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22鬼月專題】往生極樂淨土:當麻曼荼羅與武則天

【2022鬼月專題】往生極樂淨土:當麻曼荼羅與武則天

【Feature: 2022 Ghost Month】Towards the Pure Land of Paradise: Taima Mandala and Empress Wu Zetian

作為傳世唐代佛教藝術的珍貴遺例,當麻曼荼羅所象徵的,不僅僅是歷史或藝術上的價值,更寄託著千年以來日本民眾盼望著往生西方淨土,由阿彌陀佛接引他們離開五濁惡世的信仰願力。

奈良國立博物館近日舉辦的「貞享本當麻曼荼羅修理完成紀念」特別展「中將姬與當麻曼荼羅:一祈一紡的故事」,展出修復完成的《貞享本當麻曼荼羅》。此件作品所依據的是原製作於8世紀左右的《綴織當麻曼荼羅》,該件國寶文物曾於2018年的「絲線中的佛像─國寶綴織當麻曼荼羅與繡佛」(糸のみほとけ─国宝綴織當麻曼荼羅と繡仏)特展中展出。然而,已經超過1200年的織繡作品,即便經過修復,曼荼羅的圖像也已經劣化到難以用肉眼辨識。後代仿製「當麻曼荼羅」的副本,就成為現代人追想原貌的重要參考,如奈良博物館所展示做於江戶時代前期的「貞享本當麻曼荼羅」,便有著如此重要的價值。

《綴織當麻曼荼羅》。(圖片來源:《古寺をゆく 35》)

當麻寺與聖德太子

「當麻曼荼羅」是什麼?我們先要將「當麻」與「曼荼羅」分別說明。「當麻」指的是位於奈良縣葛城市的佛教寺廟「當麻寺」,據說創建於7世紀,可以說是佛教傳入日本不久後即成立的佛教寺院。縱然當麻寺確切的創立時間與創立者仍有疑義,但該地過去曾是對大和朝廷有重大影響力的豪族勢力範圍,建立佛教寺廟極有可能是一種政治上的表態。

當麻寺東門。(攝影/李孟學)

佛教傳入日本初期,朝廷內的幾股主要勢力曾就佛教是否能在日本傳教發生過嚴重的衝突。對當時的日本而言,佛教不僅僅只是單純的宗教,更是有著龐大知識體系的先進思想,也包括伴隨著佛教而來的醫藥、建築、媒體傳播等東亞大陸的先進技術。這必然對當時相對落後的日本文化產生強烈的衝擊,也讓政治核心的板塊產生位移。最明顯的是日本著名的皇族人物「聖德太子」。我們對聖德太子的理解,多半只知道他派遣小野妹子交給隋煬帝的國書中自稱「日出處天子」。但對日本而言,聖德太子卻是大大提升日本文明高度的重要人物,他積極推廣佛教、建立寺院,並同時引入中國式的政治制度。後世甚至將聖德太子的生平,按佛陀生平故事的模式加以神化,並當成神佛一樣崇拜,可見聖德太子在日本的特殊地位。

當麻寺本堂。(圖片來源:《古寺をゆく 35》)

當麻寺所在的葛城,今日雖然只是一處偏遠的鄉間地區,但在7-8世紀時,卻是從奈良朝廷到難波(大阪)港之間的要衝,戰略地位重要。根據13世紀的文獻紀錄,當麻寺原是聖德太子的異母弟麻呂古王所創建,至其孫當麻真人國見將佛寺遷建於此。然而現代學者認為,這樣的記載或許是為了比附聖德太子的說法,並不可信。而以寺址所出土的遺構為根據,他們推斷當麻寺應該是當地的重要勢力「當麻氏」所建立的氏寺,創建當時所供奉的彌勒佛像與四天王像迄今猶存。

當麻寺供奉之彌勒佛像。(圖片來源:《古寺をゆく 35》)

曼荼羅及經變圖

奈良博物館本次以「中將姬傳說」為主軸,開展此次特展的內容。在傳說當中,信仰虔誠的中將姬在佛陀與菩薩的幫助下,一晚就織出「當麻曼荼羅」。但實際上以綴織手法織成的當麻曼荼羅,現代的研究者均傾向認為是唐代的舶來品。因為當時日本的財力與技術,應該無法做出這樣面積巨大(四公尺見方)且織工細緻的作品。此外,當麻曼荼羅也反映了唐代初期的佛教樣態。

所謂「曼荼羅」為梵語mandala的音譯,又譯為「曼陀羅」、「曼達拉」,或意譯「壇城」、「壇場」等。曼荼羅反映出佛教的宇宙觀與秩序,是密宗修行者進行觀想的重要媒介。但當麻曼荼羅與密宗並無關聯,當中的圖像其實是根據《觀無量壽經》所描繪出的內容,在佛教美術中,一般都稱之為「變相圖」或「經變圖」。由於佛教經典內容眾多,當時的平民多不識字,為了傳播教義,除了僧侶以通俗的方式講述佛經內容(變文)外,也會將佛教經典的內容繪為圖像,使信眾便於理解。當麻曼荼羅即是經變圖的一種。

當麻曼荼羅所依據的佛教經典為《觀無量壽經》,是佛教淨土宗的重要經典。淨土宗的發展始於北魏曇鸞,法脈傳至唐代初期的善導,確立淨土宗的體系。由於他提倡只要誦唸「南無阿彌陀佛」即能往生淨土,簡明方便的法門得到底層民眾的歡迎,淨土宗便開始興盛。由於淨土宗所根據的主要經典為「淨土三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與《阿彌陀經》,因而善導也大量抄寫、流布這些經典。根據文獻記載,善導抄寫《阿彌陀經》十萬部,更製作「淨土變相」300鋪作為教化觀想之用。根據善導所寫的《觀念阿彌陀佛相海三昧功德法門》中所云:

若有人,依《觀經》等畫造淨土莊嚴變,日夜觀想寶地者,現生念念除滅八十憶劫生死之罪。又依《經》畫變,觀想寶樹寶池寶樓莊嚴者,現生除滅無量億阿僧祇劫生死之罪。

可知善導藉由鼓勵抄經繪圖得以消災滅罪,鼓勵民眾崇信淨土法門,也使講述《觀無量壽經》內容的經變圖得以流傳;另外,甚至也極有可能是經由官方統一發布的方式,流傳到唐代全境乃至於海外。

武則天與經變圖

根據《天台宗延曆寺座主圓珍傳》的記載,日本僧人圓珍赴唐求法歸來後,得到唐代僧人所贈與的佛教繡畫與織繪:

唐溫州內道場供奉德圓座主,付婺州人詹景全向國之便,贈則天皇后縫繡四百副之內極樂淨土變一鋪(長二丈四尺廣一丈五尺),織繪靈山淨土變一鋪(長一丈五尺廣一丈),付法像上自釋迦迦葉下至唐惠能之影像二幀子(各廣四丈)。

記載中特意提到「則天皇后縫繡四百副」的極樂淨土變相圖,極有可能是指由朝廷頒布至各地官寺的「標準圖像」。自隋文帝以來,就有在全國各州設置官寺的政策,像是唐高宗、武則天、唐玄宗時期皆有設置官寺的記載。各官寺所使用的經典與圖像,應該是經由宮廷作坊統一製作分發的官方版本,作為依據的標準。雖然在文獻中所提到的是「繡縫」,可能是以刺繡方式製作的變相圖,但後面的「靈山淨土變」則為「織繪」,或許即是後來所謂的綴織。奈良國立博物館藏有一鋪原在京都勸修寺的《刺繡釋迦如來說法圖》,學者亦認為是唐代的舶來品。可見織繡的製作技術並不一定,但都應該是由宮廷作坊而來的官方版本。

武則天極為重視佛教,甚至比附《大雲經》內容,說將有女主為彌勒佛降身,作為自己登基稱帝的正當性。洛陽龍門石窟著名的奉先寺大佛,即是由唐高宗李治與武則天發起建造。在《河洛上都龍門之陽大盧舍那像龕記》提到,這是武則天以「脂粉錢二萬貫」資助所建,而參與雕鑿大佛的主事人當中,就有善導之名。由此可知善導當時的影響力,以及與武則天的密切關聯。

龍門石窟的奉先寺大佛。(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曼荼羅來日之謎

《綴織當麻曼荼羅》在日本佛教藝術中有著如此重要的地位,中將姬傳說更是日本家喻戶曉的傳奇故事,但此鋪曼荼羅究竟何時來到日本,流傳經歷為何,卻沒有任何文獻可徵。日本最早記載此鋪當麻曼荼羅的文獻是在12世紀成書的《建久御巡禮記》,除此之外,就只有當麻曼荼羅自身的題記內容。

《當麻曼荼羅》置放於本堂內的狀態。(圖片來源:《古寺をゆく 35》)

該題記內容,因位在當麻曼荼羅下方,長年使用與消磨已經嚴重破損,字跡更是漫漶到無法識讀。但約成書於室町時期(1336-1573)的《當麻曼荼羅注》,抄錄了當中的題記內容:

今此大曼陀羅者,人王四十六代帝孝謙天皇政也。依中將局願,織變繪圖顯莊嚴,是則厭離穢惡境界,求願西方極樂世界。因茲道心堅固,一食長齋,天平寶字七年六月十五日,無著世間,參籠此寺,但有淨土經書寫願…

由於題記中有「天平寶字七年」(763)的年代記載,日本學者過去據此內文,認為當麻曼荼羅應該是日本本地所製作。雖然在多方考證與研究後,最終傾向是唐代舶來之說,但仍舊是斷定年代的依據,認為當麻曼荼羅應該製作於8世紀中葉。

但,當麻曼荼羅真的製作於8世紀嗎?當時就已經舶載至日本了嗎?有鑑於日本天平寶字年間相當於唐代安史之亂期間,無論是製作或是載運,顯然都不太可能。日本學者提出諸多推測,如由遣唐僧所攜回,或是外交使節所收到的賀禮等,但都無法提供準確的時間點。近年,學者大西磨希子推論當麻曼荼羅來日的時間點,可能落在日本留學僧玄昉(?-746)隨遣唐使返回日本時所攜回。《續日本記》記載:「唐天子尊昉,準三品,令著紫袈裟,天平七年,隨大使多治比真人廣成還歸,齎經論五千餘卷及諸佛像來。」玄昉有著天子賜紫袈裟的榮寵,回到日本時又同時攜帶佛經與各種佛像,當中或許就有來自宮廷作坊的當麻曼荼羅。

由於當麻曼荼羅為淨土宗系統的變相圖,初期在日本並不受重視,直到日本僧侶法然(1133-1212)重新提倡淨土教義,在日本流行之後,當麻曼荼羅才開始頻繁在文獻上著錄,以畫像等方式進行複製,甚而有中將姬的神蹟傳說,迄今流傳不輟。作為傳世唐代佛教藝術的珍貴遺例,當麻曼荼羅所象徵的,不僅僅是歷史或藝術上的價值,更寄託著千年以來日本民眾盼望著往生西方淨土,由阿彌陀佛接引他們離開五濁惡世的信仰願力。

李孟學(Li Meng-Hsueh)( 72篇 )

典藏ARTouch編輯。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