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韋臻

【藝文牧民專欄】一半山景一半城──藝術系統的外部邊緣生存錄
「妳有想過,幾年後會離開台北劇場圈,到山上或農村生活嗎?」那是10月。理應是寒冬的季節,暖又回來。我刻意放緩速度,卻依然...
專題|半路——我們在此處聚合,事件在各處發生
半路咖啡(簡稱半路)成員的這篇訪問稿,之所以引用人類學家安娜.羅文豪普特.秦的《末日松茸:資本主義廢墟世界中的生活可能》...
【藝文牧民專欄】藝文牧民:那些被隱形在靈光之外的勞動成本
如此,你才會有意識地自己爭取應得的最低標準,以及更重要的,當你有機會擔任資源分配的角色時,你才會知道自己應該為自己的合作...
【藝文牧民專欄】藝文牧民:那麼,我到底是誰呢?
男孩近日寄信給我,告訴我,當我對著他說:「我也不是藝術圈的人哪!」他感到相當安慰。我的「不是」什麼,似乎成為他確認自我的...
【一紙合約引發的血案】讀懂著作權法,藝術家簽約教戰手冊
華藝案再次凸顯大多數藝術家普遍缺乏法律常識,在商業話術包裝下貿然簽訂不當合約。為了避免類似案件重蹈覆轍,著作權人對契約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