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橋本末吉與橋本典藏:東京國立博物館「橋本典藏受贈紀念:明代宮廷繪畫與浙派」

橋本末吉與橋本典藏:東京國立博物館「橋本典藏受贈紀念:明代宮廷繪畫與浙派」

Hashimoto Sueyoshi and the Hashimoto Collection — “Commemorating the Gift of the Hashimoto Collection: Court Painters and the Zhe School of the Ming Dynasty” at Tokyo National Museum

橋本收藏包括從明代至近代的中國繪畫,而2023年捐贈的15件作品,皆為明代宮廷畫家及受其影響的民間職業畫家之作,統稱為「浙派」。東京國立博物館為了紀念此次捐贈,於東洋館舉辦「橋本典藏受贈紀念:明代宮廷繪畫與浙派」展覽。本文將介紹橋本末吉的成就,以及展出的主要捐贈作品。

2023年10月,東京國立博物館接收了橋本末吉(Hashimoto Sueyoshi,1902-1991)收藏約800件書畫作品中的15件,這些作品由其孫橋本太乙(Hashimoto Taiitsu)所捐贈。橋本末吉活躍於商界,也是中國繪畫收藏家,曾為學術發展留下巨大貢獻,這些藏品被稱為「橋本收藏」,享譽海內外。

橋本收藏包括從明代至近代的中國繪畫,而2023年捐贈的15件作品,皆為明代宮廷畫家及受其影響的民間職業畫家之作,統稱為「浙派」。東京國立博物館為了紀念此次捐贈,於東洋館舉辦「橋本典藏受贈紀念:明代宮廷繪畫與浙派」展覽。本文將介紹橋本末吉的成就,以及展出的主要捐贈作品。

關於橋本末吉

橋本末吉(號師古軒),擁有明確的目標和傑出的美感,為20世紀最重要的中國繪畫收藏家之一。橋本末吉1902年出生於東京,由靜岡縣沼津橋本家收養,1924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部。畢業後,他在某女子大學擔任了兩年教職,其後進入大藏省工作。之後投身商界,定居在大阪府高槻市,曾在日本酒精販售公司擔任董事和社長。此外,他從學生時代起便以筆名「甲矢雄」發表作品,以近代短歌歌人身分活躍。

末吉從小就有收集興趣,他收集過茶道用具、古錢幣、刀劍和高槻特產的古曾部燒器皿。1935年左右起,他開始專注於中國明、清和近現代畫作,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入手的篆刻家桑名鐵城(1864-1938)的舊藏品為核心,收藏了約800件書畫作品,幾乎所有收藏品都是在日本國內購得。到了1960年代,他已收集到這些藏品中的絕大部分;1970年代後,他又補充了一些因文化大革命亂潮而流入日本的近現代畫作。

圖1 橋本收藏的保存箱貼有標籤。

橋本收藏的每件藏品都設有編號,保存箱上也被分別貼上標籤(圖1),藏品上還蓋有相對應的鑑賞收藏章,如「師古軒鑑賞」(圖2)、「師古軒橋本藏」(圖3)、「橋」(圖4)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所有作品都有末吉親自撰寫的研究筆記。若打開邊文進所繪之〈柏鷹圖〉,我們會看到作品的基本情報、簽名和印章等的註釋,此外還有畫家的詳細生平,以及藏家對作品風格表現的敏銳分析,由此可見末吉也是一位一流的中國書畫研究者。

左:圖2 橋本末吉鑑藏印「師古軒鑑賞」。
中:圖3 橋本末吉鑑藏印「師古軒橋本藏」。
右:圖4 橋本末吉鑑藏印「橋」。

末吉向學者敞開大門,不遺餘力地協助藏品的研究與公開,因此橋本收藏的重要性在1960年代為海內外的中國書畫研究者所熟知。他的藏品除了收錄在美術全集,石銳所作的〈探花圖卷〉還在1963年被指定為重要文化財,30件作品在東京國立博物館舉辦的「中國明清美術展」(1963)中展出。東京博物館於1968年設立東洋館,但最初的中國書畫收藏較少,所以末吉每年都會出借約30件作品以供陳列。

1971年從商界退休後,末吉似乎更加致力於公開展示他的收藏,每月都歡迎研究者和愛好者到他高槻的自宅,一邊欣賞作品一邊討論。他也在「萬國博覽會美術展」(日本萬國博覽會協會萬國博美術館,1970)展出收藏品,並協助「近代中國的畫家」(大阪市立美術館,1972)、「近百年中國繪畫」(本間美術館,1974)、「吳昌碩繪畫」(本間美術館,1975)等展覽的規劃。此外,末吉還出版了《橋本收藏 明清畫目錄》(角川書店,1972),收錄了他自選的155件作品。

1980年代後,澀谷區立松濤美術館屢次舉辦以「橋本收藏」為名的展覽,橋本收藏品的全貌也得以展示在一般民眾眼前。在松濤美術館展示過後,展出的作品會按順序寄存於由中國繪畫史學者鈴木敬(1920-2007)擔任館長的靜岡縣立美術館中,但因為作品分別典藏在高槻和靜岡,使得在研究和展示上有所不便,因此1990年左右,全部的藏品統一寄存在松濤美術館中。1991年,末吉過世,但公開展示、研究和紀念橋本收藏的活動仍在持續進行。2012年,大阪市立美術館舉辦「特別展 橋本收藏 中國書畫」與紀念研討會,並且以此為契機,藏品的寄存處從原先的松濤美術館移轉至東京國立博物館。

末吉所熱衷收集的,既不是在日本長期受到推崇的宋元時期畫作,也並非大量流入近代日本、讓當時的知識分子為之狂熱的正統派文人書畫。他傾盡全力收藏的是以桑名鐵城舊藏品為代表的明清繪畫,他對這些獨具一格的畫作深感興趣,特別是統稱為浙派的明代職業畫家、明末清初的奇想派畫家、明代至清代在江南各城市活躍並具個人特色的畫家,還有來舶畫人(江戶時代到日本的清朝畫家)等人的作品,其中許多作品後來都被評價為珍稀之作。追溯末吉藏品背後的研究一直都有持續進展,如今這些作品的魅力與價值甚至已傳播到全世界。末吉不受市場價格或畫家名聲所影響,以自己的眼睛大膽地選擇作品,這一點可以從他打造出質和量並俱的收藏品中可以看到。畢竟在當時,大家對近現代繪畫的評價仍是處在不穩定的狀態。

對於那些長時間被世人無視或埋沒的珍品,末吉善於以充滿熱情與審美的眼光發掘它們。此外,收藏這些藏品也並非為了個人獨享祕而不宣,末吉還希望這些藏品能對社會有所貢獻,透過公開展示及研究,提高這些作品作為文化財的價值。回顧起來,20世紀的日本能有像末吉這樣的收藏家,對中國繪畫及其相關領域的研究來說是非常幸運的事情。期待橋本收藏的作品研究能夠更進一步,將今後的研究成果回饋給社會。

橋本收藏介紹

邊文進(字景昭),沙縣人(福建省),是15世紀前期永樂年間主導宮廷花鳥畫的人物。〈柏鷹圖〉(圖5)是他的代表作,描繪了威風凜凜的老鷹棲息在巨大柏樹上,一隻黑熊藏在岩石陰影處,還有一隻雉雞想從鷹爪下脫逃。這是明代皇帝喜愛的題材,代表「英雄得意」(「鷹熊」與「英雄」同音,「錦雞(雉雞)」能讓人聯想到「錦標」)。邊文進繼承了宋代花鳥畫的遺風,他用細緻的色彩描繪鳥羽,每片柏葉也都有細微的色彩變化。另一方面,樹幹和岩石的筆觸也較為強烈,傳達出明代人的喜好。

圖5 明 邊文進〈柏鷹圖〉,絹本設色,145.7×74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鄭文英是將樂人(福建省),他出生在一個宮廷畫家輩出的家族裡,據考他本人也是宣德至正統年間的宮廷畫家,〈山水人物圖〉(圖6)是他現存的唯一一幅作品,署款為宣德九年(1434)。這幅畫的景緻讓人聯想到趙孟頫的平遠山水畫,描繪了一位即將騎馬離去的官員。有一種說法認為畫中人是鄭文英的叔父,即身為宮廷畫家的鄭時敏要啟程去北京的場景。

圖6 明 鄭文英〈山水人物圖〉,絹本水墨淡彩,127.3×51.5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朱端(字克正,號一樵),平湖人(浙江省),於弘治十四年(1501)擔任宮廷畫師,他也是著名的墨竹畫家。〈竹石圖〉(圖7)這幅近二公尺的巨幅畫作描繪了在強風中劇烈搖擺的竹子,從生長的竹筍和茂密的竹葉來看,應該是在初夏時節。朱端並沒有像文人畫家那樣,為了展現詩書畫合一而在墨竹上寫下雅致的詞句,但是葉子和竹枝造型上的強烈筆觸,正是從宋元時代正統文人墨竹畫中汲取而來,可與明代其他文人畫家相媲美。在這幅畫中,他透過對地面、岩石以及後面流水的描繪,設置出一個具體的繪畫空間,也透過濃淡色的差異,清楚表現出每根竹子的前後關係,為場景帶來深度。這幅畫擁有職業畫家般穩重的構圖,對比當時墨竹畫為了發揮筆墨之美而平面化的趨勢,此畫顯得較為古典。

圖7 明 朱端〈竹石圖〉,絹本水墨,178×104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傳)夏芷《靈陽十景圖冊》(圖8)沒有落款,但著名的美術出版商田島志一(1873-1924)認為這幅作品為夏芷所繪。夏芷(字廷芳),錢塘人(浙江省杭州市),宮廷畫家戴進的弟子,活躍於永樂至宣德年間。此圖冊選取了歙縣(安徽省)靈金和陽坡等十處名勝,為當地望族方氏描繪了十幅作品,並附有方弼和方暹等人的跋文。方暹的跋文紀年為嘉靖十九年(1540),所以一般認為這幅畫完成時間早於嘉靖十九年。雖然難以確定作者就是夏芷,但從畫風可以推測出,這無疑是一位受到戴進影響的畫家。

圖8 明 (傳)夏芷《靈陽十景圖冊》,絹本水墨淡彩,各27.5×54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張路(字天馳,號平山),祥符人(河南省),16世紀初的民間畫家。他曾一度努力讀書參加科舉考試,謀求官職,但後來放棄,成為了一名受歡迎的職業畫家,他還因為與皇室或高級官員有往來而出名。據說他最初是效仿王諤的畫風,後來則學習吳偉的畫技。在宮廷畫壇中,豪放恣意的筆法於15世紀末期開始成為主流,張路也成為了接收這股潮流,進而確立自我風格的畫家之一。在〈道院馴鶴圖〉(圖9)中,山巒和樹木造型的敏銳筆觸,展現出張路的技藝,他以細膩的淡墨表現出漂浮在雪景中的霧靄,在隱士和鶴探出的面部上施加了細緻淡彩,也傳達出他高超的技法。

圖9 明 張路〈道院馴鶴圖〉,絹本水墨淡彩,140×97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鄭文林(號顛仙),閩侯人(福建省,另有一說為雲南省出生),據傳他住在南京附近的道教名山─茅山之上。他是16世紀前期的一位民間畫家,因憧憬道教而以「仙」為號,精通凌厲的筆墨畫法。在〈漁童吹笛〉(圖10)中,一位只有一隻腳穿鞋的孩童,在縱橫交錯的松、梅樹下,一邊吹著笛子一邊跳舞,旁邊有兩個身著破布服的男人正在伴奏。在他們背後,則可以看到一位漁夫高舉雙手露出驚訝的表情。〈柳蔭人物圖〉中(圖11),在柳樹對面隱約可看到掛著酒旗的屋頂,而前景中,有個人將酒瓶藏在身後,並向衣衫襤褸的男子敬酒,還有一位白衣老者在一旁觀看。這兩幅作品似乎都取材自某些民間傳說,但細節尚不清楚。鄭文林喜歡強調樹木石頭的怪奇造型、人物粗俗的面孔和他們幽默的表情動作,營造出熱鬧的畫面。

左:圖10 明 鄭文林〈漁童吹笛圖〉,絹本水墨淡彩,162.7×76.7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右:圖11 明 鄭文林〈柳蔭人物圖〉,絹本水墨淡彩,161×70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騎驢訪友圖〉(圖12)沒有落款,由前收藏家桑名鐵00城鑑定為馬俊的筆蹟。馬俊(字惟秀,號訥軒),嘉定人(上海市),相傳為明代山水畫家,但具體情況不詳,也沒有存世作品。畫風與陳子和、鄭文林等16世紀職業畫家相似,都以粗獷的筆墨畫法為特徵。

圖12 (傳)馬俊〈騎驢訪友圖〉,絹本水墨淡彩,177.5×99.5公分,橋本末吉舊藏,橋本太乙捐贈,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橋本典藏受贈紀念:明代宮廷繪畫與浙派

展期|2024.07.17-08.18
地點|東京國立博物館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蝦皮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植松瑞希( 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