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高森信男專欄】鈔票上的美術史:那些被印在鈔票上的藝術家及名畫們

【高森信男專欄】鈔票上的美術史:那些被印在鈔票上的藝術家及名畫們

【Column by Nobuo Takamori】Art History on Paper Money: Artists and Paintings Printed on Banknotes

在日本釋出2024年版日圓新鈔的設計後,便引發亞洲各國民眾討論新鈔設計主題為何許人也的討論風潮。西方美術史教材往往不會刻意去區分藝術家的「國籍」,但這些歐洲貨幣卻皆趁此機會將歷史上的美術大師收割為忠烈祠內的國族英雄之一。

日圓美術史

在日本釋出2024年版日圓新鈔的設計後,便引發亞洲各國民眾討論新鈔設計主題為何許人也的討論風潮。配合新版日幣萬圓新鈔上的主人翁,日本NHK電視臺亦推出以萬圓新鈔人物澀澤榮一(Shibusawa Eiichi)為描繪對象的大河劇《直衝青天》(青天を衝け)。日圓自1984年版本起,便以教育家、文學家、外交家、科學家及金融家等歷史人物來做為鈔票上的人物頭像。即便美術家的角色並無被印於日圓鈔票之上,但自平成時期開始,日圓紙鈔便藏著日本美術史名品的蹤跡。

舉例來說,2000年版本的罕見二千圓日鈔;正面選擇不採用人物肖像,改以琉球古城的「守禮門」來作為設計主題。現通行的2004年版五千圓日鈔,背面為江戶琳派代表畫家尾形光琳(Ogata Korin)所繪製的屏風繪《燕子花圖》;同年萬圓日鈔背面所出現的鳳凰雕塑,則是來自平安時代所興建的平等院。新版千圓日鈔預計將採用聞名全球的日本美術作品:葛飾北齋(Katsushika Hakusai)富嶽三十六景系列中的名作《神奈川沖浪裏》。新版萬圓日鈔則首度採用現代美術作品:由建築家辰野金吾(Tatsuno Kingo)所設計的東京車站。

尾形光琳(Ogata Korin)所繪製的屏風繪《燕子花圖》為今日流通五千圓日鈔背面所印製的圖樣。(©wikipedia

前歐元時代的歐洲貨幣美術史

在歐盟多國開始採用歐元之前,歐洲各國貨幣曾處於百家爭鳴的狀態。根據1990年代中於歐洲旅行的經驗,除了今日於申根區早已消失的邊境檢查哨之外,當時的歐陸景觀還包括在觀光區隨處可見的外幣換匯站。複雜的匯率及匯差為旅客帶來諸多不便,但在貨幣尚未被「統一」的時代,西歐各國無不嘗試透過貨幣的設計來強化各自的國家意象。在「前歐元時代」的各類歐洲貨幣中,經常可見各國重要美術家及美術作品被刻印於紙幣之上。西方美術史教材往往不會刻意去區分藝術家的「國籍」,但這些歐洲貨幣卻皆趁此機會將歷史上的美術大師收割為忠烈祠內的國族英雄之一。

在「前歐元時代」的競爭者之中,法國法郎對於美術愛好者而言具備某種獨特的地位。除了法郎本身的設計十分精采外,1990年代版本的一百法郎正面印上畫家塞尚,背面則是塞尚所繪的水果靜物。除此之外,一百法郎亦刻印上漫畫版本的《玩紙牌的人》(Les Joueurs de cartes),來作為防偽設計的特殊印刷印記。除了塞尚外,艾菲爾鐵塔的設計者艾菲爾(Gustave Eiffel)則是二百法郎紙鈔的主題。美術家出現於法國法郎紙鈔之上,其傳統為時已久。在1980年代版本的法郎設計中,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及其名作《自由引導人民》(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以及18世紀畫家拉圖爾(Maurice Quentin de La Tour)等人皆是法郎紙鈔的坐上嘉賓。

舊法郎一百法郎紙鈔,選用塞尚及其作品作為主題。(© www.banknoteworld.com

藝術文化古國奧地利過去流通的奧地利先令(Austrian schilling)除了採用音樂家肖像外,亦曾採用美術家及建築家作為鈔票上所印製的頭像。1997年版本的二十先令,以分離派大師克林姆作為設計主題。更為常見的1980年代版本二十先令,採用19世紀著名奧國肖像畫家莫里茲.達芬格(Moritz Michael Daffinger)的肖像。1980年代版本五百先令所刊載的建築家暨設計家奧圖.華格納(Otto Wagner)則相對較為著名。同為藝術古國的義大利,則將古代美術大師的肖像及作品刊載於幣值較高的里拉紙鈔上。改制歐元前最後一版的義大利五萬里拉紙鈔,以16世紀雕刻巨匠貝里尼(Gian Lorenzo Bernini)作為主題。十萬及五十萬里拉紙鈔,則分別採用卡拉瓦喬及其靜物畫、和拉斐爾及其著名壁畫《雅典學院》(Scuola di Atene)來作為設計主題。

舊義大利十萬里拉紙鈔,以卡拉瓦喬及其作品為設計主題。(高森信男提供)

讓我們把目光移向北方;戰後不同版本的荷蘭盾(Dutch guilder)十盾紙鈔,常採用17世紀畫家佛蘭斯.哈爾斯(Frans Hals)作為設計主題。同樣位處西北歐的西德馬克(Deutsche Mark)亦可見各種美術家的蹤跡:1990年代版本的馬克除了將數學家高斯、文學家格林兄弟等人列為設計主題外,亦包括了巴洛克時期的建築家諾伊曼(Johann Balthasar Neumann):其於符茲堡(Würzburg)所設計的宮殿被視為巴洛克建築的代表作。但西德馬克和美術史最有創意的對話版本,應為1960年代版本當之無愧。

1960年代版本的西德馬克上所印載的肖像,不少人物為姓名佚失的無名氏。但他們皆為出自杜勒、老克拉納赫(Lucas Cranach der Ältere)、巴特.貝漢(Barthel Beham)、克里斯多福.安貝格(Christoph Amberger)以及漢斯.馬勒(Hans Maler zu Schwaz)等德語區文藝復興畫家及版畫家所製作的肖像畫。1960年代版本的西德馬克避開紀念特定藝術家的選擇困難症,改而直接以文藝復興肖像來呈現「古代德意志人」群像,不失為一政治不正確但卻充滿創意的設計主題。

若說「前歐元時代」貨幣中,最為契合美術史的貨幣為何?

答案應該會是1990年代版本的比利時法郎(Belgian franc)。改制為歐元前最後一版比利時法郎共有六款紙鈔,除了二百法郎刊載薩克斯風發明者阿道夫.薩克斯(Adolphe Sax)及一萬法郎印上國王伉儷肖像外,其餘四款紙鈔皆為美術家。這些美術家分別為印於一百法郎之上,活躍於19世紀末的象徵主義畫家恩索爾(James Ensor);印於五百法郎之上,20世紀超現實主義大師馬格利特;印於一千法郎之上,表現主義畫家及雕刻家康斯坦.培爾梅克(Constant Permeke);以及印於二千法郎的著名新藝術風格設計家霍塔(Victor Horta)。

歐元時代的歐洲貨幣美術史

歐元時代的降臨雖然讓貨幣使用更為便捷,但過去百家爭鳴的各國貨幣亦被統一為追求最大公約數的無聊設計。然而我們依舊可以透過一些拒絕加入歐元區的歐洲貨幣,看到美術史人物或作品的蹤跡。舉例來說,21世紀版本的二十英鎊紙鈔,便刊載著名風景畫家透納(J. M. W. Turner)之肖像及其名作《被拖去解體的戰艦魯莽號》(The Fighting Temeraire,1838)。

風景畫家透納(J. M. W. Turner)名作《被拖去解體的戰艦魯莽號》(The Fighting Temeraire,1838)被刊載於現今流通之二十英鎊紙鈔上。(©wikipedia

丹麥克朗(Danish krone)雖然並未針對特定美術家來進行其貨幣之設計,但丹麥克朗背面統一使用不同時期的史前文物作為設計主題,亦算是國際間罕見之設計題材。面額最高的一千克朗,其背面印上了銅器時代史前文物「敦霍姆太陽馬車」(Trundholm sun chariot)。

現今流通的丹麥最大面額一千克朗紙鈔,印有銅器時代史前文物「敦霍姆太陽馬車」(Trundholm sun chariot)。(©wikipedia

目前為止所介紹過的貨幣,即便採用美術家或其作品作為設計風向,其主題多以二戰前活躍的美術人物或風格為主。若從此角度思考,瑞士法郎的紙鈔設計則顯得十分特殊,因其以戰後活躍之美術界人物為主要主角。在目前流通的瑞士法郎中,我們可以看到十法郎紙鈔印有現代主義建築大師柯比意。雖然二十法郎選用了戰前達達主義藝術家索菲.托伊伯-阿爾普(Sophie Taeuber-Arp),但一百法郎則是印有戰後雕塑大師捷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但瑞士法郎最為特殊的設計,應該為最大面額一千法郎選擇採用19世紀專攻義大利文藝復興研究的藝術史學家雅各.布克哈特(Jacob Burckhardt)作為設計主題。根據筆者的有限知識,尚未知悉有其他貨幣選擇採用藝術史學者作為印於紙鈔之上的設計主題。

美洲貨幣中的美術史

拉丁美洲貨幣雖百家爭鳴,但當中刊載藝術史知名人物的貨幣卻屈指可數;其中最為著名的應當為墨西哥披索(Mexican peso)的五百披索紙鈔。目前通用版本的五百披索,正面為墨西哥現代美術大師迪雅哥.里維拉(Diego Rivera)及其1940年代畫作《裸體與百合》(Desnudo con alcatraces)。該紙鈔背面則是印上了里維拉夫人,墨國知名畫家芙烈達(Frida Kahlo)。除了芙烈達的肖像外,紙鈔背面亦同時印上了其1949年的作品《愛擁抱著宇宙:土地(墨西哥)、我、迪雅哥及雷神》(El abrazo de amor de el universo, la tierra (México), yo, Diego, y el Señor Xolotl)。若說里維拉的裸畫象徵某種男性觀看的視角,里維拉卻在同一張紙鈔的另一面,被描繪為需要被太太呵護的巨嬰,此種藝術史符號的對應透露了設計者的巧思及幽默。

墨西哥五百披索紙鈔上的兩位偉大藝術家,但該國於2018年後便推出新款的五百披索設計。(©mexiconewsdaily.com

相較於西方世界,亞非各國的貨幣則多以君王或政治人物、革命英雄作為主題。較為值得一提的是印尼盾(Indonesian rupiah)紙鈔的背面,採用各族群的舞蹈場景來作為設計主題。亞非拉新興國家的貨幣較為缺乏以人文背景的「英雄」作為主題,除了政治及社會背景脈絡的因素外,或許最大的影響來自於對於美金的模仿。全球最為流通,幾乎等同於匯率計算單位的美金紙鈔,清一色以美國開國元老及重要政治人物(滿滿的『老白男』)作為其設計對象。但即便是美金的設計主題,亦藏匿著藝術史的蹤跡。

美金紙鈔中發行量最低,最為罕見的二美金紙鈔,印著開國元老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傑佛遜作為古典建築的愛好者,亦是維吉尼亞大學創校時期的校舍設計者之一。由傑佛遜所設計的維大校舍,目前亦被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只是傑佛遜被選為鈔票人物的動機,應當是和其在美術史上的貢獻無關。

罕見的二美金紙鈔上的傑佛遜,其實亦是斜槓維吉尼亞大學的設計者。(©www.nps.gov

反觀臺灣,在紙幣的應用完全消失之前,應當還是有幾次得以改版新臺幣的機會。未來的貨幣設計是否仍要繼續沿用政治強人的圖騰,還是藉此機會擴大歷史教育的討論空間,是值得深思的議題。

高森信男( 86篇 )

策展人、「奧賽德工廠」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