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混沌迷霧裡的那道光:羅喬綾「故事裡的光」

混沌迷霧裡的那道光:羅喬綾「故事裡的光」

Beacon of Light Amidst Hazy Chaos: "The Light in the Story" by Lo Chiao-Ling

這次展出的22幅作品中,大多數是具有羅喬綾創作特色:純真、溫潤的兒童肖像,這些肖像有著粉色的蘋果臉,大大的臉龐,相較起來略顯小的五官,但擁有不同的眼神,有的堅毅、有的徬徨。在觀賞的過程中尋找這些藏在作品裡小小的符號,再搭配羅喬綾的文字,似乎就能更貼近她的內心,更了解她想要傳達的訊息。

自2020年初至今,全世界因突如其來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不論是個人、社會甚至於運作的機制皆受到極大的影響;在經歷了這段晦暗不明的混沌疫情後世代,人們的生活將逐漸回復平靜,而過去的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因其樣貌與本質已發生變化,將形成「新常態」(New Normal)。在這段社會與世界復甦的過程,身處這獨特處境的人們,正面臨著許多身心靈的挑戰。

離上一次2018年的個展已有四年之久,本次個展羅喬綾以「故事裡的光」做為主題進行創作。乍看此個展主題,大多數人會聯想到因新冠肺炎疫情的起心動念;然而,早在2019年,羅喬綾已決定以此主題進行及籌劃她這次的個展。即使決定創作主題與現在個展的時空背景與社會樣態截然不同,但從她此次展出的作品中,觀眾仍然能夠找到與當下心境相呼應的感受與關連性。這可稱之為藝術的力量,或更精確地說,羅喬綾想向觀眾傳達「反身性」(reflexivity),亦即透過她的作品,讓觀者能夠回到「自身」進行思考;其作品與觀眾的生命產生對話與交融,進而讓觀眾能夠在自身獨特處境中,持續思考個人自我選擇、承擔的行動和決定。

羅喬綾,《在路上了》,壓克力顏料、麻布,140×143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3》,壓克力顏料、麻布,20×20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在浩大森林裡找尋遺忘的主體性

大自然是一座神殿,殿中有著具有靈性的柱子,
有時會發出隱約說話的聲響;
行人經過該處,穿過象徵的森林,
森林露出親切的眼光注視著他們。
─波德萊爾(Charles Baudelaire),〈契合〉(Correspondances)

波德萊爾的詩句將森林的樣態擬人化,森林具有靈性,森林裡的各種聲音像似對旅人低喃著;在許多文學作品中,「森林」常與「詩」連結,而森林的詩意更讓人充滿各種想像。

羅喬綾此次個展之故事線發生在一座森林,她也希望藉由創作回應自己的疑惑:「常常我們在看一齣戲或一本書的時候會試圖對照自己的人生,好像想要在別人的身上找到解答,但人生不像參考書一樣,寫完習題還可以翻到後面對答案。」羅喬綾想像旅人踏進森林後,會接觸到的人事物,透過她的畫筆呈現出旅人內心的迷惘和心理狀態;當進入到森林後,主動或被動做的各種決定將左右著未知的結果。沒有人引導道路的方向,但若沒有自己走過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遇見誰?這一切只能靠自己經歷過才會知道,而最後的結果也要自己承擔。這如同英國自由主義之父洛克(John Locke)提出的「心靈如同一張白紙」概念,我們的知識來自於經驗。

森林漫無邊際、界線模糊,給予人們一個能夠反思與感悟的空間;森林與外在世界分別呈現出安靜與熱烈、原始與人造、浪漫與現實、朦朧與清晰、永恆與短暫……等各種不同形象。當人們走入森林時,則進入了一個未知的場域,在漫步穿越森林的旅程中,將遇見許多未知的事物,為了走出森林、找到目的地,在這段遠離塵囂的旅途當中,森林以其豐富性刺激著並提醒著人們曾擁有但遺忘許久的主體性;在旅途結束之際,我們才能夠與大自然和解、與自己和解,才能夠看到更遼闊的世界。

即使兩個人走入同一座森林,遇到了相似的人事物,但選擇及考量不同,或許會引領去不同的出口。就如同人生,兩個相似的人在同一階段會做出不同決定,進而產生了在不同世界的存在狀態;不知道決定是好是壞,唯一能做的,只有在當下做出最好的選擇。

羅喬綾,《你是夜晚的魔術師》,壓克力顏料、麻布,100×100 cm,2021。(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6》,壓克力顏料、麻布,20×20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成為溫暖、慰藉人心的一道光

白色在繪畫中能夠呈現出主體及空間感,也在作品中象徵著希望、純潔和自然。然而,在羅喬綾的作品中難以找到直接以白色凸顯出她這次欲傳達的主題「光」,這或許也映現了她的個性,安靜內斂但有想法,有著敏銳的觀察力和思考,日復一日地創作,但持續思考怎麼讓創作更進步更好。

在與羅喬綾訪談過程中發現,她在這次個展中所要呈現的「光」,並非是我們會直接聯想到的燈塔、明燈,那種能夠明確地指引著該走的方向。她想要傳遞的「光」,是生活中微小的善意、勇氣、幫助,如同她說:「可能我們都無法直接成為那道光,不過藉由別人的光反射到自己身上,也許可以成為某種光源。」藝術家想要透過作品傳達,不論是誰,都能夠成為另一個人的光,即使不夠明亮、只是間接的光源,但光所帶來的溫度能夠撫慰他人,給予勇氣,這也是羅喬綾作品的特色,充滿正向力量及溫暖。

羅喬綾,《迷霧森林的皇后》,2022壓克力顏料、麻布,140×143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迷霧森林的國王》,2022壓克力顏料、麻布,140×143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13》,壓克力顏料、麻布,20×20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開自己的花,走自己的路

自2009年至今,羅喬綾的繪畫主題圍繞著以孩童面容呈現她在不同時空背景下的各種心境、意念以及思考。在她2011年成為母親,邁入人生另一個角色後,羅喬綾重新開啟了她的感官、感受、感覺,這10年的創作與她自己的生命歷程有關,而屬於她個人的繪畫風格也在這10年逐漸成形。經過三年多的創作,她為本次個展一共創作了22幅作品,並針對每一系列作品親自題字,寫下她想透過作品與觀眾說的故事、表達的想法和感受。

如前兩次個展,羅喬綾這次的角色扮演選擇了童話故事裡的「小紅帽」與「大野狼」做為主題,這兩個角色分別代表了善與惡;然而,表面的好與壞是否真的如同眼睛看到的一樣呢?羅喬綾在這次個展中挑戰了這個大眾熟知的形象,試圖講一個不同的故事。而《迷霧森林裡的國王與皇后》就如同本個展裡意指的「光」,或許在整趟旅程中從來未曾遇見過他們,但他們就如同心裡的盾牌,是一個穩重的存在,引領著旅人在森林裡持續地探索、體驗,旅途完成時,能夠看清楚來時走過的路。

羅喬綾,《角色扮演─有時候是大野狼》,壓克力顏料、麻布,100×100 cm,2021。(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角色扮演─有時候是小紅帽》,壓克力顏料、麻布,100×100 cm,2021。(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8》,壓克力顏料、麻布,20×20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這次展出的22幅作品中,大多數是具有羅喬綾創作特色:純真、溫潤的兒童肖像,這些肖像有著粉色的蘋果臉,大大的臉龐,相較起來略顯小的五官,但擁有不同的眼神,有的堅毅、有的徬徨。這看似簡單的畫像在創作的過程卻十分不容易,如何能透過顏料堆疊的層次裡,形塑出單純面容的肖像,同時又能帶出藝術家欲傳達出的意念,尤其是那種不明著說出口,而是蘊涵在表情裡的情緒。從這次的作品中,也可以找到一些有趣的符號。例如:在2016年個展中曾出現在《恐龍貼紙》作品上的一個符號,這次也出現在《到更遠的地方》作品上;《那我們就出發吧》人物的衣服上可以看到一隻小狗,牠是陪伴旅人一起探索森林的好夥伴。在觀賞的過程中尋找這些藏在作品裡小小的符號,再搭配羅喬綾的文字,似乎就能更貼近她的內心,更了解她想要傳達的訊息。

羅喬綾,《通往森林的入口》,壓克力顏料、麻布,140×143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11》,壓克力顏料、麻布,20×20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此外,若更仔細欣賞羅喬綾此次作品的風格,將發現她的作品上帶有淡淡粉嫰的顏色。一方面是故事設定發生在森林中,作品呈現出的氛圍就像是上一層霧氣,畫作裡的形象帶有些許矇矓感,另一方面如此的視覺效果需靠藝術家一層層顏色堆疊方能呈現出作品裡具有透明感及霧氣感的氛圍,也是羅喬綾在維持並精進她的創作風格時,仍期許自己的創作技巧在每個階段也能持續進步。

這次展出作品中的角色並沒有固定的樣態,就如同我們森林漫遊中會巧遇的陌生人,有些人只會出現在生命中的某個時刻,如同萍水相逢,分開後生命不會再有交集,而有些人則會陪伴我們走一段長路。不論如何,回到所謂的主體性,要往哪裡去、要走哪一條路,都是自己的選擇;在某些時候,我們也可以成為別人的一絲光線,或明或晦,陪伴他們走一段路。在森林裡(或是人生的旅途上),每個旅人都開出一朵自己的花,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羅喬綾,《擁有棕熊的龐大》,壓克力顏料、麻布,140×143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2》,壓克力顏料、麻布,20×20 cm,2022。(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羅喬綾個展:故事裡的光

展期│2022.06.14-2022.07.31
開幕│2022.06.25 下午3時
地點│尊彩藝術中心(台北市内湖區瑞光路366號)2樓

張瑜倩( 1篇 )

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副教授。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