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葛飾北齋:巨浪之外

葛飾北齋:巨浪之外

Hokusai: Beyond The Great Wave

當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於十九世紀中葉或末期開始在歐洲市場流通時,它立即讓莫內、梵谷等藝術家大為震撼,並成為全世界最流行的圖像之一。今日,它受歡迎的程度更甚於以往,據佳士得公佈Google數據:「維梅爾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在Google上有145萬人次造訪,梵谷的《向日葵》有553萬人次造訪,畢卡索的《格爾尼卡》有1,250萬人次造訪,而《蒙娜麗莎》則以1億2,900萬的人次造訪量擊敗它們。然而《神奈川沖浪裏》擁有10億4,000萬次的點擊率,所向披靡。」為2023年3月21日拍賣《神奈川沖浪裏》最精美的流通版本鋪路。

「當我一百歲的時候,我會勾勒出一條線,而那就是人生。」

—葛飾北齋

葛飾北齋(Hokusai Katsushika)過世時享年89歲,沒能達到他的目標:「用一條線來勾勒生命本身。」他給自己取了「畫狂老人」這個綽號,留下豐富的三萬幅繪畫作品,影響了那些最偉大的歐洲當代藝術家,成為漫畫和連環畫的啟蒙老師。他開啟了一個新的美學大陸,觸及浮世繪的各種主題,包括生活場景、相撲、歌舞伎劇場、情慾場景、鬼魂還有妖魅。因此,這位1760年出生於江戶(今東京)的偉大雕刻家、繪畫家暨作家不能只被簡化為《神奈川沖浪裏》的作者,這幅亞洲藝術版的「蒙娜麗莎」被複製了無數次,其最精美的版次在拍賣會上掀起前所未有的高潮。

葛飾北齋拍賣的年度演變。(©Artprice.com)

亞洲藝術版的「蒙娜麗莎」

葛飾北齋於1831年創作了《神奈川沖浪裏》,為他描繪日本聖山的《富嶽三十六景》開啟了一系列的畫作。目前不清楚這幅畫的複製本數量以及流通狀況。但眾所周知,當《神奈川沖浪裏》於十九世紀中葉或末期開始在歐洲市場流通時,它立即讓莫內、梵谷等藝術家大為震撼,並成為全世界最流行的圖像之一。今日,它受歡迎的程度更甚於以往,據佳士得公佈Google數據:「維梅爾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在Google上有145萬人次造訪,梵谷的《向日葵》有553萬人次造訪,畢卡索的《格爾尼卡》有1,250萬人次造訪,史努比有7,370萬人次造訪,而《蒙娜麗莎》則以1億2,900萬的人次造訪量擊敗它們。然而《神奈川沖浪裏》擁有10億4,000萬次的點擊率,所向披靡。」為2023年3月21日拍賣《神奈川沖浪裏》最精美的流通版本鋪路。此一版次擁有極佳的品質和色澤,六位競標者將價格拉抬至276萬美元,遠遠高出原先預估的50萬至70萬美元,《神奈川沖浪裏》的紀錄因而再次越過百萬美元。前一次是佳士得於2021年以159萬美元成交的另一幅《神奈川沖浪裏》版畫。

葛飾北齋,《神奈川沖浪裏》,木刻版畫,25.7×37.9 cm,1830–32。H. O. Havemeyer Collection, Bequest of Mrs. H. O. Havemeyer, 1929.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儘管目前無法釐清印刷的數量,但《神奈川沖浪裏》絕對是葛飾北齋最受歡迎、行情最高的作品。這是一幅聖像,是藝術家的天份象徵。這也是一件綜合了亞洲乃至全球藝術史上諸多內容物的作品。例如,它融入了普魯士藍這個西方新產物。這種相當昂貴的進口品在葛飾北齋的時代相當受歡迎,因為它的顏色飽和,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還能保持其鮮豔度。如果我們也能在《富嶽三十六景》的其他版畫中找到這種頗負盛名的藍色,那麼它的使用範圍與色調上的細微差別就成為這些作品價格的決定因素。

《甲州三嶌越》的藍色造就了行情

在《甲州三嶌越》裡,前景中的大雪松是藍色的,朝聖者們擁抱著它,直至融入樹皮之中,他們依據神道教的傳統向大樹致敬,因為神道教認為大自然是有神靈的。《甲州三嶌越》是一幅非常罕見的版畫,過去40年來僅有20件版畫出現在拍賣會上,價格也隨著時間而大幅上漲。這件木版畫早在1990年代就已經達到一萬美元,當時是日本收藏家在國際市場上極為活躍的繁盛期。今日,色調最藍的版次(就是天空區域最廣的那些版次)已經超過了五萬美元。2021年9月,紐約佳士得還創下6萬2,500美元的紀錄,那件版次的藍天漸層幾乎與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擁有兩件樣本)最精美的版次一樣多。

鬼故事現身

「百物語」系列是葛飾北齋作品中罕為人知的部分。然而,它的創作時間與著名的富嶽山景是相同的。這個由五幅木版畫組成的短篇鬼怪系列是他創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之一。它們呈現出江戶時代的各種怪談:夜晚,人們圍繞在百隻蠟燭的燭光下講述這些鬼故事與其他靈異軼聞,每講完一個故事就吹熄一根蠟燭,一旦所有的蠟燭都被吹熄,奇怪的事情應該就會發生……。北齋巧妙地將這些有幽靈、妖怪的民間傳說具體化,這些原本只是口耳相傳的故事被藝術家出版成一套代表五個不同故事的珍貴系列作品。其中最令人著迷的是幽靈《小幡小平次》俯瞰帷帳中沉睡的兇手。北齋這幅木版畫展現了演員小幡小平次(Koheiji Kohada)被自己的妻子大塚與其情夫安達扔進沼澤深處,而後慢慢浮現的可怕景象。

「百物語」系列《小幡小平次》。(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幅版畫也是絕對罕見的,因為自1980年代以來,以小幡小平次為題的作品只在拍賣市場上出現過八次。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的倫敦蘇富比拍賣會上,儘管當時的最初估價是1萬5,000美元,但最後仍以超過3萬2,000美元的價格成交。其他幽靈系列的版畫也同樣受到歡迎,今年更創下兩項新紀錄:一是《百物語之執念(報復的靈魂—蛇)》,四月的時候由巴黎的拍賣行Beaussant-Lefèvre以將近4萬2,000美元的價格售出,是最高估價的十倍之多;二是《百物語之笑般若》,在同一場拍賣會中以5萬8,600美元成交,而其最高估價不過為8,000美元。收藏家為取得這些稀有非凡的幽靈木版畫所展現的堅定態度,使得這些作品得以重現於世。隨著葛飾北齋的作品再現,包括三件在過去三年來取得百萬美元成交記錄的《神奈川沖浪裏》,這股熱潮也推升了預估價。

葛飾北齋的作品依舊熱門,其證據就是2021年的5月日本還上映了一部關於他一生的精彩電影。不難發現葛飾北齋是一位有著瘋狂天賦的勤奮藝術家,魯莽又極其特立獨行,在傾盆大雨中將著名的普魯士藍灑向自己。

Artprice.com( 15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