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詔藝之眼】專訪NFT超級傳教士兼收藏家「寶博士」葛如鈞(上)-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八)

【詔藝之眼】專訪NFT超級傳教士兼收藏家「寶博士」葛如鈞(上)-NFT藝術化系列探討之(八)

Interview with NFT Preacher and Collector Ko Ju-Chun, aka “dAb” (1) - Exploring How NFTs Became Art (VIII)

本專訪非常榮幸能與寶博透過深入交談,取得他致力於推廣NFT的2021年度中,最精華的第一手資訊與回饋。他於本文中的分享,雖然有很大部分曾散列出現於各集Podcast《寶博朋友說》,以及坊間各大訪談資訊內,但本專訪集合了歲末年終他對於NFT市場及他自己收藏心得,同時也可代表去年華人世界中,眾多橫空出世NFT重量級收藏家對2021看法的總結,以及對2022該市場的預測。

2021是神奇的一年。對於全世界關注金融交易市場與「科技創新」的人是如此,對於藝術圈的人更是如此。


當2021年初,藝術品拍賣龍頭佳士得宣布數位藝術家Beeple的作品將上拍之後,NFT這個縮寫英文新字,從此幾乎佔據了各領域媒體的主要版面。從起初的不明所以,甚至嗤之以鼻,到如今的瞠目結舌與躍躍欲試,再保守的藝術市場也不得不接受,繼新世代藏家及新收藏思維的衝擊之後,在異軍突起的短短不到10個月期間,NFT已經成為眾多藝術收藏人士非得掛在嘴邊的顯學之一。

Beeple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本刊資料室)

NFT的「出圈」(指事物不限於在某小圈子內被關注,也進入大眾視野)是福是禍說法紛陳,即使因網路管制造成資訊取得方面受限,收藏NFT早已透過多方面的宣傳和推廣,成為兩岸三地40歲以下有資(以及想快速致富的小資)階層最常掛在嘴邊的聊天密碼。在華語世界中,如果要問誰是最知名或最熱心的NFT傳教士,絕不做第二人想,所有人口中第一個冒出來的名字,非「寶博士」葛如鈞莫屬。

寶博士葛如鈞。(本刊資料室)

本專訪非常榮幸能與寶博透過深入交談,取得他致力於推廣NFT的2021年度中,最精華的第一手資訊與回饋。他於本文中的分享,雖然有很大部分曾散列出現於各集Podcast《寶博朋友說》,以及坊間各大訪談資訊內,但本專訪集合了歲末年終他對於NFT市場及他自己收藏心得,同時也可代表去年華人世界中,眾多橫空出世NFT重量級收藏家對2021看法的總結,以及對2022該市場的預測。(以下專訪內容經當事人確認後刊出)

詔藝:為何在今年初就鎖定NFT做為你的兩個重點專注研究領域(另一個是虛擬土地)呢?

寶博士:實際原因有許多不同層面,但如果要我仔細回想,依稀可以從2017、2018年當時買加密貓(CryptoKitties)時期起談起。當時加密貓是個區塊鏈虛擬寵物蒐藏遊戲,我就覺得NFT是個很有趣的發明,「當一個真實世界創作者將他的創作能量放入虛擬世界作為區塊鏈蒐藏品後,竟然有人買單」的這樣一件事情讓我感到非常震撼,我同時看見這樣一個發明的新的可能性和它潛在的延續性,但當時它的市場一直沒有起來。直到2020年12月20日,Beeple的第三檔作品在NiftyGateway上架,該作品是一組包含實體相框的數位作品,也是第一件虛實共存的NFT收藏品,根據媒體報導,當時一個晚上的銷售為350萬美元。以969美元購入的作品,可以於24小時內升值至10萬美元,整個事件真的令我非常震驚。然與此同時,我也發現NFT的早期市場逐步成形。

今年初開始將NFT當作關注重點,除了前述觀察外,其中一個主要的關鍵點是受到Beeple在佳士得上拍獲得全球關注的後續影響。這些是讓我當時決定投入這個領域很重要的原因。

除了NFT外,我另外也關注是虛擬土地。當初設定這兩個關注的議題,可以早一點讓台灣的部份聽眾提前世界半年進入這個未來世界和未來產業,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開心。

加密貓,又稱謎戀貓(CryptoKitties)。(本刊資料室)

詔藝:從今年2、3月Beeple拍賣的相關宣傳開始至今約10個月,你對NFT市場觀察的總結為何?

寶博士:我覺得未來好像是可以預測的,但測不準。(笑)如果問我當時是否預料到NFT市場之後的蓬勃發展,我想我有預測到。之後一段時間在4到6月期間,市場大幅下滑,交易量非常低。雖然我也看到了那樣的情況,但我當時也說NFT的夏天要來了,後來果然NFT夏天也來了。沒多久後,我也說要入秋了,果然秋天也來了。

我的重點是,我一直認為「早一點的進入這個市場的話,你可以獲得一些這個新市場的紅利」。因此,如果我們看的是很遠以後的事,我覺得NFT市場是可以預測的,比如說我在《寶博朋友說》Podcast節目中也有提到,我覺得對於廣告行銷公司與品牌來說,NFT是一個powerful tool(有力的工具),對以後的廣告公司和品牌,NFT這樣的工具會是個super donate(超級贊助)的神器。

未來品牌都可以透過NFT來讓愛你的人把錢付給你,像年底兩個最紅的項目就是愛迪達adidas Originals無聊猿(BAYC, Bored Ape Yacht Club)的adidas Originals: Into the Metaverse (Phase1)以及耐吉RTFKT這兩個專案。愛迪達發售無聊猿NFT一個晚上收到2,300萬美元,那是一個多麼驚人的數字!即使以它這麼大一個品牌,一個晚上要賺到這樣一個數目,也非常不容易。你可以想像看看,如果愛迪達規劃一個預購3萬雙球鞋的全球限量銷售專案,整個活動執行起來的成本,那是可想而知的巨大。且一雙鞋可以在幾小時內,不但產生出二級市場,且價格上漲5倍以上,這在過去都是完全難以想像的事情。

但在NFT出現之後,像這樣的事情將會常態化,所以才說我覺得NFT的市場狀況好像是可以預測的。如果你看的是一個很大的方向,像這些不斷發生的驚喜,都是可以預見的。但如果說只看一個很小的點,比如你問我現在Artblocks價格這麼低落,接下來3個月它會怎麼走,或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那就真的沒有辦法知道。所以我覺得我的我的心得就是:大方向可以預測、未來可以預測,但是具體事情就測不準。

RTFKT X村上隆NFT項目CLONE X。(© CLONE X)

詔藝:當大家都一窩蜂發NFT,例如之後這幾個品牌再發,或其他大品牌也繼續發,市場對於NFT還能保有這麼高的新鮮感和這麼熱的接受度嗎?

寶博士:以中西方的音符為例,它們各自被發明了多久?幾千年有了吧?但音樂這個東西有退流行嗎?沒有啊!還是一直有新的好聽的音樂出現。畫布和顏料被發明了多久了?藝術創作也一樣持續存在人類的生活中,而且持續進化中,不是嗎?音符就那幾個,但所有的歌曲都不會完全一樣,不斷有新的樂風,每個時代也都會有自己時代的歌曲;食材也就那些,但總有人可以變出沒有人吃過的菜色和料理。我想要解讀的是,我知道會有人會說些風涼話,認為當愛迪達、百事可樂這些品牌出了NFT,NFT就遜掉了。但實際上,新的東西會一直被創造出來。

我以前認為NFT是區塊鏈上的紀念幣,但經過這段日子的思考,我認為我們都小看了NFT,它絕對不只是個紀念幣,而是個全新的「媒材」(或「載體」)。它的發明就跟當時蔡倫造紙一樣,是虛擬世界、元宇宙中的「數位紙張」。所以,當它是紙張的話,誰來玩、怎麼玩都沒問題啊?玩500次都沒問題啊?你會問我們怎麼又多了一位藝術家在紙上畫畫嗎?不會嘛!你會問怎麼村上隆又在「紙」上畫畫,那麼遜?不會吧!NFT是一個載體,但因為它太新,所以大家會說它變不出把戲了。但當我們回頭去看看人類歷史上出現的東西,如果它屬於「基礎物件」(受訪者在此以英文fundamental稱之),再變個5,000年都沒問題啊!新東西出現時,往往都會遭受原來已經習慣使用原先載體的人的批評,這我一點都不意外。

葛如鈞個人NFT項目「DOGE TO THE MOON by dAAAb x Mars Lin : OPEN EDITION|MOON」。(擷取自akaSwap

詔藝:先前NFT剛出來時,幾乎所有的人都強調它的「獨特性」,但事實上,光獨特性一個點應該還沒辦法凸顯出NFT的價值,還需要加上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不然NFT越來越多,不可能每個都很重要,這部分你的看法呢?

寶博士:的確,現在99.9%的NFT可能在未來會變成沒有價值。就像紙張普及後,能將紙上作品變成100萬美金的,就只有像村上隆、畢卡索等那些知名藝術家,其他人就沒那麼容易。所以載體以及媒材的發展,會逐漸影響它在世界裡存在的價值比例。這個世界每一天可能有一千萬個人在紙上畫畫,但或許只有一百個人畫出來的畫是有價值的。

詔藝:幣圈的人常常講「幣圈1天、人間1年或10年」。如果用這樣的比喻,NFT開始爆發至今已經發展三百多天,換算起來少一點也經過300年了,可是為什麼NFT只有在商業玩法方面進步神速,但在其他方面,如安全和交易便利性方面都沒有什麼進展呢?(可參考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的看法

寶博士:這可能也是很多人的疑問,我覺得這個問題在於是因為使用了兩個時間跨度,才會有這樣的誤解。「幣圈一天,人間一年」主要在形容幣圈中時間的濃度很高,對於時間變化的感受很劇烈。當年網際網路在發展初期,也有類似這種度日如年的感受,好像每一天都有新的變化。這個時間跨度是感受性的,但物理性的時間並沒有流逝地比較快。人的時間有限,人類在一天之內所能做的事情就那麼多,一個產業的變遷和成熟的歷程,有它速度上的極限。

就我的看法,這個產業就和網際網路剛興起的時候一樣,it’s still early(還很早期 還屬於初期階段或還在初期,早期是用在已經發展過的一整個歷程的其中的前面階段)。網路花了十年,現在NFT也一樣,才剛過完第一年而已。我認為以現在的科技和進步的速度來說,估計這個產業要達到成熟,大概總共要花5到10年的時間。

以iPhone為例,它興起時間是2007,雖然2005左右就有了黑莓機,但直到2012至2020間,手機產業才算成熟,大約花了10來年。換成現在的速度,我可以設定一個標準,當達到50%的創作者、企業或品牌,都會「考慮」(不一定實際發生)使用NFT的時候,預估3-5年應該就可以達到了,也就比過去速度快約25%到50%。

此外,我認為NFT市場也可以說是社群網路的延伸,若缺乏像臉書、Instagram這些社群平台,我們就無從得知村上隆有作品,也無從確認作品是他的創作。當我們想確認NFT時,可以透過經核實的官方帳號得知這些資訊,也會知道這些NFT長麼樣子、以什麼樣的方式發行,都有賴社群網路,我們才能享受到這樣的便利性。

詔藝:你挑選NFT作品的標準?

寶博:大家一直覺得NFT是一個新的東西,所以大家會想要瞭解要怎麼分辨這些東西。我選擇NFT的標準,基本上是延續NFT收藏大神WhaleShark的三個標準:第一,NFT創作者必須和真實世界是有關聯,例如RTFKT X村上隆這種類型;第二,作品能夠代替創作者說話,也就是作品上的signature(簽名,在此指「識別性」)很重要,見作品如見人,能夠凸顯出個人風格;第三,AI或演算藝術、生成式藝術(Gen Art)的NFT,這些作品雖然在傳統藝術世界中不受歡迎,但價值遠遠被低估。我基本上是跟隨他的這幾個原則,加上我自己的第四點:買個自己會覺得開心的作品,這樣才會Hold的住,不會一直想將它賣掉。以上就是我收藏NFT的標準。

我並沒有特別將NFT分成藝術類型和非藝術類型,前述這幾個條件都可以運用在檢視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村上隆,或Refik Anadol等藝術家的作品。我檢視這些藝術家時,我會去想,如果有一天NFT被聯合國規定全世界人都不能擁有,那這些藝術家還會不會創作?如果還會,這就是位好的藝術家,再加上我自己的第四點原則,如果四項都符合的話,那對我來說就是個非常好的作品。市場上一直有些還不錯的東西,但如果不是我的菜,不符合我的條件,我收藏的意願也就不高,所以我應該算是比較言行一致的收藏者。(笑)

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NFT作品《貨幣》(The Currency)。(本刊資料室)

NFT中有個偉大的例子我不但非常喜愛,也依舊始終支持,那就是Hashmasks。你可以說它是盲盒始祖,同時也是頭像始祖。你說他能不偉大嗎?Hashmasks至今依舊還是有真實的團隊出來認他們的作品,他們團隊也持續在運作。我對這個團隊始終腦粉。像我就發現它的價格和Beeple作品的漲跌相關性很強,對我來說,他們都屬於NFT先鋒開創者。即使他們被遺忘,但當哪天新作品漲的倍數已經太高太誇張,資金應該還是會往比較雋永的作品移動。

雖然現在看起來Hashmasks價格真的跌到很低,但如果讓我來選20年後回頭看它和Beeple的作品誰比較好,我認為Hashmasks這個項目的整體概念比Beeple好得多,因為Beeple作品的時代性比較強,但它作品的行為面和藝術性就沒那麼到位。我認為若以20年來比較的話,Beeple作品的漲幅會有可能會低於Hashmasks。

NFT項目Hashmasks。(本刊資料室)

不過,我認為Beeple的作品應該還是會持續漲,但不會漲那麼多倍,因為他的作品還是具有相當程度的時代意義。舉例而言,你去問路人印象派大師有誰,大家多少可以講出幾個名字。但當你去問3D美術大師有誰?絕大部分人都說不出半個名字,而Beeple至少在這個領域是個走到最頂的人物,我很難想像他的名字不會留下來。

我認為時間性的價值對於在區塊鏈上的藝術作品會有「加成的效果」,有點像加權平均數,就放越久越好,它們的「時代性意義」會比傳統的創作世界還更重要。雖然傳統藝術作品的時代性意義也很重要,但NFT的時間註記特色使得它的時代性無庸置疑,在鏈上什麼時候發出來就是什麼時候。當你說你是第一名,你就是第一!就像Ether Rock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EtherRock。(本刊資料室)

詔藝( 13篇 )

法學背景,專注研究西方近現代藝術家,並持續關注藝術市場與潮流
藝術作品辨識app ART MASTER全球冠軍紀錄保持者。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