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NFT專題】NFT優化數位藝術的交易市場與收藏體系

【NFT專題】NFT優化數位藝術的交易市場與收藏體系

NFT應用在藝術市場才剛起步,大家的目光還放在其創下驚人的成交價格上,以及其創新的收藏概念。其實,NFT的技術應用是新的,但商業價值模式仍然是傳統的,NFT對藝術市場的真正貢獻是將這個產業帶入數位時代,拓展了藝術市場的新領域,其日後發展的可能性還有很多。

過去幾個月,關於NFT (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的消息,幾乎到了「洗版」的地步,很多標題都用了「衝擊」一詞來形容它對藝術市場的影響。老實說,除了美國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拍賣中以6,900萬美元(約台幣19億元)成交,這個價格真的超ㄅ一ㄤˋ的之外,其實NFT為藝術市場帶來真正的影響與貢獻,是它解決了以數位格式存在的原生作品在交易市場上長久以來的尷尬問題。

收藏藝術品?還是收藏包裝盒?

過去類似「錄像藝術」這種以「類比」或「數位」格式存在的作品,在藝術市場上是以「錄影帶」或「光碟片」的形式進行交易和收藏,為了彰顯作品的價值,很多畫廊無不在其包裝盒上用盡心思,典雅、高貴、手工訂製…等等各具巧思的包裝盒,很難不讓人懷疑這是在收藏「藝術品」?還是在收藏「包裝盒」?


除了收藏的形式之外,便於「複製」的特性,對藝術家和收藏家也同樣帶來困擾。前者擔心後者自行拷貝傳播,後者也擔心版次問題影響其權益。其次,還有檔案毀損要如何處理的問題…等等,把數位世界的檔案轉換成真實世界的某個物體儲存著,確實會衍生許許多多的困擾,這是過去傳統的藝術市場一直處理的不是很圓滿的一塊,而藉由NFT技術的應用,不僅解決這些問題,也讓藝術市場真正進入數位時代。

NFT在藝術市場的價值
區塊鏈因具有不可逆的特性,非常適合用來記錄交易、追蹤資產與建立信任的不可變共用分類帳,在醫療、金融與農業等領域應用的越來越普遍。當時,也有人認為導入區塊鏈技術有助於提高藝術市場的透明度、以及識別真偽。這樣的想法忽略二個問題:其一,藝術市場的透明度問題,基本上和技術無關。其二,傳統藝術市場的「金流」與「物流」是兩個不同的系統,雖然提出不少在作品上得以追蹤、驗證金流的構想,但只要是在作品完成後外加的東西,都可能被掉包或偽造,除非作品本身就是以「數位格式」存在,讓「物流」可以直接在數位世界裡進行,才能將「金流」與「物流」真正合而為一,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對藝術市場來說才有價值,而這個價值,今天由NFT技術來實現。

ERC-721示意圖。(© Wikipedia)



NFT的技術標準不同於一般加密貨幣使用的ERC-20 「可替換代幣(FT:Fungible Token)」,而是採用ERC-721屬於「不可替換代幣(NFT:Non Fungible Token)」。兩者的差別在於ERC-20發行的每一枚代幣都等值,可以彼此交換,價值都一樣。NFT使用ERC-721發行的每一枚代幣則都是獨一無二的,彼此之間的價值不同,也就無法交換。

正因為NFT這種獨一無二、不可替換性,加上區塊鏈分散式帳本的不可逆特性,透過NFT為任何數位格式的影片、文字、動畫、圖片…等上鏈(Mint)之後,直接在線上平台進行交易,可以將作者、作品、交易紀錄、甚至買家等資料全部打包在一塊,實現早先區塊鏈號稱可以為藝術市場打造作品的交易履歷、鑑別真偽的神話。但是,這仍然只限於以數位格式存在的作品。

NFT應用到藝術市場的另一個價值,是結合區塊鏈已發展成熟的「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執行歐盟的藝術家轉售權指令《Artist’s Resale Right Directive》,在每一件作品發生轉售的行為之時,自動執行藝術家轉售權(又稱「追及權」,Artist Resale Right),將交易金額依照法定份額直接給藝術家本人,落實保障藝術家權益的政策美意。

NFT在藝術市場的風險
「數位世界」和「真實世界」一樣存在同樣的風險,傳統藝術市場上常見的犯罪行為:侵權、竊盜、洗錢…等等,一樣都沒少。

一、 侵權
一位俄羅斯的藝術家Greta在推特(Twitter)以「Weird Undead」名義發表許多數位作品,3月9日Greta表示其作品被一位ID叫「Tokenized Tweets」的人在OpenSea上(目前最大的NFT交易市場)銷售,他通知OpenSea,希望該平台能夠阻止相關NFT交易。

俄國藝術家Greta在社群平台上針對NFT創作侵權而求救。(截取自Greta的推特)

類似Greta遭遇的人越來越多,只要你在網路上發表作品,就可能被他人拿去上鏈(Mint)之後在NFT上交易,連加密產業的名人也無法倖免,如CoinShares的Meltem Demirors和Coin Center的Neeraj Agrawal等。因此,如何從源頭保護創作者的權益,以及資料的正確性,是NFT必須正視和解決的問題。

另外,除了發行未授權的 NFT之外,提供NFT服務的公司也相繼出現,要怎麼避免同一件數位作品在不同的平台上架,造成NFT這種獨一無二、不可替換性神話的破滅,則是NFT另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目前,一些規模較大的NFT交易平台已經開始倡議,同意將「一個代幣」(a token)識別具有唯一性,也就是說,從一個平台轉移到另一個平台,其唯一性也不會受影響。

二、 竊盜
只要是有價值的東西,就會引起宵小的注意。最近已經有人發現駭客入侵Nifty Gateway系統,這是一個NFT作品的交易平台,引發了對於系統存在安全漏洞的疑慮。目前已經有藝術家或收藏家表示他們在平台上的NFT作品被竊,一位在推特上署名Keyboard Monkey的用戶就聲稱他有15件NFT作品被盜,估計價值超過15萬美元。

Keyboard Monkey聲稱他有15件NFT作品被盜,估計價值超過15萬美元。(截取自Keyboard Monkey的推特)


但是 Nifty Gateway平台的官方回應卻表示系統沒有任何被入侵的跡象,認為這些被盜的用戶,沒有採用2FA兩階段認證,也就是密碼被破解或竊取,才導致帳戶被清空。Nifty Gateway也發現許多用戶在Twitter或Discord平台上交易NFT,這種場外交易,就成為駭客「銷贓」的最佳管道。

三、 洗錢
4月18日比特幣在15分鐘之內無預警崩跌8千多美元,在5.2萬美元上下排回,也拖累其他加密貨幣價格同步重挫,下跌原因據說是美國財政部將針對多間涉嫌透過加密貨幣洗錢的金融機構開罰。


其實,這不是美國第一次對提供加密貨幣交易服務的機構出手,2020年2月美國司法部(DOJ)逮捕比特幣混幣器服務商 Helix和 Coin Ninja的創辦人Larry Dean Harmon,檢察官表示Harmon的比特幣混幣服務爲包括 Abraxas、Agora、Hansa、Hydra和華爾街市場在內的暗網市場清洗了價值數千萬美元的加密貨幣。2020年10月Harmo再遭美國金融犯罪防制署(FinCEN)重罰 6,000 萬美元的民事罰款,也是美國金融犯罪防制署首次對加密貨幣混幣器開罰的案例。
加密貨幣由於匿名性,以及交易過程不易追蹤等特性,常被認為是洗錢的絕佳管道之一。2013年10月2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破獲並關閉非法暗網市場(DNM)「絲路(Silk Road)」,扣押10幾萬枚比特幣。加上藝術品本身就是國際洗錢的熱門工具,而NFT又結合兩者的特點,將來勢必和洗錢疑雲不斷糾纏下去。

四、忘記密碼
現代人最大的捆擾之一應該就是要熟記N個網路帳號密碼,不過在現實生活中,如果你忘記某個密碼,還能透過其他管道,從原本申請的機構中獲得新密碼。但是,在去中心化的加密世界中,忘記密碼,可能就會導致你的帳戶永遠遺落在數位世界的角落了。


德國一位工程師湯馬斯(Stefan Thomas)十年前曾錄製了一段影片,介紹甚麼是加密貨幣,因此獲得一位比特幣玩家贈送7,002枚比特幣。當年,一個比特幣只有2塊美金的價值,湯瑪斯並沒有很在意,如今這筆財富因湯瑪斯忘記密碼,將可能和他擦身而過。


弄丟加密貨幣錢包密碼的人不只湯瑪斯一人,英國工程師豪威爾斯(James Howells)也發生誤將一顆存放7,500枚比特幣錢包密碼的硬碟丟掉的悲劇。根據區塊鏈分析公司Chainalysis估計,全球目前約有20%的比特幣,價值相當約1,400億美元,因為忘記或遺失密碼而無法使用。這些情形,未來NFT的世界裡恐怕也無法避免。


NFT在藝術市場更多的應用場景

NFT應用在藝術市場才剛起步,大家的目光還放在其創下驚人的成交價格上,以及其創新的收藏概念。其實,NFT的技術應用是新的,但商業價值模式仍然是傳統的,NFT對藝術市場的真正貢獻是將這個產業帶入數位時代,拓展了藝術市場的新領域,其日後發展的可能性還有很多。

OURSONG 介面。(OURSONG提供)


一、 很多人說NFT就像你買東西拿到的收據,作品大家在網路上都可以看到,認為這顛覆了過去關於「收藏」的概念。我倒認為未必,將來只有購買人透過公鑰與私鑰才能觀看或播放完整高清的作品,會成為趨勢。如2019年成立的台灣音樂內容數位收藏交易平台OURSONG,4月20日正式推出NFT服務,其與R&B小天后吳卓源(Julia Wu)合作,限量推出20組最新單曲《Paris》的NFT,並且在NFT中還特別放了當時製作這張單曲時拍攝的照片,只有收藏NFT的樂迷才可以看到。


二、 過去的藝術市場,「數位作品」必須轉存到某個真實物件上才能在市場銷售。如今,NFT將反過來提供傳統媒材的作品也可轉換成數位格式,如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推出「微笑小花」(Flowers with Smiley Faces)NFT,在 OpenSea交易平台上出售,這樣的例子,將會越來越多。

村上隆「微笑小花」NFT,目前已經於Opensea下架。(截取自村上隆的instagram賬號)


三、 除了平面作品可以推出NFT,立體作品同樣也可以。拜3D列印技術的成熟,立體作品的數位檔案上鏈(Mint)之後,一樣可以在NFT平台上交易,甚至在作者授權(或特別企劃)之下,藉由3D列印設備還原成實實在在的立體作品。這類3D的NFT作品,並不侷限原生的數位作品,木雕、石雕、陶藝…等,也可透過3D攝影建模技術生成數位檔案後上鏈(Mint)。

四、 加密貨幣借貸平台Maker 是以太坊(Ethereum)第一個「去中心化金融De-Fi (Decentralized Finance)」協議,主要作為自動化的加密貨幣借貸平台使用。雖然Maker超額抵押部分仍飽受質疑,但他們在DeFi世界裡做出的創新貢獻仍深受肯定。如今,又有NFT讓數位資產的交易更為完善,藝術金融的發展勢必因此而受惠,預料藝術品的融資、債券等領域將進入新的時代。

加密藝術線上示意圖。(© Cryptovoxels)


最後終將回歸藝術本質

NFT的熱潮近來開始顯露疲態,市調研究網站NonFungible.com於4月5日公布的調查報告指出,NFT的平均價格為1,256美元,低於2月底的4,000美元,下跌約70%,引發外界對於NFT是否存在市場泡沫的疑慮。


加密貨幣市場一直存在各種炒作和投機的風險,暴起暴跌已是常態。但是NFT為數位作品的收藏和交易,提供適切的平台及技術,解決數位作品在實體交易市場的尷尬模式,確實有助於數位作品的市場發展,對藝術家和收藏家的權益來說也是更有保障,NFT在藝術市場的應用發展仍然大有可為。只是,要知道「數位世界」和「真實世界」同樣都是由人類所共建,在藝術市場由人為引發的問題,數位世界一樣也會發生。真實世界解決不了的問題,數位世界可以解決嗎?坦白說不用太樂觀,正如佛教告诫世人的那句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另外,由於NFT交易的技術處理不在畫廊,畫廊在這領域確實有被淡化的危機。但是,畢竟數位藝術不可能取代所有媒材,成為藝術家唯一創作使用的媒介。雖然,NFT對數位藝術的市場發展有機會居於主導的地位,但畢竟這一塊僅是藝術市場滾滾洪流之中的一小支,NFT也可能成為畫廊行銷數位藝術品的工具,就像其他銷售管道(如拍賣公司、藝術電商…等)也侵蝕畫廊一部分的市場,但對藝術家創作的推廣與價值的形塑上面,畫廊依舊會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


如今這一切,更像英國大文豪狄更斯的著名小說《雙城記》那一段著名的開場白: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的未來擁有一切,我們的未來也一無所有!
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正走向地獄!


專題文章

石隆盛( 14篇 )

從事當代藝術環境及市場領域的觀察研究、長年推動國內多項文化與藝術政策調查研究與法令修訂。 曾任 : 畫廊協會秘書長、畫廊協會附設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執行長 、 帝圖科技文化公司附設亞洲藝術經濟研究中心執行長 、 兼任畫廊協會策略長。現任藝科智庫執行長,從事數位科技在視覺藝術領域應用工具的開發與基礎研究。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