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不只有達文西:16世紀修女畫家的《最後的晚餐》首次公開

不只有達文西:16世紀修女畫家的《最後的晚餐》首次公開

說到《最後的晚餐》,大多數人心中最先浮現的作品應是出自文藝復興時期畫家達文西,描繪門徒在耶穌說出「你們當中有一個人要出賣我」後驚訝的場景。不過除了達文西,事實上還有一位天才畫家創作的《最後的晚餐》被遺忘了。那人便是普拉提拉.涅利(Plautilla Nelli,1524-1588),她應是史上首位描繪這個重要聖經場景的女畫家。
1990年代早期,美國藝術史學家尼爾森 (Jonathan Nelson) 致力於編纂第一本關於文藝復興女畫家普拉提拉.涅利 (Plautilla Nelli,1524-1588) 的專書。據載,這位來自於16世紀的義大利修女曾繪有一幅《最後的晚餐》。畫作在長久歲月中失去蹤跡,尼爾森前往作品最後紀錄的所在地——佛羅倫斯的新聖母大殿 (Santa Maria Novella) 探尋,最終在修道院食堂中發現這幅失落已久的古畫。
普拉提拉.涅利 (Plautilla Nelli,1524-1588)的《最後的晚餐》首度公開展示。(©維基百科)
作為裝飾,修道院中的食堂大廳通常掛有以「最後的晚餐」(Last Supper) 為主題的畫作。「簡潔的現代牆面上掛著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畫前擺了一張折疊桌,上面還有修士們吃剩的午餐」,尼爾森回憶當時的情況。透過專業光照設備的檢視,他發現畫面的右上角留有涅利的署名,其後寫著「為畫者祈禱」(orate pro pictora)。從這刻起,涅利成為如今世上已知最早描繪《最後的晚餐》場景的女性畫家。
出身佛羅倫斯的富裕家庭,涅利14歲時便跟隨姊姊的腳步成為道明會修女,加入當地的聖加大利納修會 (Santa Caterina de Siena convent) 。該修會吸引了許多當時望族中多才多藝的女性加入,她們在修道院中繪製手抄本和虔敬宗教畫,並生產刺繡紡織品。被公認為佛羅倫斯出身的第一位女畫家,涅利有極大的可能是自學成師。她的作品尺寸龐大,構圖複雜,這點在同時期的女性畫家中極為少見。她於1568年替聖加大利納修道院食堂完成的《最後的晚餐》,便是這樣一件富有野心的作品。寬約700公分、高約198公分,這幅描繪著真人大小群像的畫布作品,長度尺寸可媲美達文西的同主題名作。
達文西知名的《最後的晚餐》。(©維基百科)
有別於主流作法,涅利筆下的用餐背景與週遭的建築空間並無相互連結,而是透過耶穌及門徒桌上的餐食,在無形中融入修道院的日常。畫中呈現了這些修女們的平日飲食:整隻的烤羔羊、麵包、紅酒、生菜、以及新鮮的蠶豆——後兩者是當時這類作品中前所未見的。蠶豆是佛羅倫斯料理特有的食材,在當地農民及修女的日常飲食中十分常見。
《最後的晚餐》中,餐桌上反映了修女日常飲食。(©維基百科)
同時期的藝術史學家瓦薩里 (Giorgio Vasari) 在其1568年再版的《藝苑名人傳》(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Sculptors,and Architects) 中,如此描述:「涅利展現出她的潛力,如果她擁有和男性一樣的機會,能全心致力學習畫稿及寫生,一定能有令人驚嘆的表現。」瓦薩里的評價在認同涅利才能的同時,也顯示出這位自學女畫家面臨的各種條件限制。
藝術史學家瓦薩里 (Giorgio Vasari)。(©維基百科)
普拉提拉.涅利《聖女加大利納》(St. Catherine of Siena ),畫中的聖女加大利納為道明會第三修會會士、經院哲學的哲學家和神學家,過世後被宣爲聖人。(©Uffizi Galleries,圖片來源為維基百科)
普拉提拉.涅利 《年輕女子半身像》。(©Uffizi Galleries,圖片來源為維基百科)
普拉提拉.涅利及其工坊製作的《聖加大利納接受聖痕》(Saint Catherine Receives the Stigmata)。(©Advancing Women Artists Foundation)
《最後的晚餐》伴隨著修道院中的修女們用餐將近兩世紀。18世紀晚期,拿破崙軍隊入侵義大利,聖凱撒琳修會於1808年被迫解散,畫作則被拆下捲起,帶往鄰近倖存的道明會新聖母大殿保存。根據記錄,作品先被存放在閣樓中,其後被轉移至歷史悠久的大食堂,並在1930年代期間,改安置於更現代的修道院小食堂中。
被重新發掘的《最後的晚餐》順利獲得完善修復,而全程致力支持的促進女性藝術家基金會 (Advancing Women Artists Foundation, AWA) 也進一步爭取到將作品移至公共空間的機會。佛羅倫斯的新聖母大殿博物館 (Santa Maria Novella Museum) 將成為這件作品永久的落腳點。
佛羅倫斯的新聖母大殿博物館 (Santa Maria Novella Museum)。(©MCAD Library)
從今年10月起,涅利的作品會在教堂原有的食堂大廳固定公開展示,一同展出的,還有同為佛羅倫斯畫家的亞歷山卓・歐洛里(Alessandro Allorii) 於1582年繪製的《最後的晚餐》。涅利的《最後的晚餐》是目前該博物館中唯一一件由女性創作的永久收藏。透過不同創作者的《最後的晚餐》之間的對話,AWA期許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藝術家能更被看見,也更加豐富文藝復興藝術的多元論述。
 
Linde( 4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