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酷兒世界中, 主體與實踐的「纏繞」狀態

酷兒世界中, 主體與實踐的「纏繞」狀態

「所以是外來異形?」
(….)
「他並不是在毀滅,而是在改變所有的一切,在創造新的東西。」
「在創造什麼?」
「我不知道。」
《滅絕》(Annihilation),2018
您已經是會員?
典藏
免費加入會員,閱讀專屬藝文報導
繼續閱讀此篇文章 加入會員
詹育杰( 22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