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文化寒流——高雄城市美學及文資的重大危機

【蕭文杰專欄】文化寒流——高雄城市美學及文資的重大危機

由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至今,高雄的文化現況不因為改朝換代有所提升,反是更向下沉淪。南台灣的高雄本應該是炎熱的,不過若站在高雄城市美學、文化現況及文化資產保存的角度來看,現在的高雄可能正遭遇最冷的「文化寒流」。
南台灣的高雄本應該是炎熱的,不過筆者認為,若站在高雄城市美學、文化現況及文化資產保存的角度來看,現在的高雄可能正遭遇最冷的「文化寒流」。
原本高雄的文化特色是多元的,高雄是海港城市,有開放五口通商所興建的打狗英國領事館;有日本統治時代的糖業文資;有北台灣罕見的軍事文資;有鐵道文化財;亦有各宗教寺廟、教堂文資,可能有人認為由這些政府已經指定、登錄的文化財來看,高雄的文化類型很豐富。但是我卻認為,高雄的古蹟、歷史建築文資總數量偏少,目前只有99處,比起台北435處、台南216處、台中173處、彰化151處都還少。這不是高雄缺乏文化,而是高雄文化局缺乏主動去指定、登錄文化財的行動。
覆鼎金公墓為僅存之具歷史意義的日本人墓,不過高雄市文化局列冊已經超過一年,根據《文化資產法》應該於六個月內審議,可是卻因為高雄市文化局的怠忽,至今沒有審議。 (高雄在地文資團體「地下高雄:覆鼎金掃墓團」提供)
筆者認為,觀察由一些高雄市政府沒有指定登錄的建築物,反而更能呈現高雄的文化價值,例如覆鼎金公墓內的回教墓園、日本人墓、法國貨船迪蒙.迪維爾號(SS Dumont d'Urville)的輪機長約翰.威廉.克勞佛(John William Crawford)墓,這些是象徵高雄海洋、庶民的文化;淺野水泥株式會社高雄工廠石灰窯,象徵高雄曾是水泥工業城的歷史;而高雄岡山欣欣市場這個無法取得文資身分的老建築,也是承載眷村庶民生活的共同記憶場域。不過這一類空間,在過去主政者漠視空間紋理脈絡下,是被判定沒有文化資產價值的,或提報列冊後至今未進入大會實質審議。前朝市府漠視文資,公有建造物沒經過50年公有建築評估,就慘遭怪手拆除的至少就有高雄旗山日式宿舍、高雄二戰遺留機堡。而公民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第14條提報文化資產,在提報尚未進入會勘階段就被拆就有旗山洪厝高雄客運岡山總站。高雄前朝市府對文化保存得不積極,應該是失去部分文化人支持的原因之一。但筆者觀察,由2018年市長選舉後至今,高雄的文化現況不因為改朝換代有所提升,反是更向下沉淪。這也導致筆者認為高雄現況是「文化寒流」。
淺野水泥株式會社高雄工廠石灰窯是高雄工業文明的象徵,可是沒有法定文資身分。(攝影/蕭文杰)
筆者認為「文化寒流」主因是韓市長的文化觀過於狹隘,他一方面承諾會聘任:「英文能力極好的文化局長」。但是又用歧視語氣稱菲律賓外語人才為「瑪麗亞」(Maria),反對「瑪麗亞變老師」。某種程度來說韓市長狹隘的心胸,使他難以多元看待不同文化,更別說文化交流及南向政策。
另一方面,韓市長對文化局長的選擇,其條件竟然只是「英文能力極好」,忽略了文化局局長需要高度文化專業,如今「英文能力極好的文化局長」已經懸缺快要半年,至今尚未布達上任。而經由媒體報導,高雄文化局長人選可能是教育行政領域的林思伶,但林思伶卻絲毫沒有相關經驗,這位毫無文化政策經驗的局長會不會變成文化局內的英語總機?什麼文化事務都要詢問文化局內的分機?
除了漠視其他文化在高雄的存在,為了高雄燈會,韓市長硬生生將愛河改稱為「金銀河」。這個「金銀河」被許多民眾批評「俗氣」,但是筆者認為「金銀河」燈會的問題不在於「俗」,而是整個燈會缺乏「高雄」自身的特色,忽略高雄文化的本質。
為了舉辦高雄燈會,韓市長硬生生將愛河改稱為「金銀河」。(攝影/陳漢聲)
而喜歡夾雜幾句英文的韓市長在高雄市立美術館參觀「太陽雨:1980年代至今的東南亞當代藝術」特展後,竟然在展館內大喊「發大財」,這不只是破壞參觀品質,更是挑釁藝術家對藝術作品的獨立性。因為就藝術展館而言,「發大財」是韓市長的政治口號,藝術家與美術館在場工作人員、觀眾都不該被要求順從。這個舉動也破壞了高雄常年累積的人文質感。
筆者最關心的是高雄的文化資產,高雄最近發生了仁武劉家古厝被強拆,引起廣大文資界震撼,筆者認為這是高雄文化局行政怠惰造成,例如提報人已經在文資提報單上,重複告知三次此案「具有立即性之拆除危機!」高雄市文化局卻沒有立即採用暫定古蹟的措施。而當日拆除事件發生,文化局竟然沒有依法《暫定古蹟條件及程序辦法》以急迫危險為前提,立即前往現場勘查,等文資委員到場,仁武劉家古厝幾乎已被拆除殆盡。
高雄仁武劉家的文化資產提報單已經清楚註明「具有立即性之拆除危機!」,可是高雄市文化局卻完全輕忽,最後導致被拆除。(高雄文資團體提供)
高雄仁武劉家古厝第二進被拆除前樣貌。(高雄文資團體提供)
高雄仁武劉家古厝建築裝飾。(高雄文資團體提供)
高雄文化資產守護做不好,韓市長卻轉移焦點,最近指前朝高級官員正遙控文化局,但筆者想告訴韓市長,2018年12月25日之前的文資怠惰案例,例如高雄旗山日式宿舍、高雄二戰遺留機堡未經過文資評估即被拆,絕對可以推給前朝究責。但是韓市長上任後忙著選總統,讓高雄沒有文化局長已經五個多月了,這五個多月來高雄文化局荒腔走板的事可不少,例如位於屬國有土地的「欽褒節孝賜金建坊蕭母貞懿李太夫人墓」,2019年1月16日由公民團體提報,這類沒有土地所有權爭議的案件,竟然至今仍無辦理會勘。另一件於2018年3月10日公民文資團體提報的「高雄車站舊候車亭」,也是在雖有提報的前提下,卻未經審議就拆除。所以高雄仁武劉家古厝的文資事件,並非韓市長上任的第一個文資破壞事件,高雄市政府必須做出亡羊補牢的行動。
「欽褒節孝賜金建坊蕭母貞懿李太夫人墓」位於公有土地,地方團體2019年1月提報後,高雄文化局已經超過了四個多月,至今沒有安排現勘。(高雄在地文資團體「地下高雄:覆鼎金掃墓團」提供)
高雄仁武劉家古厝磚雕。(高雄文資團體提供)
以上的諸多事件,就是筆者所看到的高雄文化寒流,在此奉勸高雄韓市長,不要只是看到了文化資產坐落土地的發大財價格。文化資產也有其社會價值、教育價值、傳承價值,甚至能夠帶動起高雄的文化觀光價值,就請韓市長快請新任文化局局長上任,在面對與捍衛高雄文化、高雄美學之時,大聲說出:「Yes, I do.」

編按 封面圖片之水溝蓋由高雄市新興區德生里製作。
蕭文杰( 62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