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兒藝術

雌雄同行:余政達的酷兒藝術實踐策略
提到藝術家余政達的酷兒藝術實踐,就會聯想到他的錄像作品《倘若(島嶼的)身體是一個優秀的(邊緣)粽子》及與新加坡藝術家黃漢...
酷兒世界中, 主體與實踐的「纏繞」狀態
「所以是外來異形?」
(….)
「他並不是在毀滅,而是在改變所有的一切,在創造新的東西。」
「在創造什...
酷兒聽橋,跨性發勁
本專題並非針對性別酷兒(Genderqueer)、跨性別(Transgender)、變性(Transsexual)和進行...
訪「英國酷兒藝術1861-1967」策展人克萊兒.巴洛(Clare Barlow)
英國藝術的指標機構之一的泰特英國美術館,如今跨出白色立方體,與一向以著重藝術與表演性的LGBTQ+族群合作,某種程度上也...
回歸Q小孩,從「男洞」系列看侯俊明創作心靈轉向
出櫃是人權運動吶喊的手段,卻不能因此說明酷兒世代因此平反。而侯俊明的輕撫參與者幽暗的花蕊,擁抱說不出或不完美的酷小孩,則...
正統另類:泰特「英國酷兒藝術」展,兼談柏林同志博物館 「溫克爾曼」展
英國反歧視法於2017年滿50週年,今年行政院通過同性婚姻專法,並以中性釋憲文命名《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
第Q性:穿越歧路花園
專題名稱中的「第Q性」啟發自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女性主義著作《第二性》(Le Deuxiè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