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見證文資錯亂作為的新北投車站

【蕭文杰專欄】見證文資錯亂作為的新北投車站

有形「文化資產身分」在正常國家是榮譽、責任。所謂的榮譽是象徵一個地方擁有值得驕傲的文化財,而責任是必須盡力守護…
有形「文化資產身分」在正常國家是榮譽、責任。所謂的榮譽是象徵一個地方擁有值得驕傲的文化財,而責任是必須盡力守護這些資產。
台灣國情特殊,有價值的文化建造物屢遭破壞,有「文資身分」是保護傘,可避免強拆;遇到各種災難可依法復原。但是某些時候爭取「文資身分」成為地方政治人物用來爭取選票的噱頭。因此文資身分取得標準及過程也必須被檢驗。其中,鬧得滿城風雨,被民間質疑是「樣品屋」工法的新北投車站即將受文資審議,未來值得觀察。
此次台北市文化局罕見且高調的邀請媒體,一同至新北投車站現勘、採訪,不過市府沒通知文資團體。文化局相關人員現勘後表示新北投車站可登錄「歷史建築」。讓人質疑的是,之前台北市文資現勘對於公民開放並不友善,曾將其拒於門外,此次如此大動作讓媒體公開訪問,不知未來是否都將比照?還是這只是一次性的政治宣傳,是配合4月1日新北投火車站生日的愚人節活動?尤其,目前市府也打算興建歷史紋理錯誤的月台,以及於硫磺區放置老車廂,這樣的作法是否專業也都應該受到檢驗。
市府既然要給新北投車站「歷史建築」的文資身分,就應該說明登錄理由,筆者在此提出一些質疑與看法?供讀者判斷。
1916年,新北投車站最初樣式為正面三個老虎窗。(蕭文杰提供)
1937年,新北投車站增建為正面四個老虎窗,其中最右側的第四個老虎窗與其他三個不等距。(蕭文杰提供)
一、文化局專業失能
1989年,淡水線鐵路因捷運開發全線拆除,僅新北投車站奇蹟似的遷移彰化花壇台灣民俗村,1996年,陳慧慈教授呼籲購回車站,但是民俗村仍有實際營運,符合當時市府無償贈送條件而遭拒。
新北投車站並非1元售予民俗村,而是有條件贈送,民俗村未倒閉前都符合開放展示條件,因此1996年並沒有機會購回已經流落彰化的新北投車站。(蕭文杰提供)
民俗村後來因921地震衝擊、經營不善而轉手。易主後包含新北投車站等建物可能遭遇拆除危機,後因為2013年暫定古蹟身分即將到期,因此文資團體發起的實質搶救,在前文建會主委翁金珠與諸多文資團體協助下,接手的日榮企業同意將車站移回新北投。
台北市文資委員認為新北投車站喚起公共意識,具有教育意義;尤其這是目前淡水線鐵道唯一僅存的老車站,有其價值。
但2013年3月新北投車站即將喪失暫定古蹟身分,台北市文化局並未積極搶救,反而與地方仕紳強調可以蓋新的,參與地方會議的文資委員還表示老車站回家困難重重,大潑實際搶救者冷水。而當南北文資團體搶救成功後,台北市文化局副局長林慧芬原本口頭允諾由南北共同搶救的文資團體監督拆解過程,不過卻事後跳票,拆解過程荒腔走板,材料隨意棄置,導致彰化曾經參與搶救的公民直接痛斥:「從拆回去到重組,完全的黑箱,成為古蹟蟑螂的溫床。」而隱瞞拆解過程,違反承諾,除了誠信問題,也忽略了應該要先確立的仔細研究工作。
新北投車站於拆解過程中被隨意棄置。(彰化文資團體提供)
隨著木料運回台北,又發生車站構件未辦理財產列帳,搬運點交紀錄未盡詳實等爭議,依據台北市審計處審核通知公文得知,車站木料損壞比高達62.06%,剩下不到38%,責任難以釐清。
而奇特的是,台北市政府對於新北投車站木料管理並未因此改善,重組時發生木料任憑泡水雨淋,關於重組木料說法,可以說是一日數變,2017年4月2日北市文資委員詹添全面對修復重組爭議時說:「車站依據舊樣貌修復,有87%的老料,怎會是樣品屋;未來北市文資委員會討論時,『一定給它文資身分。』」可是同一日,文化局表示舊材是72%。2017年4月3日柯市長表示當初的木料剩70%;但是隨著文資團體揭露,市府仍急就章地趕忙剪綵,有為數不少的木料被私下置放於不公開的倉庫,既沒被組裝,也沒展示。文化局還打算將這些木料切割滅跡當成文創品。當事蹟被揭發後,市府才在2017年10月改口為:「車站主結構使用舊木料約占71%」,至於主結構是哪一部分,市府至今沒說明。
新北投車站重組過程中木料遭雨淋泡水。(蕭文杰提供)
奇特的是若木料損壞比高達62.06%的公文屬實,實際木料就不到38%,加上這38%還有大量沒有組裝,實際上用了多少原有木料便成謎。對於一個位置非原址,原建物材料料比例稀少,新料材料也與舊料處於不同的狀態下,能否符合文化資產登錄原則已經讓人質疑。
台北市政府審計單位證實車站木料損壞比62.06%,也就是說舊木料不可能超過38%。 (蕭文杰提供)
台北市政府審計處公文,直接證明新北投車站逾一年五個月沒有列帳,搬運紀錄未盡詳實。(蕭文杰提供)
二、政治黑手介入
新北投車站搶救過程中,文資團體要求市府比照古蹟、歷史建築修復標準來進行修復,但是市府表示新北投車站不是文化資產,因此不願意比照。雖參與公民已表示材料不對、工法有誤,會影響建物文資身分的取得,但市府官員張益贍於公聽會現場卻表示新北投車站文資身分可以用「喬」的;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也禁止公民於會議上談蔡英文總統與鄭麗君部長的文化政策,就直接宣布「新北投車站與文化資產脫勾!車站建築僅供作兒時回憶的場景!」試問新北投車站若有文資身分,如何杜悠悠之口?要如何讓人信服這是北投公民的努力?
三、臆測性重組工法粗劣真實性喪失
文化資產的修復注重真實性,不過比對舊照片與建築師李重耀所留下的測繪圖都有許多是臆測性,例如高度尺寸不對、售票亭水泥底座通風口被消失;原本應該是木造可以打開的重錘窗變成了不能開關的樣品;原本車站的旋轉氣窗也變成固定不能開的窗。且重組不到一年的新北投車站竟然疑似漏水,最近大量而粗劣地塗上防水漆,試問當文資委員詹添全彼時質疑紅葉園陳茂通宅用材不精緻,不給予文資身分認定,如今又用什麼標準來賦予新北投車站文資身分呢?
筆者認為過程荒腔走板的新北投車站已經無法用美學、藝術價值來登錄,歷史的紋理也已被破壞殆盡,不過新北投車站的確見證了文資作為的錯亂,是重要文資歷史事件,是可以當成登錄理由的,另外根據奈良真實性文件定義:「『不完整的原物』遠比修護過『完整的非原物』更具有其真實性」,也就是市府應該好好的保留並展示那些無法被重組的構件,老老實實地讓公民清楚一切。
目前新北投車站重組設計圖與建築師李重耀留下之測繪圖不符,台北市文化局無法提出說明。(蕭文杰提供)
新北投車站氣窗原為可以開闔之旋轉窗,如今只剩造型,功能喪失。(鄭培哲製圖提供)
鄭培哲將建築師李重耀測繪圖、老照片與新北投車站售票亭對比發現目前重組有諸多錯誤。(鄭培哲製圖提供)
重組不到八個月,屋頂出現防水漆塗料,疑似漏水抓漏。(蕭文杰提供)
有大批原始新北投車站木料在重組過程中沒有被重組,如今遭放置在潮濕的空間中。(蕭文杰提供)
原本台北市文資委員林會承要求至少要重組四個舊的老虎窗於復原的新北投車站,如今竟然被放置在倉庫,而且比對之後可以發現工法與原始狀態不同。(蕭文杰提供)
蕭文杰( 58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