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地產商兼收藏家:紅磚美術館館長閆士傑,笑傲國際當代藝術界

地產商兼收藏家:紅磚美術館館長閆士傑,笑傲國際當代藝術界

在藝術收藏界,有空間就如同擁有話語權,真是一點都不假。光是收藏家還不夠,如果是擁有美術館的收藏家,便更受藝術圈敬重。在北京企業界閆士傑近年精心打造下,「紅磚美術館」一戰成名,他也晉升為備受敬重與禮遇的國際重要美術館領航人。
在藝術收藏界,有空間就如同擁有話語權,真是一點都不假。光是收藏家還不夠,如果是擁有美術館的收藏家,便更受藝術圈敬重。因僅是有錢,並不一定能夠買到經典作品。國際一線藝術家或基金會在出售重要作品時,希望賣給美術館、機構,或可能捐贈給美術館的重要收藏家。這也正是許多重要收藏家,在經歷頂尖收藏品的激烈競爭後,會有進一步成立美術館或基金會的緣由。
紅磚美術館館長閆士傑。(©閆士傑)
在北京企業界閆士傑近年精心打造下,「紅磚美術館」一戰成名,他也晉升為備受敬重與禮遇的國際重要美術館領航人。他帶領「紅磚美術館」學術團隊,在炎炎7月中穿梭在各重要場合,不論是在南法的安塞爾姆.基弗(Anselm Kiefer,1945-)園林美術館的參觀行列上,抑或是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奧拉佛·埃利亞松 (Olafur Eliasson,1967-)的開幕盛會上。而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晚間舉辦、私密性極高的藏家宴席,閆世傑更是受到特別款待,其特殊性自不在話下。他與埃利亞森及基弗等藝術家互動親密,看得出彼此之間的熟稔與信任關係。這樣的待遇,絕非只是一個單純收藏家所能企及,而是因為閆士傑擁有紅磚美術館館長的特殊身分。
紅磚美術館外觀。(©紅磚美術館)
閆士傑,河北人,有別於西方富有的收藏世家來自優渥家傳,他在動盪不安的時代出生,勉強讀到中學,就下鄉擔任機修工。1970年代後期,全國恢復高考,他見機不可失,幸運地考上河北工藝美術學校,畢業後分配到當地的邢台日報社。一心想往美術發展的閆士傑,覺得無法發揮自己的專業特長,又去了空間更大的群藝館,並在1986年自費到天津美術學院進修油畫。1987年機會來了,中國正經歷著第二次鼓勵經商的浪潮,閆士傑順勢而起,成立了自己的裝飾公司,而這也是他所在城市的第一家裝飾公司。
縱使最初公司的啟動資金就只有人民幣1,000元,除去辦手續等費用更是所剩無幾,但渴望出人頭地的閆世傑正逢地方商場的開發,他眼明手快通過競標,拿下50萬元裝飾業務。這筆數目在當時已是大單,閆世傑也起步出發,開始積累財富與人脈。擁有美術專業訓練背景,加上與江蘇管理團隊強強聯合,閆士傑憑藉品質與口碑,擠進河北、河南一帶的行業龍頭。不管裝潢設計,或地產發展,在中國都是千載難逢的發展大潮。1992年,又透過台商合資,閆世傑成立地產公司,成為中國房地產的第一波早鳥,集住宅地產、商業地產、旅遊地產、文化地產於一體的集團企業,至今已開發十餘個高品質地產項目,發展區域涉及北京市、唐山市、邢台市等地。該地產公司成為品質最好的區域性地產集團之一,閆世傑不但名利雙收,「河北邢台首富」的美名也不脛而走。
然而從2005年開始,政府推出「國八條」,成為調控元年,地產業開始面臨浮沉考驗。2007年,當央行頻繁使用貨幣信貸手段調控市場,許多地產公司通過上市集資化解危機時,閆士傑開始新的布局,他希望進軍文化產業,進入自己最熟悉的領域。深受幸運之神眷顧,該年他在機緣巧合下,拿到北京東北部何各庄地塊使用權。雖然是荒郊野外,但對藝術涉獵的閆世傑把開發建設方向,設定為當代美術館。這個選擇的背後,除了反應了閆士傑藝術的摯愛外,還有他忖時度勢下的理性的思考。
紅磚美術館一隅。(©紅磚美術館)
如眾所皆知,中國大陸自1990年代開始,刮起了民營美術館的興建熱潮。例如1991年,藝術大師黃胄,創建了中國的第一座民營美術館——「炎黃藝術館」。1998年,3家由企業贊助的民營美術館「成都上河美術館」、瀋陽「東宇美術館」、天津「泰達美術館」這些私人美術館為長久以來缺乏展場和資金支持的中國藝術界帶來曙光。若加上近年上海有如雨後春筍的「龍美術館」、「余德耀美術館」、北京「松美術館」,各大博物館接踵趕上國際當代藝術的熱潮,中國崛起,亞洲收藏潛力抬頭,急於到中國大陸敲門、拉關係,舉辦國際巡迴大展的藝術家、基金會、畫廊眾多。根據中國博物館協會發布的數據,中國民營美術館的數量在2009年到2014年期間翻了三倍。這些美術館的起造,除了來自稅收優惠政策的誘因,不少是基於藝術分享,盛情令人雀躍。
紅磚美術館外觀。(©紅磚美術館)
閆士傑也是這樣一位願意分享藝術收藏,在事業有成之後,挑起社會美育責任。然而一座遠離市區的當代藝術美術館,如何存活?對於持抱強烈夢想的閆士傑,如何逐夢踏實,可說一大挑戰。首先美術館怎麼蓋?怎麼定位?怎麼形塑自我風格?更重要的,要策劃怎麼樣的展覽,才不會變成民眾「到此一遊」一次性的觀賞就作罷。提起何各莊,一個位於北京東北五環邊上的千人小村,依然鶴立雞群地保留著原生態的村莊風貌。紅土燒窯製造紅磚,一直是地方特色。擁有豐富地產開發與設計經驗的閆士傑,近年拜行腳國際之賜,已經對白盒式美術館不再感興趣,因此,在考察眾多國外博物館、美術館、教堂等文化建築之餘,他確定了美術館的有機方向:以灰色傳統民居,與紅色國際藝術建築為基調,建立紅磚美術館,並以東方園林的建築語系,搭建起中國與國際當代藝術的交流平台。
最受外界嘉許的是,閆士傑善用在地紅磚,挪移東方,山石園林,利用垂柳曲橋,池鴨戲水的自然生態,與當代藝術連結,這樣一來,不但在外型上容易脫穎而出,在東西文化的遇合的設想上,也饒富創新空間,尤其航空工業建材的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神話式的成功案例在前,就地取材的「紅磚美術館」,以反璞歸真,被熱切期待著。
展覽「加藤泉」表演現場。(紅磚美術館提供)
2007年開始構思,歷經五個年頭,2012年落成的 「紅磚美術館」,在素樸農村,拔地而起,果然令人驚艶。開館以來,備受關注,不但美術與收藏界,給予非常正面評價,連年輕族群,也視之為打卡熱點。閆士傑是土地開發商,也是室內設計師。趕上近30年中國崛起的大潮,迅速累積財富,也因交遊廣闊,接觸不少藝術界人士,在優商而藝的鼓舞下,閆士傑投入藝術收藏,最早經手以古董文物為主。逐漸地,養成參觀美術館,接觸當代藝術策展人之後,用心投入閱讀、研究,觸類旁通之下,他開始收藏當代藝術作品。
像海綿般急於吸收新知識,加上聰明、悟性過人,閆士傑彷佛有神助般,開啓了與國際當代藝術結緣的精彩故事與篇章。當他接觸旅法藝術家黄永砅 12公尺高的《千手觀音》,不同於一般人只會好奇欣賞,頂多讚美幾句,閆士傑完全不一樣,他動起收藏的腦筋,甚至於希望有朝一日,為這位藝術家作展覧。跨得進黃永砅的藝術世界,就等於通過中國當代許多門檻考驗,閆士傑像取得國際當代藝術的快速通關密語一樣,左右逢源,暢行無阻。
與埃利亞森、基弗結緣,成為「紅磚美術館」的直接定位,一砲而紅。從醖釀、理念溝通、展覽規劃、場地觀察、實地創作,到一起迎接展覽開幕⋯,閆士傑快速累積與國際一線藝術家的情誼,也把自己晉身到國際級的收藏家位階,受到國際畫廊、國際美術館諸多青睞與禮遇。紅磚美術館館長的身分是個專業名銜,閆士傑在帶領學術團隊親力親為下,搖身一變成為道地的藝術專家,把曾有的地產商、企業家身分早已遠拋腦後。在南法的藝術家工作室,看著閆士傑和安塞爾姆.基弗團隊比手畫腳;在泰德現代美術館,閆士傑和奧拉佛.埃利亞松並肩而行,看得出他與藝術家走在藝術探索、藝術追求真善美的道路上,完全沒有距離。
紅磚美術館外觀。(©紅磚美術館)
繼轟轟烈烈的埃利亞森大展之後,基弗即將親自現身北京,為紅磚美術館現場創作的扛鼎大展,更是備受各方期待。紅磚美術館和中國新崛起的北京、上海等地美術館比較,閆士傑有更多的學術考量,打造成「物我兩忘」,「融合為一」,無論是藝術家為美術館的量身定做,藝術品之為展覽物,那才真正是策劃與佈展的神來之筆。而基弗大展同時,印裔英國藝術家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1954-)展覽也正在中央美院美術館及北京故宮博物院舉行。屆時當代藝術大師齊聚一堂,北京果然很有看頭。
2018年中國藝術權力榜「最佳美術館」獎,由紅磚美術館奪得,打破眾人眼鏡外,在《Hi藝術》對中國境內美術館的年度評選中,「紅磚美術館」更以黑馬之姿,從2017年落於前十名以外的處境,一躍入三甲,並且在一眾上海美術館中殺出重圍,勇奪第二。即便與京城其他美術館的地域優勢相比,地處何各莊一隅的紅磚美術館略處於下風。然而酒香不怕巷子深,在閆士傑帶領下,「紅磚美術館」團隊穩扎穩打,健步向前。連續幾檔展覽皆鏗鏘有力,叫好又叫座,不僅國際馳名,近悅遠來,更成為北京週末看展打卡的熱門場地。
「打造紅磚美術館,其實就是想做一個面對歷史的事情!」閆士傑語帶嚴肅。名為美術館,收藏、展覽、教育推廣、文獻累積更是缺一不可。談及紅磚美術館的展覽選擇,閆士傑十分自豪地表示,紅磚不會也不曾有租賃場館給藝術家辦展的計劃。每一檔展覧都是以學術含量為最大考量。勤於收集同時代的出版文獻,展覽之後精印出版畫冊,作為紅磚美術館的累積。
閆士傑蓄著及肩長髮,素色寬鬆唐裝打扮,一脈輕鬆感,看得出他在走過職場、創業之路的艱辛後,帶著事業累積成果,反璞歸真。目前不過開館數年,海內外遠播令譽美名,在當代藝術館博界更取得話語權。有人形容他來勢洶洶,後來居上,但更公平的說,閆士傑應該是有備而來。一個非學術圈內人卻定位正確,在開館短短幾年內,就因為對展覽學術價值的真誠追求,說服、感動了許多人。
閆士傑沒有把經營美術館當成一件賺錢的事,用他的話說,「如果想賺錢,每年做房地產項目要比現在多得多,投身紅磚就是想做一個面對歷史的事情。」紅磚美術館是中國境內,第一個提出生態體驗的美術館。紅磚之美,在於春夏秋冬的每一天。不管是春花秋月,夏蟬冬雪,情趣盎然。即使在展覽籌備的閉館期,都不乏絡繹不絕的觀眾前往館內逛園子。一年四季、無論陰晴圓缺,安坐在館內,埃利亞松的《盲亭》、丹.格雷厄姆的《衝孔鋼板分隔的雙向鏡圓柱》與建築融為一體,它們與宇宙大地同呼吸,共同思索未來。
今年4月26日,第14屆「中法文化之春」開幕儀式在紅磚美術館隆重舉行,同期館中開幕「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14位杜尚獎藝術家」 展。開幕儀式上,法國歐洲與外交部部長讓-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親臨現場,授予「法蘭西藝術與文學騎士勛章」給閆士傑,表彰他在中法文化合作,以及推動國際文化傳播方面所做的傑出貢獻。法國前總理讓-皮埃爾.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法國駐華大使黎想(Jean-Maurice Ripert)、法國駐華使館文化參贊羅文哲(Robert Lacombe)及眾多中外文化藝術界朋友,共同出席盛會。這是相當難得的國際桂冠,閆士傑受寵若驚,也始料未及,原來,成為紅磚美術館長後舖天蓋地的喝采叫好,是如此無遠弗屆。
「法蘭西藝術與文學騎士勛章」閆士傑受勛儀式現場。(紅磚美術館提供)
簡秀枝 (Katy Shiu-Chih Chieh)( 223篇 )

典藏藝術家庭社長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