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開拓新路的大無畏 具體派襲捲也趣

開拓新路的大無畏 具體派襲捲也趣

也趣藝廊具體派展覽一隅,牆上作品為元永定正畫作。圖|也趣藝廊 戰後於國際藝壇閃耀一時的具體派,暌違半世紀後的這…
也趣藝廊具體派展覽一隅,牆上作品為元永定正畫作。圖|也趣藝廊
戰後於國際藝壇閃耀一時的具體派,暌違半世紀後的這幾年再度成為藝術圈熱烈討論的話題。2017年4月,也趣藝廊畫廊主王瑞棋憑藉著個人喜好,推出與日本大阪Yoshiaki Inoue畫廊共同籌備了一年多的「具體Our Spirit Is Free」,以一層樓一位藝術家的陣仗與規格,分別展出了創始領袖吉原治良、核心成員元永定正及第二代後起松谷武判的作品。
為奠定且滿足也趣藝廊歷年展出計畫的美學脈絡與策略定位,此次破天荒展出日本戰後前衛藝術運動的目的,除了驗證藝廊對這一藝術潮流的專業素養,以增添大眾對具體派的認識而不盲從於市場起伏,也有意開創藝廊另一條嶄新的藝術路線,因此特別邀請日本資深藝評加藤義夫(Yoshio Kato)與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教授陳貺怡,舉辦一下午的座談,闡述具體派的歷史與影響,以及其可被世人重新檢視與定義的面貌。
吉原治良《無題》.紙上水彩.40.6×31.6 cm。圖|也趣藝廊
具體時代意義辨證
值得一提的是,加藤義夫提到吉原治良的五大野心是促成具體派佔有國際藝壇一席之位的關鍵。一是企以東瀛的地方城市蘆屋來影響世界藝術的發展潮流。二是策略上,他不只舉辦展覽,更著重推廣與宣傳,將辦理的同名獨立刊物(每期300至500份)廣為寄送到世界的美術關係者手上。好比帕洛克便藏有第2、3號的《具體》雜誌。三是觸及當時各個未被分類的領域,包含裝置、行為、觀念、互動、新媒體藝術等。四是落實國際主義,在紐約、阿姆斯特丹、巴黎等城市展出具體派展覽。五是在日本國內建立具體美術館,藉由邀請國外重量級藝術人士如約翰.凱吉(John Cage)、佩姬.古根漢(Peggy Guggenheim)、德庫寧(Willem de Kooning)、賈斯培.瓊斯(Jasper Johns)、羅伯特.羅斯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等人赴日,搭起交流橋樑。
縱使吉原治良的諸多努力致使1957年法國不定形藝術(Informal Art)理論家米歇爾.塔培耶(Michel Tapié)訪日後,在法國寫了篇文章讓具體派被人熟識。但國際間對其的確切了解仍然曖昧不清。這也是目前學術界重啟對其定位的原因之一。事實上,當時具體派曾有機會赴美展出,但卻因被歸屬於抽象主義支流之一而遭吉原治良婉拒。而在日本境內的命運亦多磨乖舛。
元永定正《White Streams and Ovals》.壓克力畫布.91×72.7 cm.2008。圖|也趣藝廊
就加藤義夫說法,日本藝術的發展歷程往往仰賴海外評論為基準,尤其戰後受美國影響甚深。這一不斷混合、雜化且不固定的特質,可見於其歷史發展與地理環境致使的崇洋媚外之矛盾及衝突心態。某一程度上,這也說明了何以吉原治良推動具體派藝術的手法,是以朝向世界藝術史為其定位來靠攏。再者,具體派發源地蘆屋市乃當時金融界與工商要角集散地;其藝術是另類、令人吃驚的,被當時報章媒體諷刺為「蘆屋族嘉年華」、「不思議國度的居民」,無法反應過來如何跳脫在西方導向的權衡標準,並以自身角度賦予具體派一相應位置。同時,具體派成員的興致並不在創作文字化,而是將重點投射在對藝術的思考與探究上,強調作品的強度應勝於理論的整合性。種種原因,導致了日本國內相關評論欠缺適宜溫暖的沃土,批判意識更是相當粗淺而冷淡。
對材質與身體提問
雖然針對具體派的位置與定義,如今世人正因藝術機制的改變提出新穎觀看藝術結構的方式。按陳貺怡的觀察:「源於西方的抽象繪畫來到五○年代日本,已多有轉變。具體派藝術家遵守創立原則之一『風格必須抽象』而做的抽象創作,已不同於西方想像。他們的焦點更專注於材質試驗與身體對作品的介入。這與action painting(行動繪畫)息息相關。但是我們必須提問:身體與行動在具體派繪畫中扮演什麼角色?當然,不可避免地得將場所與繪畫的關係一併思考。同時,這些作品對時間性的思考相當前進,大部份畫作在完成之際便已損壞,致使今日展示端賴文件。畫布上發生的不是繪畫,而是事件。」
具體派座談現場。圖|也趣藝廊
就目前而言,普遍抱持低估具體派評價的現象,所以這一說法有助刺激各方人馬詮釋具體派的歷史意義與作品價值。
何謂具體?
具體派活絡時間是吉原治良1954年成立起至其逝世的18年間。尚未成立具體美術協會之前,吉原治良也畫寫實畫,甚至拿作品請當時已經名聞遐邇的藤田嗣治評價,得到「太多別人影子」的回覆,遭受不小打擊。或也如此,奠定其後「絕不盲從」的核心精神。團體名稱起於成員嶋本昭三提議,旨在以具體的方式呈現精神自由的證據。但西方解釋方式是將「具體」拆開,分別意味「工具」與「身體」。
左至右為台藝大美術系副教授陳貺怡、日本大阪畫廊Yoshiaki Inoue負責人、日本藝評家加藤義夫。圖|也趣藝廊
具體美術協會乃會員制,第一代與第二代藝術家名冊登記共59人,其人脈與交流軌跡橫跨四塊大陸,實際留下豐沛人脈與交流軌跡,但後繼乏力也欠缺境遇。持續創作者約15人,極具代表性不到10人,以近期活躍於畫廊空間者為多。
在也趣藝廊這次的展陳中,亮點在於,吉原治良的經典之圓、元永定正充滿童趣的平面繪畫以及雕塑,和後起之秀松谷武判那以複合媒材與身體行為入畫的創作方式,都象徵了當年那段將被永世傳誦的大無畏年代。
陳芳玲( 62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