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佳士得香港2021秋拍器物篇:張偉華雲中居再創佳績,私人珍藏受追捧

佳士得香港2021秋拍器物篇:張偉華雲中居再創佳績,私人珍藏受追捧

12月3日,佳士得香港秋季拍賣會器物場三場專場,顯赫私人珍藏受到關注,加以估價吸引,拍出佳績,整體成交金額比率81%,60%拍品成交價超逾拍前高估價,共斬獲3億5102萬港元。

12月3日,佳士得香港秋季拍賣會器物場登場,「雲中玉筵─重要亞洲私人古玉珍藏:春秋戰國篇」、「淡掃蛾眉-頌德堂藏中國宋代瓷器」、「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三場專場,顯赫私人珍藏受到關注,加以估價吸引,拍出佳績,整體成交金額比率81%,60%拍品成交價超逾拍前高估價,共斬獲3億5102萬港元。 

雲中玉筵─重要亞洲私人古玉珍藏:春秋戰國篇

「雲中玉筵─重要亞洲私人古玉珍藏:春秋戰國篇」專場強檔出擊,由臺灣資深藏家雲中居主人張偉華珍藏,依照藝術史序列來到第三檔,氣氛熾熱,電話、現場、網路買家此起彼落,多方熱烈競舉,93%逾高估價拍出,甚至有逾低估價十倍多拍出,77件拍品拿下「白手套」的100%成交率,落槌總額為拍前低估價 251%,總成交金額達7988萬7500港元,再創佳績。(張偉華的鑑賞實力及品味深受市場信賴,自2019年秋拍起,雲中居與佳士得香港合作以來,必成為每年秋拍焦點,掀起高古玉熱潮,此前「新石器時代篇」,58件,成交率95%,總成交金額6575萬2500港元。「夏商西周篇」,75件,成交率100%,總成交金額4624萬港元。)

「雲中玉筵─重要亞洲私人古玉珍藏:春秋戰國篇」拍賣最高成交價:戰國晚期《龍形玉珮》以1250萬港元落槌,逾低估價5倍多之成交價1525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本場締造一件千萬佳績,共16件逾百萬價位。戰國晚期《龍形玉珮》得千萬高價,歷時約10分鐘、39次出價,主要由現場小紳士買家、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國際總監曾志芬、中國書畫部國際專家主管游世勳電話委託買家三方爭雄,家人陪同的年幼小紳士買家堪稱為拍賣史上最年輕的競買者,在800萬港元敗陣,曾志芬、游世勳兩人捉對廝殺,最終由游世勳手中電話委託買家勝出,以1250萬港元落槌,逾低估價5倍多之成交價1525萬港元,現場響起一片歡欣掌聲。此珮龍體作雙S相連形,粗細變化明顯,扭轉彎度相當大,藝術性極高。龍腹上鑽一圓孔,用以繫掛。龍體上以細陰線雕刻如意首雲紋、圓弧紋、斜三角紋,並局部加飾網格紋,腮邊與背上凸出的捲勾處,雕毛束紋,雕工極為精細。紋飾風格較接近於洛陽金村玉器。雕工精湛,氣勢弘大,如此珍罕獨特之龍型高古玉器為統治階層權力的表徵。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玉援鳳首銅內戈》則以逾低估價5倍多之成交價985萬位列第二。玉戈一般較薄,玉質脆硬不宜碰撞,玉援嵌入銅內不到半公分,較容易脫落,加以此器雕琢精緻,顯然不是實用的兵器,應是作為權杖之用的禮儀器。戰國晚期/西漢早期《玉透雕龍鳳紋珮》成交價685萬港元為第三,採對稱佈局,左右各琢飾一合體龍鳳,玉質白皙,瑩透少沁,構圖新穎,極富巧思,由穿孔的佈局可知,此為成組玉珮最上一件,亦稱為「衍形珮」。上端花蕾式的設計,迴轉圓柔的鳳喙、龍爪、鳳爪、勾雲,與自臨淄商王村出土的齊國玉器較為相似。

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玉援鳳首銅內戈》成交價985萬位列第二。(佳士得香港提供)

春秋晚期《秦式龍紋鏤空玉牌》為最大黑馬,逾低估價20倍,成交價200萬港元,器身四邊均切有若干口小底大的缺口,每側邊上皆有數條由外向內切割的方折線狀孔,居中部位亦有方折的雲紋和勾連雲紋線形孔,正面滿布陰刻的秦式龍紋。此外,戰國早期《盾形玉飾兩件》逾低估價13倍多之成交價40萬港元、戰國《紐絲紋龍形玉珮》逾低估價11倍多之成交價68萬7500港元,皆是逾低估價超十倍的競奪激烈拍品,成績非凡。

春秋晚期《秦式龍紋鏤空玉牌》為「雲中玉筵─重要亞洲私人古玉珍藏:春秋戰國篇」最大黑馬,逾低估價20倍,成交價200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戰國早期《盾形玉飾兩件》逾低估價13倍多之成交價40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戰國《紐絲紋龍形玉珮》逾低估價11倍多之成交價68萬75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淡掃蛾眉-頌德堂藏中國宋代瓷器

「淡掃蛾眉-頌德堂藏中國宋代瓷器」專場,為香港「大成古玩」黎德的收藏,40件拍品皆為1960年代至1990年代間從日本、歐洲及香港、台北等地精心搜羅匯聚,質量整齊,件數成交率95%,成交金額比率高達99%,落槌總額為拍前低估價213%,成交總額2473萬1250港元。締造六件百萬成績,最高價為宋《青白瓷帶蓋梅瓶》估價50萬至70萬港元,經28次叫價,最終由電話委託買家以350萬元落槌,最終逾低估價8倍多之437萬5000港元成交。宋代青白瓷梅瓶一般瓶身多以刻花修飾,如此瓶般素潔無瑕的例子甚為罕見,能帶原配蓋子更為難得。此瓶線條優美,釉色光潤,可作宋代梅瓶典範。第二高價為北宋《定窯印花牡丹紋盌》,印紋清晰,釉色亮麗,品相完美,在已知的相關資料中只發現另一相同例子,藏於法國巴黎吉美博物館,屬館藏定窯常設展品之一,最終以逾低估價3倍多之237萬5000港元成交。第三高價為五代/北宋《耀州窯淡青釉(東窯)蕊心花形盌》,胎體緻密,器壁輕薄,線條優美,五條起線出筋凌厲,此耀州窯早期製品,引起競奪,經31次叫價,成交價212萬港元,獲第三高價。

「淡掃蛾眉-頌德堂藏中國宋代瓷器」專場最高價為宋《青白瓷帶蓋梅瓶》最終逾低估價8倍多之437萬5000港元成交。(佳士得香港提供)
第二高價為北宋《定窯印花牡丹紋盌》以逾低估價3倍多之237萬5000港元成交。(佳士得香港提供)
第三高價為五代/北宋《耀州窯淡青釉(東窯)蕊心花形盌》成交價212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209件,件數成交率56%,成交總額2億4640萬1250港元,締造6件千萬高價。(上季2021春拍,152件拍品,成交總額2億718萬5000元,件數成交率68.42%。)

「暫得樓胡惠春舊藏」的三件清官窯粉青釉瓷器獲得追捧,多方競舉,皆逾低估價數倍拍出,競得千萬高價,包辦第一、四、五高價,共得成交價6735萬港元,占本場總成交額27%。青釉溫潤如玉,其發展起源可上溯至唐代越窯秘色瓷,乾隆時期的御窯廠承襲了前朝的優良傳統,將青釉瓷器的燒造推向了高峰。整場冠軍即為清乾隆〈粉青釉貼花龍紋冬瓜尊一對〉,此對瓶器形圓潤,口沿堆塑龍形,首尾相接,攀緣於器口。此器釉層極厚,潤如凝脂,龍紋於厚實的釉層下筋骨漸透,更顯遒勁靈動。本對冬瓜尊珍罕非常,可視為為乾隆官窯青釉最為成功的例子。自600萬港元起拍,競價快速,歷時5分鐘,最終由現場買家以2200萬港元落槌,逾低估價3倍多之2665萬港元成交。乾隆《粉青釉凸花團螭紋觀音尊》,器形簡練,體態雅致,整體紋飾於瑩潤的粉青釉下若隱若現,清雅致極。粉青釉瓷器於乾隆時期頗為盛行,但釉色純淨及紋飾細緻如此瓶者極為罕見,最終以逾低估價5倍多之1885萬港元成交。同樣為逾低估價5倍多成交的清雍正《粉青釉弦紋長方花盆》,釉色青翠,釉質溫潤,為雍正御窯廠仿南宋龍泉青釉的絕佳作品,迄今未見其他相同作品,應為孤品。而此類尺寸較大的長方盆,應用於種植綑縛造型的樹石盆景為主。最終由電話委託買家以成交價1645萬港元奪得。此三作皆著錄於1950年香港出版之Helen D. Ling及仇焱之《暫得樓珍藏歷代名瓷影譜》卷3。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專拍最高價為「暫得樓胡惠春舊藏」清乾隆〈粉青釉貼花龍紋冬瓜尊一對〉以2665萬港元成交。(佳士得香港提供)
乾隆《粉青釉凸花團螭紋觀音尊》以逾低估價5倍多之1885萬港元成交。(佳士得香港提供)
清雍正《粉青釉弦紋長方花盆》成交價1645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唯一估價待詢、封面拍品,明景泰《御製掐絲琺瑯纏枝番蓮紋盒》,自1900萬港元起拍,反應平淡,最終由電話委託買家以215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2605萬港元得器物類高價亞軍。此器來源有緒,蓋與器盒鑄成浮雕式八瓣蓮花形,器外施淺藍釉為地色,蓋頂飾花心盛開之蓮紋,蓋壁與器身各蓮瓣內飾以不同顏色的折枝番蓮花葉,底及盒內光素鎏金,盒心陰刻「大明景泰年製」楷書款,為明景泰年間製作之代表性器物,臺北故宮收藏一件幾乎一模一樣的同款盒,唯刻款位置不同。

明景泰《御製掐絲琺瑯纏枝番蓮紋盒》自1900萬港元起拍,最終以2150萬港元落槌,成交價2605萬港元得器物類高價亞軍。(佳士得香港提供)

「細川家族珍藏」特輯,獲得矚目,19件拍品,僅一件流拍,文房品項受喜愛。清嘉慶十八年(1813)《定親王鷄血石自用印章一套五方》,為定恭親王綿恩(1747-1822)自用印,綿恩為乾隆皇帝之孫,定安親王永璜次子。印文為定親王寳、定親王寳、學知不足、學知不足、頤壽老人、無益事切莫妄為,有二方具邊款「時在癸酉夏五月製於岱林蓬巒軒」、「廣桂亭識」。廣玉,字桂亭,隸屬滿州正白旗,嘉慶十四年時任浙江布政史。此套印曾著錄於1982年細川護貞《一得録》,引起熱烈競奪,叫價32次,最終逾估價7倍多之成交價212萬5000港元。

清嘉慶十八年(1813)《定親王鷄血石自用印章一套五方》最終逾估價7倍多之成交價212萬5000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近二年來行情延燒的黃花梨家具,在此季遇冷,12件拍出5件,皆在估價內成交,最高價為明末/清初《黃花梨束腰長方香几》成交價375萬港元。家具之冠由紫檀領軍,最高價由清乾隆《御製紫檀雕西番蓮紋束腰帶托泥扶手椅一對》衝出,以成交價1405萬港元,獲千萬善價。此成對紫檀木椅造型美觀,雄偉大氣,雕刻圖案精細入微。從用料看選料上乘,搭腦與背板均用寬厚的大料製成,四腿亦用很大的整料挖出大曲率的三彎腿。這種用料大氣、雕刻精細和裝飾西洋花的作法,具濃厚的廣式傢俱風格和特點。可視為廣式傢俱的典型代表。

近二年來行情延燒的黃花梨家具,在此季遇冷,12件拍出5件,皆在估價內成交,最高價為明末/清初《黃花梨束腰長方香几》成交價375萬港元。(佳士得香港提供)
家具之冠由紫檀領軍,最高價由清乾隆《御製紫檀雕西番蓮紋束腰帶托泥扶手椅一對》以1405萬港元成交。(佳士得香港提供)

佳士得香港2021秋拍器物千萬高價:

1.清乾隆《粉青釉堆塑螭龍紋冬瓜尊一對》,高26.1公分,估價700萬至900萬港元,成交價2665萬港元。

2.明景泰《御製掐絲琺瑯纏枝番蓮紋盒》,徑12.4公分,估價待詢,成交價2605萬港元。

3.明永樂《青花纏枝蓮紋玉壺春瓶》,高28公分,估價2000萬至3000萬港元,成交價2185萬港元。 

4.清乾隆《粉青釉凸花團螭紋觀音尊》,高23.2公分,估價350萬至450萬港元,成交價1885萬港元。

5.清雍正《粉青釉弦紋長方花盆》,長37.3公分,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成交價1645萬港元。

6.清乾隆《御製紫檀雕西番蓮紋束腰帶托泥扶手椅一對》,113×69.2×51.5公分,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成交價1405萬港元。

7. 戰國晚期《龍形玉珮》,長9.1公分,估價280萬至400萬港元,成交價1525萬港元。

藍玉琦( 169篇 )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