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臺灣史觀被當權者漠視:由臺灣史學家曹永和故居被評不具文資價值談起

【蕭文杰專欄】臺灣史觀被當權者漠視:由臺灣史學家曹永和故居被評不具文資價值談起

【Column by Hsiao Wen-Chieh】Taiwan's Historical Perspective Ignored by Those in Power: Starting with Taiwan Historian Tsao Yung-Ho’s Former Residence Evaluated as Having No Cultural Value

筆者對臺北市文化局最大的質疑是曹永和故居審議符合文資相關作業要點嗎?文資審議不是憑個人喜好,曹永和故居與周遭建築文化局固然有五次會勘,但是會勘當時連門院都無法進入,試問如何判讀內部改建狀況與修復可能?

臺北市號稱首善之都,但是「文化資產」議題卻長期飽受批評,柯市長任內,直接將關心「文化資產」的人抹黑成「文化恐怖分子」。蔣萬安市府文資會直接將曹永和故居、華山貨運站出土遺構這類與臺灣歷史連結的場址,判定不具文資價值,這樣的審議也讓文化界不少人無法心服。

這類相關的問題,課堂上學生也曾經問我,「文化資產」價值怎麼判斷?為何有時候不服官方聘請的專家委員意見,還要據理力爭呢?我給學生的答覆是這樣,我首先會跟學生說明在臺灣文資審議委員的產生過程,跟用電腦精選原料替食品把關,做花生飲料揀塗豆 (kíng thôo-tāu)是不一樣的。牛奶花生可以用電腦挑選挑出好豆。可是挑選文資委員是縣市長的大權,我們臺灣的文化是否保存,生殺大權跟這些縣市首長選的文資委員價值觀有關。過去文化界就有一個不能戳的秘密,「對政冶很敏感,在不同的時代都游刃有餘」來形容部分的文資委員。

文資會一旦決定老建築不具文資價值,下場大概就是遭到拆除;我們的文資審議投票也跟立法院完全不一樣,因為沒有記名表決,讓公民能看到的只是投票結果,審議前花帑做的相關調研報告一般公民拿不到資料,讓公民無法有詳細「知」的權利,這是制度上的問題。我還會問學生什麼是「文化資產」?除了官方於文化資產保護法第3條,所宣稱的必須經官方文資會依法審議後,判定具「文化資產價值」指定或登錄者之外,難道不是官方說法其它就通通沒有價值了嗎?

我認為「文化資產」是這樣,法律上除了官方說法是他們說了算,這塊土地上的公民要不要先建立文化資產價值觀?我們首先要確認何謂「文化資產價值」?要有屬於自己土地看待「文化資產」的論述,因為「文化資產」是針對一種價值觀下有形與無形的文化保留。但是這套價值要看是誰提出?由什麼角度提出?我們自從有了文資法之後,它的價值就是會變動的。

而我個人主張的「文化資產」,很像高更的畫作,是探討《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什麼?我們往哪裡去?》「文化資產」是我們的DNA,它的存在是用來見證土地上的人民記憶。這一塊土地的「文化資產」的認定不應該是統治者觀點,也不是縣市首長圈選的專家委員,在沒有清楚述明贊成或反對由就做出的投票。公民若自認是這片土地上的主人,就要學習思辨,更應該有屬於臺灣價值觀的「文化資產」論述。

筆者常以高更的畫作《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什麼?我們往哪裡去?》要學子思考文化資產的價值。(Public Domain)

文化資產價值論述一直是變動的

二次大戰後,臺灣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實質的文化保存法令。戒嚴時期林安泰古厝保存事件爆發,官方對保存運動者冠上「選舉期間打擊政府威信」之名,打壓文資保存運動。在有《懲治叛亂條例》的年代,這樣的指控是讓人噤若寒蟬,但是政府想要藉由一些老建築,強調位於臺灣的中華民國在政治上是所謂中國唯一正當傳承的合法性,於是在1982年5月26日還是頒定首部《文資法》。

1982年首部的《文資法》在臺實施,在地理上與實質管轄權上它與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控制的區域互不隸屬,看似很「在地化」,但是這一部《文資法》(1982)企圖建立的是「中華」本位的文化保存史觀,所以《文資法》第一條就述明是:「發揚中華文化為宗旨」。而且首部《文資法》沒有文化公民權,是不是具有「文化資產」價值由官方決定。在這套《文資法》中所謂的「文化資產」,其主張的是漢人的遺跡,刻意強調的是臺灣歷史源流與中國密不可分的關聯。其代表人物是曾任臺灣省文獻會主任委員林衡道,在桃園神社保存事件中,林衡道強調桃園神社本非古蹟,具日本殖民統治的奴化色彩,故在臺的日本神社應予以徹底拆除,所以當時的文資主管機關內政部火速以「臺內民自第二五二六三六一號函」作成處分,更據《文資法施行細則》第38條,駁回該神社不具有古蹟指定要件。

桃園神社曾經被判定不具文資價值,但是後來又指定古蹟,鳥居被拆成雙十的樣貌,雖然不是最初的原貌,確說明歷史。(攝影/蕭文杰)

不過到了1990年代,文化資產保存在面對社會的衝擊之下,價值觀逐漸產生了一些改變,桃園神社在地方議會決定保留之後,就在李登輝擔任總統開始走向本土化任內,內政部在1994年桃園神社以「桃園忠烈祠」之名,公告為三級古蹟。試問1994年內政部的文資審議有所謂「新事證」嗎?是否符合《文資法》發揚中華文化為宗旨,其實也是官字兩個口,怎麼說都是官方對。林衡道也在1994年轉向支持原日本赤十字社臺灣支部的建築保留(戰後成為國民黨中央黨部)。而類似狀況是1998年內政部將日治時期建築的總統府、監察院、臺北賓館、司法院指定為國定古蹟,巧妙的是由登錄公告分析,是沒有說明理由,事後國家文化資產網站的詮釋,也刻意強調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後,作為國民黨政權來臺後,繼續維持其權力核心的角色。例如總統府就特別指出:「1948年底大修完成,原辦公室配合慶祝蔣中正總統六十大壽,改稱為『介壽館』。」

1994年,內政部將桃園神社採用忠烈祠名義指定古蹟,不僅未見所謂新事證,也提不出理由,推測與李登輝執政,內政部採用比較本土化的政策。(蕭文杰提供)

法定文化資產價值論述其實缺乏多元

2005年《文資法》第一條修改成:「發揚多元文化,特制定本法。」理論上我們對一個文化資產應該可以更「多元」視角來詮釋,但是大多數的文化資產詮釋仍然落入官方說法,十分狹隘。

舉例來說古蹟蔣中正宋美齡士林官邸官方說法是:「建築雖屬西式,但內部陳設呈現的氣氛仍保有中國傳統風格」,但是不談這裡曾是日治時期曾為臺灣總督府農業試驗所「士林園藝試驗支所」舊址。國民政府來臺後空間轉變成有駐軍守護戒備森嚴的官邸,民國100年(2011)後正式開放,由私人威權空間轉變成為全民共享的獨特歷史文化空間。

另外古蹟臺灣廣播電臺放送亭官方說法是:「在二次大戰末期,日本透過廣播傳達時局新聞,特別是戰敗無條件投降時天皇的宣告。」不過對於1947年228事件,放送局被抗議者佔領,藉由放送亭播放228事件新聞,傳播至全臺卻隻字不提。於是官方說法的文化資產當中,古蹟行政院巧妙地缺少了,曾是228事件地景、也曾經是臺灣省辦公室。這個場址在1950年代是白色恐怖的執行機關,歷史意義特殊。黃杰故居登錄紀念建築、桂永清墓指定古蹟也刻意缺乏在白色恐怖時期的事蹟。而在臺灣,文資採取狹隘的單一詮釋,事蹟不勝枚舉,其實必須去打破。

臺灣史觀的建築見證物屢屢被當權者剷除

要判定老建築不具「文化資產」的理由,文資委員常用的藉口是「改建」、有「增建」、「殘破不堪」。但是「改建」、有「增建」、「殘破不堪」能當作不具文資價值的理由嗎?

臺灣現有的法定「文化資產」因為時代與使用者需求,大多都有經歷「改建」、「增建」,例如蔣經國的七海官邸、曾經擔任總統行館的角板山薰風閣、澎湖第一賓館、臺北嚴家淦故居(自由之家)……都經歷增改建。草山御賓館甚至因為文化局失職,殘破倒塌;蔣介石曾經踩過的革命實踐研究院司令臺,也曾經年久失修。胡璉將軍故居登錄歷史建築當下,西側梯間與碉堡造型牆面混凝土老舊剝落,西側棟一樓儲藏室頂版混凝土剝落嚴重、鋼筋銹蝕裸露嚴重,文化局還註明研判有立即性危險。青雲閣、松山陳宅(陳復禮宅)、李春生紀念基督長老教會都曾慘遭拆除………,按照行政程序法第六條:「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為何上述老建築可以指定、登錄為文化資產,曹永和故居卻以內部改建當成不具文化資產價值理由?

蔣介石、孫科使用過的草山御賓館因為文化局失職倒塌,文化局不敢廢古蹟,事後由文化部補助上億進行修復。(攝影/蕭文杰)
蔣介石、孫科使用過的草山御賓館因為文化局失職倒塌,文化局不敢廢古蹟,事後由文化部補助上億進行修復。(攝影/蕭文杰)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細數最爛古蹟「草山御賓館」不能戳的秘密(上)

筆者認為市府與所聘的文資委員長期以來就缺乏臺灣為主的史觀,對臺灣史觀的建築採取苛刻標準,例如雷震故居,地址是松江路124巷3號,2002年因為媒體報導,受社會關注。雷震故居就是「自由中國社」宿舍,當時他就是在此被警總逮捕入獄的,可以說是準不義遺址。面對家屬有意在此成立雷震紀念館,文化局的高招是用殘破、無法居住、興建捷運,等理由判定不具文資價值。但是當時雷震兒子雷天賜還居住在此,能怎樣殘破呢?而馬市府當時表示要在捷運站用公共藝術呈現雷震事跡,當然是一場騙局,所以臺灣島史觀的雷震故居就消失了。

另外,在臺灣戒嚴時期曾以黨外身份兩度當選民選臺北市市長的高玉樹,故居位於青島西路5號,亦是用有改建當成部保存的理由,在郝龍斌任內拆除,而市府原本承諾的立碑紀載也是謊言。臺灣史觀的老建築難以成為法定文化資產正是當今臺灣文資保存最大的問題。

2009年高玉樹故居外觀,圖片截圖自Google Map街景

曹永和故居審議符合文資相關作業要點嗎?

筆者對臺北市文化局最大的質疑是曹永和故居審議符合文資相關作業要點嗎?文資審議不是憑個人喜好,曹永和故居與周遭建築文化局固然有五次會勘,但是會勘當時連門院都無法進入,試問如何判讀內部改建狀況與修復可能?

文資審議必須符合文資審議相關辦法,試問提出「臺灣島史觀」的曹永和難道不符合《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當中「具高度歷史」的基準嗎?

曹永和故居現框,比對1949年李登輝在此門口拍攝的結婚照,幾乎是沒有太多改變。圖片黃謙賢攝影師單次授權使用。(攝影/蕭文杰)

 曹永和故居與周遭日式建築,其乙種官舍的形式北市罕見,這樣不符合歷史建築登錄的表現地域風貌嗎?不符合具地區性建造物類型之特色者嗎?曹永和故居難道也不符合紀念建築所要求的與歷史、文化、藝術等具有重要貢獻之人物相關,且其重要貢獻與建造物及附屬設施具高度關聯者?

我要問問文化主關機關,為何臺灣的文化資產可以紀念黑道背景的杜月笙,卻不能用紀念建築方式保留曹永和故居?

1949年李登輝於曹永和住居拍攝結婚照,他曾短暫的住在此處,由照片判讀,門板幾乎是一致,僅加上紗窗。(Public Domain)
蕭文杰( 79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