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細數最爛古蹟「草山御賓館」不能戳的秘密(下)——孫科家族在草山御賓館的歲月

【蕭文杰專欄】細數最爛古蹟「草山御賓館」不能戳的秘密(下)——孫科家族在草山御賓館的歲月

【Column by Hsiao Wen-Chieh】Grass Mountain Royal Guest House, The Most Dilapidated Heritage Site and Its Untouchable Secrets (II) ——The Sun Fo Family's Years at Grass Mountain Royal Guest House

孫科是孫文的獨生子, 中華民國政府尊稱孫文為「國父」,國民黨政權對孫科禮遇有加,他自然也以「政二代」之姿呼風喚雨,出任要職。孫科過世之後,後代並沒有將「第一官邸」立即返還,其子治平、治強繼續沿用,而建築也出現老化的現象。不過孫家後人仍以「國父」後人之姿態,屢屢嫌棄房況是「窮閻漏屋」,希望國民黨政府替其在天母另覓新宅,甚至找宋美齡告狀。

 1923年台灣總督府因應日本裕仁皇太子行啟,興建了「草山御賓館–洋館」。這棟建築當時定位為「御休憩所」,提供裕仁皇太子休息之用。(註1)裕仁皇太子僅在此2個小時,不過日本政府透過媒體宣傳,「行啟」的活動仍然聲名大噪,相對的造就後來草山的發展與後續規劃。草山的地景隨著1945年日本向盟軍投降,戰後台灣被中華民國接管,又產生了改變,原屬日本的公、私產業場域也被接收。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細數最爛古蹟「草山御賓館」不能戳的秘密(上)

1930 年代,草山御賓館與庭園景觀,風景明信片,台北新高堂書店出版。(圖片來源:林會承《直轄市定古蹟草山御賓館實測記錄》)

1949年蔣介石所屬的國民黨政權兵敗如山倒,最後撤退到台灣,蔣介石在台北也就落腳「草山」,住進了「草山御賓館」。在台灣的蔣介石仍有狡兔三窟習慣,他固然有許多的行館,居所附近開始增設軍事設施,部屬重兵,但是「草山御賓館」有它獨特的歷史地位,因為在士林官邸尚未完工,蔣介石也沒有發現「草山行館」之前,這是他在台灣的第一個住所,也是下野時的居住地。(註2)

草山之所以命名為草山,是因為「草山以多生茅草,故名」,這是清代文獻對地理紋理的描述。日本將位於草山上的「御貴賓館」前加上地名,其實有助於這些各地「御休憩所」的分別。不過蔣介石不願意被譏「落草為寇」,因此草山被改名為陽明山。「草山御賓館」當然也改名「陽明山第一賓館」。(註3)

「陽明山第一賓館」大多時候是蔣介石讓他所屬的權貴階級使用,1965年孫科與他的後代由美國抵台參加「孫文百年誕辰」,被安排入住「陽明山第一賓館」,接著定居於此,該家族使用的時間長達32年,是「陽明山第一賓館」最長的使用者。

孫科家族使用下的「草山御賓館」

孫科是孫文的獨生子, 中華民國政府尊稱孫文為「國父」,國民黨政權對孫科禮遇有加,他自然也以「政二代」之姿呼風喚雨,出任要職。國民黨尚未失去中國大片江山之前,孫科歷任國民政府建設部長、財政部長、鐵道部長、考試院副院長、立法院長、行政院長……。孫科一度想更上層樓,爭取副總統大位,不過關鍵時刻,情史豐富的孫科鬧出與情婦藍妮的風波。由於藍妮曾與汪精衛政權過從甚密,被戴笠指為漢奸,這也讓競爭對手找到攻擊孫科的理由,使孫科聲望大挫,結果副總統大位被李宗仁拿下。

孫科晚年於草山御賓館度過,蒲添生曾經到陽明山宅中幫他塑像,可見生活其實頗優渥(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1949年,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失去中國大陸江山,孫科辭了行政院長一職,他沒選擇跟著國民黨政權逃難到台灣,而是避居到香港,接著旅居西洋各國,先後去了法國、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等,後來定居美國。(註4)在美國生活的孫科,住所附近也沒有什麼華人,讓他感覺到頗為孤單及備受冷落。蟄居海外的孫科,經濟也由優渥逐漸轉為窘迫、拮据,漸生來台之意。

1962年粵系同鄉立委梁寒操、劉崇齡等人在台灣替孫科奔走,向行政院提出質詢要求當局主動邀請孫科來台,此舉得到了高層善意回應。由於來台定居已有事先安排超前部屬,所以1965年孫科跟家人以「孫文百年誕辰」名義抵台時,當天松山機場現場出現上千人接機,中午蔣介石設宴,晚間蔣經國在圓山飯店金碧軒替其洗塵,在當時可以說是風光盛大。

蒲添生於草山御賓館替孫科製作塑像。(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蔣介石對於晚年抵台的孫科禮遇有加,撥給陽明山新園街原蔣自用的第一賓館囑交孫科及其家屬居住,不僅如此還請王大閎建築師規劃新的洋館,將第一賓館的居住空間擴大。另一方面,政府也幫孫科安插工作,讓他擔任國策顧問,接著擔任考試院院長乙職。與蔣介石前嫌盡釋的孫科,晚年戮力的幫蔣介石鞏固政權,除了書寫祝壽文,主持銅像揭幕,宣揚三民主義、主張推翻大陸毛共暴政、也推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直到1973年逝世,他在第一賓館生活了8年。

孫科過世之後,後代並沒有將「第一官邸」立即返還,其子治平、治強繼續沿用,而建築也出現老化的現象。不過孫家後人仍以「國父」後人之姿態,屢屢嫌棄房況是「窮閻漏屋」,希望國民黨政府替其在天母另覓新宅,甚至找宋美齡告狀。1986年蔣經國還為此函電宋美齡:

……關於孫治強母子各情謹稟報於次(一)孫氏在陽明山住宅歷年皆有修葺維護實未至不堪居住程度(二)天母士林並無較第一賓館更為高爽之公家房舍刻已囑由黨部在天母士林一帶為之覓購新的住宅(三)孫哲生太太歷年住院一切醫護費用皆出自黨部支付(四)此次國父百二十歲誕辰孫氏內外親眷回國者二三十人皆係由黨部政府以最優禮接待總之國父家屬黨政方面無不悉心照料尚祈母親釋念……肅叩福安兒經國跪稟元月十六日。(註5)

蔣經國過世後,孫科次子孫治強以「經濟拮據」,欲「擺地攤賣國父遺像」為由。(註6)在1990年找當時總統李登輝尋求協助, 不過媒體卻報導孫治強曾任中央信託局及國立故宮博物院顧問等職,每月收入逾15萬。(註7)且1986年(民國75年)時還領走1500萬元搬遷補償費,卻未搬家,也未將補償費拿去購房,而是添購名車。順帶一提,1500萬元這筆金額當時足夠買下120坪的別墅。(註8)

孫治強晚年罹癌,基於看病方便,借住台北榮總附近友人家,但是30餘坪的空間,無法擺放原本第一賓館內大量的物品,因此孫治強仍偶而會回到第一賓館。1998年陳水扁市長主政下的民政局將曾與孫治平協調,希望將「第一賓館」以「草山御賓館」之名,列為台北市市定古蹟。孫治強派代表王騰祥向民政局表達同意,但希望市府有關單位能協調以優惠方式購置國宅。然而孫治強至生命結束前,並沒有實質將內部清空搬遷,2001年7月他赴美參加次子大學畢業典禮時,可能旅途勞頓,於7月4日病逝於美國,葬於洛杉磯玫瑰岡墓園,享年87歲,其私人物品、文物仍大量散至於第一賓館內。

是誰在搶救「草山御賓館」又是誰讓它倒塌?

「草山御賓館」不僅見證了日本東宮太子行啟,也見證國民黨權貴走向寥落,不過台北市在官派市長時期並沒有積極的用文化資產角度來看待「草山御賓館」。它成為「古蹟」與台北市民選的市長陳水扁有關。(註9)1998年許陽明向市府提報,由民政局進行審議通過,市長在9月1日公告之後才成為北市的市定古蹟。(註10)

初見「草山御賓館」時,許陽明固然歡呼:「大家看!與照片一模一樣耶!」也提到了房屋的保存狀況極差。「草山御賓館」並沒有在陳水扁市長時獲得修繕,因為該年陳水扁市長競選連任失利,12月25日下台,不過當指定「草山御賓館」古蹟程序完備,也代表著後續台北市政府必需依照憲法第166條精神,去督促管理維護。

2016年筆者接獲通報,表示草山御賓館鋼棚架倒塌,還壓毀古蹟本體。(圖片由筆者友人提供)

奇特的是「草山御賓館」成為古蹟後依然命運多舛,1999年921大地震,「草山御賓館」傳出受損,古蹟災害緊急應變的督導責任當然就落在馬英九的文化局上。市長馬英九任內,文化局長龍應台曾在2000年去「草山御賓館」會勘,她驚呼「草山御賓館」已經千瘡百孔,還指出內部有重要的蔣經國贈送孫科匾額、知名畫家畫作、手稿、字條、老照片、手搖式骨董電話機、精緻的建國大綱複製品……這些文物、文獻被放置於潮濕、發霉的「草山御賓館」內,她指示這些文物要優先搶救。

包含孫科照片在內的書信棄置於草山御賓館內,此照片為會勘當日拍攝。(攝影/蕭文杰)

但是龍應台也表示「草山御賓館」建築體修復需要上億預算,市府無能力負擔,因此文化局編列200萬緊急搶修計畫,製作保護鋼棚架,至於修繕所需的資金,她曾跟國民黨主席連戰求助,也提出信託的構想,不過直到馬英九卸任市長,「草山御賓館」依舊未修繕。

年久失修的「草山御賓館」,在2000年僅有搭設簡易的鋼棚,並無實質修復,這棟建築物在2012年被北市議員爆料,直指台北市文化局任其倒塌之不作為。不過當時媒體並沒有拍攝到任何畫面,因此風聲過後,市府也就依舊我行我素,繼續擺爛。2016年我接獲線報,指連龍應台局長時期搭設的鋼棚架也垮了,還壓壞古蹟本體,在媒體、議員何志偉、立委姚文智協助之下入內會勘,外界才在2017年有圖、有影片,有真相的知道「草山御賓館」慘狀,監察院也介入相關調查。

其中監委指明,台北市政府為「草山御賓館」市定古蹟之主管機關,明知台灣省政府對該古蹟長期管理不當,卻以「法令執行困難、希望用開會協調方式處理、省府組織精簡等」為由,未恪遵文化資產保存法規定「主管機關得逕為管理維護、修復,並徵收代履行所需費用,或強制徵收古蹟及其所定著土地;古蹟管理人經主管機關通知限期改善,屆期仍未改善者,處以罰鍰」,切實辦理,難辭怠失之咎。說明了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就是失職,是讓「草山御賓館」倒下幫兇之一。而現在「草山御賓館」之所以能修復,是管碧玲等立法委員主張協調管理單位,由國發會接手,前部長鄭麗君允諾提供近2億經費修復,才有修復動工的這一天。

草山御賓館不應再是權貴神秘面紗

2023年3月蔣萬安市長喜孜孜的主持「直轄市定古蹟草山御賓館修復及再利用工程」開工典禮,相約2026年再現風華。然而蔣市長、新上任的文化局局長蔡詩萍對於過去的保存歷史可能不了解。保存「草山御賓館」的過程是艱辛的,保存運動最大的困難就是「草山御賓館」長期封鎖,不開放,在這種的狀態下,要公開得罪市府,揭穿台北市文化局長期不作為,任由建築物倒塌的事實。參與直轄市定古蹟「草山御賓館」保存的這群人長期以來得罪文化局,在柯文哲市長任內市府還把文化保存運動者,用抹黑的手法冠上「文化恐怖分子」,這些惡劣行徑,市府至今不曾道歉。蔣萬安市長、蔡詩萍局長當然不知情,也不會邀請保存人士參加所謂的修復開工典禮。

草山御賓館未來只是要呈現裕仁皇太子來台;蔣介石與孫科權貴所謂貴族生活樣貌嗎?對於曾真正參與保存運動的我,有不一樣的想法。民主社會,我們需要的是知道這一段歷史,而非懷念威權統治。

草山御賓館還能告訴我們更多,例如孫立人事件,而孫科家族以黨國之姿,屢屢要求台灣政府給予特殊的照顧,是威權統治之下的貪婪寫照,這樣的歷史若能真實呈現,那才是走出特權。至於孫科家族的文物可能因為管理不當有佚失,因為再會勘過程中,雖然仍可見建國大綱複製品、老照片與部分文物,但是龍應台曾提及的蔣經國贈送孫科匾額、知名畫家畫作、手搖式骨董電話機……等文物,我並未發現。

建國大綱複製品已經受潮,嚴重受損。,此照片為會勘當日拍攝。(攝影/蕭文杰)

與我一同前往會勘的北投達人楊燁老師,在草山御賓館內會勘也有一些發現,例如逐漸落入常民百姓家的孫治強家族,對於政治時局也頗為關心,黨國背景者的孫家,擁有一批黨外雜誌,用報紙包覆著,這種文獻雖然不算貴重,但是對於黨國史的研究卻頗為重要,因為這讓草山御賓館這個空間更貼近歷史事實,而我認為未來的展示規劃就應該呈現這一些,讓群眾喚起庶民版的空間記憶。

孫治強住所草山御賓館藏有一批黨外雜誌,其中《向前看》雜誌發行人為費希正,社長楊祖珺。該期封面寫著:「劉家昌利用國民黨」、「竹聯幫為什麼幹掉江南」。《發展週刊》第7期(自由時代系列總號第30號) 為鄭南榕所創辦,李敖擔任總監,周伯倫任發行人,陳水扁任社長。該期封面寫著:「將警總就地正『法』」、「警總『病情』總診斷」。(楊燁提供)

註釋
註1 坊間不少以訛傳訛表示裕仁皇太子曾在此過夜,但是草山御賓館定位是「御休憩所」,這是休息用。與過夜住宿之用的「御泊所」是不同的。
註2 蔣介石在台灣的居所是透過陳誠是先的安排,初到台灣時使用第一賓館與第二賓館,他在第二賓館附近散步時意外發現「草山行館」。
註3 蔣介石居住「陽明山第一賓館」時間並不長。但是戰後的陽明山是軍事中心,因此「第一賓館」除了提供蔣介石與夫人泡湯享用外,也提供高階軍官、軍事顧問短期使用。
註4 孫科沒有跟著蔣介石台灣說法眾說紛紜,但是他與蔣介石曾有嫌隙卻是事實。孫科為何定居美國,根據後代說法是治病下的選擇。
註5 周美華、蕭李居編,《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下,國史館出版,2009年,第640–643頁。
註6 孫治強以兒女身體不佳、旅居國外求學等理由,指其經濟窘困。見1990/08/26聯合報,「擺地攤 賣國父遺像 多丟臉」 國父次孫孫治強表示,經濟不佳向政府求助,是為了兩個幼子。四年前向公家領了一千五百萬房屋補助費,買不到滿意的房子。
註7 由孫治強學歷分析,他並沒有博物館專業背景,也無博物館學相關代表著作。
註8 當時120坪的別墅約1300萬,孫治強認為剩餘200萬不夠改建費用,所以沒購買。
註9 1994年院轄市改制為直轄市,市長復由市民選舉產生。
註10 當時台北市尚未成立文化局,民政局擁有市定古蹟指定權力。

蕭文杰( 75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