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薄荷薄荷】滑脆作為一種問題意識——新部落主義成為公共領域下一股潮流

【薄荷薄荷】滑脆作為一種問題意識——新部落主義成為公共領域下一股潮流

「脆」(Threads)看似私密隨興,實則開放觸及,再加上其底層技術支援新穎的聯邦宇宙(Fediverse)協定,脆究竟有無可能成為科技封建主義(Technofeudalism)下的星星之火,刺激新世代公共討論的需求,帶領使用者走向數位自主權(Digital Sovereignty)?還是只是作為一帖轉型處方箋,為其母公司Meta帶來全新使用者,成為又一個科技封建領主的統治工具?

(一)網路公共領域的美好榮光

就在年輕人表示偶爾會想起來,要造訪一下臉書關注長輩們的發言,各藝文館舍小編紛紛抱怨粉絲專頁觸及率降至低點,活動不知道要怎麼宣傳時,暱稱為「脆」的新型態文字社群平台Threads在台灣迅速崛起,成為一股新潮流。「脆」使用者年齡多為二十歲上下,這些人在幾個月內發展出獨特的黑話用語,該平台甚至在最近成為政策倡議的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進一步於五月份成為政治消息的動員場所,嚴然是2010年代全球茉莉花革命、雨傘運動、318運動中社群平台的動能死灰復燃。

但我們又能期待這種暢通的公共溝通維持多久? Threads母公司Meta於今年二月宣布將在Instagram與Threads大幅度限制「政治內容」(Political Content),以因應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Meta以「成人內容」(Adult Content)方式處理「政治內容」,若使用者不自主解除限制,將不會看到這些內容,縱使我們無法知道Meta眼中的「政治內容」為何。在這種前提下,我們很難不多做聯想,台灣的「脆」何時會順應母公司政策,一夕之間議題傳播與社會動員的空間再次被剝奪。

自1990年代開始,基於人類交流溝通的天性,網際網路成為了文字、語音、視訊通訊的絕佳管道,從早期電子公布欄(BBS)、網路中繼聊天(IRC)、部落格(blog),到2000年代開始的臉書、推特等,再到2010年代Instagram(IG)、抖音、遊戲串流直播平台Twitch……,每隔數年便會有全新的社群服務出現。如果說我們倒退走步入未來,現在就是過去的加速版本。節奏更快、影音長度更短、更重要的是平台內容成癮性更強,演算法總可以更迅速讓你黏上來,然後讓你離不開。

到了2020年代,就在我們以為數位公共領域已死,同溫層成為極端主義溫床,社群平台成為內容農場主的背後領主,許多新型態(卻不那麼為人所知的)分散式社群協定誕生,試圖將公共領域帶往新部落主義(Neotribalism)的世界,為抵抗的意識形態奠定技術基礎。

「脆」看似私密隨興,實則開放觸及,再加上其底層技術支援新穎的聯邦宇宙(Fediverse)協定,脆究竟有無可能成為科技封建主義(Technofeudalism)下的星星之火,刺激新世代公共討論的需求,帶領使用者走向數位自主權(Digital Sovereignty)?還是只是作為一帖轉型處方箋,為其母公司Meta帶來全新使用者,成為又一個科技封建領主的統治工具?

(二)社會資本即服務與科技封建主義

其實不同世代的使用者移居新平台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曾開發多種平台服務的科技思想家尤金.魏(Eugene Wei)曾提出「社會資本即服務」(Status as a Serivice)的概念,他認為每一個世代都有屬於自己的社會資本計價方式,亦即不同社群都有屬於自己的獎盃,這是很難透過單一標準量化計價的。

魏形容人類就是追求社會地位的猴子,且這些猴子會選擇最有效率的途徑來獲得最多的社會資本。比如說年輕世代就相對不會於臉書發長文,一來該平台內容已經嚴重「內卷」,初來乍到難有競爭優勢,二來其觀眾皆不在此,無法攫取有用的社會資本,因此選擇深耕Dcard、抖音、脆等新平台,這是更有效率的選擇。

此外,魏形容每一個社群平台都像是區塊鏈世界的挖礦,他將社會資本形容為社交貨幣,這些人必須透過某種形式的工作來獲得(無形的)代幣,譬如模仿舞蹈、誇張的行徑、發人深省的文章等,這些努力即為工作證明(Proof of Work)。又這些社群平台的早期使用者(Early Adopter)是具有優勢的,隨著越來越多使用者進場,其(無形的)社交代幣會更難挖掘。此類社交遊戲向來有一個不變的特色,上一個世代的老人家都會對嗤之以鼻,可能就是此時閱讀這篇文章的你我。

社會資本與科技封建主義有何關係?矽谷創投先驅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將社群平台的本質描述得很是透徹,他認為「使用者因工具而來,但因為網絡而留下」。難以離開目前使用的平台,是因為我們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氣才能切斷與社群朋友的往來,背後的原因恐怕是社交貨幣難以匯兌,社交貨幣只要離開既有平台就會淪為壁紙,使用者會因為其已投入的沉沒成本而難以離開。

同一時間,平台服務商為了從使用者身上榨出更多價值,需要增加使用者的駐留時間,才能取得廣告收入,因此成癮性強的內容與強化其藥性的演算法成為平台法寶,使用者成為貢獻注意力與資料的農奴,更難以脫離既有平台。商業導向的平台服務先天具有集中化(Centralisation)的傾向,這無可避免地導向美其名為數據分析,實則數位監控的結果。平台藉由(自動化的)監控機制提升服務品質,創造了強效回饋循環,提升廣告主與使用者的滿意度,此為科技封建主義的重要基石。

更多的黏著度!更細緻的廣代機制!更令人上癮的演算法!在社會資本即服務與科技封建主義的雙重夾殺下,自由討論的公共廣場氣氛已悄然消逝。

(三)脆世代與其底層結構

而脆的橫空出世,有不少意外之處。脆在台灣年輕世代的使用率之高,在全球名列前茅,成為年輕使用者從零開始累積社會資本的新去處。另一件讓脆特別的地方,是其支援聯邦宇宙協定,打破了傳統上對於社群平台傾向圍牆花園(Wall Garden)的刻板印象,也就是俗稱的web2 。其母公司Meta足為圍牆花園代表,而這次Meta竟自己成為破牆者。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as Walled Gardens by David Simonds, The Economist, 19 March 2008.(黃豆泥提供)

聯邦意謂分而治之,沒有集中式的政權管理所有政策,所有的宇宙都可以訂定自己的規則,而且這些宇宙都可以彼此互通,這代表我們可以使用A平台的帳號在B平台回覆貼文。這是因為聯邦宇宙採用了一個名為ActivityPub的標準協定,讓想要互通互聯(interoperable)的社群服務有標準可循。ActivityPub是全球資訊網協會(W3C)於2018年發表的正式標準,W3C是全球最重要的網路標準制定組織之一。這個標準開啟了2020年代社群平台分散化(decentalisation)的序幕,任何人都可以架設自己的社群平台伺服器,讓網路公民獲得了免於被巨型平台壟斷的手段。

採用ActivityPub標準最知名的社群平台為長毛象(Mastodon),在全球首富馬誼郎(Elon Musk)於2022年宣布買下推特並改名X時,曾有大批推特使用者出走,號召社群集體遷移至長毛象伺服器,這是為了抵抗潛在的數位極權風險。事實上,許多關注數位自主權、網路運動、人權隱私的國際倡議人士其個人頁面已經沒有了推特連結,取而代之的是長毛象Logo。此外關於社群平台的協定標準,還有更在乎個人隱私與資料自主的開發團隊,也來自W3C組織,開發了名為固態協定(Solid Protocol)的社交協定。該協定將社群貼文轉化為關聯資料(Linked Data),交織而成語意網(Semantic Web,也就是過去的Web3.0的概念),這些資料儲存於使用者指定之保險庫,除非使用者授權,不然其他人無法存取這些資料。

CC-BY-SA 4.0 by LILA/ZeMarmot(黃豆泥提供)

使用聯邦宇宙精神的平台使用者,彷彿是一種小型的行動者網絡實踐,他們為了數位自主權而覺醒,有些人拒絕將個人經驗商品化,有些人反對不透明且霸道的演算法機制,他們放棄了既有平台的社會資本累積,在全新的小型平台另起爐灶。而脆已於今年三月底開放美加日等地區「聯邦宇宙」的測試版本,讓使用者可以將貼文投放至遙遠的社群宇宙,台灣地區開放互通互聯的服務指日可待。

你可能會問,前一段落才說無形的社交代幣無法跨平台轉移,那脆在技術上可以與其他平台互通,使用者真的會願意「出關播種」嗎?沒錯,筆者同樣抱持悲觀態度,畢竟在社群的網絡效應與社會資本的隱形勒索下,各世代是很難輕易變換已經習慣的平台。網路史上也有前例,最初提倡允許第三方服務存取使用者資料的開放授權(OAuth)協定,反而成為了大型平台快速攻城掠地的手段,我們今天已經習以為常的單一登入(Single Sign On, SSO 或者白話來講「以 Google 帳號登入」功能)功能就是建構在OAuth標準之上,讓小型數位服務成為科技封建主義下的海外殖民地,如果你的Google帳號被註銷,這些小型服務也會跟著無法登入。

不過唯有在技術層次可解的前提下,在面臨突發狀況有平台置換需求時,網路文化變革才有可能發生,聯邦宇宙的技術協定提升了社群基礎設施的韌性。

(四)打倒封建高牆,促進聯邦文化的投機龐克

在脆於台灣發光發熱的同一時間,海外web3社群已經出現了聯邦宇宙的正面案例,這次是因為「金錢」的力量,讓前文所述的沉沒成本、轉換成本之類的成為笑話,使用者甚至願意付費加入一個全新的社群平台,截至今年4月為止,該平台的日均發文數已經超過5萬則,這個平台名為Farcaster

Farcaster也是一個基於聯邦宇宙精神的新協定,它作為樞紐,將使用者的身分、貼文等經過運算打包存放到鏈上,並且基於區塊鏈分散式的精神,讓不同應用程式都可以接入這個社群協定、存取資料,如官方App Warpcast(暫譯:曲速廣播)或第三方應用程式Firefly(暫譯:螢火蟲)。而區塊鏈世界中分散式身分(Decentralised Identity, DID)精神本就提倡不同服務彼此聯繫,讓身分與其資料可以帶去任何地方,這讓Farcaster成為區塊鏈世界的熱門社交服務,不少區塊鏈話題,如生成藝術、投資理財、迷因文化、技術研究等在上面發生。

但真正讓Farcaster紅起來的原因是墮落幣($DEGEN),Farcaster支援了很簡單的加密貨幣轉帳功能,只要在留言處寫下特定詞彙即可以匯款給特定人士,這讓Farcaster迅速出現了「贈禮以示友好」的社群文化。而$DEGEN雖然不是官方發行的貨幣,但因為作為迷因幣大量流通於Farcaster社群,且官方團隊順勢讓$DEGEN成為內建好玩的功能,導致其價格迅速上漲,目前$DEGEN的完全稀釋市值已經超過新台幣兩百億之鉅,而一開始換好玩的使用者掙得了不少價值,坐實了區塊鏈世界為投機龐克的聖地。

《$DEGEN PEPE walks through Italy | Farcaster pixel art》(圖片來源)

這驗證了魏在社會資本即服務的理論——早期使用者可以獲得早期社會資本紅利,但這一次,在Farcaster的社會資本紅利可以兌換成現金。Farcaster的案例值得引出不少討論,如果社會資本可以變現,是否會變得不值錢?若金錢進入社群平台,會是什麼光景?金錢是否可以為使用者轉換平台帶來勇氣?最後是,具有投機意味的聯邦宇宙,可以有效促進數位公共領域的品質嗎?

(五) 結語:當網路的新部落主義到來

以上都是值得持續觀察的議題,但容我在此進入總結。首先每一個時代的使用者,都有自己的社群脈絡,從1990年代的PTT到2020年代的脆,台灣的年輕族群都有屬於自己的酷文化,如同豬拉丁(Pig Latin)、兒童黑話,外人雖然難以理解,但這正是屬於他們族群的社會資本體現,在數位環境亦然。

上文討論了脆底層的聯邦宇宙,讓社群內容可以與其他社群平台互通。全網適用的協定讓社群平台的數位移民成為可能,即使如此,使用者是否可以脫離成形中的科技封建世界,仍有待觀察。內容可以帶走,但是關係沒辦法。社會資本可能是基於「關係」而非「內容」而定,就如同實體世界的移民是一朵朵失根的浮萍,數位世界的移民也需要重新落地生根,產生認同(identity),社交遊戲就是在週而復始的關係建立與關係取消之間循環。追逐地位的遊戲已經從實體世界走向數位,數位關係經營讓新型態的部落主義誕生。

在新部落主義的世界觀中,使用者相信長期相處的其他使用者,彼此產生共同生命經驗,這可能比地緣、氏族、宗教、工作場域的親密度還要更高,產生了全新的「數位關係」。這種變化是基於底層的技術架構而發生,改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模式,進而影響個體的世界觀、影響個人判斷議題的方式。部落如何選擇對外策略,是排外心態或是包容精神,會導致部落成為孤島或邁向互聯,而部落間的互動模式即為新的數位公共領域。

超越部落的公共領域會如何發展?2010年代高品質互相尊重的數位言論空間是否僅為曇花一現,公共領域是否應由公共資源主動維護?數位時代的文化傳播政策是否應除了媒體以外,將多方關係人列入生態系,如社群平台、通用協定、使用者等。社群平台的演變史是值得文化政策關心者長期追蹤的議題,畢竟這會影響每一個世代,他們接觸公眾議題的途徑非常不同,在這個社群分眾化的時代,社群平台維護之議題與作品、展覽、座談同樣重要。

以上僅以滑脆作為開頭,公共領域之存續作為問題意識提出討論。

黃豆泥( 20篇 )

分散自治與數位主權探求者,白天於公部門服務,晚上為FAB DAO與Volume DAO成員,曾以《百岳計畫》(Project %)參與2022年林茲電子藝術節,並規劃北師美術館《Kng DAO》(2022)、台北國際藝術村《鏈上駐村》(2022, 2023)。嚮往制度設計與新興科技的撞擊,正在尋找有別於電馭極權與財閥亂鬥的第三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