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蝴蝶谷

【高千惠專欄】Creative Criticism:蝴蝶谷

在這個管轄區,一切好像停擺了。停擺之前,總有一個由動到靜的發生過程,有時是慢慢醞釀出的結果,有時是剎那間的嘎然而止。對於生命體來說,表象的最佳停擺,是只剩下舒緩呼吸的入定狀態。如果具有時間感和動感的空間出現停擺現象,那就是可以在暫停一切之下,進入因果效應的空窗期。

停擺(Shutdown)
傅科擺(Foucault pendulum)
究責鏈(Accountability net)
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
漣漪效應(Ripple effect)
共振效應(Resonance effect)
發酵效應(Ferment effect)
失落鏈接(Missing Link)
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
決定性的非周期流(Deterministic Nonperiodic Flow)
校正回歸(Corrected regression) 

94

在這個管轄區,一切好像停擺了。停擺之前,總有一個由動到靜的發生過程,有時是慢慢醞釀出的結果,有時是剎那間的嘎然而止。對於生命體來說,表象的最佳停擺,是只剩下舒緩呼吸的入定狀態。如果具有時間感和動感的空間出現停擺現象,那就是可以在暫停一切之下,進入因果效應的空窗期。

移動,具有一種期待接近的強迫症狀。當規律的擺動開始,停擺便成為一個異常狀態,令人不適。古老而簡單的機器裝置「傅科擺」,即是一個理性與信仰的擺動。一端是固定,另一端是自由擺動,形成一種自然規律的樣子。兩者之間,留下一個絕對的狀態,就是不管擺動端如何運作,固定的那一端都要以不可撼動的定格,以不容質疑的、如神般的堅定而存在。因為如此,這個狀似自然規律的擺動,也彷彿在進行真實與虛構的辯證,有了誰先誰後與誰才是主宰的迷因。

所有的「擺動效應」都與「因果影響」有關。我航在兩界搖擺的事件,是不是真的是造成航站中心混亂或停擺的原因?這個責任似乎有點沉重。對我們每個過客而言,其實都沒有作什麼自然規律或大不了的動作;也不知道那一個看來毫無關係的小小環節,會成為最後壓倒駱駝的稻草,或是最初啓動事件的根由。針對這種混沌的關係,已有一套知識系統來解釋,只是,我們不知道會被納入那種有關「究責鏈」的生成體系。

面對許多不可預測的分子作不定的互動或互連時,因果關係如何去追蹤?具有系譜概念的連鎖效應之說,最直接的系統便是與骰子有關的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它是指一件事的發生,會導致一連串的、具間距的、系列性的連鎖效應。這些連續事件發生的時間隔較小,可以很快感受到機械般的動能發作。我們有一款「RG機器人」,便是利用這種迂迴曲折的效應設計,去完成非常簡單的舉手之勞。他們由簡陋的零件組合,但皆準確地環環相扣,以繁複而費時的方式跑完全程,在荒謬中,令人讚嘆不已。

如果說「骨牌效應」是固狀的連鎖效應,漣漪效應(Ripple effect)便是液狀的連鎖效應。漣漪效應,是指事物造成的漸次影響,以至出現如漣漪擴散的情形。此效應又被視為「模仿效應」,有一種時間性的、間接性的感染傳播效果。當一個模組必須修改時,其他模組也要隨之修改,這也算是一種漣漪效應。它跟殺雞儆猴的寒蟬效應(Chilling effect)有所不同。寒蟬效應多了一層「阻嚇作用」,是一種負面的內斂擴散,為隱性的無聲漣漪,發動者一定要具有相當大的掌控力。

最具自動技法的效應,則是共振效應(Resonance effect)。它來自集體共振意識,一旦頻率對上了,便能產生共振能量場。這個「共振現象」在極古時代,被當作神祕學看待。在一種出神、解離,類似催眠技巧的狀態下,傳媒者被附身,成為自媒體,其舉手投足、聲音表情變成他者,可以產生遠距傳播的共振,出現一種集體被某媒體附身的狀態。中古時代曾將這種「我非我」的共振體,視為「僵屍現象」,認為這種從眾效應具有病毒式的感染力。近古時代,在物種和諧的運動下,禁止了「僵屍」這種歧視字眼,並展開「從眾效應」的研發,以便加強社會的層科管理。想想,如果沒有「共振部隊」,百萬將軍一個兵,那是多麼孤寂的自媒體世界啊。

(繪圖/Minghan H)

95

「共振現象」中,也有一種屬於化學作用的「發酵效應」(Ferment effect),可以詮釋另一種連鎖效應。根據發麵的發酵原理,麵糰加入酵母後,酵母會迅速繁殖增生,把單糖分解成酒精和二氧化碳氣體,產生水和熱量。因被麵糰中的麵筋網絡包圍,不能逸出,麵糰便出現了蜂窩組織,有了膨鬆自大的現象,並產生佔領外部空間的酒酸異味。酵母的發酵生命,即寄於這種「無需空氣的內部呼吸」上,是屬於自體的異化現象。

因發酵必須靠微生物起作用,遂有了成功與失敗的微分子之分。優質的微分子被分離後,通過人工培養,可以誘發與產生不同的發酵品。此發酵過程,必須處於嚴格管控,才能合於「培養成果」。為了不同效應,「培養方法」有分批培養、補料分批培養、半連續培養、連續培養等可追蹤的程序。在專利爭取下,可追蹤的程序即是「祕方」的概念,是不可公告的「起酵」機密。

不管是共振現象或發酵現象,由混沌空間與平行空間交叉出的停擺狀態,多具有多重的詮釋路線。在跨維度關係鏈中,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便是一種具神祕性又科學性的複次元詮釋。蝴蝶效應是指在動態系統中,一個初始的微小變化,卻能帶動整個系統巨大的連鎖反應。在正式命名上,它被稱為「決定性的非周期流」(Deterministic Nonperiodic Flow)。為了大眾能理解,發現者用了物種熟悉的語言。例如,一隻海鷗扇動雙翅,便可能改變天氣變化;一隻蝴蝶在A地輕拍粉翅,也可能在一個月後,導致B地的一場龍捲風。這之間發生的跨維度效應,因相連網絡太大,因而會出現無跡可尋的失落鏈接(Missing Link),極不易建立傳播者的足跡分佈圖。為了方便詮釋,這種不知來自何方的混沌現象,只好稱之為「原生案例」。當「原生案例」有擴張行徑時,則可以被提昇為「在地化案例」。

當外來的「全球化現象」成為來路不明的「在地化現象」,園區便以「蝴蝶效應」來破解。古典的「蝴蝶效應」之說,只是用輕微的蝴蝶振翅來陳述微事件影響巨大事件的關鍵力;我輩對「蝴蝶效應」則有了更微觀的巨大發現。我們發現,許多雄蝶及少數雌蝶,某翅膀長有釋放與求偶有關的信息素,它們形成一種特化之鱗,散布在翅面上。有的群聚成「性標」,有的藏匿在特化的袋狀構造或翅褶裡。一旦振翅,便帶著散發求偶信息的粉味;而也只有這個力量,才會使它們有趴趴飛的動能。

蝴蝶振翅,在古早已有一個既是圖騰也是禁忌的形象。少女賽姬(Psyche),便是具蝴蝶形象的表徵者。賽姬一詞的隱喻是呼吸。因為有了呼吸(breath),才衍生出另一個象徵靈魂(spirit)的寓意。給賽姬命名的古代半島人相信,人死後呼吸中止,靈魂因而會離開身體,並從一個逝去的軀殼,轉生到另一個可以繼續呼吸的軀殼。如果「全球化現象」是一種呼吸術,它也必須找到一個托生的地方宿主,才能衍生出可見的靈魂。這樣的理解,使我輩找到「全球化現象」與「在地化現象」的前生後世關係。

顯然,所謂的「蝴蝶效應」之源,就是振翅的欲望,也是傳播的欲望。當一個蝴蝶谷的蝴蝶集體振翅,所激發的蝴蝶效應,一如量子糾纏的現場,能在有形的動作中,傳播出不可測的連結動能。是故,對我輩而言,一出現「蝴蝶谷」標記,那就是屬於靈異事件了。

96

振翅的欲望,最怕發生在一個充滿酸性酵素的有限空間。這個症兆,就像是隻蝴蝶跑進胃囊裡頭亂飛,不論對人或對蝴蝶,都是一場緊張難受的災難。

關於我航在兩界搖擺,而導致航站中心停擺的事件,即被視為蝴蝶在胃囊的處境。我們從外來者進入了內化的環境,成為囊內的一份子。在脫離究責區的檢測之後,我航成員也被賦予標簽化的身分著陸,分流地進入輸送帶系統,以便獲得在地的認証。換言之,出境時,是行李進入輸送帶的光測系統;入境時,是物種進入輸送帶的光測系統。基於著陸國度的法規不同,我們也會被視為一種積壓待配訂貨(Backlog),同樣也要面對關稅、檢測費等等義務的要求。這些是行動者必須支付的代價,不管你是好分子或壞分子,沒有經過認証或報備,都是不及格的「傅科擺」,沒有中心固著點,也沒有規律的可循軌跡。

有關航班的誤點事宜,三十多位旅人的陳述,只能呈現出「骨牌效應」,境管局必須使用「校正回歸」(Corrected regression),才能完成時間差,達到「蝴蝶效應」的級數。根據呼吸術的追蹤,出入境管理單位找到了一大串自認是操作者(operator)、演練者(Discipliner)、訪問者(Interviewer)、催眠師(Hypnotist)、史學家(Historian)、開發者( Developer)、接收者(Receptionist)、守望者(Watcher)、通訊員(Correspondent)、發佈者(Promulgator)、提供者(Provider)、隔離者(Quarantine)、剩餘者( Remainder)、適應者( Adaptor)、維權者(Defender)、異議者(Dissident)、憤世者(Misanthropist)、邊緣者(Outcast)、厭世者(Man-hater)、反對者(Dissenter)、說謊者(Liar)、終結者(Terminator)、無神論者(Zendic) 等等介入名單。依字母次序,他們己被列為「事件相關者」。為了資訊保護,這些被篩檢出來的物種,一律以「蝴蝶谷」為代號,並立馬進行其「碳足跡」的分析與追蹤。

時間的空窗期,便在此時發生。回到一個時間點,那時,一家航空公司誤點了。上機的旅客已經在機艙內坐了一個小時。流言傳起,據說有人作了非法之事。另一個時間點,那時,一家航空公司誤點了。下機的旅客已經在機艙內坐了一個小時。流言傳起,也據說有人作了非法之事。在這平行交會的停擺中,時間暫時停止呼吸,任何動作都如同蝴蝶振翅時的兩翼,處在開與關的時間差裡。就像周而復始的春去春又來,無關輪迴與超越,只是一個流動的涅盤狀態,也如同是拉長時間,以便等待逆轉勝的正當程序。

這是「儲回時間」之術,也是一種「準歸零」的行動;所有的碳足跡都不可真的去追溯,所有事件也必須在究責後既往不究。相較於屬於「擱置技術」的「冷處理」與「冷暴力」,這是一種科學與神祕學兼具的化忌解套法。此「儲回時間術」,是物種們進化出的一種自適與自救的法則。追溯式的大審判或轉型式的大審判,已無法清理出蝴蝶谷的振翅排序。超主的天眼捕捉,也出現了失落的盲點。它就像「選擇性失憶」的功能,因無法「倒帶」而出現的「具體存在」的空白。一切,是為了再啓動,猶如關機的道理一樣。

因為如此,此刻,出關與入關的玻璃航站,在超主眼裡已成為一個慢動作中的蝴蝶谷。在無可追溯或放棄追溯的混沌時間中,不僅前後事件有了共業的分擔,天上人間也在亂象四起中,全都鬆了一口氣。


繪圖者介紹

Minghan H

現為專職插畫家,喜歡自然與動物,多以此為題材的創作。擅長在可愛的畫面中帶點衝擊的色彩、奇怪的故事。興趣是吸狗。

回應

一直相信世間萬物都是環環相扣、互有因果。想著自己的每個動作也許正影響著會被影響著,不知不覺中變得有點小心翼翼,但隨著閱讀,理解到這是必然且不可溯源的、自己的行動也可能是被某隻蝴蝶影響的,漸漸鬆了一口氣。

一開始的振翅從死亡的軀殼移到另個活著的形體,不斷地傳遞下去。讓我覺得自己渺小又同時佔有傳遞者的重要角色,很喜歡這個想法。

高千惠(Kao Chien-Hui)( 56篇 )

藝術教學者、藝術文化書寫者、客座策展人。研究領域為現代藝術史、藝術社會學、文化批評、創作理論與實踐、藝術評論與思潮、東亞現(當)代藝術、水墨發展、視覺文化與物質文化研究。 著有:《當代文化藝術澀相》、《百年世界美術圖象》、《當代藝術思路之旅》、《藝種不原始:當代華人藝術跨域閱讀》、《移動的地平線-文藝烏托邦簡史》、《藝術,以XX之名》、《發燒的雙年展-政治、美學、機制的代言》、《風火林泉-當代亞洲藝術專題研究》、《第三翅膀:藝術觀念及其不滿》、《詮釋之外-藝評社會與近當代前衛運動》、《不沉默的字-藝評書寫與其生產語境》等書。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