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東京中央香港2024春拍,臺北、香港聯合舉槌,重磅登場!

東京中央香港2024春拍,臺北、香港聯合舉槌,重磅登場!

Tokyo Chuo Auction Hong Kong 2024 Spring Sale to be Jointly Held in Taipei and Hong Kong

東京中央香港2024春季拍賣會,六月將首次於臺北、香港舉行雙城聯合拍賣,連線直播,全球同步競投參與拍賣。6月27日、28日拍賣預展,6月29日正式隆重舉槌。本季推出450餘件精彩拍品,由李可染《峽江帆影圖》、清乾隆《白玉雕「穿蓮趕珠遊龍」紋雙龍耳活環抱月瓶》領銜,涵蓋多個特色專題,類項豐富。其中並有著和臺灣關係密切之專題,如:「御風而行—日本書畫家髙橋廣峰舊藏台灣名家書畫」、「日本藏曉芳窯同一收藏」等。

東京中央拍賣」為首家於日本公開舉辦中國古美術品拍賣會的拍賣公司。因歷史經濟發展和地緣優勢,日本藏家有著豐美的中國古美術資源,保存完好且多精品,日本遂成為拍賣公司徵集的重要礦源,以及藏友們的挖掘寶地,東京中央因此有著強勢的地利優勢。東京中央拍賣公司以日本東京為總部據點,隨著經營發展,後擴點至海外香港,每年於東京、香港舉辦拍賣,每釋出重要拍品,均獲得關注,屢有迴響。

今年東京中央香港2024春季拍賣會,六月將首次於臺北、香港舉行雙城聯合拍賣,連線直播,全球同步競投參與拍賣。6月27日、28日拍賣預展,6月29日正式隆重舉槌。別開生面的雙城聯合拍賣,對於臺灣的在地買家言更為便捷,吸引不少藏友們的高度興趣,燃起話題討論,備受期待。

本季推出450餘件精彩拍品,以「中國書畫」、「無界」兩大拍賣圖錄,分屬古代與近現代書畫、瓷器工藝精品及茶酒珠寶,由李可染《峽江帆影圖》、清乾隆《白玉雕「穿蓮趕珠遊龍」紋雙龍耳活環抱月瓶》領銜,涵蓋多個特色專題,類項豐富。其中並有著和臺灣關係密切之專題,如:「御風而行—日本書畫家髙橋廣峰舊藏台灣名家書畫」、「日本藏曉芳窯同一收藏」等。

中國書畫

253件拍品,除常設之「中國近現代及古代書畫」專題,藝術家專題紀念有:「秀逸出塵—溥心畬書畫藝術專題」、「俠之大者—金庸百年誕辰紀念專題」、「百川匯海—海派書畫及吳昌碩誕辰180周年專題」、「年豐人壽—紀念齊白石誕辰160周年繪畫藝術專題」、「巴山傲立,蜀水奔流—李可染重要山水作品專題」。重要藏家則有:「縱筆翰墨寫文心—東京知名書道會會長同一舊藏」、「香港文龍軒珍藏中國書畫專題」、「御風而行—日本書畫家高橋廣峰舊藏台灣名家書畫」。筆底攬清風的扇面形式有:「清風入懷 小有乾坤—名家扇面小品專題」、「月朗風清—明清文人扇面專題」,以及宮廷藝術之「御苑妙筆—清代宮廷書畫專題」。

巴山傲立,蜀水奔流—李可染重要山水作品專題

李可染《峽江帆影圖》,145×74公分,設色紙本鏡心,1985年作。估價:300萬至500萬港元、1260萬至2100萬臺幣。

李可染《峽江帆影圖》為本季封面拍品,創作於1985年,畫面左上角畫題「峽江帆影圖」五個大字,而後以較小行楷豎寫題記五行「看似三峽不是三峽,胸中丘壑,筆底煙霞。一九八五年歲次乙丑秋九月,可染作於師牛堂。」

此大尺幅巨構,畫面恢弘,籠罩著一派倫勃朗(林布蘭)式的光影,立體空間層次豐富且整體感強烈,既符合自然規律,「看似三峽」,卻又「不是三峽」,而是「胸中丘壑,筆底煙霞」,畫家自題,充滿自我肯定,也充分彰顯出畫家風格之變的理想,成為20世紀中國畫家探索將傳統筆墨與西方繪畫觀念相融合的傑作之一。1980年代後,李可染因進入老年,遠途外出寫生的機會越來越少,但其創作熱情未減,他以中年時期多次外出寫生積累的素材反復加工提煉,創作出許多藝術概括性很強、風格恢宏、雄渾,具有宏大氣勢、交響樂效果的山水畫。以尺幅來看,本幅《峽江帆影圖》是目前所見李可染1980年代以三峽為題材的作品中最大的一幅。年近八十歲高齡的可染,晚年推衍出現代山水藝術的顛峰,此圖當為代表作之一。

年豐人壽—紀念齊白石誕辰160周年繪畫藝術專題

齊白石《豐年多鼠》,水墨紙本立軸,133×35公分,1948年作。估價: 60萬至90萬港元、252萬至378萬臺幣。

齊白石《豐年多鼠圖》,乃慶嘉禾豐收,趣味盎然。一束稻穗低垂著,甚為飽滿,引得五鼠趨前齒食。每鼠各具身姿,稻穗前三鼠全神貫注於眼前美食,鬍鬚甚至碰到稻穗,蠢蠢欲試,其躡手躡腳之態躍然紙上;而遠處飛奔而來的兩鼠,於前景三鼠形成動態對比,二鼠尾巴更如一溜煙,迫不及待之姿態活脫而出,令人忍俊不禁。

畫面左上題款:「豐年多鼠」之「鼠」,白石老人特意畫了個老鼠背影,可謂神來之筆,妙趣橫生。齊白石曾於其他作品上曾題「寄萍堂多鼠,白晝食物,不會避人。」不見對鼠之厭惡,更可知他曾細心觀察。本幅用墨充盈,濃淡變幻,將墨色之質感表現的活靈活現,寥寥數筆勾勒出的形體,靈動生趣雖然如此,同類「豐年多鼠」畫題卻鮮出現於世,不過二三幅。齊白石畫作備受東瀛藏家賞識,此作筆墨精湛且獨具個人風格,曾為東瀛白龍堂舊藏。

縱筆翰墨寫文心—東京知名書道會會長同一舊藏

日本近代中國書畫鑑藏史上,個人收藏家聞名於世,如內藤湖南、長尾雨山、須磨彌太郎、阿部房次郎、山本悌二郎等。這一風潮,也帶動了日本書畫界的書人們對中國書畫的鑑藏活動。

本季徵集到關東知名書道會會長所收藏的書畫精品,其憑藉著在中日書壇的行動力及對機會的敏銳感覺,在關東地區收藏中國書畫的風潮中,發揮了重要的引領作用。專題輯有:文徵明《真草千字文》、董其昌《送唐存憶漕臺還朝二首》草書卷、張裕釗《論學手劄-論禹貢・三江》尺牘、何紹基《論書五首》詩冊等書畫佳作,出版歷歷,更是其獨到慧眼之下所甄選的藏品,乃藏家為學研而尋,日夕摹寫兼以考辨之珍品。

文徵明《真草千字文》,水墨紙本手卷,24×310公分,1539年作。估價:15萬至25萬港元、63萬至105萬臺幣。

文徵明《真草千字文》卷。文徵明在69歲高齡時以王羲之《集字聖教序》筆意為主寫出《真草千字文》,其筆力蒼勁瀟灑,筆法精熟,但韻致不失,謹守字法,乃符合文徵明晚年的書法特徵。相比其早年臨古作品,此件跳脫出臨寫智永與懷素《千字文》的框架,有較強的「文書」藝術性,在姿媚靈活的基礎上,逐漸轉為遒勁灑脫,字形也由早年的方闊轉為頎長,此卷為難得的文徵明晚年大作,雖是暮年之書,亦筆筆精到,一絲不苟,令人讚嘆。

董其昌《送唐存憶漕臺還朝二首》草書卷,水墨綾本手卷,書心28.5×270公分、 後跋36.5×113公分。估價:45萬至65萬港元、189萬至273萬臺幣。

董其昌《送唐存憶漕臺還朝二首》草書卷,水墨綾本,所書內容為乃董其昌自作詩,卷末見郭風惠(1898-1973)、徐邦達(1911-2012)之題跋。本卷筆法由李邕而漸入米芾,用筆頗生拙古樸,墨色酣暢淋漓,秀潤華滋,運筆瘦輕飛動。手卷中的草字看似懷素,又不似懷素,有含筋裹骨、圓勁蒼秀之勢,流暢勁健。通篇上百字一氣呵成,顯出深厚功力,為董氏作品中精妙之品。董其昌作品中寬綽曠達的行距是其章法布局的一個標誌性特點,行距空闊疏蕩,使筆墨在黑白互補與篇章結構中相得益彰。行距寬於字距,視覺不疲勞,無沉悶壓抑之感,讓人能輕鬆自在地逐行賞玩文字,在賞玩中獲益,可謂是一種超乎尋常的藝術享受。

中國古代書畫

王鐸《行書五言詩》,水墨綾本立軸,195.6×47.5公分,1646年作。估價:50萬至80萬港元、210萬至336萬臺幣。

王鐸《行書五言詩軸》,「春至留寒意,陽山氣乍晴。人來如有約,水伏欲無聲。罨畫聞禽過,青蒼待鹿行。悠悠朝市遠,輾轉是何情。」冬去春來,天氣瞬息多變,寒意猶存,此時節氣容易犯困,從落款中春日半酣書,可見當時情景。讀罷此詩,也不難體會王鐸當時的複雜心情,一句「悠悠朝市遠,輾轉是何情」道出了其無奈、失意、空虛、頹喪的心態。此件行草巨幅立軸筆力驚絕、氣勢磅礡,章法跳躍,用筆和結字都是在熟練的基礎上,創造性地發揮了二王和米芾的特點。章法主要以平穩為主,但平穩而不覺板滯,這正是王鐸行書藝術的高明之處。他的書風完全確立大概在六十歲左右,可見此件作品當為其成熟行書面貌。

御風而行—日本書畫家高橋廣峰舊藏台灣名家書畫

高橋廣峰(1947—2000),生於書香門第,自幼從藝,在大東文化大學師從書道泰斗青山杉雨。1970年代髙橋先生赴臺留學,拜入「心太平室」李普同門下,並師從王壯為學篆刻。並在1970年代末,拜訪張大千,後得以結識諸位書畫名家,相互切磋學習,亦為高橋日後的一系列收藏結下不解之緣。作為日本的書畫界的代表,高橋多次往返於中、日、臺三地,進行一系列意義重大的文化交流活動,結識了海峽兩岸眾多書畫名家,與他們切磋繪事,相互題贈。

李義弘《雨洗秋樹》,設色紙本,133×67.5公分,1991年作。估價: 3萬至4.5萬港元、12.6萬至18.9萬臺幣。

如今,髙橋的家中依然珍藏著大批直接受贈於藝術家本人的作品、書信及存影。本輯集有于右任、劉延濤、曾紹杰、李普同、秦孝儀、薛平南書作;馬壽華、藍蔭鼎、林玉山、陳丹誠、王農、李可梅、李義弘、董開章;吳平印拓及篆刻、薛平南與薛志揚印章等,名家薈萃,一幅幅精品佳構,留存下珍貴的書畫情誼。

于右任《竹泉詠草書卷》,水墨紙本手卷,32.5×124.5公分,1947年作。估價2.5萬至4萬港元、10.5萬至16.8萬臺幣。

于右任《竹泉詠草書卷》,為于右任68歲時所作草書精品。于右任受楊子惠將軍之邀,席間為將軍即興而作的竹泉詠,全詩64字,句句清雅,筆筆精到。字體優美而富姿態,結字穩固均衡,線條流轉中兼有提按變化,並維持一貫圓潤渾厚的品質,點畫間多有漲墨表現,增添分量感與變化性。線條遒勁凝重,時而搭配飛白與遲澀用筆,墨色濃淡虛實交錯,整體氣勢連貫,達到渾然天成的境界,足為後世草書楷模。

作品後有李普同、劉延濤二人於1980年所作跋文。據內容可知:作品於1947年于右任先生即席為楊子惠老將軍而作,當時並未留稿,故此作未收入先生集中。子惠將軍過世之後此作便流落日本,李普同友人嶋田久雄氏於坊間得之,最後輾轉至高橋先生手中。此作集于右任、李普同、劉延濤師徒三人之墨寶於一體,不僅是當之無愧的標準草書之範本,更是鑄就了一段藝壇佳話的翰墨精品。

無界

藝術無界,類項多元。199件拍品,涵蓋專題有「一期一會・聽茶聞香」、「紫雲瑰寶—硯田良材」、「古美術下條舊藏古代藝術品專場」、「御玉藏珍—重要玉器珍藏」、「千年傳臻—重要明清瓷器珍藏及藝術品」、「秦峰男遞藏舊林原企業舊藏高古藝術品珍藏專場」、「寧靜博古—宋元雅瓷珍藏」、「萬彩復珍—亞洲重要私人收藏」、「日本藏曉芳窯同一收藏」、「東方美人茶」、「金門高粱酒」、「珍稀威士忌」、「瑰麗珠寶」。

御玉藏珍—重要玉器珍藏

清乾隆《白玉雕「穿蓮趕珠遊龍」紋雙龍耳活環抱月瓶》,高20.6公分,估價:500萬至800萬港元、2100萬至3360萬臺幣。

清乾隆《白玉雕「穿蓮趕珠遊龍」紋雙龍耳活環抱月瓶》領銜,此件白玉用料大方,選材考究,以整塊白玉精雕而成。白玉瓶正反面各刻一條霸氣的五爪龍,其身軀蜿蜒,纏著一顆「火珠」,躍動於蓮華八吉祥紋之間,腰頸飾有花卉葉形圖紋,兩側有一對活環龍環手柄。造形流暢,刀工熟練精湛,充分展現清宮藝術輝煌成就。宮廷「龍紋」月瓶在乾隆時期的瓷器中很流行,卻少見於玉器。 本品深雕高浮雕圖案,描繪五爪龍,是現存龍紋玉器中之精品。瓶頸上的茛莧葉吊墜帶紋飾,則由在乾隆宮廷工作的耶穌會傳教士引入的。清代宮廷藝術受同時期歐洲巴洛克和洛可可風格影響,至乾隆時期達到頂峰,而茛苕紋無疑是這種風格最為典型的代表紋飾。此件白玉瓶原籍應為法國重要私人收藏,後來被知名英國古董商查德・馬錢特(Richard Marchant)收入囊中,並曾於2000年11月的S. Marchant and Son 馬錢特75週年紀念的展覽中展出並出版。

清乾隆《白玉雕八吉祥壽字如意》,長43.5公分,估價:  80萬至120萬港元、336萬至504萬臺幣。

另有寓意吉祥之清乾隆《白玉雕八吉祥壽字如意》。本品以整塊和田白玉雕琢而成,玉質潔白溫潤,堅緻細密,玉料厚實,晶瑩剔透,包漿自然。如意呈靈芝狀,雲葉首,四周起如意雲紋邊框,首面隆起,中間浮雕「壽」字,周圍環繞著佛教八寶之「寶傘、蓮花、雙魚 、寶瓶」四種淺浮雕。吉祥紋飾又飾於如意之上,更是平添吉意。 除祝壽外,更示以吉祥、順心,承載祈福納祥等美好心願,成為朝賀、祝壽、喜慶時不可或缺之物。

一期一會・聽茶聞香

元《剔紅牡丹雕葵口盤》,高2.6公分、徑19.3公分,估價:60萬至120萬港元、252萬至504萬臺幣。

元《剔紅牡丹雕葵口盤》,元明時期以花卉為題材的剔紅,一般花葉密布,多無錦地,正是《髹飾錄》所謂的「又無錦地者」。元代雕漆以紋飾突顯、布局緊密為特徵,本盤以三朵牡丹為主題,雕刻深邃立體,布局疏密有致,可堪元代雕漆之典範,其髹漆厚實,所雕紋飾渾厚圓潤,層次豐富,枝葉飽滿,舒捲自如,起伏有致,生動寫實,其紋飾婉轉自然,具有流動感。

楊彭年《瞿子冶刻紫泥石瓢壺》長13.5公分、寬10.8公分、高6.1公分,估價:12萬至18萬港元、50.4萬至75.6萬臺幣。

楊彭年《瞿子冶刻紫泥石瓢壺》,底款:「楊彭年造」、壺身銘刻:「同學少年多不賤 子治」。子冶嗜好壺藝,與楊彭年合作,並自製銘刻於壺上,題壺多作行書,間為楷書;刻畫多梅竹雙清,有詩、書、畫「三絕」之稱。此壺集兩紫砂名家於一身,石瓢壺包漿溫潤,壺身刻有一杆細竹,構圖簡潔,意境高遠,格調超然。竹子旁邊有書「同學少年多不賤」七字,氣息高古,鐫刻瀟灑自如,書卷味十足。壺身略扁,呈梯形,曲線柔和流暢,造型渾厚樸拙,流線大方,紫砂呈色深沉,包漿緻密光滑。

紫雲瑰寶—硯田良材

清《吳昌碩銘沈石友舊藏 端石聽松亭瓦硯》,長15公分、寬10公分、高2.2公分,估價40萬至60萬港元、168萬至252萬臺幣。

清《吳昌碩銘沈石友舊藏 端石聽松亭瓦硯》此硯以端石做就,作古瓦形,硯堂淺挖呈橢圓,硯額之上有吳昌碩行書篆銘:「端溪之良 製眇香姜 左君文房 長樂未央 壬子冬仲 昌碩篆。」硯背有沈石友所銘,曰:「不補天得瓦 全參書畫禪 辛亥閏六月 石友銘於聽松亭。」全硯色紫微紅,石質細膩,外有原配老紅木盒,盒蓋有硃砂所寫「聽松亭瓦硯」,背後貼有「白沙邨莊」 四字朱文印簽,此印為近代著名篆刻家錢瘦鐵所刻,為此硯舊藏者橋本關雪收藏之佐證。此硯為民國著名硯台收藏家沈石友舊藏,收錄於其子沈若懷所編《沈氏硯林》一書之中,以沈石友之書齋齋號取名作「聽松亭瓦硯」。

本品舊藏於東京知名書道家處多年,最早曾於1977年由日本五島美術館舉辦的「中國の名硯」展中展出,並收錄於展覽同名圖錄中。2014年,吳昌碩誕辰170週年,本硯於「缶墨東遊 吳昌碩誕生170週年紀念展」展出,並收錄於同名展覽圖錄中。今年為吳昌碩誕辰180週年,日本各大公私博物館均以吳昌碩之書法,繪畫,篆刻等作品作展,其中有《沈氏硯林》所著錄佳硯多有展出,迴響強烈,本硯作為沈石友以書齋為名的佳硯於當下釋出,可謂意義非凡。

古美術下條舊藏古代藝術品專場

明宣徳《青花折枝花果紋葵口碗》,高8公分、徑22.5公分,估價:85萬至125萬港元、357萬至525萬臺幣。

日本東京知名古美術商「古美術下條」自1968 年開業以來,以東洋鑑賞陶瓷器為主要經營項目,數十年來珍藏及釋出了眾多品質優異的中國,日本,韓國等精美陶瓷器。舊藏多年之重要藏品今釋出四件,可謂唐、宋、明初的代表性器物,如唐《銅鎏金龍首飾件》,其器型、工藝,均顯示出了大唐金銀器大氣磅礴,工藝精絕的特點,且有「典」、「福」二文字款識,是唐代金銀器中極為少見的珍品佳器。唐《三彩寶相花卉紋三足盤》,釉色純正,紋飾精美,寶相花部分使用了藍彩裝飾,是級別頗高的唐三彩器物精品,另外的北宋《磁州窯刻花缽》、明宣徳《青花折枝花果紋葵口碗》乃宋明古瓷之精品,極為少見難得,本次釋出機緣難得,值得關注。

唐《銅鎏金龍首飾件》,高39.5公分,估價:65萬至95萬港元、273萬至399萬臺幣。

唐《銅鎏金龍首飾件》通體鎏金,金色自然,部分有翠綠色鏽蝕,整體古樸雅緻,頗為高貴。龍首,直壁,中空,頸部處有陰刻「興、福」二字,字體蒼勁古拙,下端處有環狀邊稜,中空,或為杖首,祭祀法器部件,儀仗用器等。

古代以龍為元素的器物,素來出處高貴,非一般個人和機構可以使用,另有「興」「福」二字款,或為某機構特定使用器物。最早以「興福」命名的古寺,為江蘇常熟市的興福寺,始建於公元500年左右,唐咸通九年唐懿宗御賜「興福禪寺」額,為江南名剎之一。西安碑林中藏有刻於唐開元九年(721)的《興福寺殘碑》,碑之首句「碑在京興福寺」,此興福寺位於唐代長安城,今西關地區。從隋代開始一直到唐中期的二百餘年間,日本為了學習大唐的先進文化,先後向唐朝派出十餘次的遣唐使團。眾多的僧侶回日本後,在日本開宗立派,眾多的寺院直接以唐朝的寺院名稱而命名。如建造歷史可追溯到公元669年的奈良興福寺,時至今日都是日本最為重要的古代名剎之一。本器之詳細出處雖不可考,但通過「興」「福」二字款的豐富的文化背景,大抵可得出此器來歷絕非一般,是一件極為少見難得的唐代鎏金器物珍品。

千年傳臻—重要明清瓷器珍藏及藝術品

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紋鳩耳尊》高35.3公分,估價 80萬至120萬港元、336萬至504萬臺幣。

清乾隆《青花纏枝蓮紋鳩耳尊》此尊莊重古雅,沉穩敦實,胎體厚重堅實,乃仿自商周青銅壺式之造型。釉面瑩潔光潤,敞口,短粗頸,肩部兩側附雙龍耳,對稱而為,巧思可見,扁圓腹下垂,橢圓形 圈足外撇。全身白釉上以青花繪飾,自上而下繁密鋪陳,呈帶狀分佈,飾以海浪紋,折枝花飾帶、纏枝花卉紋等,腹部以纏枝花卉紋為主題紋飾,中心位置出現的 大朵西番蓮紋,其花瓣少而細長,且彎曲有致。繪工精細純熟,筆觸一絲不苟,青花發色明翠,器底青花書『大清乾隆年製』篆書款。此尊的兩側有雙鳩形耳,又名鳩耳尊。「九」為最大之陽數,鳩因諧音「九」、又與「久」同音,故有象徵長壽之意。

日本藏曉芳窯同一收藏

「臺灣當代官窯主人」蔡曉芳與日本淵源深,於26歲1964年赴日本國立通產省名古屋工業技術試驗所陶瓷部深造,師事加藤悦三(kato)、金岡繁人(Kaneoka)等,積極研究釉藥,評價極高;1975年,蔡曉芳於北投貴子坑創設「曉芳窯」,舉凡中國歷代各種名窯瓷器都在其手中復活,而後名聲遠揚,享譽國際,國際拍賣公司、國立故宮博物院乃至海內外公私博物館,和以及張大千等重要私人都曾委託其製作瓷器。美術評論家吉田耕三於1980年代評析日臺陶藝界,曾盛讚:「蔡曉芳是唯一能超越日本人的中國陶藝家。」本次曉芳窯共推出25件,涵蓋多件仿古名瓷,磁州窯黑釉、鈞釉、龍泉釉、粉青釉、官釉、汝釉、青花、釉裡紅、粉彩等,器形有大盤、鳳耳花瓶、天球瓶、鹿耳尊、荷葉瓜棱蓋壺、茶器組等類形豐富,起拍價均為3000港元、新臺幣1萬2600元,估價可親,眾多的曉芳迷可進場競奪,一較高低。

東京中央2024春季拍賣|香港臺北聯合拍賣

預展時間:2024年6月27日(四)至28日(五)|10:00—18:00
拍賣日期:2024年6月29日(六)|10:00

香港地點:東京中央香港藝術空間(香港上環永安中心26樓)
臺北地點:華南銀行總行國際會議中心(臺北市信義區松仁路123號)

 

古美術編輯部( 228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