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蕭文杰專欄】寡婦樓事件後新竹市該如何重新檢討文資保存思維

【蕭文杰專欄】寡婦樓事件後新竹市該如何重新檢討文資保存思維

【Column by Hsiao Wen-Chieh】How Hsinchu City Should Re-examine Cultural Preservation After Widows' House Incident

近日新竹市「寡婦樓」都更開發,爭議沸沸湯湯,眾人關注焦點大多是現任市長是否與建商有對價關係?不過此案也再度揭開新竹多年前文資保存史的傷口。「寡婦樓」已經被拆,為何由文化資產保存史角度,我們不應該忘記「寡婦樓」?

近日新竹市「寡婦樓」都更開發,爭議沸沸湯湯,眾人關注焦點大多是現任市長是否與建商有對價關係?不過此案也再度揭開新竹多年前文資保存史的傷口。

何謂「寡婦樓」? 「寡婦樓」,原為日治時期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場1號廠房。1949年國民黨在國共戰爭中兵敗如山倒,風雨飄搖之際撤退到臺灣,大量逃難者無家可歸,軍方安排逃難無家的軍眷入住在此,成為後來的聯勤北赤土崎新村,民間暱稱此為「寡婦樓」。

「寡婦樓」已經被拆,為何由文化資產保存史角度,我們不應該忘記「寡婦樓」?這棟已經被拆的建築,遺構有限,要如何談保存?或是能保存什麼?因此我們有必要重新了解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場(簡稱六燃),才能有進一步的看法。

日治時期的六燃是現今新竹成為科技城的基礎

新竹人常自稱新竹是科技城,或是「臺灣矽谷」,但是與這座城市的人談起新竹的科技史,大多數的人是「面面相覷」。

新竹之所以能成為科技城,就必須追溯日治時期,日本在臺灣進行殖產的調查研究,發現了新竹蘊藏瓦斯這樣的天然資源,為了利用上天賜予的禮物,日本政府在1935年成立「天然瓦斯研究所」(註1)。另一方面新竹與中國直線距離最近,僅約126公里,對於日本南進政策而言,具有地理位置上的重要性。

1937年二次世界大戰開啟後,日本當局為加強戰備、選擇在新竹北部之廣大沖積平原設置「海軍新竹航空隊」機場。1940年,日本與德國、義大利組成軸心國,窮兵黷武的日本,遭受到國際上禁運制裁,燃料等戰略物資因而缺乏。

日本軍方為了解決燃料等相關問題,建設了海軍第六燃料廠,其中本部在高雄,為精製部,是目前的高雄煉油廠,如今高雄廠區有數個文化資產,例如指定古蹟的原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總辦公廳日本海軍燃料廠丁種官舍;登錄為文化景觀的中油宏南宏毅宿舍群

六燃是跨縣市的文化資產,例如此為高雄燃宿舍群日本第六海軍燃料廠丁種官舍(中油宏南舊丁種雙併宿舍)。(攝影/蕭文杰)

支廠分別在新竹與臺中新高支廠。臺中因都市開發,大多消失殆盡,留下的文化資產是原清水信義新村。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的設立主要目的是以天然瓦斯合成及蜜糖發酵合成的丁醇,製造航空用燃料添加劑異辛烷。

因應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新竹六燃支廠,可以說是一個因戰爭所發展的軍事工業聚落、工廠,整個新竹六燃包含了發酵工廠、觸媒工廠、異辛烷合成區、合成丁醇區、輕質油槽、宿舍、消防池……,占地約300餘公頃,原始的基地範圍包含了新竹市中心與科學園間。這樣的地景,是新竹科技史,不過我們若由日本時代的六燃工業遺址、軍事遺址遺留來看,這就是跨越縣市的文化資產,應該由國家的高度來思考文資保存。

跨政權的新竹六燃部分成為眷村聚落

日本興建的新竹六燃,二次大戰後為來臺的國民黨政權所接收,緊接著國共戰爭,國民黨政權敗走撤退到臺灣,因此新竹六燃廠區有了不一樣的再利用方式,有一些成為校園用地,例如清大、交大、光復中學;有些成為工研院、科學園區……。其中有部分的二戰時期新竹六燃軍事工業遺跡,部分是被再次利用,當成眷村使用,屋中屋的建造就是它的特色,呈現非典型眷村的歷史。

整個六燃廠區最幸運的是擁有大煙囪造型的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新竹支廠,它在2010年許明財擔任市長期間就成為法定的「歷史建築」。2014年8月,於市長林智堅任內大油槽也取得「歷史建築」,不過同樣有屋中屋特色的寡婦樓在文資會議中並沒有被列入。僅討論是否意象保留或是局部保留。由於新竹文化局在2014年沒有明確的給予寡婦樓文資身分,這也導致2015年慘遭突襲式的拆除。

有大煙囪暱稱的新竹六燃支廠在2010年登錄歷史建築。(攝影/蕭文杰)
有大煙囪暱稱的新竹六燃支廠在2010年登錄歷史建築,煙囪上有同盟國盟軍掃射的彈痕。(攝影/蕭文杰)

由克難抗共美名轉變成汙名的寡婦樓

「寡婦樓」之所以叫「寡婦樓」是因為1949年國軍由廣東與海南島撤退,劉安棋將軍所屬的21軍團軍眷被安排入住在新竹建功國小對面的六燃合成工場區1號廠房紅磚建築內。由於21軍團部隊負責掩護撤退,軍隊成員有的失聯,有的沒有立即撤出,導致先撤退到新竹六燃合成工場區紅磚建築內的女眷,在撤退到臺灣的初期,與丈夫失聯,宛如寡婦,其所居住的場域被稱為「寡婦樓」。

「寡婦樓」的住戶並非全都是寡婦,根據何高祿的報導,他認為寡婦樓只是光復初期的代名詞,大樓裡的男主人,多數在光復幾年內離奇式的安全歸來,他指出「寡婦樓」應該只有兩年多的時間(《中國時報》何高祿1997.10.21)。再由2008年聯合報的新聞報導,國防部曾經安排民眾走訪這樣非典型的眷村,強調這群人刻苦克難與共匪作戰的英雄氣慨,可見「寡婦樓」最初並非是汙名,也沒有汙名化的問題,所謂的汙名完全是土地利益, 財迷心竅 ,導致「懷璧其罪」。

2014年,土地開發造成日治時期六燃廠區殘存建築遭遇到文化資產危機,文化界發起保存,該年4月部分住戶疑為領取拆遷補償費,將日本時代的兩堵牆面拆除,這是第一次的拆除事件。8月新竹市市長林智堅時期,文化局將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煉油廠遺存建築群登錄為歷史建築,寡婦樓當時沒給予文化資產身分,不過仍做出的意象保存或局部保存的決議。

2014年林智堅市長任內登錄為歷史建築的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煉油廠遺存建築群。(圖片源自:國家文化資產網)

文化界本來希望國防部、新竹市學學臺北市,比照臺北機廠案,將「寡婦樓」全區保留,這樣與新竹其它六燃遺跡可以系統性的保存,不過2015年4月4日清明連假期間,「寡婦樓」在江姓女子雇工聘請兩怪手之下,於4小時內將殘存的寡婦樓拆除,這是二次拆除事件。

奇特的是新竹市文化局竟遲至6日才獲悉消息,文化局局長廖志堅還與國防部互推責任。事後江姓主嫌僅因毀損罪輕判,易科罰金了事,開發方甚至主張「寡婦樓」是汙名,反對保存方學者提出重建的主張。2021年4月,新竹文化局文資會認為:「六燃廠遺存建築群1號廠房即俗稱「寡婦樓」,因廠房建物本體已全部滅失,不易復原,無法實質呈現其原始價值,未具文資法相關類別的價值基準,決議不具文資身分。」

2014年遭局部破壞的1號廠房(寡婦樓)。(圖片源自:新竹市文化局)
2015年再次遭破壞的1號廠房幾乎被剷平(寡婦樓)。(圖片源自:新竹市文化局)

但是若對比同樣是新竹遭遇拆除的太原第,事後還是登錄歷史建築,顯然新竹文化局的標準,並無法讓人信服。

寡婦樓被拆新竹市政府就無法談文資保存嗎

「寡婦樓」遭拆是起源於馬政府時期,國防部利益當前,以活化眷村名義,帶頭炒地皮,想蓋豪宅,但是國防部不是本應宣揚21軍團的抗共歷史嗎且主辦都更招商的營建署城鄉分署長洪嘉宏,去年被臺北地院依貪污治罪條例判刑8年2個月。也就是國防部本身就可以撤回都更案,並且藉此反省。

寡婦樓仍留有門樓遺跡。(攝影/蕭文杰)

另外「寡婦樓」雖然被拆除,但是仍有殘蹟,這些殘跡與周遭遺構仍可以藉由遺跡或史料佐證曾發生歷史上重要事件,新竹文化局若有心,仍可以將其登錄,「史蹟」也是2016年文資法修法後新的類型文化資產。保留文化資產是要找方法,過去保留「寡婦樓」或許是基於建築體表現地方風貌,但是被拆的「寡婦樓」遺跡說明了臺灣曾經經歷狂拆文化資產的歷史。

寡婦樓遺跡。(攝影/蕭文杰)
寡婦樓遺跡。(攝影/蕭文杰)

而即使是片瓦殘蹟,有心仍可以保存,例如奧地利卡農通(Carnuntum)有一個「異教徒之門」,就是透過設計的方式,將其呈現。高虹安市長此刻想展現決心,何不將「寡婦樓」提送文資會審議呢?

奧地利卡農通(Carnuntum)「異教徒之門」。(圖片源自:維基百科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由台北「明星咖啡館」是否都更分析「歷史建築」問題
延伸閱讀|【蕭文杰專欄】司法院知法犯法?要拆除華山貨運站櫛形月台,文資相關審議程序有完備嗎?


註釋

註1 經過多次改組後,是今日的工業研究院。

蕭文杰( 76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