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一位編輯的臺灣藝術小史】林惺嶽畫國美館典藏的《木瓜觀音》趣事
Dark Light
Dark Light

【一位編輯的臺灣藝術小史】林惺嶽畫國美館典藏的《木瓜觀音》趣事

林惺嶽或半蹲或站立的取景各個角度,時間彷彿停住腳步,儼然不移動。
在美術界工作30年,曾是多位畫家筆下的模特兒,對當模特兒不算太陌生。
然而,當知名資深畫家林惺嶽突然提出想畫我的當下,腦海立刻竄出兩個畫面:第一個畫面是1990年代初在《雄獅美術》編輯部工作時,初次見到這位大名鼎鼎美術史家,雀躍之情尚未興起,沒有任何理由,特別莫名其妙,猛然被罵的狗血淋頭。年輕的我,完全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窘困。
第二個畫面是一定要穿衣服,趕緊用力強調:「林老師,畫我可以,但是絕對要穿衣服 喔!」林惺嶽露出溫馨的笑容說著:「畫家看模特兒,有沒有穿衣服都一樣。」「這樣好了,只能露出肩膀,就是一定要穿衣服。」我再度嚴正聲明。林惺嶽聞之,笑不停,呵呵聲,盪在空中。
原來,林惺嶽希望我穿的是一件沒有腰身似長袍的洋裝。他當時全力專注畫「木瓜樹」系列,林惺嶽解釋:「我畫的是兒時記憶的木瓜。」畫面往往是滿樹的木瓜,碩大,豐盈、飽滿,纍纍結實,讓觀者不注意也難。
此外,林惺嶽要求我要帶著木瓜去拍照,約妥拍照的時間,2006年春日,在林惺嶽民生東路的工作室碰面。
對於自幼特別喜歡吃水果的我,慢條斯理,備妥了一顆外型飽滿(看起來應該很甜)的木瓜,還帶著一顆清香的檸檬,順便帶上小型的水果刀、小湯匙與盤子一個。
為何帶上一顆檸檬呢?因為停留在紐約期間,一回赴藝術家蔡國強家作客,飯後甜點是夏威夷木瓜佐檸檬汁,蔡國強的說法是:「這是日本人的一種吃法,特別好吃,適合當飯後甜點。」果真,味美清甜,令我回味無窮,深印腦海中。
模特兒黃茜芳與《木瓜觀音》合影於國美館,2011。(攝影/張端君)
林惺嶽帶著很好的相機,領著我到常去報到的餐廳外頭,請我站在一片綠意盎然的植栽前面,要求我左手捧著木瓜,調好我的姿勢,在春陽灑落的晨光中,我只聽到快門聲音不斷響起。
林惺嶽或半蹲或站立的取景各個角度,時間彷彿停住腳步,儼然不移動。我完全不知道林惺嶽拍了多久,只記得拼命提醒自己,身體要放鬆,但要挺直腰桿站立,面部保持平時自然的表情。
當林惺嶽停止拍照之際,我心底的大石頭才真正放下,悄然卸下心房。
慢慢走回到工作室,終於,能夠與林惺嶽輕鬆話家常,因為這次不是採訪。在空間不小卻充塞許多畫冊、資料與畫作的工作室中,我開始剖開木瓜,挖去籽,裝在塑膠袋裡。再切開檸檬,緩緩朝盤子內的木瓜擠上檸檬汁,端著盤子,用小湯匙挖木瓜肉,開心享用,一邊慢慢吃著,一邊細細告訴林惺嶽,為何要擠上檸檬汁的緣由。
林惺嶽看到我特享受吃木瓜過程,樂不可支。我解釋:「林老師,我很會買水果,這木瓜便宜又美味又漂亮,既然帶來拍照,當然就要開心吃光光。不然,搭公車,帶剩下的半個木瓜,很難帶,乾脆吃光光,這樣最省事。」
我繼續動作,一樣的順序,吃完剩下的二分之一木瓜。只見林惺嶽看我吃得很滿足,笑的更是開懷,一如往常情緒激動直說:「黃茜芳,妳就這樣吃掉這一整顆木瓜!」
2007年完成作品之後,林惺嶽請我去工作室看畫作。乍見,宛若五雷轟頂,相當震撼,怎會把我畫的如此莊嚴而美麗?
《木瓜觀音》正式展出在國美館推出的林惺嶽七十歲回顧大展,2011。
後來,偶然得知國美館典藏了《木瓜觀音》,典藏品網頁如此描述:「這是一幅將宗教內蘊帶進畫布構思的創作,在圓潤少女背後中央陪襯著一棵果實纍纍的木瓜樹,木瓜樹的枝葉向上下左右呈現發射狀的伸展,象徵千手觀音的造型聯想,人物的樣貌也形塑出端莊的神態而流露出佛像的氣質,以感恩的心情享受大自然豐富的賜予。」
在國美館典藏組工作多年的一位友人打趣的說:「茜芳,這畫作放在我們典藏庫房,恆濕恆溫保護,這樣才不會老的太快!」
深深誠摯感謝林惺嶽請我擔任模特兒,於是,國美館典藏了《木瓜觀音》,2016年。
黃茜芳 ( 12篇 )
大學主修西班牙文,曾任職《藝術貴族》、《雄獅美術》、《典藏》、《今藝術》等藝術雜誌,佛光大學藝術學所與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深愛藝術,書寫藝術,生活在台北。

© 2020 Ar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