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蔣友柏日本東京首發個展「神畫」

蔣友柏日本東京首發個展「神畫」

Demos Chiang Presents First Solo Exhibition in Tokyo

蔣友柏於日本的首展將於2023年初舉辦。全新系列的畫作將於2023年1月13日至2月4日東京白石畫廊銀座新館展出。除此之外,蔣友柏特邀藝術家SHEE參與創作,為其設計對應珠寶,並將珠寶與畫作結合。
蔣友柏。(蔚龍藝術提供)

家學淵源的蔣友柏青少年時期在加拿大和美國成長,同時接受東西方教育,使他的藝術創作展現東西方文化融合。他以擬人動物肖像隱喻人類情感,同時用英文題詩表達個人思想情懷,成為他個人獨特的藝術語彙。在藝術創作中,他擅長藉由動物來詮釋人類最深層情感,表達人性中最真誠的一面,每幅作品上的英文題詩,更傳達藝術家的真情流露與哲理省思。藝術形式延續中國文人的書畫傳統,也是他在中西文化交融下成長的素養。
2022年,蔣友柏開始創作「山水動物」系列,摒棄傳統畫具,以懸空揮動的手勢技法,透過直接滴淋、潑灑、塗刷,將漆料與水面融合堆疊,形成不同層次的肌理,看似抽象,卻有山水遠近的景深,同時又將動物型體輪廓勾勒出來,讓觀者感受到畫中的動物從流動的線條中幻化而出,有如這些擁有力量的形狀、顏色、形式和姿態在點上眼睛後,動物瞬間從無際的山水空間中一躍而出。
此次東京白石畫廊個展,蔣友柏將現實世界中沒有出現過的物種, 加入「山水動物」系列中。於是我們看到西方獨角獸, 東方龍、鳳、風獅爺等神獸,一個個被帶入到他的畫中,去建構一個更接近上古時期,眾神與人類共同生活,沒有界線、眾生平等的世界。如同他的創作自述所說:「『山水動物』互相存在,也互相不存在。互為背景,也互為主角。遠看是山水,近看是動物;遠看是動物,近看是山水。這種有秩序的混亂,或是混亂中的秩序,就是宇宙的起始。」
由於神話具有類宗教性的象徵意義,因此,蔣友柏將金漆、銀漆、珠寶、五彩金箔都應用到畫作上,類似東方廟宇或是中世紀拜占庭藝術,喜愛用貴重金屬精雕細琢,來妝點聖殿與聖物,凸顯這些神話中神獸的高貴感與崇高性。同時,在此次展出作品中,藝術家的創作手法不拘泥於不同時期的表現形式,也不糾結於創新技法,而是讓這些東西方的神獸主角們以最適合本尊的形式出現在畫面中。有以早期書法白描的技法,來速寫東方神龍的見首不見尾;也有用繽紛斑斕的色彩,將麒麟妝點在華麗的背景中;西方獨角獸則棲身於靜逸的雪地北國,漫天漫地一片是灰白,如同將心安頓在大地,並融為一體。
蔣友柏將東西方神話和神獸入畫,以造型寫神寫意,描繪一個渾沌初開的宇宙,無邊際無疆界的山水天地,呈現給觀者的是一個眾生和平與萬物平等的世界。
(文│王玉齡)

蔣友柏,《 Midnight Stoke 》,畫布、複合媒材,140×9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 Form 》,畫布、複合媒材,140×9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於日本的首展將於2023年初舉辦。基於2021年底蔣友柏與台北白石畫廊舉辦了深受好評與認可的「類宇宙」,白石畫廊再度邀請蔣友柏合作第二次個展,全新系列的畫作將於2023年1月13日至2月4日東京白石畫廊銀座新館展出。

蔣友柏,《Waitng For Spring》,畫布、複合媒材,140×14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 Star Seeker 》,畫布、複合媒材,140×9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的繪畫作品,從山水中的動物,到動物裡的山水,當眾人以為安居人間山水之時,藝術家轉身迎向奇幻,將心中的神話動物一一描繪,展現於世,這個全新系列稱為「神畫」。《Prince: Exploring to Be King》是此系列第一幅在眾人面前現身的創作、展覽櫥窗裡的作品,也是近年來以豹為主題的創作連接鍵。由此開始,召喚更多稀有,甚至是僅存於想像中的生物 –龍和獨角獸。由於藝術家自小在東西方交會中成長之素,各自代表東西兩方的龍與獨角獸因而被遴選為展覽主體,一個展示了東方的傳統,另一個代表西方的想像力,這也反映了東方對哲學的偏愛和西方代表科學根基的特色。「神畫」以龍與獨角獸為圓心,並各自帶出了他們的朋友,例如鳳凰、天馬,也有你我生活中可見的可愛貓狗、綿羊與雪兔。不分品種,這些動物大多以兩隻一組地呈現,在天上,在人間,都未曾形單影隻。

蔣友柏,《 Prince: Exploring to Be King 》,畫布、複合媒材, 200×20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 Snow Unicorn 》,畫布、複合媒材,140×9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相較過往,此次展出的平面創作,出現了滴、淋、壓印、大面積塗刷勾勒山水,幻化出動物,畫面被堆疊地更加厚實。有別於最初山水拓印時的飄逸,顏料甚至層疊出類似蠟筆的筆觸,在看似樸拙的筆觸中,道出動物的純真。畫作中,藝術家試圖留下足夠的「空白」、「未完成」和「不完美」,以便觀眾可以將自身經驗融入,融入經驗的瞬間,則是藝術完成之時。部分畫作也被敷上金漆、銀漆、金箔與珠寶,回應神話世界的輝煌意象。透過神話與神獸,蔣友柏欲傳達類上古時期,神、人、動物,眾生平等、渾沌初開的曠渺世界。過程中,向自己、向奇幻叩問,同時篩選出友誼,以及愛。

蔣友柏,《Summer Solstice 夏至》, 畫布、複合媒材,140×14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Until the World Stop Turning 》,畫布、複合媒材,各20×2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Nothing to Hide 》,畫布、複合媒材,46×29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Born》,畫布、複合媒材,140×14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至於雕塑,先前蔣友柏透過豹的形象,探討真空、核心、時間、空間的議題與其在動靜之中生生不息的守護。這次則自真空中破繭,在神話故事的背景之中,以龍和鳳的樣貌登場。《Dragon Leaps》與《Phoenix Dance》兩者尚保留了一點被真空彌封的邊界,同時展現更多的是破繭瞬間的動態定格,以及藝術家內心騰躍與湧動的自由心境。

蔣友柏,《 Dragon Leaps 》,鏽鋼,39.3x39x6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Phoenix Dance 1》,不鏽鋼,27.5×53.5×6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Phoenix Dance 2》,不鏽鋼,27.5×53.5×6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除此之外,「神畫」有更多跨界與突破,蔣友柏特邀藝術家SHEE參與創作。SHEE挑選了「神畫」系列的《The Beginning》、《Two Sides of a World》、《Starry Night》三幅畫作,為其設計對應珠寶,並將珠寶與畫作結合:絢麗迷人的火蛋白石與鑽石是龍的眼睛,海藍寶、碧璽、石榴石、月光石交錯成了虎的眼影,紅寶石、黑鑽石、白鑽石、金與銀則繞成了貓頸上風采。每件珠寶作品皆以愛情故事為主軸,這些故事,是SHEE對於愛恨情仇的詮釋。關於美與愛,兩位藝術家帶著各自的體悟,在潛意識中對話、在實體作品中產生交集,畫作自此有了平面以外的延伸。

SHEE。(蔚龍藝術提供)
SHEE,《對視》,17x7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蔣友柏 x SHEE。(蔚龍藝術提供)

可見的未來是,蔣友柏會在跨界藝術家的身分中持續流轉,而變化之中不變的是,他的畫中的動物與詩句持續積累,並已隨著龍與獨角獸的引領,跨越語區,延續浪漫篇章。

「神畫」主視覺。蔣友柏, 《 Cross 》,畫布、複合媒材,140×90 cm,2022。(蔚龍藝術提供)

神畫

展期│2023.01.13-2023.02.04
地點│白石畫廊銀座新館(日本東京都中央區銀座6-4-16)

ARTouch編輯部( 1561篇 )
查看評論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