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撒古流家屬借北美館之名向受害者施壓?議員與律師籲正面回應,北美館否認施壓,藝文界連署發聲

撒古流家屬借北美館之名向受害者施壓?議員與律師籲正面回應,北美館否認施壓,藝文界連署發聲

Victim Pressured by Sakuliu Pavavaljung’s Family Using the Name of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City Council Member and Lawyer Demand Direct Response, TFAM Denies Giving Pressure, Art Community Signs Petition and Speak Out

臺北市議員黃郁芬今協同受害者委任律師黃昱中召開記者會,提出錄音檔證據說明,事發後撒古流及其親友仍假借北美館名義,向受害者施壓、要求和解與噤聲。市議員與律師呼籲北美館勿成權勢性侵共犯,應主動查明、釐清,會中並公佈藝文界連署聲明。北美館則否認施壓,強調已同步成立專案諮詢委員會處理。

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Sakuliu Pavavaljung)疑似涉嫌妨害性自主一案越演越烈。由於撒古流為臺北市立美術館(簡稱「北美館」)主辦之「第59屆威尼斯國際美術雙年展」台灣館代表參展藝術家,並受邀參與第15屆德國卡塞爾文件展,且曾獲國家文藝獎,本案在司法調查提出進一步結果前,涉及公部門藝術資源挹注,以及代表台灣參與國際大型藝術展會之正當性等迫切問題。台北市議員黃郁芬今(24)協同受害者委任律師黃昱中召開記者會,提出錄音檔證據說明,事發後撒古流及其親友仍假借北美館名義,向受害者施壓、要求和解與噤聲。市議員與律師呼籲北美館勿成權勢性侵共犯,應主動查明、釐清,會中並公佈藝文界連署聲明;北美館則否認施壓,強調已同步成立專案諮詢委員會處理。

台北市議員黃郁芬今協同受害者委任律師黃昱中召開記者會,提出錄音檔證據說明,事發後撒古流及其親友仍假借北美館名義,向受害者施壓、要求和解與噤聲。(黃郁芬議員辦公室提供)

受害者委任律師闡釋,年僅19歲的受害者C女遭撒古流性侵得逞後,隨即有多人在不盡然清楚事件始末的情況下,私下撮和雙方和解。起初C女只有簡單訴求、亦取得撒古流的認錯自白書,但撒古流始終迴避;後因C女發現撒古流為性暴力慣犯、更不願對公眾坦承犯行,在C女同意下,方由藝術家友人郭俞平書寫〈小鎮故事〉一文,16日於社群媒體上公開。

該文隨即引發軒然大波,後續亦有其他受害者出面指認。本站第一時間請教北美館的因應措施,北美館表示事發後即主動詢問撒古流與其工作室的回應,並在20日傍晚公告「由於台灣館藝術家撒古流之代表性引起外界疑慮,本館目前正密切關注此事並釐清中;在事件尚未明朗前,台灣館相關展務將先行暫緩。」隨後,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卡塞爾文件展團隊也相繼宣布,先行暫緩一切撒古流參與之展務、贊助與邀請;撒古流則在昨日(23)發表聲明回應,堅稱己身清白。

律師強調,若亞粟發言為真,北美館恐怕與撒古流沆瀣一氣,與壓迫性侵加害者組成共犯結構;若亞粟所言為虛,北美館亦應該主動查明,撒古流是否有在外假借北美館名譽,施壓性侵事件受害者的情事,以維北美館聲譽與台灣形象。(黃郁芬議員辦公室提供)

然而,律師指證道,在新聞消息曝光後,撒古流與其親友卻仍多方施壓,不但在未經受害者同意下,對外發布雙方已經和解的說明,更通過各種私下管道,強行要求未成年的C女務必簽署所謂的「和解書」。律師並於現場播放12月18日,由撒古流同居人「亞粟」打電話給C女要求和解的內容。

對話中,C女強調撒古流是累犯、除非對外坦承一切犯行否則無法原諒,亞粟同意撒古流是累犯,只是依然以軟硬兼施的方式要求C女簽名和解。亞粟多次提到背後是北美館施壓,表示這是「國家委託的任務」,也強調來自館方的壓力很大,他們快承受不住,要求C女盡快簽名和解;亞粟更多次以低姿態表示,一家已經沒飯吃,雖然撒古流是累犯,但已經受到處罰,懇請C女給他們一條路走。

律師解釋,亞粟說的「處罰」,除了是指事件曝光後外界的強力譴責,也指向北美館恐有撤銷代表權一事。但實際上,當時北美館尚未做出或發布相關消息、且迄今亦未撤銷,恐有欺瞞當事者之嫌;再者,撒古流享有多個計畫的資源挹注、享有驚人的國家資源,更是台灣藝文界在國際社會的「代表」,律師不解何來「沒飯吃」之說。

律師強調,若亞粟發言為真,北美館恐怕與撒古流沆瀣一氣,與壓迫性侵加害者組成共犯結構;若亞粟所言為虛,北美館亦應該主動查明,撒古流是否有在外假借北美館名譽,施壓性侵事件受害者的情事,以維北美館聲譽與台灣形象;他也指出,雖然案件目前以進入司法調查階段,不便斷言,但從撒古流昨天發布的聲明,仍可看到權勢性侵的身影,包括事後維持僱傭關係以及私下的說明暨協調會等,都展現了雙方上對下的不對等關係,或規範上、倫理上附隨與監督之壓迫。

黃郁芬與律師共同呼籲,北美館應正面回應、並盡速解除與撒古流在威尼斯雙年展的合作計畫,以展現對性暴力零容忍的態度。(黃郁芬議員辦公室提供)

黃郁芬亦從市議員的角色提出監督,嚴正呼籲北美館必須公佈、澄清與撒古流的相關溝通過程,以正視聽。她也回應,北美館雖沒有實質的法律調查權,但公部門契約通常會有相應條款,規範雙方在遭致形象受損之際,得主動終止合作。她相信本案已引發外界嚴重疑慮,並提出藝術文化工作者的聯合聲明佐證,該連署在短短不到一天內,即蒐集超過五百位工作者簽署。

黃郁芬強調,若北美館不主動對台灣館代表資格動作,只是被動地靜候司法調查,除了將嚴重損及台灣在國際大型展會上的聲譽,高達3,350萬的總預算亦應受納稅人監督。她疾呼北美館作為台灣藝術領域之標竿與代表、以及推舉撒古流參與威尼斯雙年展之主辦單位,不應置身事外、被動等待調查結果,更不應以「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態度面對性侵爭議,棄守公共藝術價值。黃郁芬與律師也透露,目前正努力彙整相關人事物證,接下來將在尊重受害者的意願與身心狀態下,提供更多指證。他們最後共同呼籲,北美館應正面回應、並盡速解除與撒古流在威尼斯雙年展的合作計畫,以展現對性暴力零容忍的態度。

北美館隨後也立即發表鄭重聲明,「絕無對網路所傳聞的當事人施壓之情事,後續將交由委任律師蒐集相關事證並保留法律追訴權。」北美館強調,「在接獲相關訊息後,立即要求藝術家撒古流針對事件始末對外提出說明,亦於12月20日發佈暫緩台灣館展務之聲明。本館另已同步成立專案諮詢委員會,由台灣館藝術家提名委員代表、性平專家、律師與館方代表,共同商議後續事宜。」北美館闡述,「本案已由屏東地方檢察署主動偵辦中,本館將配合偵查程序處理相關事宜,以維護國際外交形象及各項權益。」


委任律師提供資料與錄音檔逐字稿

【背景說明】

2021年2月,年僅19歲的未成年C女,因嚮往原住民文化與大自然,前往屏東大社部落,並在期間偶遇撒古流,獲任助手身分,協助他製作國外重要展覽的作品和興建自學教室的工作,並預計在此待上半年。但僅僅第四天,她即遭到撒古流以威勢在深夜中帶往河邊,通訊設備被扣留,在恐懼氛圍籠罩下,雖然多次明確地表示拒絕,仍遭到撒古流性侵得逞。

不幸遭到性侵後,C女身陷恐懼之中,第一時間趁隙在撒古流不注意時,以手機聯繫友人,並在朋友奔走下方能離開該處。

C女遭性侵一事傳出後,隨即有多人在不盡然清楚事件始末的情況下,私下撮和雙方和解方式。起初C女只有簡單訴求,亦即取得撒古流的認錯自白書,但始終為撒古流迴避。如今C女發現撒古流是性暴力的慣犯,受害者不只她一人,要求他得向公眾坦承自身犯行,並供出其他受害者、與所有受害者公開道歉。

由於撒古流始終不願坦承面對錯誤,因此在C女同意下,經由郭姓藝術家友人書寫「小鎮故事」一文,張貼於社群媒體,終於引發各方媒體關注。網路消息曝光後,撒古流與其親友利用資源,多方施壓,不旦在未經C女同意下,對外發布雙方已經和解的說明,更通過各種私下管道,強要未成年的C女務必簽署所謂的「和解書」。

我們會公布一段錄音,此段對話,乃是2021年12月18日,由撒古流同居人「亞粟」打電話來要求和解的內容。這段錄音的重點,摘錄如下:

一、在對話中,C女多次表示,由於撒古流是累犯,因此不能原諒,除非他對外坦承一切犯行。亞粟同意撒古流是累犯,只是依然以軟硬兼施的方式要求少女C簽名和解。

二、在對話中,亞粟多次提到背後是北美館施壓,要求C女盡快簽名和解。不旦表示這是「國家委託的任務」,也強調來自館方的壓力很大,他們快承受不住。

三、在對話中,亞粟多次以低姿態表示,一家已經沒飯吃,雖然撒古流是累犯,但已經受到處罰,懇請C女給他們一條路走。但亞粟說的「處罰」除了是指藝術圈知道消息整個炸開,也指向北美館恐有撤銷代表權一事,實際上當時北美館尚未做出或發布相關消息,恐有欺瞞當事者之嫌。目前為止,北美館並沒撤銷;且根據議員調閱紀錄,撒古流在威尼斯展之總預算高達3千多萬。撒古流更享有多個計劃的資源挹注,享有驚人的國家資源,並成為「代表」在國際現身的代表。

【我們的呼籲】

一、事發至此,北美館目前對外聲稱其「相關展務將先行暫緩」。但根據錄音顯示,若亞粟發言為真,北美館恐怕與撒古流沆瀣一氣,與壓迫性侵加害者組成共犯結構。期盼北美館必須盡速出面說明,對外澄清有無要求施壓之舉措,以昭公信,更呼籲台北市議會與市政府,應積極清查北美館在此事的角色地位。

二、若亞粟所言為虛,北美館也必須盡快面對此一嚴重的問題,亦即,北美館應該主動查明所簽約藝術家,是否有在外假借北美館名譽,施壓性侵事件受害者,造成外界疑慮,並且,對於造謠者的虛偽謊言,有損及北美館長久累積正面形象的狀況,應該主動調查與補救。因此,除了釐清本件事件真相外,北美館也必須盡快說明,對於在外濫用、侮蔑、損害北美館名譽,並藉此壓迫受害者的不肖藝術家,未來應如何處理雙方關係?倘若繼續放任撒古流與親友在外藉勢、說謊,北美館也有淪為共犯結構之實,難逃究責。

三、北美館至今態度曖昧,沒有正面說明,於司法調查外,對於與撒古流的合作計畫要如何處理?這種過於袒護罪行的態度,讓人懷疑北美館的誠信。我們將串聯所有關心此事的其他熱心人士,共同督促台北市議員為民喉舌,積極介入,並依法監督北美館明年度的預算規劃。納稅義務人有權利主張避免將資源投注在此有虧職責的機構上。

四、鄭重呼籲:有充分證據顯示,撒古流與其親人,係由北美館方面所授意,或藉北美館名義來對受害者施壓。無論是何種狀況,北美館都應盡速解除與撒古流在威尼斯雙年展的合作計畫!

附錄:通話內容節錄稿

C與撒古流同居人亞粟通話逐字稿 通話時間12月18日 19:30(左右)

C:我…我就是我有看到你們的那個…什麼書,那個什麼書?陳…就是聲明書還是什麼的

粟:對對對…那個是館方必須要處理的這件事情,那因為有這些訊息…那比較要求我們要做這件事情,但這個聲明書只是放在館方,它會決定時要不要去使用…這件事情,但我有跟館方說就是要取得妳的同意,這件事情非常重要。

***

粟:那因為我覺得大哥已經受到處罰了,已經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在現在我不知道妳的心是…是…妳要朝另一個方式…

C:我沒有要管藝術圈它們要怎麼樣發展,但是我會..我也會清楚說明這些東西是怎麼樣,就是進展還是什麼的,但是我沒有要再參與說怎麼樣,我只要讓藝術圈知道事實後,讓他們自己去處理這樣而已。

粟:可是現在是,因為這個藝術圈也沒辦法知道…就是全部爆炸,然後所有的狀態,我們也等著怎麼去被裁示這個事情嘛⋯

***

C:他是一個累犯的時候,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去面對這個人,我會不知道怎麼去原諒,和諒解他這樣的行為還是什麼,我是覺得說他就是要必須去承擔他自己犯的錯
粟:恩
C:對啊
粟:恩,了解。那妳覺得聲明書裡面要有一個道歉的這個文字嗎?
C:妳說道歉⋯
粟:對對
C:就是我覺得他需要清楚陳述說他真實犯過這件事情,然後做一道歉之類的。因為我那時候…恩…那時候我跟他要那個什麼,自白書,他也沒有,他就說他一定會交,但是他最後也是…沒有..沒有一個消息,這樣。

***

粟:或許妳最討厭的人,他是我們家庭的靠山,但是我也是要找另一條路去維持這個生活,因為這些輿論、正義,出了輿論之後,每天日常的生活,像妳一樣我能感受。但是,其實很多次我都想要打電話,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打⋯
C:恩
粟:也不可以打。但是我這次是被北美館逼到一個狀態⋯

ARTouch編輯部( 1286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