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藝文牧民專欄】藝文牧民:那些被隱形在靈光之外的勞動成本

【藝文牧民專欄】藝文牧民:那些被隱形在靈光之外的勞動成本

如此,你才會有意識地自己爭取應得的最低標準,以及更重要的,當你有機會擔任資源分配的角色時,你才會知道自己應該為自己的合作者爭取什麼樣的基本權利。
許多人說,藝術之神聖,不應也不能量化計價。3
但更可能的狀況是,一旦量化後,你才會看見被隱形在靈光之外的真相。
***
數日前,勞動部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2018.08.16),最終拍板決定,基本工資月薪從22,000元調為23,100元,漲幅為5%;時薪從140元調至150元,漲幅為7.1%。
我接收到這個訊息的來源,並非一般新聞媒體,而是臉書上參與工運的朋友。我首先看到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的林柏儀分析,月薪與時薪的落差,導致同樣工時,雇主可迴避時薪計算的方式,改循月薪以壓低工資。他舉了常見的例子,公家教育單位經常開缺徵人的「徵兼任助理,月薪8,000元」,就是此等工時不清的剝削月薪制。
時薪漲幅與月薪漲幅差異逐步拉大,瞬間成為眾人討論議題。理應漲幅一致的基本工資計算方式,落差之大,以明年的新制計算,150元的時薪實際超過以月薪換算的每小時所得近20元【23,100元÷(40週工時×52週÷12月)=133.29元】(註1);若加上加班費用,依照勞動部計算月計酬者之每日工時計算公式,每小時工資費用為【23,100元÷30日÷8時=96.25元】(註2),兩小時以內的加班費,即使加上1/3的每小時工資額(96.25元×1.33=128元),甚至仍不及時薪制的基本工資……
眾多分析,我讀著心底發毛,卻也越看越懵:這些爭持,與我們這等連雇傭關係都沾不上邊的藝文牧民們,究竟何干?
***
假如你是一名剛畢業、初出道的畫家,畫了一幅1號油畫,理想的標價方式,撇開資歷不談,是媒材成本、尺幅成本、工時成本的總和:假設1號畫作顏料與畫布成本總和500元,藝術家從動筆後一共畫了30小時,理想上的標價應該是5000元【500元+(30時×150元)=5,000元】。
如果加上畫廊拆帳四成,藝術家得六成,就應該再調整為8,333元【5,000元÷0.6=8,333元】。
好了。這時候大家就知道,這是癡人說夢。
引用我曾採訪的一位畫廊主之言:「1990年代,大學美術系畢業後上得了檯面的,基本上1號大概2,500元左右,如果聽到2,000元,大家的反應都是:『噢!好便宜喔!怎麼那麼便宜?!』……經過這麼多年,現在藝術家平均下來,1,500、2,000元的滿多的,即便我想漲價,但其他畫廊越來越便宜、越來越便宜……有些藏家就會覺得:『啊!我想買一套2,000元的就好。』因為外面還有85%以上都是一套1,500元、2,000元。」
1,500元是什麼?
往回推算,是你拿到六成900元,扣掉成本500元,得400元。如果你不想剝削自己,換算基本時薪,你應當在不到3小時內畫完這幅畫作——這尚且包含發想、構圖、素描、等顏料乾,以及完成後的取件時間。
基本工資與你何干?就是讓你重新確認,藝術創作是無法量化計價的。
【藝文牧民專欄】藝文牧民:那些被隱形在靈光之外的勞動成本
***
基本工資的意思是,這是一個人作為勞動者的最低應得報酬——在此,我們暫且不論,為何人類必須作為可對價的勞動單位才有資格好好存活,而非在基本收入制度下,朝向自發性的、不異化的勞動與生活選擇發展。
如果自發性的創作無法量化計價,至少,我們這些落在就業與自主勞動縫隙之間的藝文牧民接案者,應當重新思考自己與基本工資的關係。
今年,台灣經濟研究院辦理的《探討大專院校文創相關系所畢業生投入文創產業樣貌》研究報告中,呈現了藝文產業人力研究最尷尬的困境。
這份研究報告是根據教育部「99-101學年度大專校院畢業生就業薪資巨量分析(完整報告)」,透過「大專畢業生就業追蹤系統」得到畢業生個資,再進一步串接財政部薪資所得檔案等資料,「透過大數據資料分析,勾勒目前文創產業相關系所畢業生就業薪資概況」。
以畢業第四年理應是職場生涯相對穩定的樣本統計,文創系所畢業生(扣除服役、出境及升學進修後的可工作人口),有投保、有薪資所得資料者(含全時工及部分工時)僅占畢業生的七成,另外三成為難以評估的自由工作者(有投保無薪資所得),以及本身為雇主或勞務承攬員(無投保有薪資所得、無投保無薪資所得者)。(勞務承攬,可參見〈藝文牧民:但是,你真的明白自己是誰嗎?〉
這個數字已經足夠驚人,然而,轉頭再看一眼藝術學門的統計,畢業第四年的可工作人口中,不到六成是有投保有薪資的勞動者,其餘17.43%為有投保無薪資、23.19%為無投保無薪資,為所有文創相關系所之冠。
換句話說2011至2015年,依照研究統計,五年間藝術學門的畢業生總數28,388人(其中學士及碩士日間學制的畢業生總數,更是逐年上升,五年內總數成長7%),隨著職涯發展,或許離開藝文界,或許成為那四成之一的藝文牧民——不僅無法量化計價,也無法進入量化統計之中。
***
曾經有一位初出道的接案者,詢問我專題稿費如何報價。我的答覆是,如果從企劃專題開始運作,除了撰稿費用,最好同時估算企劃會議、編輯會議、事前資料蒐整研究、採訪、逐字稿、交通、雜支等時間成本與支出細項。
你瞧瞧我們多好用!原先在僱傭關係中,應當由雇主負擔的其他生產成本,從工作空間到工作使用的電腦、錄音筆、參考書目,甚至是器材耗損——誰沒有查找資料或寫稿到一半電腦損壞過,又或是勞健保投保、勞退費用,甚至有聽聞劇本創作者自行雇用研究助理,都自行吸收了!
勞動時間算清楚,基本上是你是退無可退的底價了。
***
如此,回過頭來談,基本工資與你何干?就是,你必須要獲得一個基礎,先學會最低的量化計價,你才會知道,在這個巨量生產展覽、演出、放映、表演、出版、影展、大型活動,卻充斥著臨時工時、志工、定期契約工、外包、標案、承攬的藝文產業中,哪些成本被隱形了——被隱形的,就是被勞動者吸收掉的。
如此,你才會有意識地自己爭取應得的最低標準,以及更重要的,當你有機會擔任資源分配的角色時,你才會知道自己應該為自己的合作者爭取什麼樣的基本權利。
工作中。(本刊資料室)
註1 每週工時40小時,一年共52週,總工時為2,080小時,平均一個月工時為173.3小時。
註2 參考勞動部「月薪制勞工的權益」。
陳韋臻( 20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