影響,實為反對軍國主義運動的一部分。他們在創作時經常把權威者描繪成動物,而畫中雖有描繪以色列特工和納粹形象的人物,但並沒有意識到這會令人聯想到「反猶太主義」,也對這幅壁畫所引起的不適向大眾道歉。

Taring Padi表示,人們對這件作品的理解與創作最初想表達的意念不同令他們非常難過,不過這次的事件也會成為創作生涯中重要的一課。當就這類議題來進行交談和複製時,不應該如此粗心,必須學習著考慮得更加善解人意和深思熟慮。

Taring Padi作品《人民的正義》被以色列和德國政府譴責為嚴重反猶太主義,在6月21日被以黑布遮蓋。(©Fischers Fritz)
卡塞爾市長葛瑟拉以「感到羞恥」為由,下令將這件作品全部拆除。(©Uwe Zucchi / dpa / picture alliance)

延伸閱讀|【documenta評論】大型現代寓言:第十五屆卡塞爾文件展中的人與自然

此議題延燒至此,外界也開始臆測該策展團體ruangrupa為反猶太主義團體,其原因除了卡塞爾開展以來種族議題間的各種衝突之外,也認為團隊故意不把以色列藝術家納入卡塞爾文件展中,甚至舉出他們曾公開譴責德國在2019年提出的反BDS,為「對藝術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威脅」,這些爭議也導致一些德國官員們甚至開始思考要取消對該屆文件展的資助。

對此,策展團體ruangrupa成員之一的Ade Darmawan,在7月6日出席德國聯邦議院說明。在聽證會上,他因展出具有冒犯性的作品而代表策展團隊向大眾致歉。他認為「他們沒能發現該件作品中所可能喚起的反猶主義形象人物」是他們的錯誤,但駁斥外界認為他們為反猶太主義團體的指控,澄清並沒有抵制以色列藝術家。

文件展總共有一千多位的藝術家參與,有些是在他們自己的要求下不願透露姓名。Ade Darmawan也呼籲觀眾「不要將目光從文件展身上移開」,展覽內容已聚焦在不斷被忽視的全球南方,希望所有合作與信任夥伴在文件展的工作不會因此白費,並承諾未來對於反猶太主義殘酷的歷史和現狀也會更加警惕、反省。

德國聯邦議院(攝影/Jorge Royan,©Wikipedia)

延伸閱讀|【documenta評論】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一個內向者的自白

ARTouch編輯部( 1217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