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在美術館蓋一座沉浸式電影院:陳芯宜「無法離開的人」正式開展

在美術館蓋一座沉浸式電影院:陳芯宜「無法離開的人」正式開展

An Immersive Cinema inside an Art Museum: “The Man Who Couldn't Leave” by Singing Chen Opens

北師美術館延續過往對臺灣歷史與藝術的高度關注,與國家人權博物館共同主辦,在地實驗與高雄市電影館協辦,將於2023年5月6日至7月2日推出「無法離開的人」展覽。展覽從陳芯宜導演的《無法離開的人》VR作品出發,打造以沉浸式體驗為核心的跨界展覽,同時從作品的內容與技術面切入,輻射出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與當代影像產製工作方法的探索。
「無法離開的人 」展場一隅,北師美術館提供。(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 ∕ 王世邦)

北師美術館延續過往對臺灣歷史與藝術的高度關注,與國家人權博物館共同主辦,在地實驗與高雄市電影館協辦,將於2023年5月6日至7月2日推出「無法離開的人」展覽。本片榮獲2022年威尼斯影展沉浸式內容單元最高榮譽「最佳體驗獎」,並獲評審盛讚「展示了360度電影的真正潛力」。然得獎後一直難以在國內舉辦大型放映,導演陳芯宜奔走放映的可能,最終獲得林曼麗教授的支持,於北師美術館展出,以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提供一般觀眾能夠親身體驗。

「無法離開的人」導演陳芯宜導覽展場。(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 ∕ 王世邦)

讓台灣人有機會注視自己的歷史

文化部王時思政務次長表示,這次展覽讓台灣人有機會注視自己的歷史,這支影片象徵人權館的歷史任務跨出了一步,台灣社會一直處理轉型正義,這部影片提供這樣相互理解的機會。因為看見是理解唯一的基礎,期待未來有人願意使用這些歷史的資料,轉譯更多的歷史和產生更多的理解與勇氣。而當時無法送到的遺書,在這次送達到觀眾的眼前,讓台灣民眾可以有一起走下去的選擇。

「無法離開的人」VR作品觀影區。(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 ∕ 王世邦)

促成這次展覽的林曼麗教授表示,怎麼從VR影片如何成為一檔展覽,完全又是另外一種工程。北師美術館一直以來都挑戰作為一個美術館的疆界,對策展人來講是蠻大的挑戰。為了讓更多人可以看,這檔展覽的空間利用北師美術館光影的變化,創造光亮和黑暗的堆疊,文獻也以情境式的展覽,把當時這些政治犯禁錮的內外在空間都呈現出來。

導演陳芯宜表示,怎麼樣讓這部VR整個過程可以完整的規劃,是她一直期待完成的任務。這次展覽如同在美術館蓋一座電影院的概念,他特別提到研究協力林傳凱的一句話啟發了他,「我們必須脫離道德化、聖像化、卡通化政治受難者,而是將他們還原成一個人,關心他們的心靈史,他們不是黑或白,而是有很多層次,我們可以因為這樣在這些歷史的隙縫,看到更細節的東西。」她強調,這是一個需要感知打開體會這件VR作品的展示。

「無法離開的人」VR作品觀影區出口的自然光線。(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 ∕ 王世邦)

一封無法送達的遺書

展覽從陳芯宜導演的《無法離開的人》VR作品出發,打造以沉浸式體驗為核心的跨界展覽,同時從作品的內容與技術面切入,輻射出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與當代影像產製工作方法的探索。

《無法離開的人》以綠島人權文化園區蠟像館為啟發點,劇情融合多位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的經歷,以一封無法送達的遺書,穿越歷史與時間,跨越國界與世代,喚起人們對於創傷記憶與人權議題的共感。為擴延VR作品的體感經驗,北師美術館量身建構特殊的觀影空間,利用美術館獨特的光影變化,創造空間層次的堆疊,引導觀眾跨越「虚擬」與「實體」的界面。展覽並以跨界協作為基礎,發展出三大子題:以VR電影為主體的「無法離開的人」展區,圍繞著白色恐怖時期關押、審判政治犯軍法處空間的「無法離開的地方」,和獨家解密陳芯宜導演幕後創作脈絡的「造場」。展覽由VR跨越虛實的質地出發,讓塵封一甲子的記憶再次出土,召喚觀眾走入1950年代時空隧道。

吳鵬燦、連德溫 紙質文件夾(紙書包)。(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 ∕ 王世邦)

無法離開的地方

展覽為延伸VR作品中的時空背景,並邀請學者林傳凱規劃「無法離開的地方」,展出青年政治犯與家人之間的書信、獄中物件。其中以劉耀廷、宋盛淼、呂國昭三位受難者的書信物件佔多數。

曾至早稻田大學留學、任職過高雄女中教師的劉耀廷,1949年轉任印刷廠職務,在1952年因參與刊印地下組織文件而入獄。起初,劉耀廷尚未獲准與家人通信,音訊全無,懷孕的妻子施月霞僅能透過以日文書寫日記來抒發情緒,表達對劉耀廷的思念。劉耀廷移送軍法處後,兩人才得以透過書信傳情,訴說對彼此濃烈的愛意。兩人祈禱著夜夜於夢中相會,信紙上甚至數度出現吻痕,遙寄予身陷囹圄的丈夫。施月霞產下雙胞胎女兒後不過一年,劉耀廷便遭槍決,得年29歲。劉耀廷與妻子的故事為《無法離開的人》主要的歷史參照之一,北師美術館透過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取得家屬同意,首度展出劉耀廷夫妻二人的相片、劉耀廷於獄中手作贈予妻子的相簿、兩人的通信與妻子的日記等歷史文獻,彌足珍貴。

紙書包與臨刑照

另一亮點展品則是「紙書包」,在軍法處物資極度匱乏的處境中,吳鵬燦與連德溫為感謝同房獄友許貴標的照顧,利用包裝紙與廢棄罐頭,自製「紙書包」(1954)送給許貴標留念。1955年2月吳鵬燦遭槍決,得年27歲。連德溫亦於同年10月遭槍決。許貴標出獄後持續珍藏紙書包,2014年捐贈給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期望以文物傳承歷史。本次展覽是「紙書包」捐贈後首度於美術館場域展出。

1940年代末,木刻版畫曾流行於戰後的左翼藝文圈,台北師範學校(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前身)為版畫教學重鎮之一,師生也在白色恐怖風暴中遭到牽連。回到當代,李佳泓《我和許多人一起刻的》,圖像取自1950年代「台北案」入監照及「綠島再叛亂案」的臨刑照,也透過版畫的形式,以60餘幅政治犯前輩的面容重構遭軍法處關押者的群像。當觀眾屈身湊近版畫時,亦將聽見多位政治犯前輩耳語般的音聲,細述其對軍法處的回憶。

李佳泓 ,《我和許多人一起刻的》,2020、2023。(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 ∕ 王世邦)

政治犯的夢

在狹窄暗黑的牢房內,政治受難者僅能透過聲音傳遞心聲,來自四面八方的獄友,吟唱語言相異的歌曲,以此思鄉、告別、送行,歌曲來源遍佈法國、義大利、日本、印尼及愛爾蘭各處,海內外旋律與語言在此匯流的情景體現其多元的背景。而肉身遭到禁錮時,夢境是允許政治犯想像自由、家屬相會的唯一媒介。王榆鈞以夢境為題,透過林生祥等人的聲音朗讀,搭配樂音及聲響,帶觀者潛入政治犯、家屬與其後代的夢境之中。

「場」的調度

擁有劇情片、紀錄片與劇場經驗的陳芯宜導演,除了重新探索VR影像調度形式,也重視影像之於社會文化的意義,透過「場」的調度,將影像拍攝化為藝術行動,凝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們,共同討論、參與創造活動。「造場」將透過導演工作桌、攝製手稿、拍攝場景與道具,邀觀眾進入影像團隊合作之場。而導演也將在每週進駐展間,進行創作發想與討論,展期內並有一系列與「在地實驗」合作的「特映場」,將播放難得一見的陳芯宜導演的過往作品。

「無法離開的人」記那個壓抑年代,無法送出的受難者故事,亦是一封留給未來的影像信籤。

ARTouch編輯部( 1597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