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史博館變身Crazy Museum:鎮館國寶《獸形器座》的VR奇航之旅

史博館變身Crazy Museum:鎮館國寶《獸形器座》的VR奇航之旅

National Museum of History Goes “Crazy” – An Incredible VR Journey of the Museum’s Prestigious National Treasure “Animal-shaped Stand”

(本文摘錄自《歷史文物》313期封面故事〈史博館變身Crazy Museum──鎮館國寶《獸形器座》的VR奇航之旅〉)今(2022)年3月,史博館推出「酷獸奇航」(Crazy Museum)VR(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影片,並首次與臺灣第一座XR(Extended Reality,延展實境)劇院「XR實驗室」合作播映。實際觀影體驗上,此齣VR影片結合體感蛋椅及時空穿越的劇情,讓觀眾有如搭上時光機,隨著場景與視角的切換,以及從體感蛋椅傳來的旋轉、震動效果,更有身歷其境的沉浸感。

文|呂卿

從平面插畫到VR影片,酷獸的三次元變身

「酷獸」原型發想自史博館典藏國寶《獸形器座》,其形象歷經多次轉化,運用於不同的業務面向中,而自運用於IP授權以來,在「酷獸奇航」VR影片之前,則有三個轉化階段。首先是插畫版的第一代酷獸,取流行語「Kuso」(惡搞)諧音為「酷獸」之名,在造型及比例上,更貼近其青銅器文物原身《獸形器座》的形貌,更著重於展現其視覺上的裝飾性與協調感。2020年,史博館推出臺灣第一本博物館館藏IP漫畫故事書《酷獸奇航—追尋之旅》,至此確立了第二代酷獸造型及劇情基礎,劇情設定為:「酷獸」為了解答頭上失落的文物之謎,在夥伴們的幫助下展開時空冒險。後續的OP動畫主題曲及VR影片,皆以此為本進行後續發展。而在動畫及VR階段,製作團隊並重新為每個角色擬定英文名字,如酷獸即由「Kuso」正式改名為「Kuper」。

「酷獸」原型發想自史博鎮館國寶《獸形器座》。(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酷獸」原型發想自史博鎮館國寶《獸形器座》。(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把關場景與文物知識的正確性

「酷獸奇航」的劇情有二大主軸:一是尋找主角酷獸枝狀角上原有的文物,以及時空穿越的冒險旅行。透過四個朝代的場景切換,讓觀眾猶如乘客般,每到一個新的站點,就能夠快速整理心情與思緒,期待下一段劇情登場。因此,擁有如上帝全知視角的觀眾,雖然能夠綜觀一切、置身事外,但同時又擁有第一人稱視角的沉浸參與感。在場景的設計上,雖然維持著動漫風格,在細節做了相當程度的簡化(想必也減輕了觀眾的觀影視覺壓力),但史博館在給予最大創作空間與彈性的同時,也緊守唯一的底線——「知識正確性」,意即不論影片的受眾年紀大小、也不論影片的視覺風格如何設定,可以簡化、可以變化,但不能錯誤。在館方所籌組的影片製作委員會中,典藏組委員把關檢查影格中每項器物的形制、用途是否正確。例如,原為墓葬品的文物不能出現在酒席上,文物角色可以穿越,但文物本身可不行,春秋時代的酒尊不能拿在東漢人手上等等。即使在鎮墓獸出現的唐朝古墓場景,看似簡單的瓶罐擺設,同樣也經過典藏組委員的把關,確保知識的正確性。

「酷獸奇航」VR 影片的唐朝場景。(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酷獸奇航」VR 影片的唐朝場景。(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角色IP的設計精髓與後續擴充性

在角色設計上,也融入了動漫畫領域中所謂的「套路」思考。少年冒險故事中的主角,需帶有一點「屁孩」的特質,諸如勇敢冒進但思慮不周,常常需要他人的幫助解圍。一個具有行為力、敢衝敢冒險的主角才能推進故事,他的個性或能力不能太完美,要有一些漏洞讓夥伴們介入幫助與拯救他,才能藉此帶來其他角色的進場並豐富整體敘事。不論在動畫或是漫畫當中,「酷獸」想要找出頭上失落文物的動機,推動了故事的展開,但魯莽的個性在過程中不斷製造出小麻煩,也讓夥伴陷入危機中,最後在故事的結局,他放棄了找出頭上文物的機會,選擇拯救一路相陪的夥伴。這種從以自我為中心到體察他人的成長,也是「酷獸奇航」主打12歲以上的受眾群中,最常見也最受歡迎的少年成長類型情節。

製作團隊也指出,角色IP的擴充性很重要,由於劇情是由人物推動,因此一個角色IP是否能夠跨世代長久推廣下去,有幾個重點:一是角色個性要簡約明確,馬上就能讓觀眾記住;再來是要有後續的發展空間,例如酷獸頭上的遺失文物,是角色原形《獸形器座》本來就帶有的考古謎題,也為故事留下更多伏筆;最後一項重點,則是IP 的視覺造型要隨著時代的流行風格或美學進化。

「酷獸」想要找出頭上失落文物的動機,在夥伴的幫助下展開時空冒險,推動了故事的展開。(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酷獸」想要找出頭上失落文物的動機,在夥伴的幫助下展開時空冒險,推動了故事的展開。(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角色IP授權的遠程計畫

「酷獸」角色IP從平面插畫走到漫畫時,簡化了平面圖像的裝飾性細節,透過漫畫情節為角色注入靈魂個性與初步的造型簡化,並以此作為眾角色的基調參考。直到VR影片進一步將扁平的漫畫造型3D立體化後,才真正確立了往後「酷獸奇航」各角色朝IP授權的方向發展。雖然是線性發展的軸線,但史博館仍舊同時保有插畫、漫畫、VR影片等三種圖像風格,除了作為參照以免各代造型風格混淆之外,也是館方的圖像授權重要資源。

「酷獸奇航」VR影片宣傳海報主視覺。(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酷獸奇航」VR影片宣傳海報主視覺。(國立歷史博物館提供)

現今,史博館文創行銷組「酷獸奇航」的負責館員洪達媛表示:「在『酷獸奇航』動畫影片製作底定後,更出版了正式的角色IP授權手冊,並於今年3月參加由TCBLA臺灣角色品牌授權協會與CWT同人誌數位有限公司共同主辦之第一屆『臺灣原創匯』,正式展開史博館原創IP的授權之旅,下半年還計畫積極向外報名投件國外影展及動畫展。」而隨著VR穿戴載具的輕量化與技術的普及化,讓人不禁期待正式開館後,是否會規劃VR影片的放映空間,或是保持與其他VR體驗場地的合作關係呢?相信這是許多看過「酷獸奇航」的觀眾,或更多期待親身體驗VR影片的民眾,所熱切期盼的開館計畫之一。(全文請見《歷史文物》313期〈史博館變身Crazy Museum──鎮館國寶《獸形器座》的VR奇航之旅〉)


本文由《國立歷史博物館館刊:歷史文物》授權摘錄轉載

《歷史文物》季刊以培養國人藝術、歷史、文物與博物館學知識,提昇美學素養為宗旨,為多元的文化藝術性刊物。自2020年度起全新改版,以「知性的‧感性的‧趣味的」為刊物方針,致力打造為藝術文物界的傳記文學刊物。

立即上史博館官網欣賞《歷史文物》電子書

國立歷史博物館館刊《歷史文物》( 3篇 )

國立歷史博物館《歷史文物》季刊, 2020年起全新改版,以「知性的‧感性的‧趣味的」為編輯方針,致力提供讀者知性感性兼具的藝術時光。312期「她們的 客家進行式」,透過讓文物與人物現身說法,呈現關於客家、女性的思考,與動人的生命故事。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