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留存時代風華之美:陳進「畫粧摩登」特展
Dark Light
Dark Light

留存時代風華之美:陳進「畫粧摩登」特展

籌畫年餘,國立歷史博物館三度舉辦台灣美術史上最知名的女畫家展覽,「畫粧摩登─陳進特展」共展出93件畫作與畫具,…
籌畫年餘,國立歷史博物館三度舉辦台灣美術史上最知名的女畫家展覽,「畫粧摩登─陳進特展」共展出93件畫作與畫具,依題材主要分為人物畫、花卉畫與風景畫三大類,其中約有30件首度面世的晚期作品由家屬提供,堪稱規模空前盛大的陳進特展。
陳進,《化粧》.膠彩、絹.212×182 cm.1936。(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台灣第一女畫家
1927年,台灣本地首次辦理的台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台展)傳出三位台籍年輕畫家陳進、林玉山與郭雪湖入選的好消息,成為台灣藝術史上津津樂道的「台展三少年」,頓時聲名鵲起。正值雙十年華的陳進此時正在東京女子美術學校日本畫師範科就讀,在首屆台展一舉展出三件作品,此後共參加過台展、府展13回。而她也是第一位負笈日本學習繪畫的台籍女性,在1929年畢業後陳進持續深造畫藝,由曾擔任台展審查委員的日本南畫家松林桂月的引薦,向日本美人畫名家鏑木清方及其門徒習畫,更在1934年以《合奏》入選日本第十五屆帝展,成為首位入選帝展的台籍東洋畫家;在對於女性的整體社會規範與價值觀依然保守的時代,陳進以藝術家與審查員身分活躍於台日兩方藝壇更是實屬難得,更達到同時期台灣藝術家難以企及的成就。
開幕活動與會來賓合照,後排為陳進之子蕭成家全家福,前排由左至右為:前國立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林柏亭、前師大美術系教授梁秀中、前中華民國油畫協會理事長吳榮隆校長、師大美術系榮譽教授王秀雄、國策顧問黃光男、文化部長洪孟啟、國立歷史博物館館張譽騰、前國美館館長黃才郎、國美館館長蕭宗煌。
多數人對於「台灣第一女畫家」陳進作品的第一印象,就是時髦摩登卻也溫柔婉約的女性形象;而她出身名門的良好修養更如實地反映在筆下,人物大多態度從容、面貌溫厚。尤其是在1930年代創作一系列以大姊陳新為模特兒的經典作品,對於華麗首飾、講究裝扮與高級家具的精細描繪功力令人驚嘆;恬靜的閨秀在螺鈿家具的陪襯下,益發高貴優雅。在工於雕琢華美綺麗的畫面之際,觀者仍能清楚地看見陳進精準地捕捉到閨閣名媛在日常生活中梳化、演奏與閱讀等過程裡流露出的自娛閒適之感,而不只是呈現富裕仕紳家族的物質層面。
留存時代風華之美:陳進「畫粧摩登」特展經典作品一次飽覽,左起:第七回台展《含笑花》、第十五屆日本帝展《合奏》與第九回台展《手風琴》,前方為大尺幅的《化粧》鉛筆草圖。
大約在同時期,陳進作為第一位台籍高中教師至屏東高女任教期間,也以山地門的排灣族婦女為描繪對象,忠實地表現原住民特有的傳統文化與生活樣貌;除了同樣著重在特色服飾的刻畫,像是《杵歌》表現婦女持杵圍圈搗糧的力道與美感韻律動感以及《山地門之女》姿勢各異的婦女與孩童,在構圖安排上皆呈現早期較為少見的活潑氛圍。除了為各界著稱的人物畫,在為數亦不少的花卉作品當中,尤以蘭花最多,同樣呈現出陳進特有的靜雅風格,描繪的花朵帶有超脫世俗的悠然。相較於人物與花卉作品,風景畫則源自於晚期走訪國內外風景名勝的經驗,而流露出輕快之感。
左邊《姐妹》一作原留於日本,在多年後經家屬奔走聯絡後取回。中為《編織》、右為《靜思》,呈現出1940年代的女性圖像。
優雅細膩的女性眼光
陳進之子蕭成家也特地在開幕典禮中分享,作於1936年並曾入選日本春季帝展的《化粧》,在1959年發生八七水災時,只見母親陳進不斷把畫作堆在家裡的高處,但眼見大水已深及下巴,母子倆趕緊將畫作扛至對街的旅館存放才得以留存下來,這也是《化妝》第一次對外公開展示。現場更有一件大型的《化妝》的鉛筆草圖,其上可見歷經多次修改、甚至貼補上小塊紙張重繪的構圖思考,更呈顯出陳進面對創作的嚴謹態度與完美要求。而陳進的兒媳吳靜英、正是台灣前輩畫家李石樵的外孫女也提到,這次展出的《姐妹》是陳進當初在日本時託給一位顏料行老闆保管,戰後返台時卻未能一起帶回,直到這幾年他們聯繫上那位日本老闆的後代時,更驚喜於對方竟交代其後人必須也要妥善維護陳進的畫作,並隨即將已傳至第三代保管的作品交還他們;如今,繪於1939年的《姐妹》依然安好如初。
陳進的兒媳和孫子重現陳進在1995年所描繪的《親子圖》。
陳進的藝術成就除了本身的天賦與努力,在就讀台灣第三高女時,受到美術教師鄉原古統的教導鼓勵與家族的開明態度支持她持續至日本精進畫藝。而同為女性,她的眼光則聚焦於男性藝術家所忽略的各時代女性之殊異特質,彰顯出具有自我意識的理想美女性。她以溫潤的目光凝視世上的光明面,頌揚時代風華之美。陳進以一貫細膩雅麗的筆觸,仔細描繪當時台灣上流社會女子的生活場景,堪稱早期閨閣派畫家的代表;在攝影尚不風行的年代,她一筆一畫仔細描繪出人物妝容、配件服飾乃至於家具、器物的形式,在另一角度來看亦具有文化史料價值。而隨著她的身分幾經轉變,從閨秀、結婚生子、成為祖母等各個階段,亦未曾將畫筆放下,並將創作主軸轉向對家人的珍視與關愛表現,對每個人來說也產生更深的共鳴。
留存時代風華之美:陳進「畫粧摩登」特展《芝蘭之香》入選第六回台展,惜原作已散佚,現存作品僅為小件草圖仍相當精緻,膠彩、絹.41×29cm.1932。(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在觀念保守的年代,陳進以積極向學與發揮繪畫才華的堅持闖出一片天,對於女性追求自我理想實踐的想望,具有極為正向的鼓舞力量。而她的人生與創作並進,取材於藝術家自身生活,親眼所及、親身所感的情思反射,細心敏銳地記錄下不可抹滅的生命歷程與美好回憶。以九十二高齡辭世,陳進走過圓滿而溫馨的一生,她的作品亦如其名,沉靜;而畫面中滿溢的溫暖與柔和,就如一陣微風向大家習習吹來。
左:《思》、右:《杵歌》。
《山地門之女》草圖。
除了早期的溫婉閨閣女性題材,陳進對於光復後台灣女性的描繪上也呈現出自信的時代特質,右起:《婦女圖》、《持花少女》。而左圖為描繪獨子幼時的《小男孩》。
畫粧摩登-陳進特展
展期:2015.08.14 – 2015.10.04
地點:國立歷史博物館2F
楊椀茹 ( 96篇 )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