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臺北市烏龍踅桌(oo-liông-se̍h-toh)的文資導覽與「文化小旅行」

【蕭文杰專欄】臺北市烏龍踅桌(oo-liông-se̍h-toh)的文資導覽與「文化小旅行」

臺北市長蔣萬安「推動100條文化生態小旅行」其內容是促進文史保存與文化旅遊,結合、觀光旅宿、創意街區共存共榮,這乍看之下對繁忙的都市人是一個好政策,但缺乏文化局提供正確的歷史、文化、藝術……等資訊,「文化小旅行」不僅注定失敗,還恐怕成為烏龍踅桌(oo-liông-se̍h-toh)胡編亂造的「畫唬爛」(oē hó.-lān)詐騙之旅。

2022年10月,當時還是臺北市長候選人的蔣萬安,召開「文化城市臺北標誌」,其中「推動100條文化生態小旅行」是他的重要政見之一。

蔣萬安的「推動100條文化生態小旅行」其內容是促進文史保存與文化旅遊,結合、觀光旅宿、創意街區共存共榮,這乍看之下對繁忙的都市人是一個好政策,豈料蔣萬安上任即將一年,政策遲遲無法執行,在議員的監督之下,文化局終於找來風格旅人顏伯駿與大久保麻梨子等人拍攝宣傳影片,首波推出12處臺北「文化小旅行」。

12處臺北「文化小旅行」景點之一,殷海光故居門口。(圖片源自:殷海光基金會)

「文化小旅行」既然標榜是「文化」,旅行者就與上車睡覺、下車尿尿、休息買藥的觀光客不同,旅客通常是要先做功課,但是忙碌的現代人,卻想要省下蒐羅資料與研讀文本的時間,說走就走,在這種狀況下官方主辦的「文化小旅行」以及官方所提供的各類簡介、導覽影片就成為重要資訊來源。

可是地方政府經營活化文資場域常見的通病,是文化局自營的場域缺乏專業執行能力,志工欠缺培訓。民間入駐公家文資場域經營的商家未經過嚴謹挑選,私人營運的場所強調的是「大賣」,他們能提供的專業服務很有限,若再缺乏文化局提供正確的歷史、文化、藝術……等資訊,「文化小旅行」不僅注定失敗,還恐怕成為烏龍踅桌(oo-liông-se̍h-toh)胡編亂造的「畫唬爛」(oē hó.-lān)詐騙之旅,偏偏號稱為首都的臺北市正好有這現象,這凸顯近年來臺北市政府無論是聘用的審查委員與文化局都有嚴重的能力不足與行政怠惰問題,我就針對此提出四個對文資景點的質疑?

錯誤的解說─臺北刑務所跟臺南搶西來庵事件主角

臺北市的文資場域,具有古蹟身分的臺北刑務所圍牆與歷史建築身分的刑務所宿舍群就是官方詮釋文化資產烏龍踅桌(oo-liông-se̍h-toh)的笑話,其始作俑者正好是前市長柯文哲。

臺北刑務所及宿舍群不僅曾經關押抗日志士羅福星、蔣渭水……等人,也是二戰之後國民政府遷臺後的二二八、白色恐怖地景,另外還有華光社區的歷史,不過整個刑務所宿舍群,簡介乏善可陳,還被經營團隊命名位於榕錦園區,根據市府委外團隊表示:「由於榕錦時光生活園區位於日治時期錦町、擁有許多茂盛老榕樹的園區」,但是這是偽造歷史烏白講(oo-pe̍h kóng),因為日本時代的刑務所是位於福住町,不幸的是榕錦園區老榕樹因照護不當,根部染上褐根病於開幕前倒下,最後清除。

臺北刑務所及官舍明明位在日本統治時期的福住町,但是營運單位刻意說是「錦町」,這個錯誤也導致商業行導覽誤導民眾。圖為1927年(昭和二年)臺北市街圖,臺北刑務所位於福住町。 (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原臺北刑務所考古遺址:見證關押蔣渭水、羅福星等歷史事件的場域能否保留?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被低估與減損的刑務所破壞三部曲與亟需搶救的考古現場

最可笑的案例是官方於此製作的中英文解說牌竟然說「西來庵抗日事件(又稱玉井事件、噍吧哖事件)的余清芳、羅俊、江定於此(臺北刑務所)執行死刑。」臺北市政府此舉可以說是竹篙湊菜刀tiek-ko tauʟ-ts’aiʟ-to),指鹿為馬,胡亂竄改歷史,因為西來庵事件發生於臺南,余清芳等人也在臺南監獄(臺南刑務所)被處絞刑,「國史館臺灣文獻館文獻檔案查詢系統」可以查詢到日治時期的公文,當時的《臺灣日日新報》也有新聞報導,其內容都是於臺南監獄執行。

位於古蹟臺北刑務所南圍牆旁的解說表示噍吧哖事件的余清芳、羅俊、江定於此(臺北刑務所)執行死刑。這是嚴重荒謬的錯誤,可是市府竟然不察。(攝影/蕭文杰)
「余清芳死刑執行報告(臨時法院)」(1915-09-01),〈大正四年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永久保存第四十八卷司法〉,《臺灣總督府檔案.總督府公文類纂》,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典藏號:00002388004。
西來庵事件被告人由臺南監獄出庭歷史照片。(圖片源自:維基百科

怎麼臺北市文化局跟臺南市文化局搶余清芳、羅俊、江定三位武裝抗日人士呢?(註1)

市府委外的修復再利用團隊,調查內容,展示說明錯誤,負責把關的臺北文化局委員可能也不懂,就這樣蒙混,可笑的是這裡宿舍群進駐的OT營運廠商經營日本和服租借,不知是讓觀光客扮演誰?是要扮演凌虐羅福星、蔣渭水、林又春……的日本人嗎?號稱首善之都的臺北,挑選入駐廠商如此草率,文化政策只能說是虛假,這在抗日先賢的後代傷口撒鹽巴。

嘉禾新村影片內容錯誤文資委員犯低級錯誤

刑務所宿舍群臺北市政府委託的廠商製作的解說出錯,市府不察已經很嚴重。偏偏市府聘請的專家學者,所知也有限,這一點表現在文化局官方拍攝,由文資委員解說嘉禾新村的影片上。

臺北市文化局【名人故居故事導覽(四) 嘉禾新村】影片於2022年10月播出,再次引發文資保存者的傷痛,讓文史工作者再次想起前市長柯文哲的全區保存跳票,多數建築夷為平地,僅有象徵的保存四棟。擔任這個影片解說的文資委員對於臺灣眷村與眷村保存案例所知顯然很有限,竟然於解說時表示:「嘉禾新村是現存唯一的聯勤眷村」。

臺北市文化局拍攝的,【名人故居故事導覽影片(四)】嘉禾新村(5分鐘中文短版),內容指嘉禾新村是現存的聯勤眷村,這樣的說法是錯誤的,因為更早登錄的四四南村也是屬於聯勤眷村。(翻攝自網路)

「聯勤眷村」本來數量頗多,在經歷眷村改建之後,數量罕見,但並非絕無僅有。臺北市文化局文資委員該不會忘了2003年北市文資會所登錄的歷史建築四四南村,其居民就是聯勤第四十四兵工廠的廠工。2008年國防部出版品「眷戀:聯勤眷村」,也有相關紀錄,怎麼文資委員連相關資料都沒查證就大放厥詞。

剝皮寮章太炎故居的導覽是以假亂真

柯市府時期文化資產的亂象,在政黨輪替之後當然不是馬上能改變,因為千瘡百孔損壞極大。不可否認的是蔣萬安任用作家出身的蔡詩萍為文化局長後,文化局的社會形象略有改善,至少比過去柯市府時期把因「輔選有功」,繞過「遴選小組」,破格錄用當時是商業處長的蔡宗雄擔任文化局局長適合。

但是蔡詩萍局長較缺乏的是對文化局長期怠惰缺乏了解,行政掌控有限,舉例來說,文化局在2023年5月文資會廢除章太炎故居歷史建築身分,主因是章太炎故居不是在剝皮寮,那是過去的烏龍事件。剝皮寮在20多年前被登錄為歷史建築,主因是當時的文化局長龍應臺誤信傳言,認為章太炎輾轉來臺避難半年期間是居住在廣州街123號。

剝皮寮廣州街123號並非章太炎故居,因此歷史建築身分遭到廢除,但是經歷半年,市府的解說依然沒有修正。(攝影/蕭文杰)

我個人推測當時的文資委員們可能是不願違逆龍局長意見,也可能是委員欠缺歷史調查能力,道聽塗說就通過審議,登錄為歷史建築。如今蔡詩萍局長能根據學者研究,用事證說明,將其廢止歷史建築身分是好事,無奈審議都已經將近半年,臺北市鄉土教育中心(剝皮寮歷史街區)還是市府經營,文化局過去文資科辦公室也在此,竟然至今解說內容尚未更正,繼續騙下去,這也顯示蔡詩萍局長鞭長莫及,無法掌握無心於文化工作的的文化局同仁。

臺北「文化小旅行」從逾250年榕樹公下出發嗎?

文資導覽、文化小旅行最重要的是有足夠的歷史研究當成導覽資料,過去柯市府時期常常所託非人,把王祿仔仙當成歷史學者。而蔡詩萍局長也有類似現象,舉例來說「文化小旅行」選擇在北市中正區長慶宮召開記者會,其相關新聞稿紛紛標榜從長慶宮逾250年榕樹公下出發。長慶宮的長慶榕固然碩大,但是逾250年並無相關史料,網路上資料有的寫有著270多年的歷史(2014客莊新聞.),有的寫300年(2015聯合報),幾乎都是口耳相傳得來的,其實並不精確。因為樹木年齡的推估必須用科學儀器檢驗,例如「生長錐」或是由年輪來判斷。

臺北文化小旅行,文化局長表示從逾250年榕樹公下出發,但是資料卻與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受保護樹資訊平臺紀載有相當大的落差,到底何者正確?(圖片源自:臺北市文化局)

而根據臺北市政府文化局受保護樹資訊平臺紀載,該棵老樹樹木編號為186。樹址:中正區板溪里晉江街34號長慶廟右方道路旁。預估樹齡:88。樹胸徑:2.1公尺。而登載年月並無紀載,若當時臺北市政府的樹保委員是用科學方式判斷,這棵老樹只能說大約百歲。

既然是同一棵受文化局列管的受保護老樹為何文化局有兩個完全不一樣的答案呢?

給蔡詩萍局長的建議

北市府文資烏龍踅桌事件其實層出不窮,光是2023年筆者就指出臺北探索館導覽「指鹿為馬」。並透過北市議員許家蓓揭露草山行館導覽錯誤。如今蔡詩萍局長已經上任一年,此刻更應該糾正過去前朝錯誤,正視文史真實性。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雙北文化局竄改百年前歷史:兼談嘉慶君遊台灣傳聞與裕仁太子東宮行啟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李登輝故居無法進行「歷史建築」文資審議是新北市文化局錯誤作為


註1 西來庵事件先被日本殖民政府認定為利用宗教的「土匪事件」,但是二次世界大戰戰後被國民政府形塑成「抗日革命英雄」,不過這一場武裝的對抗與蔗農受到壓迫有關,是剽悍的民風在殖民高壓下的反抗。

蕭文杰( 79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