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中國最大的古玩撿漏大會:疫後長沙「2023湖南文物交流會」前線觀察

中國最大的古玩撿漏大會:疫後長沙「2023湖南文物交流會」前線觀察

China’s Largest Event for Antique Bargain Hunting: Frontline Observations of “2023 Hunan Cultural Relics Exchange Meeting” in Post-pandemic Changsha

位於長沙市的「湖南文物交流會」作為中國境內最大型的古玩交流展會,自2009年開始每年於春秋兩季各舉辦一次。今年(2023)正式邁入第30屆,在古玩業界擁有響亮的品牌知名度,被業內人士視為全國文物市場「風向球」,兼任引領藝術品市場的作用。本屆由當地湖南大麓珍寶古玩城獨立承辦,參展規模創近年新高。吸引了2000多家商戶以及邀請10幾間國有文物商店參展。在當地大麓珍寶古玩城周邊四間飯店開放了600多間房間、1000多個地攤,彙聚各地破萬名的收藏愛好者。作為市場風向指標,是否代表中國古玩市場逐漸回暖的信號?

中國內陸中部有一座城市──長沙,作為中國重要的交通樞紐中心,它是中國近年GDP總量上升速度最快的城市之一,也是連續16年被評為「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註1)長沙建都於秦漢時期,曾出土舉世聞名的「馬王堆漢墓」及辛追夫人,也是傳統繪畫主題「瀟湘八景」筆下風景之一。悠遠流長的歷史文化,為長沙這座城市增添濃厚的人文風情,每年都有大量人流湧入這座2200年歷史的古都。

位於長沙市的「湖南文物交流會」作為中國境內最大型的古玩交流展會,自2009年開始每年於春秋兩季各舉辦一次。今年(2023)正式邁入第30屆,在古玩業界擁有響亮的品牌知名度,被業內人士視為全國文物市場「風向球」,兼任引領藝術品市場的作用。(註2)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主辦方大麓珍寶古玩城建築外觀,位於韭菜園路上。(攝影/朱佑霖)

2023上半年第29屆春季湖南文物交流會,是中國在防堵 Covid-19 近三年後首度解除封城,重新向國際社會開放市場的嘗試,大部分展商多前來試水溫,但觀察者眾,交易者少。到了下半年10月(10/13–10/17),第30屆為期五天的秋季湖南文物交流會,不久前剛結束飯店交流會、文玩集市(地攤交流會)及櫃檯交流等活動。本屆由當地湖南大麓珍寶古玩城獨立承辦,參展規模創近年新高,吸引了2000多家商戶以及邀請10幾間國有文物商店參展。活動地點選在大麓珍寶古玩城周邊四間飯店開放了600多間房間、1000多個地攤,彙聚各地破萬名的收藏愛好者。作為市場風向指標,是否代表中國古玩市場逐漸回暖的信號?

古物市場風向球:湖南文物交流會的誕生

湖南文物交流會於2009年創立之初,以「湖南文物博覽會」(以下簡稱文博會)之名打響名號,由湖南省文物總店、湖南古玩城擔任主辦方,吸引全球海內外的業內人士和古玩愛好者相逢長沙。文博會的誕生,促使長沙古物市場迅速發展壯大,異軍突起成為全國文物集散重鎮。隨著文物博覽會的成功,參與的主辦方層級也越來越高,如湖南省文化廳、湖南省文物局的加入,湖南省文化和旅遊廳也作為協辦單位,組織專門團隊、聽取籌備工作彙報,準備迎接文博會所需的各項工作。(註3)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地攤交流會現場。(攝影/朱佑霖)

2020年於疫情期間,在湖南省經營類事業單位改革中,湖南省文物總店與湖南省博物館面臨整合,因應計畫經濟誕生的湖南省文物總店隨著改制,永久退出文博會舞臺。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最初的古物市場並非自然形成,而是透過中國政府幹預管理組織而成。甚至在1992年以前中國並未形成藝術拍賣市場,所有古物皆由國營文物商店專賣。(註4)政府將文物的經營、審批、管理權從地方全部集中到中央,獨家經營、高度壟斷,尤其在1978改革開放以前,文物古董屬於舊社會需要被破除的四舊,一般人不敢輕易擁有。

面對所有古董文玩,中國政府採取保護態度以「文物」稱呼,嚴格控制文物出境,並規定一切地下遺存(如墓葬、窖藏)文物,都屬於國家所有。1982年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更明文規定,古物非商品,禁止買賣,私人藏有的古物只能由官方文物商店收購,任何人皆不允許經營古物收購業務,因此黑市猖獗。此法規一直到1991年才被重新修訂,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文物商店收購的古物成為中國博物館藏品的重要來源。而連續24屆主辦文博會的湖南省文物總店,便屬國有文物商店,可以說湖南文物交流會是由中國政府一手扶持起來的大型古玩交易會。

2021年湖南省文物總店改革期間,第25屆文博會改以「湖南文物交流會」回歸,總體延續過往的舉辦模式,國有文物商店的改制,使民間古物藝術品單位成為展會主流,並由聯合利國文化產權交易所有限公司、湖南域鑒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湖南大麓珍寶古玩城共同主辦。據當時《湖南日報》會後報導可知當屆買氣仍旺,參展櫃位大幅增長,完全不受改制影響。

分別為上海虹橋古玩城、成都古玩城、上海云州古玩城、湖南大麓珍寶古玩城室內街景,人煙稀少。(攝影/朱佑霖)

但實際上,2020年中國古玩市場在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和新冠疫情的三重打擊下,已經呈現崩盤頹勢。今年10月雙十連假期間,筆者實際走訪上海、長沙、重慶、成都等地古玩城,多層建築的古玩城大樓,店舖人流稀少,人氣冷清,商家紛紛表示市場目前仍呈現景氣低迷,成交價仍走低的狀況。

街坊中真假難辨的古玩地攤市集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韭菜園路兩側聚集破千家的古玩地攤,現場十分壯觀。(攝影/朱佑霖)

早上10點的韭菜園路,人聲鼎沸,車道兩旁道上密密麻麻擺滿了古玩地攤,400公尺長的人行街區兩側,根據街寬劃分成三至四排的攤位。上千家的地攤市集,攤主往地上鋪上一塊乾淨的布,古玩雜項、文玩珠寶、字畫瓷器、錢幣郵票等物品一擺,畫地便成一家簡易古玩店。琳瑯滿目的各色物品全部陳列在地板上,這些攤主每天只需要繳交少少的50元人民幣(折合臺幣約220元)作為入場費,便可取得擺攤資格。由於擺攤成本便宜,攤主在議價時更願意讓步,如果買家眼光精準又會砍價,或許有機會低價買進真正有年代的古董或老件,這一過程俗稱為「撿漏」。長沙不但是業界著名的古物流散地,更是古物同好的撿漏樂園。

湖南文物交流會舉辦期間,全中國的古玩愛好者集中湧入長沙,駐足在擁擠的攤商面前,猶如來到了撿漏天堂,隨手一翻皆充滿驚喜。眾人日夜不輟的遊走在各攤商中企圖撿漏,對於買家或賣家而言,撿漏過程中不斷來回還價的行為是雙方的一場心理博弈,拉鋸過程宛如一場看不見塵囂的戰爭,需要耗費大量的精神與體力。久而久之,每年來參與湖南文物流大會的勇者們,便以「戰長沙」這般氣勢如虹的名詞代稱每屆參與交流的行為。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韭菜園路兩側的古玩地攤,各類古玩金銀器、玉器、木雕、書籍、繪畫、紙幣、郵票、瓷器等物,目不暇給,一應俱全。(攝影/朱佑霖)

在市集內走走停停,隨手拿起一件清末大量生產的外銷青花瓷盤仔細端詳,抬頭卻不見攤主蹤影。這時突然看到有人急匆匆被人從遠處叫回來,原來這位攤主剛剛正忙著到附近攤位撿漏。攤主A是一位相貌和善的中年男子,穿著白色短袖Polo衫,聊天過程中,他透露自己從廣東開車過來,這次來長沙的目的在於尋寶,順便將手邊檔次較低的古董賣掉,以至於他到處遊擊撿漏,經常不在攤位上。其實,現場許多攤主都抱持著相同目的,街角一位賣宋代吉州窯黑釉茶碗的年輕攤主B,同樣來自廣州,他說此行目的是來長沙湊熱鬧,因為攤位便宜,就順便帶上一些自己和朋友的收藏來賣。他也順帶提到,比起寒冷的2月春季交流會,秋季的交流會因為氣候涼爽,一般人更願意在10月的戶外擺地攤,所以參與人數會更多。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來自廣東攤商的清代外銷青花瓷盤。(攝影/朱佑霖)

在長沙撿漏之路上,我們首先要瞭解地攤交流與飯店內的「床交會」,無論在專業素養、古物等級、資本額等方面皆有明顯等級落差。地攤的多數攤主並非專業古玩店商或業內專家,整個市集保守估計有九成以上的物品,都是現代工藝仿品,或是刻意做舊的贗品,少數的古物必須依靠行家們的經驗自行判斷挑揀出來。所以當看到心儀的藝術品時,建議你先打開淘寶APP,利用以圖搜圖的功能,來初步驗證其真偽。但大多時候,你會沮喪地發現手中物品在淘寶可以找到一模一樣的同款,而且還能一鍵購買、送貨到家。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地攤上發現一件布滿灰塵的蛐蛐罐,實際搜尋可以在淘寶上可以找到一模一樣的造型,屬於現代工藝品。(攝影/朱佑霖)

飯店型古玩「床交會」流行

中國古玩圈近五、六年,興起一種類似飯店型藝博會的古董交易模式,各類古玩被古玩商擺在飯店床上銷售,簡稱為「床交會」。湖南文物交流會在四間飯店開放了600多間房間,根據飯店的等級與房型,三晚房價從人民幣1,300元到4,000元(折合臺幣5,720-17,600元)不等。飯店銷售的擺攤成本遠高於戶外地攤,參與床交會的攤商,一般多是來自各地較有資本且擁有實體商店的古玩商,在房間銷售對於持有高單價與高品質古物的展商而言,更有安全感,講價時也較具私密性。實際走訪本次最高級的飯店展區──瀟湘華天大酒店,參展樓層共計12層(24–35樓)。白天攤商門戶大開,讓客人隨意進出房間挑選、鑑定、交流,直至晚上12點左右,商家會陸陸續續關起房門休息。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飯店交流會活動展場之一瀟湘華天大酒店,12樓層的古玩銷售房,走進房間之前,無法得知房內會展出什麼古物,因此要一間間逛,開箱不同房間有驚喜感但同時也十分消耗體力。(攝影/朱佑霖)

由於戶外地攤人流如織,不少商家選擇白天在外擺攤,夜幕垂降時回到飯店內繼續銷售,不放過一絲一毫成交生意的機會。根據現場行家透露,在表定活動揭幕前兩天,飯店已有房間提前開門預展營銷,不少業內人士提前抵達長沙在預展搶先選貨,等到正式開展時同行已經在回程路上了。此舉很大程度地減緩飯店攤商的心理壓力,甚至有攤商在預展時已達到本次參展績效,因此後續客人想再討價還價,以低價撿漏,攤商的讓步意願明顯較低。

古物交易的精品化趨向

今年初《湖南日報》在文物交流會的報導中提到:「隨著新媒體發展及互聯網資訊反覆運算加速,文物市場假冒偽劣產品賺錢的時代基本過去了,藝術品市場逐步走向精品化。」(註)來自廣東的攤主A,似乎是一個很好的例證可以說明此一趨向,同時反映專業行家藉由交流會拋售手中的普通古物,轉向投資精品古物與高古古董的現象。攤主A說:「我只是做收藏的,我一不開店,二不擺地攤。這次來長沙也只是想處理一點普通的東西,順便看看有沒有好的東西撿漏一下。這次擺攤東西是賣了一點,但想買一點好的東西真的很難找到,這麼大的市場沒有一件好的,是有一點明清的東西,但是真的太貴了。其實,我專走國際拍賣行的那條路子,嘉德和保利國際拍賣行都是我的合作單位,只要東西好,真的到代,不怕沒有生意。今年我都拍賣200多萬(人民幣)了,怎麼會沒有生意呢?」

2023年第30屆湖南文物交流會,大麓珍寶古玩城內的櫃台交流區。(攝影/朱佑霖)

隨著古物知識在數位時代的大眾化,買家不再輕易受騙的時代,古玩市場走入了優勝劣汰的換血期,假冒偽劣的仿古工藝品將被時代淘汰。而持有真正高古精品古董的商家,對於市場一時的低潮與震盪期並不在意,反而持樂觀態度。認為古玩同好應該趁景氣低迷、議價空間較大時,脫手普品收藏,籌措資金買下品質精良、藝術價值高的古董,以長期投資的角度耐心等待未來升值空間。

延伸閱讀|收藏圈大人物蔡一鳴40件珍藏,總成交額2.16億港元。香港蘇富比2023秋拍「樂山堂存珍」專場戰報
延伸閱讀|再探〈古玩圖〉:清宮藝術品的前世與今生


註釋

註1 據5月(2023)中國《人民日報》報導「今年以來,長沙文旅恢復性增長強勁,一季度,全市接待遊客3052.34萬人次,同比增長68.83%。」
註2 〈文物交流會成業內“風向標”〉,湖南省人民政府。(2023.11.1瀏覽)
註3 郭學仁,〈文物博覽會的分析與思考——以『湖南文物博覽會』為例〉,《文物天地月刊》,2021,第12期。
註4 李玉瑛,〈中國大陸文物拍賣市場的興起與發展〉(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中國大陸研究》,第57卷第3期,2014。

朱佑霖(Chu Yu-Lin)( 62篇 )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碩士,擅長東方藝術史研究,現任典藏ARTouch編輯。

歡迎來信投稿:yulin@artouc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