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穩住陣腳的一級戰將下 藤田嗣治黑馬突圍

穩住陣腳的一級戰將下 藤田嗣治黑馬突圍

藤田嗣治《裸女與貓》.油彩畫布.97×162.5 cm.1930。圖|本刊資料室 藤田嗣治再掀風潮 2016年…
藤田嗣治《裸女與貓》.油彩畫布.97×162.5 cm.1930。圖|本刊資料室
藤田嗣治再掀風潮
2016年春拍雖有倫敦一役為日本藝市率先打出戰火,但成績未見特別亮眼;僅白髮一雄分別以《紅淨火》(KOUJOUKA,1990)、《無題(紅扇)》(1965)、《ZUISOUHEN》(1986)在倫敦的3家拍賣公司蘇富比、邦瀚斯、富藝斯輪番高價。而真正為日本現當代藝術一掃陰霾的則要回到香港戰場。
尤其4月3日香港蘇富比晚間的「現當代亞洲藝術」。這場夜拍中,藤田嗣治《裸女與貓》(1930)在三方藏家節奏平緩的競價下,由龍美術館館長王薇以3940萬港元競得,改寫其曾於2014年上拍倫敦蘇富比的成交紀錄120萬2500英磅外,也一舉成為藝術家個人榜單最高拍價之作。事實上,2016年恰逢藤田嗣治130年誕辰,除4月1日於台上映導演小栗康平的《藤田嗣治與乳白色的裸女》,日本更大動作辦理巡迴展「藤田嗣治—結合東西方的繪畫」,集結法、日各地美術館與私人收藏等158件作品,堪稱歷年來規模最大的藤田嗣治展覽;其中多達60件畫作為首度在日本公開。而擁有豐富作品藏量的日動畫廊,除2016年5月舉行「藤田嗣治與巴黎畫派」巡迴聯展,亦選擇在東京本館2017新年首檔展覽推出「藤田嗣治與日動畫廊的歷史」,詳細介紹畫廊與藝術家自1934年合作與互動的種種歷史足跡。連番舉動在在風光且紮實地為藝術家於藝市沉寂多年(上一波價格波動於1990年前後。目前個人榜單第2、3高價都落於1989年紐約)的推廣做足了鋪墊,再度掀起「藤田嗣治風潮」。
隨著近幾年日本戰後藝術家無論市場或學界受到重視,各派別潮流的藝術明星逐一被挖掘,重新論斷其藝術成就與歷史價值。藤田嗣治足表一例,也是最具話題性人物之一。繪畫上,他融合日本繪畫的技法與精神及西方油彩,取貓和裸女為題,構圖奇特魅惑。由於後來遭到日本美術學會批評其為發起戰爭的幫凶,憤而離開日本,留下「是日本拋棄了我,不是我拋棄了日本」的話語,至死不曾再踏上東瀛土地。如今,其名再回亞洲。不光日本藏家佔全球30%比重;自2000年作品入拍有紀錄以來,2016年成交總額更直逼2千萬美元,尤在其佳作甚少流入拍場的情況下來看,此等成績可謂另類的逆勢看俏。
奈良美智《願世界和平》.壓克力畫布.194×162.2 cm.2014。圖|本刊資料室
奈良美智乘勝追擊
2014是白髮一雄之年,2015是草間彌生之年;到了2016年,兩人偕奈良美智回歸平穩,各以3席入榜。或仍可說皆是其年,或也不是。
而正是這幾番高低價的來回刷洗後,彰顯了奈良美智在種種跡象上的穩健態勢與後續可期。artprice顯示,目前藝術家前十高價作品榜中,四則乃2016年刷新,分別是《小使者》(The Little Ambassador,2000,成交價2408萬港元)、《願世界和平》(Wish World Peace,2014,成交價229萬2500美元)、《Eastern Youth》(2000,成交價1686萬港元)、《無題》(2007,成交價1448萬港元)。前三者自然入列是次《典藏拍賣大典》日本Top10。2016年全球前500強的當代藝術家拍賣排行榜中,奈良美智躍居第6名而被稱呼為東山再起,成交價飆升,同比漲幅74%,名列前茅。「長久以來,奈良美智一直是二級市場上的重要藝術家,現在又重獲收藏家青睞,成為強勁的投資標的:其價位在過去十年中分文不減,並深受國際收藏家的喜愛。」
奈良美智《小使者》.壓克力畫布.198.1×132 cm.2000。圖|本刊資料室
不過按時間序,4月3日在香港蘇富比登場的《無題》方是去年度為藝術家搶先敲出破百萬美元成績的作品。接著5月29日,首爾拍賣在香港以《OT(無題)》(1993)喊出落槌價860萬港元。然後就是秋拍了。依次破百萬美元大關的是:10月2日香港蘇富比以1088萬港元成交的《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1995)及《小使者》、10月3日香港蘇富比以908萬港元成交的《S-Girl》(1998)、11月17日紐約蘇富比的《願世界和平》、11月26日香港佳士得的《Eastern Youth》、11月27日香港富藝斯以1208萬港元成交的《Daydreamer》(2003)。而更早之前,也就是2015年,雖然奈良美智的作品拍賣成績遠不如草間彌生,但其勢如破竹的勁道仍令人再三咋舌。去年同月雜誌文章還寫著這位藝術家的前十有七是2015年改寫的。時至今日,2014年2席,2015和2016年分別4席。換句話說,奈良美智的作品價格除了逐年攀升與不斷改寫外,其續航力與後座力更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具體派零星火花
具體派成員2016年雖多有作品上拍,但畢竟少了專場撐腰,波瀾壯闊的程度不再令人嘖嘖稱奇,卻別有一番另眼相待的景致。領銜人物吉原治良《Work》(約1964)4月3日上拍香港蘇富比,成交價344萬港元,擠掉2015年秋天上拍的同名作品,成為個人榜單第7;第9《無題》(1971)5月28日刷新,成交價280萬港元。2015年成交總額達490萬2601美元,2016年卻大幅度下滑,僅剩257萬2205美元,但成交件數比上回多了9件(70件)。又比方,元永定正(Sadamasa Motonaga)2016年同樣收穫滿載。4月3日,香港蘇富比以488萬港元成交的《Work》(約1960),站上個人拍榜第2高價之位;後面還有第5的《Work》(1966),成交價232萬港元;第6的《無題》(1975),成交價187萬5千港元;第7的《無題》(1963),成交價17萬9千英磅;第10的《GREEN SHAPE》(1994),成交價136萬港元。
白髮一雄《地奇星聖水將(水滸傳108英雄好漢系列:單廷珪)》.油彩畫布.130×193 cm.1960。圖|本刊資料室
成績連環爆的包括田中敦子(Atsuko Tanaka)。拍品前20名全是這兩年創下的紀錄,尤其前十有半是2016年刷新,上拍總量約55件,成交42件,年度總成交額逾623萬美元,比起2015年581萬美元微幅增長,幾乎是具體派成員中漲聲最為硬朗的指標人物。《84B》(1984)和《Work》(1970)為藝術家目前唯二突破百萬美元門檻的作品,分別在11月26日香港佳士得、4月16日東京親和(Shinwa)藝術拍賣成交。拍品去向的全球地理分布仍以香港51%為主要。田中敦子作品價格雖緣於尺幅大小而有較大的跨度,但不爭的是隨著作品一件件的釋出,在十幾萬到百來萬的價差跨度間,我們可以看見愈來愈多客倌「甘願撩落去」的藝市熱絡現象,以及或還值得上看的升值空間。
而多年在榜單上屹立不搖始終佔有一席之地的白髮一雄,藝市表現較其他具體派成員來得健全。最早2013年總成交額899萬美元率先扎下根基,2014年3177萬美元來到拍賣生涯最高點,此後坡度止爬,卻仍高居不下。2015年與2016年都有突破2千萬美元的成績,成交數則分別101件與91件,是近20年來成交量最大值。而就個人高價榜而言,2014年堪稱其風光之最,敲下不少件時至今日尚未能破的紀錄。因此2016年僅《地奇星聖水將(水滸傳108英雄好漢系列:單廷珪)》(1960)一件勉強擠進其拍榜前十,成交價2084萬港元。
草間彌生《無限網(HOWAZ)(四聯作)》.壓克力畫布.194×520 cm .2005。圖|本刊資料室
草間彌生經典不敗
據TEFAF,草間彌生乃世上最具商業利潤的在世女藝術家之一。自2002年起,她的作品在拍場上便一片風生水起,上拍數量與總成交額逐年提升,2008、2010、2014乃三波拍價創新高的關鍵時刻。近十年來,成交件數最低落在2009年209件,最高是2013年579件。2016年有532件,總成交額達5463萬美元,來到前所未有的最大值。個人榜單第9高價的《雲的思考(雙聯作)》(1991-92),成交價1972萬港元,5月28日在香港佳士得拍出,亦乃是次《典藏拍賣大典》日本Top10第4名。儘管草間彌生「南瓜」作品帶來了自2002年後較大的收益,但有鑑於「無限之網」系列中一作《白色第28號》(1960)賣價710萬9千美元助她躋身十大拍價最貴女藝術家行列,多數口袋深的藏家們也傾向買單後者。為總額貢獻良多且尚在Top10中第6名的《無限網(HOWAZ)(四聯作)》(2005,10月2日在香港蘇富比以1748萬港元成交)、第10名的《INFINITY—NETS(QRTWE)》(2007,5月8日在紐約富藝斯以204萬5千美元成交)便是其例。
守得雲開見月明
曾舉行日本最受關注的女性藝術家草間彌生專拍的負責人倉田余一郎表示,日本藝術家的作品具有相當高的欣賞價值,但價格比韓國等其他亞洲國家的藝術品要低得多,因而日益得到來自台灣和韓國的買家青睞,「非日本籍的亞洲人占了競拍者的四分之一,只有10%是西方人」。因此在尚無法深入耕耘這片土地之際,畢竟百強人物就屬村上隆、草間彌生、奈良美智,這一說法或多或少地驗證了文首所言在網羅各地藏家的香港何以出現這般高度集中高價的情況。
依artprice之言,「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間的藝術品拍賣收入達15億美元,但上一年度更是高達21億美元(含佣金)。沿此數據,當代藝術品的成交額在此時間段減少了四分之一,但從長期來看,其增長實力仍然深具戲劇性:因它自2000年以來已增長了1360%。」透過當代藝術與戰後藝術並駕齊驅的走向,我們也彷彿探知了「向下回調的趨勢似乎已經遠去」。除了企圖為藝術品的市場價格重新定位,藝術品買賣復甦的初步跡象也已經隱約可見。
穩住陣腳的一級戰將下 藤田嗣治黑馬突圍
相較整個亞洲而言,日本藝術市場有其獨立性,國內市場盤面較小,屬外向型經濟發展模式。且從歷史角度加以觀察,其與歐美市場更具密切關係。二戰後的日本藝術潮流略分為三:早幾步崛起的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與近些年大夯的吉原治良(Jiro Yoshihara)一脈的具體派(Gutai)、毅然走進藝術史書寫的物派,以及以村上隆、奈良美智、草間彌生為代表的卡漫藝術(消費文化)。前者這兩年的藝術市場表現堪稱異軍突起,不僅一級沙場炒得火熱,二級交易區佳作頻傳,喊價更是滾燙,一口接一口不消停。而第三者這一由新生代藏家撐起的板塊,無論榜單如何汰換洗牌,這些藝術家始終在各種不景氣的聲浪中穩住陣腳,使得這一遭眾藏家愈畫愈大的戰局,人人勢在必得。
另一說,日本當代藝術處於相對的價值窪地。儘管有個別國際級藝術家作品市場價格偏高,但就總體而言仍較中國低一些。即便尊貴如村上隆,一般作品並不高昂,約落在6位數美元區間。大致來看,日本當代藝術的行情不復昔年盛況,使得業內一直以「叫好不叫座」來形容這個板塊的開墾,不僅日本國內當代藝術藏家數量稀少,作品行情亦不火爆。2007年開始,歐美藏家逐步介入日本當代藝術收藏。這一事實反映於現實多年,使其主要買家基本集中外圍地區。按過去3年日本Top10榜單來說,紐約與香港每次皆分別誕生3到4個高價;但這回戲劇性變化。堪稱2016年日本藝術家福地的香港產生了6個高價(3席紐約,1席巴黎),為其展現了高度的藝術市場能量與明顯的集中性。
是次榜單縱使四雄割據不變,但排除榜首藤田嗣治這批黑馬大突圍,奈良美智(第2、5、8名)、草間彌生(第4、6、10名)、白髮一雄(第3、7、9名)仍各佔3名,均分天下。甚至將榜單拉長至30名,這布局依然沒多大改變(增加第11名的村上隆、第26名的田中敦子);顯見藏家對這三位藝術家的追捧程度,在在說明了他們在二級市場之於日本現當代藝術的地位重要性。
陳芳玲( 6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