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I want to play a game:逛不下去博物館的新選擇

I want to play a game:逛不下去博物館的新選擇

隨著網路帶動資訊流通,知識取得不再困難重重之際,如何讓知識變得容易親近及有趣活潑才是真本領。傳統逛博物館多半以聆聽語音導覽為主,然而近年來這種租借導覽,跟著編號聽每個文物介紹的方式,對觀眾逐漸失去吸引力。取而代之的,許多人希望在博物館中體驗與眾不同的故事,因而實境遊戲成為最佳首選。
現代的娛樂活動快速增加,博物館如何搶得群眾注意力、吸引人們走入展場,成為必須面對的急迫問題。隨著網路帶動資訊流通,知識取得不再困難重重之際,如何讓知識變得容易親近及有趣活潑才是真本領。傳統逛博物館多半以聆聽語音導覽為主,然而近年來這種租借導覽,跟著編號聽每個文物介紹的方式,對觀眾逐漸失去吸引力。取而代之的,許多人希望在博物館中體驗與眾不同的故事,因而實境遊戲成為最佳首選,吸引觀眾主動去探索知識。
奇美博物館今年推出的「穹頂計畫」實境遊戲。(奇美博物館提供)
用遊戲征服觀眾
實境遊戲的發明者和起源為何,目前未有定論。但據說最早是美國矽谷的工程師們挪用英國推理女王、偵探小說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杜撰之故事情節為靈感,還原創作出一道道謎題難關,令人在現實生活也能體會解謎樂趣。實境遊戲包含密室脫逃(Room Escape Games)、角色扮演遊戲(Role Play Games)等,參與者藉由遊戲的方式,在真實世界中體驗到虛擬的故事情節及職業角色。
「故宮不思議事件簿」實境遊戲海報。(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國立故宮博物院、奇美博物館、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新北市立鶯歌陶瓷博物館等機構都推出具特色的遊戲。2017年,故宮與螺旋工作室合作,首度在北部院區舉辦密室脫逃遊戲「故宮不思議事件簿」:「一年一度的故宮之星選拔即將展開,故宮最受矚目的國寶翠玉白菜,近日卻在網路上遭受流言攻擊……」以當期展覽文物和明星展品《翠玉白菜》為題材,這場密室脫逃設計了各式謎題。活動雖只有六個場,但加上為台北白晝之夜開設的特別場次,吸引千人民眾報名引起話題,後續好評更帶來不錯的博物館行銷效果。2018年,故宮再次推出實境遊戲「迎貓祭」。有了2017年北部院區的舉辦經驗,「迎貓祭」以南部院區作為首場舉辦地點,三天活動有452人次掏出腰包,熱情參與這場遊戲。
「迎貓祭」實境解謎遊戲海報。(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國外博物館今年也搭上熱潮,巴黎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在今年初推出實境遊戲,報名觀眾可扮演特工,解答和二戰有關的密碼;荷蘭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的遊戲背景故事則牽涉到煉金術士亞歷山卓.德羅卡利斯特羅(Alessandro Cagliostro,1743-1795)及神秘的博物館入侵者。
透過遊戲設計的引導下,觀眾可以是穿越古代的人/非人角色,像是羅浮宮實境遊戲的特工,故宮「迎貓祭」實境遊戲則讓玩家扮演一隻在祭典上被迎來的貓兒,幫助貧苦好學、愛貓成癡的南宋詩人考取功名。受託設計的螺旋工作室表示,他們在規劃時參考古代文獻,重新詮釋《禮記》中的「迎貓,為其食田鼠也;迎虎,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迎貓祭典的概念結合故宮院藏的貓畫,讓參與玩家以截然不同的觀點,重新欣賞這些古代繪畫。
明代沈周〈寫生册.貓〉,是故宮著名的喵畫之一。
除了擔任回到古代時光、一切摸不著頭緒得重新來過的呆萌角色,觀眾在博物館實境遊戲也可以成為集智慧與勇氣於一身的厲害人物,像是今年奇美博物館與「聚樂邦」設計公司推出的「穹頂計畫」實境遊戲則讓玩家扮演寶藏獵人團「六奇士」,分別是語言學專才阿寶、畫家文西、音樂人俊傑、符號學達人莉莉、軍火之王軍哥及團長老大,調查名畫《音樂的寓意》的秘密。奇美博物館館方表示,希望透過遊戲故事情境,令民眾有機會細微觀察藏品特色、認識藏品意義,希望藉此拉近民眾與藏品的距離,也讓博物館的知識學習不再無聊,而是從遊戲中自然而然親近藝術。
導覽之外,開拓新藍海
透過實境遊戲,文物不再帶給人們「生疏、難以親近」的形象,進而吸引更多民眾入館參觀。然而該如何設定難易度及找到目標客群,則是博物館開放展廳、舉辦遊戲需拿捏及研究的面向。今夏故宮南部院區為了提高入館人數,其推出的「博物館大航家」實境遊戲,在難易度及目標客群上作出不同於以往的抉擇。
今年3月,吳密察接下故宮院長一職。在典藏團隊專訪提及,分析參觀客群的組成分布,成為未來決定南院政策的基礎,更力拼拉抬入園人數:「不進園絕對不進館,但進館難度很高。所以我說短期時間必須要有人氣商品去拉抬,但人氣商品不是去了就結束,你有很多周邊的宣傳。」在院長的期許願景下,今夏南院除積極宣傳與日本合作的「交融之美:神戶市立博物館精品展」,更推出精選300件院藏經典瓷器的「泥土的座標─院藏陶瓷展」。除此之外,自7月6日起推出「2019夏日親子藝術月——博物館大航家」系列活動,包含夏令營、實境解謎遊戲、大型兒童劇表演、親子繪本營、親子藝術工作坊、水舞秀及3D水幕魔鏡秀等,皆可免費參加。
故宮南院大廳搭建出一艘荷蘭東印度公司載滿寶物的半沉帆船,觀眾排隊等候參加。(攝影/張筠)
其中故宮「博物館大航家」實境解謎遊戲,雖然提供觀眾免費參與,但「博物館大航家」視覺效果毫不馬虎,為了這限定二個月的夏日實境遊戲,館方特別在故宮南院大廳搭建一艘荷蘭東印度公司載滿寶物的半沉帆船,地面改造成3D海景,吸引遊客駐足留影。然而不同於故宮以往舉辦的實境遊戲,這回「博物館大航家」簡化了故事劇情,謎題難度也相對簡單。這些調整對實境遊戲愛好者而言,降低了吸引力,未引起分享及話題。
國立故宮博物院今夏推出的「博物館大航家」實境遊戲,簡化了故事劇情,用相對簡單的謎題難度吸引親子參與。(攝影/張筠)
但對親子來說,卻不失為同樂共學的活動,即便對八歲以下的孩童來說仍嫌困難,但在家長向孩子解說文物及填寫解答的過程中,依舊能通過所有關卡,回到大廳的帆船造景處抓取寶箱,作為破關獎賞。根據媒體報導,以親子為號召的南部院區搭配精彩特展,除7月入館人數達開館以來單月的第4名,週末參觀人數曾達2.9萬人。而這為親子設計的「博物館大航家」實境遊戲,亦是有不小的功勞。
「博物館大航家」實境解謎遊戲,吸引許多親子參與。(攝影/闕宇彤)
博物館實境遊戲的熱潮正在台灣和世界展開。假以時日,或許它將成為導覽之外的新選項,為博物館開拓出新藍海。
張筠( 71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