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歷史沒有如果?但策展可以?──策展方法與典藏品之間的多元競合

歷史沒有如果?但策展可以?──策展方法與典藏品之間的多元競合

博物館的前身與歐洲15至18世紀作為收藏和觀看的驚奇小屋(Cabinet of curiosities)或珍奇屋(德語:Wunderkammer,英語:wonder-room)有著密切的關聯性,在過去,展示的功能與目的,從最小單位滿足個人的「秀異」(distinction),直至近代,博物館學的興起與成熟,讓展示與詮釋之於背後的方法和目的,牽涉著地區歷史、民族想像、國家認同乃至於自由民主等,不同意識形態之建構;毫無疑問的,臺灣場館諸如國立臺灣博物館、國立歷史博物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國立故宮博物院以及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等,因不同的歷史成因,有其各自的屬性和主要藏品方向。
您已經是會員?
典藏
免費加入會員,閱讀專屬藝文報導
繼續閱讀此篇文章 加入會員
劉星佑( 58篇 )

熱愛第一代神奇寶貝,熟悉庫洛牌使用方法。專長當代影像評論、書畫研究,關注農業環境與性別議題。現為獨立策展與藝術創作。文章發表於典藏、Art Plus、藝術家雜誌、等平台。曾策展於香港牛棚藝術村、臺灣國立美術館數位方舟、臺北數位藝術中心、臺北國際藝術村、台南總爺藝文中心等。影像作品曾獲「臺北美術獎」優選、「台北國際攝影藝術獎」Grand Prix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