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四時之美」專題領銜,中國嘉德香港2024春拍二十世紀重磅傑作綻盛世之美

「四時之美」專題領銜,中國嘉德香港2024春拍二十世紀重磅傑作綻盛世之美

中國嘉德(香港)春季拍賣會將於4月3至7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今春「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特別策劃「四時之美」專題,帶來17位亞洲現代藝術大家之作。其中以吳冠中70年代黃金時期的兩件美術館級精品《玉龍雪山》與《新居》領銜,朱德群、吳大羽、劉海粟、關良、丁衍庸、林風眠以及吳作人等珍稀之作亦同場輝映。此外,常玉的水彩與石虎的重彩畫皆以女子入畫則呈現不同意趣。

中國嘉德(香港)春季拍賣會將於4月3至7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今春「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部特別策劃了「四時之美」專題,帶來17位亞洲現代藝術大家之作,藉由不同的視角,去體察四季、自然之美及其中綻放的光燦生命力。

專題將重磅呈現吳冠中70年代黃金時期的兩件美術館級精品:嚮往四十載、象徵「永恆藝術之夢」的珍稀神山之作《玉龍雪山》與代表人生和藝術新起點的《新居》,抒情抽象大家朱德群創作數量最稀罕,且最為市場追捧的雪景及鐵線時期之標誌性代表作——完成於1985年的《冬之組合》及1958年的《構圖第19號-映夜之光》,和杭州藝專「大師中的宗師」吳大羽展露「勢象」美學的珍稀油彩創作《花韻》領銜。並陳劉海粟畢生僅有7幅的花卉主題油畫之一的《荷塘柳岸》關良歌頌東方明珠的時代經典《上海蘇州河》丁衍庸以西方媒介傳遞東方墨骨的臻絕油彩《魚蝦蟹蛙圖》林風眠詩意與懷鄉之傑作《故鄉的浮雲》和僅9件描摹太陽花的《靜物》常玉來源有序的珍稀水彩《紫裙女士》以及石虎「重彩畫」風格登峰造極之作《冶梅圖》,「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於藝術中照見四季之流轉,品味盛世寰宇的絕美意境。

神氣淋漓,瑞雪兆豐年!
朱德群巔峰雪景之作澎湃輝現

朱德群,《冬之組合》,油彩 畫布,81 × 65 cm,1985。估價:HK$ 9,000,000 – 15,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今次榮幸呈現抒情抽象大家朱德群創作數量最稀罕,且最為市場追捧的雪景代表作——完成於1985年《冬之組合》。朱德群曾說,他自1935年開始創作,直到1985年他才達物我兩忘的臻境。此得心應手均體現於瑰麗的《冬之組合》一作之上。藝術家在此透過光線與色彩的巧妙布局,由下至上打造出一條「之字形」的蜿蜒通道,引領觀者步入如夢似幻的畫境。朱德群藉其獨門技法:將傳統宋畫中的「點苔法」與西方表現主義名家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自動性技法」合二為一,透過身體帶動沾滿顏料之筆,經由甩、潑、滴、灑、夾墨夾彩、飛白等運動,將筆力之疆拓展至極,以飛舞、充滿動感的筆勢、如春蠶吐絲的線條、綿密的色點與塊體層層加疊,創造出風之流動、雪之漫舞,令人若身歷其境地,眼見大雪紛飛、晶瑩的冰河順流而下、崇山偉岸、陽光灑溢山頭折射出若寶石般的虹光。而在那雪白的世界中,朱德群亦使用了象徵「生命與自然」的松石綠彩點染江山,暗示了春天的氣息。令人感受如「瑞雪兆豐年」的冬之交響曲。而畫中那迷濛的獨特視覺感受,瞬間連接起觀者於冰雪天地中的五感,與如詩的畫境,堪稱奇絕。

雪景主題之作在市場上一畫難求其畢生雪景系列之作僅不逾60迄今朱德群拍賣記錄前三甲中,雪景獨佔兩席,彰顯了備受認可的高度。《冬之組合》無疑代表了朱德群至高的特出藝術成就,為收藏精品必不可少的重點。

英雄年代的開篇,撼人鐵線成熟時期代表
朱德群早期鏗鏘巨構《映夜之光》

朱德群,《構圖第19號-映夜之光》,油彩 畫布,130 × 81 cm,1959。估價:HK$ 4,500,000 – 7,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構圖第19號-映夜之光》則為朱德群在法國迎來首個黃金創作階段「鐵線時期」的經典代表作。他將中國水墨「黑的魅力」、中國千年書藝文化對他的滋養融鑄於此厚實的西方油彩表現,帶領了中國傳統美學的復興,並為其建立在中西藝術史上的豐碑,具獨特意義。

當中沾染大地色調的大筆刷有力地作水平與垂直疊加,色彩從暗褐、卡其、泥黃、紅棕、栗褐層層進發,如示現「墨分五色」的精神,並佈構出一方象徵「自然與生命的沃土」,而在其上,濃重的黑線條與磅礡的黑色塊如金石般縱橫捭闔,畫面上半區那揚長、遒勁的線與面如左右開弓,近乎呈現有趣的對稱,並結合書法的「豎」與「捺」筆,如舞蹈中揚起而落的水袖,又或杭州西湖畔的垂柳,領人進入想像的飛馳。而中心區域的線條拖曳爭折,呼應書法筆勢的「點」、「提」與「鈎」筆,下區或大或小的色塊鏗鏗落落地將空間由前向後推遠至極。而在畫幅核心,耀眼的乳白色塊如海龍王的夜明珠,瞬間提亮了整個畫面 ,朱德群巧妙地藉由黑與白、陰與陽的戲劇性對比,低訴《周易》中宇宙恆常的真理,帶人領略在每一個寂靜深黝的夜,黎明之光在破曉灑向大地的一瞬,黑夜終會過去,光明終將到來,而那畫中的光,不僅是太陽之光,亦為人們心中最堅貞的、對於理想與生命的追索之光,燃亮觀者心中的火焰!

只留清氣滿乾坤
吳大羽珍稀油畫《花韻》綻放勢象之美

吳大羽,《花韻》(無題92),油彩 畫布,53 × 38.4 cm,約1980。估價:HK$ 5,000,000 – 8,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是次呈現吳大羽存世僅146件油畫之一的珍稀《花韻》,充分展現其「以韻噬象,蓄色成勢」的「勢象」美學。構圖以居中的瓶花為主體,由中心往外呈放射狀、結體分明的結構拉開序曲,當中帶著方向性的筆勢如浪花湧動、如蝶紛飛將韻律感與歡快的樂音注入其中,展現吳大羽在文革後如雨過天青的光燦心境。在線與面的交織、及吳大羽最膾炙人口的藍黃對比用色中,一展花兒盛放、若萬丈虹光四射的強大精神力量。當中流轉的「氣」與「韻」直入人心。恰如其詩作:「飛羽掠天過影在,蓓蕊待發晴明枝。」帶給人勃發的向上力量。作品由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在過去25年來細心珍存,並被收錄在盡乎全數藝術家出版畫冊中,是次釋出為難逢的購藏良機。

夜縛玉龍之盛世絕景
吳冠中玉龍雪山系列集大成鉅作,神定乾坤

吳冠中,《玉龍雪山》,油彩 畫布,76 × 86 cm,1978。估價:HK$ 15,000,000 – 25,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位於雲南的「玉龍雪山」以「陽春白雪」盛景聞名:山上終年積雪,山下卻四季如春。在碧空中,綿延的雪山如飛舞的銀色巨龍,故得其名,自古被視為守護民族的「神山」。此亦是吳冠中畢生神往與鍾情的主題,其曾自1978至2003年數度描繪之,當中以水墨為多,油畫僅有七件並多完成於1978年初夏一趟冒著暴雨、吃著饅頭配辣醬,等待數周甫在月下見「如蘇珊娜出浴、通體潔白」、覆蓋靄靄白雪的玉龍山真容的旅程,《玉龍雪山》即為此行完成之最大尺寸的油畫精品,另一同年完成的《玉龍山下叢林》已入新加坡美術館收藏,突顯是次拍品的珍罕。

作品將藝術家的「雪山、古木、古鎮」三大經典元素匯融於一體,大膽地採取「近大遠小」的橫向構圖,將前景樹幹如鐵鑄蓬勃向上生長的杉木設為視覺首發點,突出其高聳入雲、迎風搖曳似英雄起舞、欣欣向榮的生命力,並巧妙地將透視中心定於銀裝素裹的玉龍山,造就深渺的空間感,及展現內心對雪山的崇敬。核心處的主峰如龍首昂揚,氣貫長虹,其身後峰峰相連,似節節龍脊,活化出一條騰空躍舞的銀色蛟龍,展現「玉龍持護納西擎」的拔天倚地之勢。並在山頭的彩筆間刻意露出少許畫布原本的底色,創造出暖日照拂、如浴聖光之景,一顯其對明與暗、陰與陽、向與背的高妙經營,透過其老辣之筆讓玉龍雪山的空靈與大氣磅礡盡現眼前。而橫向的山脈對比垂直的樹林,在縱橫間展現「猶抱琵琶半遮面」、引人入勝的視覺奇趣。而在山嶺下、樹叢間,但見紅、咖啡、鮮綠繽紛的色點如畫龍點睛地勾勒出麗江城的人間煙火氣,道出人文與自然的和諧共融、令人神往。

此件《玉龍雪山》除出版於權威的藝術家全集外,並被收錄於新加坡藝達作坊在1996年出版、內容由藝術家本人精心挑選收錄僅128件作品的《吳冠中精品選集》作品由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於1999年購得後,細心珍藏二十五載,於今甫能釋出,必得識者慧眼之珍!

虛懷若谷,細嗅生命芬芳
吳冠中的英雄主義

吳冠中,《新居》,油彩 畫板,36 × 28 cm,1972。估價:HK$ 6,000,000 – 8,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完成於1972年的《新居》,在吳冠中的藝術版圖中極其特殊,在風格上,它凝聚藝術家70年代風景主題的經典語彙,標誌他畫風形成的重要節點;自生活上,它為吳冠中六年的禁畫令畫下句點,成為充滿自由與希望的藝術「新生起點」。而它亦在1989年,作為吳冠中「首次現身拍場的油畫」亮相,在彼時引發巨大關注與回應,在激烈競爭下以高價成交,一舉奠定了此後吳冠中經久不衰的市場魅力

在此作中,吳冠中刻意選擇仰視的視點,將門前盛放的花叢作為前景,使之佔據了三分之二的畫幅,由此延伸出後方有著白牆、木質雕花門窗的房舍。這些看似平凡的生活景物,是他內心最深、最崇高的仰望及珍視之物。近景的竹籬與藤蔓交錯,其間紫色的風信子隨風搖曳;中景的白牆灰瓦,以筆直、明快的線條切割,與日後其「江南風景」中標誌性的「黑瓦白牆」元素如出一轍,承載著吳冠中對此居所的獨特記憶,亦標識他創作風格的「新生」!吳冠中在此以近乎「梵谷式」的旋渦筆觸帶著激情描繪花葉,構成一片肌理勃發的濃郁綠海。展現對於自然力的歌頌,而民居湛黃的大門若指涉著「光明開朗的未來」,亦呼應了梵谷筆下令吳冠中美的想要跪下親吻的向日葵,象徵著太陽的純粹與熾熱,言說著非常時期的等待與堅守,更令畫境洋溢著重回故居、如獲新生的喜悅。

踏遍滄海求一粟,試與日月爭鋒榮!
劉海粟耄耋之年的生命詩篇《荷塘柳岸》

劉海粟,《荷塘柳岸》,油彩 畫布,60 × 72 cm,1982。估價:HK$ 1,600,000 – 2,5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大尺幅的《荷塘柳岸》罕見地將藝術家標誌性的「花卉、山水、人文建築」,三大元素集為一體。綜觀劉海粟畢生創作,同時兼具花卉與風景主題者的油畫僅有七件,此作為其一,作品形式之豐富,突顯其彌足珍貴,可遇不可求!當中描繪的是杭州西湖十景中,有「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之盛名的「曲院風荷」。前景見幾朵菡萏裊裊婷婷,或小荷初露尖尖角,或迎風搖曳,用筆精到地道出荷花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塑」的神韻,亦暗含藝術家「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潔志趣!

劉海粟將荷塘對岸的「郭莊園林」作為畫幅的視覺中心,細心佈局,藉由園林入口花朵狀的洞門與祥雲狀的漏窗,一展江南園林的精緻典雅,而上翹的飛簷呈飛舉的動勢,盡顯人文景觀的莊嚴大氣。此正是以古建築之雅韻結合自然景觀之清新暢意,所展現的「油畫民族化」特色的重要表徵。而全幅以明亮的黃綠色彩為主調,著重刻畫岸上、水下、湖中,天地連成一色的意境。園林兩側的楊柳,並非慣常所見的輕柔拂水,而呈高大昂揚的蓬勃姿態,劉海粟融匯中國筆韻及印象派對色彩的敏銳幻變,從核心處的橙黃、鵝黃,到四周的青綠、翠綠,間雜幾筆墨綠,漸次鋪開,由內而外地綻放出那屬於生命的純真色彩,更道出他對藝術一往情深的激越和始終不變的赤誠心懷。

滬上瑰寶,頌時代浪潮
關良上海主題經典鉅獻

關良,《上海蘇州河》,油彩 木板,26.6 × 28 cm,1950年代。估價:HK$ 1,000,000 – 2,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上海蘇州河》誕生於關良50年代移居上海、積極推動美術運動的嶄新生活階段。作品構圖自陸地向河面呈「之字型」展開:前景以貨輪為分界,街上人們熙熙攘攘,八艘船舶航行河中,遠處的西式建築則拔地而起,以粉、黃、白的淡雅色彩,顯示出上海都市建築特有的西式現代結構美。由近及遠,由密至疏、再至密,既車水馬龍,又鬧中有靜,極為生動。

據考據,關良曾三度以「上海蘇州河」為題作畫,另二件構圖相似,皆以高空俯瞰的廣域視角描繪該地作為交通樞紐的全貌,唯是次上拍之作深入陸地,微觀地由岸邊一隅為視角切入點、細緻地描繪出在地人情、景物的豐富面貌。來往穿梭的工人,帶有關良人物典型——「小而形拙」、「神氣十足」的特色,密集的建築空間、運駛的貨船和碼頭則展現了強大的凝聚力與秩序。「生動、自由、雄渾、悠久」地道出上海欣欣向榮的都市景貌,川流不息地記錄著一個時代的輝煌縮影。

妙馭中西,強大的創造與生命力
丁衍庸絕珍《魚蝦蟹蛙圖》首現 

丁衍庸,《魚蛙蟹蝦圖》,油彩 木板,45 × 30 cm,1969。估價:HK$ 1,000,000 – 1,5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創作於1969年的《魚蝦蟹蛙圖》為丁衍庸畢生可考僅只5件大膽以黑白為主色的油畫作品、暨在其存世200餘件油畫作品中唯一一幀集齊四種水族的《魚蝦蟹蛙圖》,罕之又罕,盡顯珍稀難得。丁公創新地以中國畫的筆鋒,用可比「墨分五色」的湛黑油彩勾勒出生動的四種水族,在背景又特以象牙白融合米黃的油彩仿擬宣紙質感,突破性地以西方的媒介輔助東方墨骨,徹底顛覆了傳統油畫的固有印象。畫中右側可見魚,蝦、蟹、蛙聚成圓形,有「團團圓圓」之意。牠們栩栩如生、詼諧靈動,那不計枝微末節的大寫意筆觸,筆力強健、形神兼備,令人著迷。

此作左側飄逸的落款下,罕見地以紅色油彩繪出一方「畫印」,顯出「庸鈢」二字,與其刻印無異,見丁公對篆刻藝術的純熟。而畫中極簡寫意的水族,也如若書法運筆一般渾然一體。丁衍庸視中西方藝術的衝突為無物,正為20世紀東方藝壇中不可多得的典範!

入細通靈,人體的詩性之美
吳作人力與美的無上讚歌

吳作人,《裸女背影》,油彩 畫布,82 × 55 cm,約1950年代。估價:HK$ 700,000 – 1,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裸女背影》完成于吳作人油畫達爐火純青的 1950 年代,出自藝術家家屬舊藏,來源有序。有別於西方學院派中過於追求完美、精心雕琢的人體造型、展現強烈骨骼和肌理的表現,吳作人在此以恣意的大筆觸,真實還原了畫中女子具生活感的體態,以及帶著生機、回首側望的神情。他在背景和中心處充分把握「光影、色彩和人體結構」的巧妙關係,將主角與不同的背景塊面進行銜接,從而強化「光的動態」。而作品中可見多達五種布料的鋪排使用:地毯、畫布、桌布、遮光布、披巾。當中的質地、色彩、光影的差異,如同對應著人體不同部位在光源下的差異,將冷暖色的細微差異充分融入,從而深化了整體造型,令主角脫穎而出,如珠璣寶石般潤澤奪目,展現人體美的真實力量。

「人體畫」是吳作人最擅長的主題之一,1931 年留學比利時皇家藝術學院時,年僅 23 歲的他,便憑藉《男人體》油畫獲學院金質獎章和桂冠生,此為學院最高榮譽,此後他反復以人體為物件創作,誕生於 1950 年代的《裸女背影》,正展現他「入細通靈,筆簡意周」的精妙手筆。

富貴自來有,屹立即天資

吳作人,《芍藥》,油彩 木板,36 × 46 cm,1950。估價:HK$ 700,000 – 1,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悠悠歲月,故園與人間依舊
林風眠的童年追憶與鄉愁

林風眠,《故鄉的浮雲》,彩墨 紙本,69 × 69 cm,1960年代。估價:HK$ 1,800,000 – 2,8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故鄉的浮雲》創作於林風眠生活安定、事業豐收的60年代黃金時期,為其山間秋色之題的經典代表作。作品採林氏典型「方紙佈陣」的平遠式構圖,三景分明,中心的房舍被四周高聳的松木溫柔地包圍,彷若陶淵明隱居避世的桃源。當中自然生機勃現,林木壯實生長、秋葉浸染,四季流轉,前景水中激起的浪花若令人能聽見簌簌的水聲,勾動人心,滿溢畫者對故鄉的思憶與深情。作品為林氏弟子、中國著名建築師馮紀忠的夫人席素華舊藏,來源有序,是次現身為購藏林風眠精品的良機。

莫言顏色異,還是向陽心
林風眠的靜雅與堅毅

林風眠,《靜物》,彩墨 紙本,68.5 × 68.5 cm,1959。估價:HK$ 1,000,000 – 2,0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完成於1959年的《靜物》則為林風眠具出版紀錄花卉主題作品中,僅9幅描繪「向日葵」的創作之一。並為創作於文革前且能保留下來的珍稀之作。「向日葵」天性向陽而生,瀲灩圓潤的黃花代表了「溫暖」與「勇氣」,指涉了林風眠堅強不屈的精神力量與畢生的人生信仰。

作品以單點透視描繪瓦盆中昂揚盛開的向日葵與球形玻璃魚缸,以簡馭繁地勾勒出游動的金魚和水草,盆水呼應著刻意留白的天窗,在動靜、方圓、明暗間達至完美的平衡。而他並以墨彩融合群青色為主調,漸次加入如靛藍、酒紅、墨綠,顏色含蓄卻充盈著變化,虛實相生。而背景一道天光射入,向日葵在黛綠渾圓的葉片裡綻放而出,若暗示花兒在黑暗中只憑一束光便能頑強成長,將汩汩生命力融入墨彩,與世人共勉!

丹青流動,神彩奕奕
常玉來源有序之水彩珍品《紫裙女士》

常玉,《紫裙女士》,水彩 墨 紙本,40 × 26.5 cm,1920–1930年代。估價:HK$ 900,000 – 1,2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常玉存世的水彩作品畢生僅211件,而色彩豐富且畫面為全身的紫衣女子像僅只兩件,是次呈現、出自歐洲著名藏家尼耶沙瓦(Jacques Nieszawer)舊藏的《紫裙女士》即為其一,標誌了作品的特出性與不可多得。從畫面人物突出的齊眉及齊耳短髮造型推斷,畫中主角是上世紀巴黎社交圈的傳奇模特兒琪琪(Kiki)。常玉巧妙地以丹青用色為基調,淺黃綠雪紡上衣搭配深紫色綢緞及膝裙突顯法國女性端莊而內斂的外表,配合咖啡色俐落短髮、黝黑的貓跟尖頭鞋,完美還原三十年代的巴黎風尚。而在臉部的描繪上,見常玉以櫻花粉大面積圈塗在主角兩頰,讓女子在白裡透粉的膚色中更顯楚楚動人。而藝術家經典的「宇宙大腿」亦現其中,作品整體靈動,散發女子知性、前瞻與嬌媚的一體兩面。

水墨翩躚,碩人俁俁

常玉,《站姿裸女》,墨 紙本,45 × 28 cm,1920–1930年代。估價:HK$ 130,000 – 23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揮毫之間,重彩丹青
石虎的神覺繪畫

石虎,《冶梅圖》,彩墨 紙本,120 × 90 cm,2015。估價:HK$ 200,000 – 30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石虎自90 年代開啟其最具代表性的「重彩畫」,至千禧年更達爐火純青之境,創作於2015年的《冶梅圖》即為石虎「重彩畫」風格登峰造極之作,以現代筆墨演繹脫胎於博大精深傳統文化的重彩美學。畫中,蒼勁有力的墨線畫出好似女子臂膀的梅枝、主角頸部延伸至裙角的優美線條,盡顯深厚的線條造詣。他並大膽地採取單點透視技法,將人與景有機融合。而女子秀髮仿若掃過枝幹的一縷浮雲,其紅裙和四周的朵朵紅梅相得益彰、傲然獨立,仿若一縷梅花芳魂隱約透現。畫面整體噴灑點點白彩,若瑩瑩白雪,反襯女子其周身縈繞的神秘雪青、溫暖的橘彩,像是寒夜中蓄勢待發的一抹春色,如夢似幻一般,令人驚艷!

融古出新,夢幻共演

石虎,《二女圖》,彩墨 紙本,96 × 48.5 cm,2002。估價:HK$ 80,000 – 150,000(中國嘉德香港提供)

中國嘉德香港2024春季拍賣會
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

拍賣:4月7日,11am
預展:4月3 – 5日,10am – 8pm、4月6日,10am – 6pm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丨展覽廳5FG

ARTouch編輯部( 1587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