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

錄像及其民主之夢「信號:錄像如何改變世界」
錄像作為一種政治力量的角色,無論是雕塑裝置還是單頻道廣播,這些作品都揭示了在過去60年的歷史維度,在其中媒體如何從物理體...
【薄荷薄荷】20年後初探藝立協Elixus(下)網絡空間與其底層迷因
「藝立協」之所以名為藝立協,最早是希望Code as a Art。程式開發者或駭客能像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一樣,如米開朗...
【「狂八〇」的延長賽】覆青年書:從「前言:七〇」說起
檔案的展覽若是年表的物件化,那麼它的危險正在於展示即選擇、敘述即詮釋,因為檔案總是「被篩選過的」。像「狂八〇」這樣以時代...
【吳思鋒專欄】轉型正義的「後」劇場
當我們談論以白色恐怖、轉型正義為主題、意旨的劇場作品時,實際上倒不如說是在談論「後到者」如何觀看那段幽微、複雜、非僅本土...
重估一切政治性的藝術
相較於其他政體,若將「民主」當作最終的理想圖式,顯然從今天貧富差距的狀態與政治的法西斯化來看,這個烏托邦根本就漏洞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