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文物醫美】透視文物:透光攝影如何用在文物修護

【文物醫美】透視文物:透光攝影如何用在文物修護

在文物修護資訊蒐集工作中,對傷況資訊的記錄和對文物原貌的翻拍必不可少。而古書畫、唐卡及部分絲織品等具有透光性的平面文物,在拍攝時採用透光的方法進行,能夠拍攝出文物的細部資訊,從而為修復和檢測人員提供更多的內容。《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和《長字緙絲掛屏》在開展修復工作之前,都通過透光照的拍攝,獲得了新的發現。
攝影是蒐集文物修護資訊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其功能不僅限於單純的原貌和傷況記錄,並為修復和檢測工作提供更多的資訊,以輔助修復工作。運用正常的光線和拍攝手法,蒐集文物表面的資訊;而針對具有透光性的文物,在拍攝時採取透光的攝影方法,也正逐步形成規範,更普遍地用於蒐集文物資訊上,提供修復和檢測人員最直接的觀察和參考。
二維圖像採集在文物修護資訊採編中的作用
蒐集文物修護資訊,是對文物進行修護和分析檢測前必要進行的工作。而最為基礎,也最必不可少的,就是圖像的拍攝。它既為文物的原狀和傷況資訊提供真實的記錄,供修護後進行比照和參考,也具有重要的文獻價值。同時,經由各種攝影技術,也能提供肉眼無法獲得的圖像資訊和觀察角度,以利輔助修護和檢測工作的開展與進行。
原狀記錄通常採用常規的攝影手法,即在攝影棚中以相機和燈光設備進行拍攝。要求透視真實,布光均勻,曝光準確,色溫標準,畫質清晰,以確保圖像資訊能夠真實還原。同時,面對不同文物的不同傷況,為了給修護工作提供更有價值的資訊,也要採用不同的拍攝方法。其中,運用不同的光線是最直接有效的技術。
透光攝影是利用光線,從紙質、紡織品等能被可見光穿透的文物背面進行布光,並在文物正面進行拍攝。由於書畫、唐卡及紡織品等媒介材料的質地,具有能被可見光線穿透的先天條件,故嘗試用光線從文物背面進行照射,從而蒐集到文物內部更多狀態和病害資訊。
透光攝影應用案例及作用
圖1 清《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139×110公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為修前照。(作者提供)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圖1)製作於清乾隆時期(1747)。外橫寬約110公分,外縱長139.8公分,畫心厚度0.19公釐,裝幀1.3公釐。畫心織物材質為絲、顏料,裝幀材料為織金錦。
在拍攝時,將文物平置於透明的壓克力板上,相機懸置於文物上方,與畫面保持垂直角度。同時在承載文物的壓克力板下方放置閃光燈,為保持受光均勻,也與畫面保持垂直。照片後期經過曝光調整,畫面各個層次得以完整體現。
圖2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後期調整曝光後的透光照。(作者提供)
從透光照(圖2)可以發現唐卡的底稿線與完稿畫面有所不同(圖3-1至3-4)。圖3-5透光照與原照片對比,可以發現綠色框內與周邊的區域對光的反應不同,應是唐卡織物的膠料脫落之故。而由圖3-6可以清晰地看見病害情況,顏料脫落區域呈現透亮的顏色。
圖3-1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透光照與原照片的局部對照。(作者提供)
圖3-2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透光照與原照片的局部對照。(作者提供)
圖3-3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透光照與原照片的局部對照。(作者提供)
圖3-4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透光照與原照片的局部對照。(作者提供)
圖3-5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透光照與原照片的局部對照。(作者提供)
圖3-6 《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透光照與原照片的局部對照。(作者提供)
圖4 清《長字緙絲掛屏》,160×110公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圖為修前照。(作者提供)
《長字緙絲掛屏》
《長字緙絲掛屏》(圖4),為紫禁城毓慶宮惇本殿「福壽綿長」四幅掛屏中的其中一幅。正面主體為緙絲,背面有托紙,木框背板尺寸長160公分,寬110公分,主體呈青綠色。正中為楷書「長」字,地紋為祥雲、蝙蝠、壽字紋;「長」字裡面飾有小字「綿」。
圖5 在《長字緙絲掛屏》透光照上標記出「綿」字原補紙120處,斷裂原補紙39處。(作者提供)
《長字緙絲掛屏》的拍攝流程與《吉祥天母畫像》軸唐卡相同。通過透光照(圖5)可以看出畫面的幾種病害。從照片中可以看到,長字中的120個「綿」字下面分別加襯了矩形補條,在蝙蝠紋下方的壽字紋處也分別加襯了矩形補條。判斷是由於緙織文字時,為了避免通經斷緯的織品特性不耐拉扯而年久斷裂,所以在每個「綿」字下面補襯加固。此外,照片還顯示這些補條痕跡出現在裂縫處、大面積搭緙部位以及破損處,由此推斷出幾處歷史修復痕跡。
圖6 《長字緙絲掛屏》修中照:120個「綿」字和39處斷裂補絹後。(作者提供)
這些既無法在表面被觀察到,也不能通過常規的攝影表現的文物內部狀況,對修復工作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參考資訊,使修復人員在修復工作正式開展前,做充足而準確的修復計畫。(圖6)
透光攝影的規範與發展
透光攝影雖然在攝影領域非常常見,但是應用於文物領域還是一項創新之舉,需要儘快建立操作標準,研究各類文物對光敏感度,保證拍攝不會因光線因素損害文物。
透光拍攝也能為修護和檢測人員提供全面而直觀的第一手資料,接下來應逐漸建立圖像分析標準,如各類顏料可以建立透光率圖譜。在曝光度等量的基礎上,不同顏料的透光率不同,反映在圖片上的明暗度不同。即使在畫面上呈現出的是同一種顏色,也不一定是同一種顏料成分。所以做好這樣一套譜系,在日後的工作中,就能判斷出顏料的使用情況,之後就能更準確的採集樣本進行檢測分析和修復;同時,也可以通過比對透光率標準圖譜,初步判斷使用的顏料成分。
 致謝:史甯昌、雷勇、劉建宇、陳楊、方小濟、聶偉、崔明元
劉思麟( 1篇 )

北京故宮博物院館員。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