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下一個藝術市場蓬勃的城市? 洛杉磯斐列茲藝博會觀察

下一個藝術市場蓬勃的城市? 洛杉磯斐列茲藝博會觀察

洛杉磯斐列茲藝術博覽會(Frieze LA,簡稱洛杉磯斐列茲)能夠讓洛杉磯成為下一個藝術市場蓬勃的城市嗎?
洛杉磯從不缺藝術家!巴爾代里薩(John Baldessari)、拉斯查(Ed Ruscha)、克魯格(Barbara Kruger)、麥卡錫(Paul McCarthy)和阿特肯(Doug Aitens)都在這裡。沒錯,藝術家熱愛洛杉磯。這裡也不缺建築師!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諾伊特拉(Richard Neutra)、伊姆斯夫婦(Charles and Ray Eames)、梅恩(Thom Mayne)、昆西.瓊斯(A. Quincy Jones),20世紀的美國建築史,一大半在這裡發生!那麼美術館呢?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LACMA)、當代藝術博物館(MOCA)、洛杉磯當代藝術博覽會(ALAC)、漢默美術館(Hammer Museum)⋯⋯等從公家到私人,全世界一流的藝術,從希臘羅馬到21世紀,都能在這裡找得到。這裡也不缺畫廊,二、三十年前就已經有國際級別的Blum & Poe、Regen Projects,到今天還有像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馬格斯畫廊(Sprüth Magers)等從歐洲來此落地。收藏家更不用說,當地的電影製作人大衛.葛芬(David Geffen)、服裝品牌GUESS 的老闆Marciano 兄弟、艾利.布洛德(Eli Broad)夫婦等等都是全美國最重要的收藏家。總而言之,洛杉磯不缺藝術,在這裡,連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金.凱瑞(James Carrey)等電影明星都有無窮的創作欲,更何況傳統的藝術生態圈!令人疑惑的是,為何依舊沒有國際級的藝術博覽會進駐?是因為沒有市場嗎? 
洛杉磯斐列茲即將在派拉蒙片廠舉行。(洛杉磯斐列茲提供)
洛杉磯與藝博會
已經有40多年歷史的巴黎FIAC藝術博覽會多次考慮到洛杉磯開分會,最後在嘈雜聲下止步。反之,只有FIAC一半年紀的Paris Photo藝術博覽會在2013年鼓起勇氣,轟動落地洛杉磯,沒想到在3年的時間內就無疾而終。在洛杉磯,藝術博覽會真的是扶不起的阿斗嗎? 2003年創立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初生之犢不畏虎」,在7年間從倫敦拓展到紐約之後,將會於今年2月15至17日在洛杉磯的派拉蒙製片廠展開第一屆的洛杉磯斐列茲。洛杉磯已經準備好了嗎?洛杉磯斐列茲可以打破藝術圈對洛杉磯沒有市場的迷信嗎? 
雖然藝術圈的看法不一,但是斐列茲與洛杉磯之間的緊密絕對不可輕視。首先是斐列茲與好萊塢的關係,像是當地最大的娛樂集團Endeavour在2016年買下斐列茲70%的股份。娛樂集團大舉進軍藝術博覽會背後,是當地名人的參與。洛杉磯斐列茲的委員不但有皮諾的兒媳婦—以扮演藝術家卡蘿(Frida Kahlo)被提名奧斯卡的明星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與網球健將小威廉斯(Serena Williams),連洛杉磯現任市長艾瑞克.賈西迪(Eric Garcetti)都加入了委員會。
值得一提的是,像許多好萊塢派對,洛杉磯斐列茲是「invitation only」—只有被邀請的畫廊可以參與。甄選委員會由斐列茲全球總裁—來自英國的席多爾(Victoria Siddall)和洛杉磯土生土長的洛杉磯斐列茲總裁可列克(Bettina Korek)主持,今年的選拔委員有倫敦白立方畫廊合夥人加雷(Daniela Gareh),紐約Greene Naftali 畫廊的格林(Carol Greene),聖保羅Mendes Wood DM畫廊的伍德(Matthew Wood)以及洛杉磯當地三家畫廊老闆:David Kordansky畫廊的科爾丹斯基(David Kordansky)、The Box的麥卡錫(Mara McCarthy),以及Regen Projects的雷根(Shaun Regen)等人,他們6位所推舉的70家畫廊多半來自美國,像是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高古軒(Gagosian)和瑪利安.古德曼(Marian Goodman)等重量級畫廊,洛杉磯本地或是在洛杉磯落地的畫廊約佔了1/3,歷史悠久的Blum and Poe、Regen Projects和年輕的,像BOX和Anat Ebgi等新空間都有。另外還有來自15個國家的畫廊,像是柏林的艾斯特.施佩爾(Esther Schipper)以及墨西哥城的OMR等畫廊。來自亞洲有位於首爾的國際畫廊(Kukje Gallery)、現代畫廊(Hyundai Gallery),以及東京的Taka Ishii畫廊。
阿特肯作品《Not Yet Titled》。(洛杉磯斐列茲提供)
參與畫廊及藝術家
參與的畫廊有不少選擇只展出一位藝術家的作品,Marc Selwyn Fine Art趁觀念藝術家羅佩斯堡格(Allen Ruppersberg)在漢默美術館美術館舉行回顧展的同時,在斐列茲推出他的小型個展;來自紐約的303畫廊將整個展位讓阿特肯(Doug Aitken)創作洛杉磯的城市幻影。David Kordansky畫廊的藝術家安德魯斯(Kathryn Andrews)也是以洛杉磯為主題,她從1940年代在當地發生的一樁極度驚悚血腥的「黑色大理花」離奇命案中獲得靈感,創作了一系列的新作。塗鴉藝術家Gajin Fujita剛剛結束了在洛杉磯華美博物館的群展,他的代理畫廊LA Louver於是決定在斐列茲為他舉行一個小型個展。另外還有來自倫敦的Victoria Miro畫廊推出了西班牙畫家赫南德斯(Secundino Hernandez)的個展,同樣來自倫敦的Stuart Shave/Modern Art畫廊則讓俄羅斯出生的紐約藝術家坎特羅夫斯基(Sanya Kantarovsky)挑大樑。
Hilary Pecis作品《Fruit Bowl》。(洛杉磯斐列茲提供)
和倫敦、紐約一樣,洛杉磯斐列茲的展廳也是在巨大的帳篷内舉行。這裡的帳篷是當地藝術圈的最愛—曼谷出生的建築師Kulapat Yantrasast設計。然而,與倫敦紐約最大不同的是,在洛杉磯,斐列茲委託藝術家特別創作作品的「斐列茲項目」(Frieze Projects)不是在大帳篷內,而是在派拉蒙製片廠模擬紐約場景的「New York Street」中。
這次的斐列茲項目是由曾在漢默美術館前任策展人Ali Subotnick規劃,她邀請了一群來自洛杉磯或是與洛杉磯有深厚淵源的藝術家來「擁抱電影的魔術」,到派拉蒙製片廠中的「假紐約」創作。
Gillian Wearing作品《Me as O’Keeffe》。(洛杉磯斐列茲提供)
英國藝術家塞格爾(Tino Sehgal)在紐約上東區的模擬板展出2004年的行為作品《這就是競爭》(This is Competition),讓兩家畫廊比賽出售他的作品。他之展出這件舊作是因為當第一屆斐列茲藝博會2003年在倫敦開幕時,邀請了由Maurizio Cattelan、Massimiliano Gioni和Ali Subotnick三人在紐約共同創立的非營利畫廊「錯誤的畫廊」(The Wrong Gallery)參加,當時錯誤的畫廊所展出的就是塞格爾的《這是對的》(This is Right),讓一位男童與一位女童模仿並向大衆解釋塞格爾的作品。16年後,當Subotnick策劃斐列茲項目時,他毫不猶豫地決定將舊作拿到洛杉磯。
另外一位行為藝術家奧耶巴赫(Lisa Anne Auerbach)認為洛杉磯人對另類的精神靈修特別感興趣。她因此在一棟非常典型的紐約公寓開設了《通靈藝術顧問》(Psychic Art Advisor),有興趣的民衆可以事先報名,讓奧耶巴赫的通靈顧問為客戶提供藝術與創意的諮詢服務。 
Hannah Greely作品《The Picnic》。(洛杉磯斐列茲提供)
除此之外還有擅長將口號轉換成作品的概念藝術家克魯格(Barbara Kruger),她在大帳篷到紐約景場的路上準備了20條讓人深省的貼紙:「誰來寫眼淚的歷史?」、「天堂裡有動物嗎?」、「誰敬禮的時間最長?」、「沒有痛苦的生活存在嗎?」以及「誰買了這個騙局?」當你走到紐約時,可能已經做了幾番哲學的深省!訪洛杉磯是一個令人困惑,自相矛盾,離奇地不連貫,令人分神,而且複雜到讓人腦筋麻木的城市。也就是如此,讓人對這個在製片廠舉行的藝術博覽會充滿期待與幻想,現在是洛杉磯斐列茲的時機嗎?不要著急,在一個月之內,這些答案都會自然揭曉!
宋佩芬( 7篇 )

© 2022 典藏藝術家庭股份有限公司保留一切權利。8f-2網頁設計和維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