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由圓山大飯店金龍斷首事件談台灣神社潛力古物保存

【蕭文杰專欄】由圓山大飯店金龍斷首事件談台灣神社潛力古物保存

【Column by Hsiao Wen-Chieh】From the Broken Dragon Heat at The Grand Hotel Taipei to Discussing the Conservation of Potential Shrine Relics in Taiwan

近日(6/23)圓山大飯店金龍廳,發生了藻井無預警向下砸落事件,由於倒塌的藻井正好壓在金龍噴泉頭部上,導致百年金龍的龍頭受損。然而這一則新聞讓藝文界震驚,但是也讓不少不熟悉歷史的讀者質疑,圓山大飯店怎麼看都不像是歷經百年的建築,為何號稱擁有百年的金龍文物呢?

2023年6月23日曾經頂著「台灣第一座國際觀光飯店」的圓山大飯店金龍廳,發生了藻井無預警向下砸落事件,由於倒塌的藻井正好壓在金龍噴泉頭部上,導致百年金龍的龍頭受損。然而這一則新聞讓藝文界震驚,但是也讓不少不熟悉歷史的讀者質疑,圓山大飯店怎麼看都不像是歷經百年的建築,為何號稱擁有百年的金龍文物呢?

翻閱圓山大飯店的歷史,這座大飯店是二次大戰戰後,1949年台灣省主席魏道明任內,為了發展中國人民來台觀光,由台灣旅行社李有福規畫興建,蓋在日治時期的台灣神社遺址之上。(註1)造型是二層樓中國宮殿式,最初命名為「臺灣大飯店」。1952年蔣宋美齡籌組「財團法人臺灣敦睦聯誼會」,接管台灣省交通處的「臺灣旅行社」,將「臺灣大飯店」 更名為「圓山大飯店」。

1953年「圓山大飯店」游泳池、網球場完工、1956年6月22日金龍廳竣工開幕、1957年翠鳳廳開始使用。在1959 年葛蘭主演的《空中小姐》電影當中,圓山飯店甚至還可見到日治時期的鳥居。

1959 年葛蘭主演的《空中小姐》電影,圓山飯店甚至還可見到日治時期的鳥居。(圖片翻攝自《空中小姐》)

讓人好奇的是,1949年國民黨政權因國共戰爭敗走台灣,民生困難,蔣介石政治集團可以說是正處在風雨飄搖垂危之際,那1952年蔣宋美齡為何要籌組「財團法人臺灣敦睦聯誼會」,接管「圓山大飯店」?

關於這樣的疑問,坊間有一個未經過官方確認的說法,是與韓戰爆發有關,因為戰爭爆發後,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台灣海峽中立化」的聲明,派遣海軍第七艦隊巡防台灣海峽。韓戰期間,美國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將軍在1950年7月31日訪台,蔣介石政權與反共陣營彼此的交流也因次較頻繁,然而台灣缺乏國際級且能呈現所謂「中華文化」建築風格的大飯店,導致蔣介石只能安排麥克阿瑟住宿草山日本人遺留的建築。(註2)

徵信新聞曾經報導1952年開幕的「圓山大飯店」,根據〈透視圓山大飯店〉一文的形容,圓山大飯店是東方「希爾頓飯店」。(註3)住宿空間分成三類,大的房間每日120元,中型每日70元,最小的空間40元,如過加上便餐(只有西餐)以一菜、一湯、和一個素菜、點心、咖啡計算,定價為午餐25元,晚餐26元,住宿圓山飯店一日至少花費新台幣100元至200元,相當於小公務員一月的所得。由上述的形容,可知圓山大飯店那是黨國權貴交際與外交人員住宿休憩之地,一般人難有機緣。

1968年「圓山大飯店」再次規劃興建大樓,由蔣宋美齡的外甥女、人稱「孔二小姐」的孔令偉主導,建築師楊卓成設計。大樓建築1970年動工,1973年10月10日落成啟用。這棟14層樓高的「圓山大飯店」外觀參考中國傳統建築書籍「營造法式」,內部陳設參考著故宮典藏,將「唐人雪山圖」、「清明上河圖」、「周公制禮作樂銅雕」,裝飾細節大量採用象徵皇權的龍、鳳;象徵威儀的獅子;代表祥瑞的麒麟;及強調福氣的蝙蝠……等吉祥圖案。

有趣的是,由於「圓山大飯店」是建於神社遺址之上,這座看似是中華民國美學加上傳統中國吉祥圖騰的宮殿式建築,竟然意外的保留日本時代的神社文物,這些文物見證不一樣的政權統治。

流落在圓山大飯店的台灣神社潛力古物

來台的中華民國政權,對於日治時期的建築與文物遺留並不友善。

1946年陳儀發布行政長官公署民政處訓令「奉令拆毀日偽及漢奸建築碑塔等記念物轉令遵辦」。1954年台灣省政府回覆南投縣政府請示,針對日據時代遺留紀念物是否拆除一事,表示:「神社牌坊、鳥居、奉獻燈柱等日人遺物,對我文化及民族思想確有影響,應予拆除。惟在不妨礙觀瞻及廢物利用下,似可加以改裝。」

由此可見目前被保留在圓山大飯店及其他地區的台灣神社文物,是不妨礙觀瞻及廢物利用下的改裝。它們流落於何處分別敘述如下:

百年金龍

圓山飯店擁有日治時期的銅龍文物,因為貼上金箔原貌被遮蔽。(攝影/蕭文杰)

1956年圓山大飯店興建金龍廳完工,當時的規劃團隊將台灣神社噴水造型的青銅龍移入室內,營造登天飛龍的氣勢。(註4)民國76年(1987年)圓山飯店整修時將銅龍貼金箔,龍身由銅龍變金龍,成為金龍廳「百年金龍」的主角。

戰後的台灣神社因為政權轉移的關係,鳥居、石燈籠……等,幾乎被剷除。「百年金龍」能被留存的原因,我認為「龍」的文化有關。「龍」在華人社會中皇權象徵,可以暗喻皇帝、天子、政權……,這樣的圖騰雖然是舊時代威權,卻頗獲華人喜歡,整個圓山大飯店就有22萬條龍。最醒目,也最活靈活現的就是這一條位於金龍廳入口的金龍,因為它是名家設計之作。

日治時期銅龍原位於神苑一偶,由老照片比對,除了安放角度不同,噴水方式呈現是放射狀,也與今日略為不同。(資料來源:國家圖書館臺灣記憶 臺灣神社 神苑的一部份)

根據昭和10年(1935年)出版的《臺灣神社誌(九版)》書中記載,「百年金龍」是日商「館野弘六」於大正8年(1919年)奉獻。近年日本學者鈴木惠可提出新考證,證明「百年金龍」是總督府建築技師森山松之助設計,官僚技師齋藤靜美來台鑄造。(註5)

「百年金龍」能反映著歷史變遷,鈴木惠可的研究說明了「百年金龍」具有獨特藝術造詣及鑄造史上的意義,因為在此之前,台灣缺乏鑄銅相關技術與工廠,然而這樣的文物,本應該依照《文資法》經由審議成為「古物」類文資,但是至今卻沒有正式的文化資產身分,這當然是重大的遺珠之憾。

昭和5年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捐贈的唐獅子

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捐贈的唐獅子(公獅)。(攝影/蕭文杰)

「狛犬」是神社必備的文物,造型與功能類似漢文化的石獅子,台灣神社被拆除後,神社石狛犬流落四處,目前僅知有3對石狛犬留存,根據學者陳磅礡的研究,留存在圓山大飯店廣場的是昭和5年,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捐贈的唐獅子。(註6)

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捐贈的唐獅子(母獅)。(攝影/蕭文杰)

陳磅礡表示: 塚英藏捐贈的唐獅子本來是置於板橋林本源五落新大厝門廳的一對獅子,是日治時期建立台灣神社時,日本政府勸林家奉獻的。林家五落新大厝,建於清光緒十四年(1888),此一對石獅當是光緒十四年前後的古物。如今是遷移至圓山大飯店的廣場。

被廢物利用再製的「劍潭勝跡碑」

劍潭勝跡碑。(攝影/蕭文杰)

「劍潭勝跡碑」位於圓山飯店牌樓附近,日本時代獻兵器記念碑與日本海戰捷紀念碑之「廢物利用」之作,採用日本海戰捷紀念碑基座加上獻兵器記念碑的大石,於大石上嵌上于右任先生寫的「劍潭勝跡」大理石牌。

其它四散圓山飯店外的台灣神社的文物有哪些?

台灣神社拆除後,文物四散各地。明治34年板橋林本源家族捐贈石獅子,如今被移至台北二二八公園內,急公好義坊旁,其造型近似於清末之石獅。明治34年劍潭公園陸軍高等官狛犬,材質是日本花崗岩,狛犬的尾巴碩大如山形或稱筍形,如今被移置劍潭公園。

藏有台灣神社最多文物的目前應該是台博館,有銅牛、銅獅、大鼓、職員衣著、相關書畫……共57件藏品,例如之前曾經於北師美術館展出的那須雅城《新高山之圖》。

那須雅城 《新高山之圖》(原題名:《那須雅城繪彩色山水圖》,183.5×84公分,1930, 國立臺灣博物館藏。(攝影/朱佑霖)

軍史館藏有「英國製5吋阿姆斯壯脫朗後膛砲」與「德國製12公分克魯伯後膛砲」這兩座砲,其中「英國製5吋阿姆斯壯脫朗後膛砲」,應該是甲午或乙未戰爭中,抗日軍隊所使用,該砲被日軍擄獲,成為日本戰利品,如今回歸我國所有,卻無正式文化資產身分。

國軍歷史文物館展示的5吋阿姆斯脫朗後膛砲,這一門砲,應該是甲午或乙未戰爭中,抗日軍隊所使用,該砲被日軍擄獲,成為日本戰利品。(攝影/蕭文杰)
台灣神社大鼓現存有二,一個藏於台博,曾接外借艋舺龍山寺62年,另一個是民間收藏,本圖為新莊民間收藏家所藏。(攝影/蕭文杰)

給圓山飯店關於神社文物管理維護的建議

近年來圓山大飯店有心於文史旅遊,陸續開放了蔣介石時期的逃生密道,然而卻較少宣揚擁有日本時代神社文物。日本時代神社文物並非是私產,它們應該是全體國民的文物。而圓山大飯店雖隸屬財團法人台灣敦睦聯誼會,但實際上由中華民國交通部管轄。在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概念下,無論是交通部與官方派任董事,其實都有責任依照憲法精神,將日治時期台灣神社文物申請「古物」的文化資產身分。

文化資產身分對於「百年金龍」等文物是加分的,因為除了提升國際能見度,修復也可以公開透明的開說明會、符合相關法規。而此刻的圓山大飯店需要的是亡羊補牢,藉此好好的對待這些尚未取得文資身分,但是擁有文化價值的文物。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細數最爛古蹟「草山御賓館」不能戳的秘密(上)


註釋

註1 根據莊濠賓博士〈1945-1949 年臺灣旅遊發展與大陸遊客之研究──兼論臺灣旅行社之角色〉一文:魏道明在任省政府主席其間,即接見台旅總經理李有福,認為台灣應該有一所國際級的大型飯店。於是台灣旅行社乃開始負責規劃、籌建台灣大飯店(即其後的圓山大飯店),台灣大飯店位於台灣神社舊址,在規劃之初,即意欲盡量擴大占地規模,而工程經費不足的部分,則由省府委請台灣銀行設法歸墊,園景布置也由該公司的工程委員會會陳國 榮負責規劃。
註2 日人建築雖舒適,但就蔣介石而言,總是覺得不夠體面,彷彿少了自己的宮殿。
註3 中國時報前身。
註4 噴水銅龍原本是位於神社神苑一隅
註5 鈴木惠可,《黃土水與他的時代》,頁187-195。
註6 陳磅礡認為:「唐」並非專指唐代,而為泛指中國漢民族流傳的型制風格。

參考書目

1. 李一心,〈透視圓山大飯店〉,《徵信新聞》,1952/8/30。
2.陳磅礡,〈日治時期臺灣神社的三對石獅〉,《臺灣文獻季刊》,59卷2期,2008。
3.莊濠賓,〈1945-1949 年臺灣旅遊發展與大陸遊客之研究——兼論臺灣旅行社之角色〉,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史匯》第18期,2015,頁 147-192。
4.鈴木惠可,《黃土水與他的時代》,遠足文化,2023。

蕭文杰( 79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