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術家楊俊控駱麗真「不適任的館長」,當代館聲明回應相關合作過程

藝術家楊俊控駱麗真「不適任的館長」,當代館聲明回應相關合作過程

Artist Yang Jun Accuses Loh Li-Chen “A Director Unfit for Her Position”, MoCA Taipei Responds with Statement on the Collaboration Process

楊俊案除了表面藝術家與當代館的相互指涉與澄清外,也凸顯文化機構基層人員在公務執行上,面對體制更迭的不對等的弱勢地位,以及爭議發生後易成為被機構犧牲的角色。

藝術家楊俊(Jun Yang)7月底於社群媒體發表長文,文中公開點名台北當代藝術館(簡稱當代館)現任館長駱麗真「不適任」。起因為藝術家數月前在當代館舉辦「藝術家,合作者,他們的展覽與三個場域」籌備過程,因當時當代館正值新舊館長交接時期,藝術家接受到的狀態是,原本正在洽談的展覽因新館長上任後而被告知取消。後藝術家決定訴諸法律途徑,最終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當代館與楊俊協商出妥協方案,其中包括該檔展覽展期縮減一半。

然藝術家表示,在過程中「當代館內部的承辦組員,他們盡了最大的努力去彌平差異、平息爭議與衝突,在極端困難的狀況下籌辦、支持本展。」但他也感受到美術館與新任館長屢次以行政優勢抵制、拖延這個計畫。楊俊文中除指涉駱麗真於個人社群平台發文對他進行人身攻擊,也指出展覽的共同策展人與相關館內館員在事件發生後,被解職與降職。

楊俊公開座談影片,討論展覽籌畫的爭議。(擷圖自作者Youtube

為何展覽結束後才選擇將過程衝突公開?楊俊認為,他希望曝光展覽背後政治與權力遊戲,以及這個「系統」的失衡。以及「身為藝術家,我們經常處於決策的末端,是決策的被動接受者,我們的職涯與展出機會取決於太多我們無法決定的因素。」他希望藉由此事件讓公眾理解,「美術館館長的任命是一個政治與官僚文化的決定,而非來自藝術專業的決定。」

台北當代藝術館。(本刊資料室)

當代館針對楊俊事件相關回應

在楊俊公開發文後,做為當代館與楊俊展覽行政統籌的副館長張玉漢,也於個人社群媒體平台發文表示其在事件中的視點,他指出楊俊個展於2019年5月7日向當代館提案,但在同年5月30日潘小雪主持之館內諮詢委員會議中,並未被委員推薦入2020年以及2021年展覽安排。而2019年11月份才上任的駱麗真從所有管道並未知道此展覽會在當代館展出,直至駱麗真因為要推動新年度的展覽安排,才發現當代館同仁回報有楊俊的展覽,再後有了2019年12月13日,雙方在館內的第一次見面。

張玉漢文中提到,在啟動此案行政調查時發現,館員和楊俊有電子郵件往來,其中內容包括洽談推動展覽的可能性,期間也洽談了與關渡美術館共同合作的可能。然以張玉漢觀點認為,爭議產生的原由,是「在館長交接過程,該同事也未向新任館長交代接洽過程,卻單方面的向藝術家告知計畫不會被影響,可以繼續推動。因此更多的爭議也在此過程中產生。」

在張玉漢發表個人聲明後,當代館發出即時新聞稿,提及楊俊對於展覽執行過程之理解與實際情況有落差。並做出相關重點進行說明,在此聲明較能看到駱麗真在此案的立場與角色。包括駱麗真於2019年11月1日到任,交接之時被交付之展覽規劃並未包含本展,在相關諮詢委員會會議紀錄中亦未見本展被列入展出,駱麗真遂按時程進行當代館二十週年的規劃。

台北當代藝術館針對藝術家楊俊「藝術家,合作者,他們的展覽與三個場域」貼文回應聲明稿。

駱麗真之後才得知館員已經與藝術家經由信件往來討論展覽,並應允高出平常展覽的展出經費。當代館新聞稿強調「在未經前館長充分授權、藝術家沒有簽約、也無簽訂合作意向書的狀況下」,楊俊仍認為擁有展出權利。之後駱麗真出席了楊俊展覽籌備的線上會議,因藝術家強力反對館長在列,最後決議本展行政統籌由副館長張玉漢處理。後續館內做了行政調查,也做出相關人員行政處分。後續當代館內部也延後二十週年展規劃時程,讓「藝術家,合作者,他們的展覽與三個場域」能順利展出。

此事件發展至今,引發爭議的點包括:

1. 當代館在駱麗真上任前是否已經允諾楊俊展覽的執行?除楊俊公開宣稱握有相關溝通信件等證據,以及因管理結構體系而代表當代館與楊俊溝通展務的副館長張玉漢,有發文表述立場外,做為事件關鍵人物的當代館前後任館長潘小雪與駱麗真,目前皆選擇對此事件未有公開表示。另外,在楊俊第二次聲明回覆張玉漢時表示在2020年2月5日與文基會執行長黃文彥、駱館長開會時,他已指出,館員是照慣例流程進行籌辦工作,不應現在被咎責。未來若改變流程是館方新政,不能溯及既往。出席者皆同意此觀點(包括文基會法律顧問)。但為何最後員工仍需降職、離職,以及副館長受到小過的懲戒?

2. 當代館館長於個人臉書指稱不具名藝術家的負面發文,做為文化場館機構代表在其私領域的情緒發言,是否構成其不適任的理由?

目前當代館直屬管理機關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尚未對此事件發表意見。日前當代館才舉辦「真相只有館長知道:美術館展覽以外的再發現」,藝評人吳牧青也呼籲,該座談會應該要有下集,請當事者兩位館長留下為此案前後脈絡釐清,以昭公信。楊俊案除了表面藝術家與當代館的相互指涉與澄清外,也凸顯文化機構基層人員在公務執行上,面對體制更迭的不對等的弱勢地位,以及當下台灣文化場館首長勢必數年有一次的輪替,機構與館員如何在不同管理模式與規範下,順利銜接前後任管理者的館務也將持續是考驗。

ARTouch編輯部( 1217篇 )
查看評論 (3)
  • 親愛的今藝術編輯團隊:
    謝謝你們的清晰報導。貴刊刊出了當代館新聞稿,為祈報導前後脈絡更為完整,在此附上我的臉書聲明與發文。link:
    https://www.facebook.com/jn.yng
    .以及我於當代館2021/3/31的最後演講摘錄。li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cA4J2Y5TN8

    報導中亦指出駱館長的臉書發文實為重要,完整刊出其發文亦有助理解這個議題。
    駱館長發文於2020/12/11(三展合一之計畫於關渡美術館首展開幕當日):
    >>>
    這世界充滿了各種佔便宜還裝受害者假郎告告的惡棍
    只會來台灣拿資源佔便宜還自以為是高人一等的假外國人
    #必須發洩兼紀錄請勿問我發生什麼事
    #不是心慈手軟是當初不忍太多人受牽連b
    #如果被保護的人都傻傻搞不清楚就無奈了
    #只顧自己爽不在乎害到別人不是渣就是無腦
    #除了公道自在人心所有事情也都要講道理證據
    <<<

    楊俊敬上

  • 親愛的今藝術編輯團隊:
    謝謝你們的清晰報導。貴刊刊出了當代館新聞稿,為祈報導前後脈絡更為完整,在此附上我的臉書聲明與發文。link:
    https://www.facebook.com/jn.yng

    .以及我於當代館2021/3/31的最後演講摘錄。li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cA4J2Y5TN8

    報導中亦指出駱館長的臉書發文實為重要,完整刊出其發文亦有助理解這個議題。
    駱館長發文於2020/12/11(三展合一之計畫於關渡美術館首展開幕當日):
    >>>
    這世界充滿了各種佔便宜還裝受害者假郎告告的惡棍
    只會來台灣拿資源佔便宜還自以為是高人一等的假外國人
    #必須發洩兼紀錄請勿問我發生什麼事
    #不是心慈手軟是當初不忍太多人受牽連b
    #如果被保護的人都傻傻搞不清楚就無奈了
    #只顧自己爽不在乎害到別人不是渣就是無腦
    #除了公道自在人心所有事情也都要講道理證據
    <<<

    楊俊敬上

  • also find on my website the answer to vice director Chang’s posting – where i proving that he is telling only half the truth.
    again best greetings
    jun ya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