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東南亞多元藝術貌 – 【泰國】 蛋黃甜點之詩

東南亞多元藝術貌 – 【泰國】 蛋黃甜點之詩

孕育藝術的重鎮:曼谷與清邁 曼谷與清邁可以說是孕育泰國現當代藝術的二個主要城市,許多藝術家的工作室在清邁,而曼…
孕育藝術的重鎮:曼谷與清邁
曼谷與清邁可以說是孕育泰國現當代藝術的二個主要城市,許多藝術家的工作室在清邁,而曼谷就是進行創作展示及銷售的地方;由於公有美術館大多是展示泰國傳統藝術與工藝類創作,當代藝術大多是在藝術學校附屬空間展示,如曼谷大學藝術空間(Bangkok University Gallery)、國際藝術大學藝廊(簡稱PSG, Silpakorn University)等。這些學術單位近年的策展除了推介泰國當代藝術家,更多著重的是與東南亞鄰近國家間的當代藝術交流,主要包括展覽及藝術家駐村計畫。
例如曼谷大學藝術空間策展人Ark Fongsmut在2015年邀請菲律賓藝術家Louie Cordero參與他們藝術家年度駐村計畫,在今年則邀請印尼日惹新媒體藝術家Angki Pubundono進行泰印新媒體交流計畫。
菲律賓藝術家Louie Cordero於曼谷BUG駐村。 (曼谷藝術大學藝術空間策展人Ark Fongsmut提供)
另外座落於曼谷市中心的Jim Thompson Art Center對於當代藝術的推廣也不遺餘力,早先於2006年邀請著名藝術家Navin Rawanchaikul以漫畫創作的方式講述曼谷與其品牌創辦人Jim Thompson傳奇一生的連結;去年年底邀請概念藝術家Arin Rungjang以著名泰國蛋黃甜點(Thong Yod)為靈感的詩意之作──金色淚滴的誕生(The Making of Golden Teardrop),以說故事的方式,巧妙呈現西元十五至十七世紀蔗糖交易(sugar trade)這段在泰國歷史上很重要的事件,連結Thong Yod這個泰國國民甜點如何從最初來自十五世紀葡萄牙修女之手的古老食譜,在十七世紀時輾轉由一位日、葡、孟加拉混血女子傳進暹羅宮廷,探討泰國當代社會背後的狀態,這件作品除參加2013年威尼斯雙年展泰國展,亦在同年台灣國立美術館所舉辦的亞洲雙年展展出。
兩座私人美術館的加入
值得一提的是從今年開始,泰國第一座當代藝術私人美術館Mai Iam Contempoaray Art Museum (MICAM)將於清邁落成。由二位收藏家Patsri Bunnag和Jean-Michel Beurdeley在清邁將一座老倉庫改建成二層樓的高的建築,預定在今年夏天開始進行試營運。再過兩年後,另一位泰國收藏家Petch Osathanugrah在曼谷郊區近1萬2800平方米的私人美術館亦將落成,也將對公眾開放,展示其多年來的國際當代藝術收藏,包括赫斯特(Damien Hirst)、村上隆等藏品。
清邁MICAM私人美術館。
除了前面所提到的藝術大學空間計畫之外,從清邁及曼谷這兩家私人美術館的加入,可以期待的是當代藝術的公眾教育性開始可以逐步深根發展,可以被更多人欣賞並討論。
此外,當代藝術的推波助瀾,經濟發展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要件,隨著東協經濟體逐步的整合成長,東南亞各國的當代藝術即有可能會成為另一種在藝術文化方面的「東協文化經濟體」,隨著相互交流與合作,應有機會可以突破既有的藩籬,而處於東協經濟共同體中樞位置的泰國,它的當代藝術是否會產生新的發展模式,值得期待。
泰國在東南亞的國際化程度不亞於新加坡,雖是佛教國家,但華人過農曆新年慶祝,西方萬聖節、聖誕節同樣也慶祝,超過六成《財星》百大企業,都在泰國設點布局,是東協經濟共同體的中樞,以泰國南端為界,以北為北東協,以南為南東協,未來前景看俏;而泰國創意產業的發展如影視、廣告、音樂及文創等在亞洲各國當中,亦有獨樹一幟的風格。泰國當代藝術的發展是否一樣絢爛繽紛?
大家所熟悉的泰國藝術家從Rirkrit Tiravanija、Araya Rasdjarmrearnsook、Korakrit Arunanondcha、Navin Rawanchaikul到Natee Utarit等人,他們幾乎都是由海外發跡,主要的原因或許是泰國政府的文化政策資源過度集中在推廣泰國傳統藝術,而鮮少在美術館展覽中介紹當代藝術,也普遍導致在一般民眾的印象中,對於當代藝術的認知相當有限;唯一慶幸的是雖然資源不足,在這近十年泰國政治的紛擾下,政府對於藝術家在政治、宗教等批判性的表達,所採取的態度大多是尊重,保有藝術創作自由性,或許是另一種支持的正面解讀。
Arin Rungjang,《金色眼淚的誕生》。 (Arin Rungjang提供)
林瑀希( 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