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西山無止,溥心畬的世界 異雲書屋「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展

西山無止,溥心畬的世界 異雲書屋「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展

2023年,是兩位20世紀藝術大師的特殊紀念週年。張大千逝世40週年、溥心畬逝世60週年,唯有一家臺灣畫廊為此舉辦紀念展。位於青田街的「異雲書屋」,外院的綠意植栽與矯龍造景,陽光綠蔭篩落一片雅緻,推開厚重的鐵質斑駁大門,喧囂置外,別有洞天。藝術於此空間開展,這裡不完全靠攏古典,亦非時下潮流所認知的當代,而是和諧地以美學人文統攝於一。

「怎麼去傳達東方人文審美的當代藝術?我看重的是,東方美學文脈怎麼去傳續發展,一直都在尋此路徑。」異雲書屋主理人陳維駿說。

異雲書屋「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展。

2023年,是兩位20世紀藝術大師的特殊紀念週年。張大千逝世40週年、溥心畬逝世60週年,於臺灣唯有一家畫廊為此舉辦紀念展。位於青田街的「異雲書屋」,外院的綠意植栽與矯龍造景,陽光綠蔭篩落一片雅緻,推開厚重的鐵質斑駁大門,喧囂置外,別有洞天。藝術於此空間開展,這裡不完全靠攏古典,亦非時下潮流所認知的當代,而是和諧地以美學人文統攝於一。

溥心畬1937年作〈升文忠公蒙古旅行圖〉,絹本設色。

於是,當我們觀看異雲書屋舉辦的展覽,不囿限於類項,水墨、書法、繪畫、複合媒材、篆刻、茶香文房道具都在其中。「如何將我們喜愛的藝術,時間軸往前推?」近兩年陳維駿不斷地去思索,將東方美學人文性扎實地去呈現。展覽之本身就是思想的實踐,除涉及可運用之資源,也有著個人審美之品味,既發掘淬煉於文化的當代藝術家作品,並將時間的軸線向前推進,諸多近現代藝術家成為探究求索之道途,尤以20世紀後半葉,與臺灣當地有著緊密關係的藝術家為中堅,1949渡海來臺的前輩書畫家們當然是為豐饒的文化資產。此前,8月底舉辦張本於臺灣舉行之首次個展「風,還在吹」,身為張大千之孫的藝術家,以寫意荷花系列,致敬思緒且傳遞心境。

溥心畬〈雪山寒樹〉,上款人溥雪齋,絹本設色,121×24.2公分。

館博級規模展出,珍稀生貨亮相

異雲書屋「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展出現場。

11月18日至12月16日於異雲書屋舉辦之「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是高質量的展覽。過往如此規模高度之溥心畬特展,因藏品資源,幾由國立故宮博物院、歷史博物館、華岡博物館三家館博單位分天下。私人珍藏難免良莠淆雜,展出作品由專家審慎精選自不在話下:開門假當然剔除,頻現於拍賣市場的熟貨、鬧雙胞的爭議作品等予以摒除。有著過往甚少曝光之精品「生貨」組成「芥子納須彌」、「舊王孫的師生親朋」、「扇揚儒風」、「溥心畬在臺灣」、「翰墨集珍─經師毋作畫師看」、「丹青萃錦─詩書風教入畫魂」六大子題建構溥心畬的藝術創作生命。除期間限定的展覽,前三單元與後三單元各集144件作品,288件出版為一函兩冊的著錄,燦然大觀。

溥心畬1947年作〈楷書《心經》並白描羅漢〉,上款人李墨雲,紙本水墨。

認識溥心畬師生親朋的重要著作,自2008年出版王家誠著《溥心畬傳》後相對較少,多散見於各書篇章。即便拍賣市場有作品上款人生平,然多為短介乏整體梳理,難以由點連成線再為面。但凡身為社會結構之一員,人際間的互動連結、留下的隻字片語都是線索。六大子題中的「舊王孫的師生親朋」得力於溥心畬寒玉堂門生家屬董良彥,透過其人際網絡與累積多年的搜羅整理,裨補拓展學術研究,並讓吾輩得以立體地去認識一位鮮活的人,溥心畬。

溥心畬〈蒼山翠溪渡雁聲〉,上款人章宗堯,絹本設色,39.6×19公分。

以溥心畬為圓心起點,岳父多羅特升允、元配夫人羅清媛、繼室李墨雲、堂兄溥雪齋、堂弟溥佐、長女溥韜華、管家章宗堯、方外高僧性真上人、滿清遺老高振霄、京劇旦角祖師爺王瑤卿、書畫好友張大千、江西才子彭醇士、藝文詩友陳含光、詩書同道李猷、篆刻名家曾紹杰、誼介師友間的贊助者方震五、粉絲藏家嚴笑棠、譽稱溥心畬為「文人畫的最後一筆」詩文好友周棄子,以及學生蕭穠華、安和、陶春暉、葛民鈞、華啟蓮、洪嬋、香港門生陳文璵、日本門生伊藤啟子(文瑾)等等現身,不同的身分關係與時空境遇,交織成時代網絡故事,折射出舊王孫的世情體驗。

溥心畬〈致章宗堯信札〉,27×15.2公分。

觀溥氏幽默,讀王孫幽微心曲

溥心畬的「家事」最是耐人尋味。溥心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物當是李墨雲,她原為丫鬟,本名淑貞,又名雀屏,小溥心畬22歲。在1935年、溥心畬40歲時入王府,並納為側室,約在抗戰勝利離開北京之前後,溥心畬為其取名作墨雲。1947年,羅清媛因二度中風逝世,李墨雲此後隨同溥心畬南下南京、浙江、上海,再桴海至臺灣。同年,溥心畬從南京遊覽到杭州,當時擔任杭州浙贛鐵路局局長的侯家源久聞其名,接待之並使其寓住於「長橋招待所」,由善於交際的職員章宗堯專管接待事宜,此後一路輾轉,上海、舟山直到抵臺,相隨溥心畬後半生。來臺後,章宗堯為溥府常客,居於與李墨雲一門之隔的三疊小屋。然而,於1948年時,即傳出李墨雲、章宗堯在旅館中同處一室,此後流言蜚語不絕。

溥心畬指紋畫〈糟糠之妻不下堂〉。

王家誠《溥心畬傳》記溥、李、章三人情感糾葛萬千。「一日,王壯為往訪寒玉堂。敘話時,心畬像是有感而發:『朋友妻,不可欺!』宗堯在座,赧然而去。說得較為露骨的一次是,心畬和墨雲因故爭吵,心畬高聲詢問:『一家人不像一家人,兩家人不像兩家人;成何體統!』」作品中偶見心緒,如:〈痴漢騎驢〉,乍看此人物開臉竟為溥心畬自我寫照,若將文圖一同觀之又有難以言傳的隱喻,此種令人啼笑皆非的幽默表象正是典型溥式趣味,但藏諸心底諱莫如深之意,只能猜測玩味再三了。〈糟糠之妻不下堂〉表示愛惜曾共患難之妻,不隨便拋棄之意。畫中兩頭一前一後緊緊跟隨的豬,或自嘲亦有自傷,溥王孫幽微的內心世界,著實令人難以言喻。

溥心畬〈痴漢騎驢〉,紙本水墨,85×28公分。

儘管如此,透過家書內容與贈畫,溥心畬對李墨雲頗為倚賴並充滿愛意。而,實質上溥心畬在日常事務亦對章宗堯依賴甚深。近期透過董良彥的研究,得以更加認識到兩人關係,「2017年5月經方震五先生後人介紹,有幸認識章氏公子德民大哥(生於1942年),得到他無私協助,溥心畬為其父取號『尗和』、母親號『樹榮』等往事。遺憾的是2021年經德民大哥學生告知其在當年因胰臟癌往生。」這段奇緣,使董良彥留意其存世的相關作品,並揭開上款人「尗和」之謎。〈蒼山翠溪渡雁聲〉款題即為「尗和之屬」、而溥心畬畫贈章宗堯之作多精雅,透過信札內容說明赴港吃蟹與住處細節,至於叮囑「對家中多關照」,「友好及諸生亦希轉告」兩句,也明證了章宗堯確有為溥心畬管家的事實。

溥儒、彭醇士合作1951年作〈源遠流長圖〉,紙本水墨,81×28公分。

仰念西山,研舊更延新

陳維駿說明,「透過舉辦展覽去整理,看看能否講出些過去沒有人講過的,這是我們辦展覽所留下最有價值意義的核心。」辦展非圖熱鬧煙花,除出版著錄,並邀集梁秀中、羅芳、陳明湘,講述與溥心畬之過往故實,以影音記錄口述歷史。此三位老師均畢業於師大藝術系,都曾向溥心畬學習。梁秀中及羅芳畢業後留系擔任助教,負責接送溥心畬於學校、臨沂街住所之間;陳明湘曾任藏有溥心畬書畫之重鎮華岡博物館館長。另,在溥心畬展覽之前,舉辦「仰西山─致敬溥心畬展」。曾音、陳俊光、古耀華以及蔡長煌,一同以各自作品,不同的面向與詮釋向溥心畬致敬,超過半個世紀後的「新生代」透過「舊王孫」這座豐富的寶山,以此為靈感來源,傳承歷史,揉融出新的當代風格。

溥心畬〈喬松枝上一局棋〉,上款人方震五,紙本設色,72×30.7公分。

問及舉辦「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高質量展覽的難度?陳維駿表示,「難度還是在於兩個點,學術與商業。兩者需兼顧,學術上要具備研究意義,商業則是要端出精彩作品。身為商業畫廊要推介給觀眾和藏家什麼樣的作品?又,如何去說明一件好的作品?好的內容、故事性、情感面、藝術表現這都是我們同時要去考慮和要去做的。」

異雲書屋「儒逸─溥心畬的詩書畫」展出現場。

「異雲書屋」之成立,其名即本乎陳維駿收藏古董宣德爐之銘款,由古昔跨越至今世。陳維駿自許為穿越當代與古代的文化藝術與東方美學追求者,在20年的收藏資歷下,依憑著中國古代器物美學的滋養及當代空間設計專業,致力創建出東方美學藝術在當代生活的多元樣貌。

儒逸 溥心畬的詩書畫
開幕式│11/18 (六) 15:00-17:00
策展人│謝佩霓
異雲書屋│展期一 11/18-12/2 (聚焦「舊王孫的師生親朋」、「溥心畬在台灣」單元)
    展期二 12/5-12/16(呈現「芥子納須彌」、「扇揚儒風」單元)
時間│12:00-18:00,日一公休不開放

【為確保觀展品質,本次展覽將依現場觀展情形實施人流管制】


【雜誌購買連結】

典藏官網
蝦皮

【更多古美術最新消息】

FaceBook
Instagram

藍玉琦( 234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