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術展會攝/ 錄影與視覺統合】配合廠商與藝術家之路:賴志盛

【藝術展會攝/ 錄影與視覺統合】配合廠商與藝術家之路:賴志盛

賴志盛那具某種觀念傾向的空間性構作在他的藝術家身分確立以前的配合廠商背景,卻也提供了一個不同於主流的藝術家養成過程,在這條未見平坦卻也充滿可能的道路上,我們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種倔強,一種決斷要將現實納入藝術視野的態度。一路上從泥水師傅到設計公司負責人,最後到專業藝術創作者,他的心路歷程是什麼?
某種等待狀態的,創作者故事
以參展藝術家之姿,剛從「深圳雕塑雙年展」返台的賴志盛,近幾年來雖然經常在各個當代藝術展場出現,但早幾年在這些場所與他的遭遇,卻會見到他領著幾名同事,分別扛著厚重的攝影器材—卻不是為了自己的創作,而是為其他藝術家作品進行紀錄,至少在北台灣的當代藝術圈,賴志盛與其大學同學李基宏在2003年所創立的「複氧國際多媒體」(以下簡稱「複氧」),一直是諸多公私藝術機構十分信賴的「配合廠商」。
雖然賴志盛早在2000年以前便已公開發表創作,但這段從「配合廠商」到後來廣為接受之藝術家身分的過程經歷,對台灣這不算大的藝術體制規模而言,實則寓言了一則注定迂迴並且總是處於某種等待狀態的創作者故事。在這條崎嶇之路上,年輕的藝術家學子,不僅需要習得各種知能技術,亦需透過重重的現實磨練—一方面,我們可以從學習的角度,閱讀賴志盛那具某種觀念傾向的空間性構作;另一方面,在他的藝術家身分確立以前的配合廠商背景,卻也提供了一個不同於主流的藝術家養成過程,在這條未見平坦卻也充滿可能的道路上,我們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種倔強,一種決斷要將現實納入藝術視野的態度。
賴志盛。(攝影/李基宏)
從泥水師傅到設計公司負責人
憶及過往,賴志盛的成長經驗就與一般學生極為不同,他自承,高中時因為愛玩而有高額負債,為了還債,但「那時卻沒有專業能力,只能從事勞力工作,在工地看到掛在半空的師傅可以吆喝別人,就想也來學學砌磚抹壁」,對於這項日後維持了15年的工作,賴志盛說,「面對的是材料、技法與工人間的師徒制,基本上不需要社交能力」,直到進入國立藝術學院就讀期間,賴志盛仍經常帶著工班進出煙塵瀰漫的工地,儘管1998年退伍後,他便與幾位同學成立「國家氧」藝術團體並發表創作,卻直到2001年考取南藝造形所,才中斷了泥水師傅生涯,諸如《飛在八立方米的十二公斤水泥粉末》(2000年),便可視為他回顧這段工人歲月的紀念性創作。
在2001年的《飛在八立方米的十二公斤水泥粉末》中,賴志盛待在一間內置12公斤水泥粉末並以電風扇吹動的小屋,直到難以忍受才走出來,他說,泥水師傅一年大概吸入一公斤水泥粉末,而他當時已經做了12年,也反映其生命中曾經的經歷。(簡子傑提供)
1996年在三芝廢棄工廠的《垂直》,是以單個磚頭垂直向上堆砌而成,賴志盛毫無疑問地運用了他的泥水師傅技藝。(賴志盛提供)
就讀研究所期間,賴志盛刻意避開工作,他說那時「希望能找到不同參照」,但也在這段時間耗盡了存款,剛好死黨李基宏留學返台,就決定一起開設計公司,剛開始,「我們什麼案子都接,從公家博物館、學校機關到民間組織」,然而,大學修習的畢竟是純藝術,所以往往都是「先接到案子,再學軟體,不懂技術,就打電話到處問朋友」,賴志盛認為技術問題還算好克服,而學院培養的能力主要是「教我們做判斷」,於是在藝術相關領域累積了幾年口碑後,工作逐漸密集到難以喘息,照常理來說,這表示應該要擴大「複氧」編制,賴志盛卻寧願過濾客戶,最後甚至辭掉公司負責人,轉而專職創作。
賴志盛與李基宏為大學同學,複氧辦公空間的書架上仍放著兩人求學階段的青澀合影。(攝影╱張玉音)
不要分開現實與創作
賴志盛似乎是在工作與創作間做了抉擇,因而割捨了一些讓人欽羨的現實成就,但他卻認為這兩者間並非截然二分,「我一開始就希望創作能夠持續,通常有類似想法的人,可能會把創作視為主要,工作則是打工,但現實剛好相反,工作總是佔掉大部分時間」,在這個情況下,他的建議很另類:「你要更認真面對工作,因為唯有認真才能夠處理掉工作,否則它會一直干擾你,當你把它視為干擾,不好的感受就會很強烈,現實也是一種創作上的鍛鍊,要學著去經營這個現實,並從中獲得」。
辦公室總是擺著數量龐大的數位器材。(攝影╱崔廣宇)
賴志盛說,從畢業到工作這個階段,關鍵的態度是不要將現實與創作視為分開的兩件事,這種一律視為創作的態度不僅適用於現實,也同樣適用在年輕時代無人聞問的展出經驗,「國家氧剛成立時,我們在八里找了間廢墟做展,當時根本沒什麼人去看,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我們都很容易把創作想得很大、很重要,於是在面對現實時就格外焦慮,但我覺得,沒人看的展覽和在最好的空間、有最多人來看的展覽都是一種鍛鍊,重點是從中累積對話,讓它成為創作經驗」。
過去「複氧」曾在晶華酒店旁,員工皆為清一色男性。(攝影╱崔廣宇)
就是「認真做」
這種將工作上的現實納入藝術視野的觀點,聽來也像一則保守卻也十分重要的職場道德,賴志盛強調,一定要「認真做」,因為也只有認真做才能超越制式要求,他指出,藝大畢業生的職場條件都差不多,但「其他的條件就不是制式要求,而是敬業態度與人格特質」。
【藝術展會攝/ 錄影與視覺統合】配合廠商與藝術家之路:賴志盛
相較於合夥人李基宏與人為善的好脾氣,賴志盛說,「我經常扮黑臉,我會糾正客戶的要求,但也是這種態度,讓我獲得信任,真正加入對方的事情,甚至在工作中提出具創造性的建議」,回想起與誠品畫廊的合作經驗,最早是單純做紀錄,後來延伸至空間安排、藝術家協調等核心工作,「這種參與過程是跳躍的,有更多合作經驗之後,狀況就不同,溝通和信任也就不同」。
泰雅族口傳歷史田野採集拍攝。(賴志盛提供)
更瞭解這個圈子
用年輕的俏皮話來說,賴志盛的經歷或許像所謂「人生勝利組」,但這種說法無疑簡化了在台灣要贏得藝術家身分的現實複雜性,身為一個藝術家,「我40歲才第一次賣作品,當初在誠品畫廊製作《原寸素描》,找來幫我畫空間的還包括已經有豐富市場資歷的年輕藝術家,但他那時是去畫廊打工,這個關係想來很微妙」。
職業需求能力。
這種關係,其實是一種人脈的相互積累,但與其將之工具化對待,或是將彼此關係簡化為藝術家與配合廠商,或是「拼命去參加開幕變成朋友」,賴志盛認為,「另一種(積累)模式卻是透過更瞭解這個圈子」,這種瞭解才能跨越職場上表面親密實則疏離的人際框架,對於剛從學院的年輕創作者,賴志盛的建議是「姿態是作品上的要求,不是交往的樣子,有一個更內部的東西在裡頭」。
蔡國強華山爆破創作拍攝。(賴志盛提供)
簡子傑( 7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