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尋索五十載的藝術征途:「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

尋索五十載的藝術征途:「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

A Five-decade Long Explorative Art Journey: “UNIVERSE.MICROCOSM—Hou Tsui-Hsing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藝術家侯翠杏將生活的覺知與想像投映在藝術當中,懷抱著數十年如一日的專注與熱情面對創作,秉持傳遞愉悅溫暖的正向信念,與大眾分享內在心象的美好與理想,貫注於畫面的真摯情感與渲染力,成為其創作最引人入勝之處。

以畫筆忠實刻劃人生境遇的抽象藝術家侯翠杏,現正於國立國父紀念館中山國家畫廊舉辦「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將其五十年創作歷程分為五個子題:山水寄情、抒情抽象、精神昇華、宇宙時空以及生活隨筆,呈現百幅作品。除畫作之外,展場亦展示學生時期所作的書法、編織、玻璃等創作,以及歷年來發表的專欄寫作,攝影集等,展現多面向的創作才華。

侯翠杏,《美感無限》,油彩畫布,194×259 cm,2001。(藝術家提供)

擁抱美好的創作觀

侯翠杏生長在教養良好的家庭,父親侯政廷,當年與堂叔公侯金堆創辦了東和鋼鐵,生活富足。從小除了對繪畫創作展現強烈的意圖之外,也學習書法、音樂、舞蹈,更因為在母親注重生活美感的家學養成之下,讓侯翠杏認為創作必須要傳遞真善美的正向面貌給大眾。而舉止優雅的侯翠杏,卻有著勇於打抱不平的個性,執著的性情也驅使她對感興趣的事物都竭盡心力探索,像是為了能更貼近大自然進行深入觀察,還因此學開飛機、潛水。

侯翠杏笑稱自己的記性不好,但對於美好的景象卻總能銘記在心,自學生時期開始的寫生活動,再至往後旅遊各國的經歷,侯翠杏所描繪的風景,並非如實再現眼前景象,而更趨近於內化後的感受,是存在於她心中獨一無二的山水。此外,侯翠杏也表示,從小就對於未知的天空、宇宙抱持諸多好奇和幻想,也喜歡觀察大自然一草一木渾然天成的造型與線條,更經常透過想像力,藉由創作在畫面中打造出現實當中未能達成的期待。而生活當中不可避免的負面情緒與狀態,侯翠杏在面對畫布時都會坦然放下,「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理念,要帶給大家美好、愉悅的心情欣賞畫作,甚至能有被療癒的感受。」

在大學時期立志投身繪畫創作,侯翠杏曾向李石樵學素描,而後加入戰後第一個民間繪畫團體「青雲畫會」所開設的「青雲美術會研究班」學習水彩、水墨、膠彩、寫生以及篆刻等等,跟隨一眾名師接受系統化的藝術訓練,並隨畫會四處寫生與參展,自此創作不輟,更早在1970年代初期即開始抽象創作。在1975年青雲畫會聯展的作品受到藝術家顏雲連讚賞,破例收她為徒,傳授油畫、蛋彩、粉彩以及膠彩等技法,在創作觀念方面也激勵侯翠杏超脫外在形象的束縛,訴諸更為直接明確的自我意識與情感。

侯翠杏,《生命之問》,油彩畫布,60.5×72.5 cm,2004。(藝術家提供)

創作反映生活

侯翠杏的創作始終與生命歷程緊密相扣,除了以日常見聞與豐富遊歷入畫之外,更投射出她與家人難以割捨的濃厚情感,尤其在面臨與親人離別的打擊時,創作更成為她抒懷與轉念的最佳慰藉。例如「情感系列」在1977年遭逢小弟猝逝的噩耗,她起初藉由創作宣洩悲傷情緒,而後靠著信仰走出傷痛,也讓「情感系列」轉為昇華至呈現明朗抒情的境界,乃至2004年在母親過世後所作的《生命之問》,以濃重鬱黑、藍紫以及橘紅的交織碰撞,提出人生面臨終點該當何去何從的深切探問。而「海洋系列」是追念父親的創作,她回憶家族企業以拆船業起家,兒時經常舉家搭著小船至外海登上輪船參觀,是事業忙碌的父親藉此陪伴家人的貼心安排,而後自己曾定居夏威夷,始終與海洋有著深刻的淵源和情感,每每描繪海洋的澎湃與深邃時,總不可免地懷念起父親。

侯翠杏,《水晶靈》,油彩畫布,72.6×60.6 cm,2010。(藝術家提供)
侯翠杏,《濱海桃源》,油彩畫布,118×53 cm,2022。(藝術家提供)

至於「寶石系列」則與母親密切相關,母親的內外修養在侯翠杏心中始終如寶石般耀眼可貴,當2003年母親住院之際,她傾力研發運用奈米技術將黑曜石融入油畫創作,希冀透過礦石的能量有助於治療病情,而後也持續發展出一系列的《自然元素》創作。而新作《濱海桃源》的創作初衷則是為孫兒而畫,有感於現代人所處的生活空間與大自然的疏離,她為此打造依山傍海的宜居環境,在當中注入理想化的生活願景。

侯翠杏,《如歌行板》,油彩畫布,53×65 cm,1992。(藝術家提供)
侯翠杏,《交響詩》,油彩畫布,130×161.5 cm,1994。(藝術家提供)

除了秉持「藝術與生活結合」的理念之外,讓「抽象走入現實」也是侯翠杏長年所致力實踐的表現,身為以抽象作為創作手法的台灣女性藝術家先驅,她對於整體大環境變化的細膩感知與理解,在分化為不同創作系列時,皆能找出彼此的關聯與參照,一如「海洋系列」與「音樂系列」的高度呼應,透過筆觸的堆砌點擦來描繪翻騰的海浪,也帶出音符飛揚頓挫的意象,陸續創作出具象的《如歌行板》,以及抽象的《交響詩》、《圓舞曲》等等氣勢磅礡之作。而看似恣意淋漓的抽象創作,實則經過深思熟慮的布局規劃,往往歷經數十次的草稿與配色構思才謹慎下筆,絕非出於即興揮灑的情緒抒發與技法表現。畫面所彌漫的律動也得力於自小栽培的音樂涵養,創作時聆聽音樂是侯翠杏的習慣,對於歌劇和交響樂旋律的熟稔,驅使她將抽象的音樂感知轉譯為視覺符號,這些發想亦根植於她多年練就的扎實寫實功底、色彩的敏銳度以及層次鋪陳的縝密思考。

侯翠杏,《微觀》,油彩畫布,28×28 cm,2022。(藝術家提供)

而綜覽侯翠杏的作品,可以看見「圓」在其創作脈絡佔有相當份量與持續發展的進程,早在1970年代初期的抽象創作即出現圓的符號,藉以投射她對宇宙的想像。對侯翠杏而言,充滿禪意的圓,是宇宙之始,是包容、無爭、唯美的意象。而自1982年開始,她從圓的系列延伸至描繪寶石入畫,再至2000年初期對「寶石系列」所賦予的治癒期待。在她筆下大小不一、錯落於畫布的圓,從起初的抒情意象,歷經了自原礦變成寶石的淬鍊,再拓展為浩瀚星體的指涉,此一昇華的過程也是她看待人生各個階段的心境折射。而新作《微觀》,則在不同的圓當中可見有樹有山水,充滿東方哲思的宇宙觀。

侯翠杏,《未來城市》,蛋彩紙本,45×53 cm,1996。(藝術家提供)

積極迎向未來

繪畫主題豐富的侯翠杏,在積極尋求突破創新的創作節奏中仍與既有的脈絡密切相承,從本次回顧展,即可看見許多同樣題材之作相隔數十年的對話。如1996年所繪的《未來城市》與近作《3D星球的家》,皆透過幾何形體的鋪疊,為世界高速變遷的未知局面提供個人預言式的幻想與期待,反映她在這20多年以來,對人類居住的環境有著諸多極具前瞻性的發想,而在展場並置的《時空之旅》和《宇宙一隅》分別創作於1993年和2016年,也作為她創作跨度的延續與驗證。此外,本次展出的《元宇宙之春江花月》、《探索宇宙的多次元》等新作亦同樣再現對於未來生活乃至元宇宙的憧憬與擘劃,而這些變與不變,都是侯翠杏觀照外在世界的感觸以及與時俱進的思考。

侯翠杏,《探索宇宙的多次元》,油彩畫布,116.7×90.9 cm,2022。(藝術家提供)

除了觀念的創新之外,侯翠杏也是跨域藝術的先行者,早在2011年的「抽象.交響」個展,就將平面作品轉化為互動式的全向投影、動畫、裝置等多媒體應用,突破創作界限。而在本次展出的《宇宙.微觀》動畫,她再次將數幅畫作串連為影片,將其多年建構的宇宙觀鋪展開來,並加入太空人與火箭的圖像逡巡其中,除了一圓自己遨遊太空的夢想,也扣合當前的科技發展與話題,展現她跟隨時代的創作思維。

侯翠杏將生活的覺知與想像投映在藝術當中,懷抱著數十年如一日的專注與熱情面對創作,秉持傳遞愉悅溫暖的正向信念,與大眾分享內在心象的美好與理想,貫注於畫面的真摯情感與渲染力,成為其創作最引人入勝之處。

侯翠杏,《宇宙.微觀》動畫截圖,2022。(藝術家提供)

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

展期|2022.06.24-2022.08.07
地點|國立國父紀念館中山國家畫廊

楊椀茹( 105篇 )

典藏ARTouch採訪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