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一位編輯的臺灣藝術小史】精明節省的20世紀中國書畫收藏翹楚王己千

【一位編輯的臺灣藝術小史】精明節省的20世紀中國書畫收藏翹楚王己千

20世紀最重要中國書畫收藏家、鑑賞家、學者、畫家集一身的王己千,當年是如何為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藏購鎮館之寶《溪岸圖》?這位「溪岸草堂」主人,面對最愛的中國古書畫收藏的態度又是如何?
在紐約,密集採訪20世紀最重要中國書畫收藏家、鑑賞家、學者、畫家集一身的王己千(本名王季遷,西方收藏界稱為C.C. Wang)是很獨特的經驗,那是在1998到1999年間。
初次邂逅鼎鼎大名的王己千是在中時報系創辦的《新朝》月刊酒會,我是《典藏》的主編,留職停薪,抵紐約停留半年。
王己千由小女兒王嫻歌推著輪椅出席,滿心歡喜與王己千交換名片,於是,開展一段深刻難忘的專訪過程。
紐約「溪岸草堂」主人王己千。(攝影/黃茜芳)
隆冬,隨王己千搭計程車去紐約佳士得辦公室欣賞重要拍品,付車資時,王己千取出整疊工整1元美金,慢慢一張張數,輕輕遞給前座司機。拿著放大鏡,認真仔細看畫,與中國書畫負責人馬成名討論拍品的筆法、構圖、落款與鈐印等。雖身為聚焦藝術拍賣的刊物主編,但沒涉入拍賣交易,從無機會體悟追拍的煎熬,遑論近身觀察舉世聞名鑑賞家佈局拍賣的所有經過。
因緣際會,王己千願意讓我在旁貼身採訪,固定出入王己千位在曼哈頓69街寬闊典雅的住家兼工作室「溪岸草堂」(取自最珍愛的董源《溪岸圖》),聽王己千輕鬆笑談與交情深厚的張大千駕車橫越美國之旅、博物館看偽畫的趣事、創作過程的掙扎、隨時代潮流定居美國等。更親眼見證王己千如何安排競拍一甲子前過眼的《秋山行旅圖》的經過,追逐心愛拍品(事先準備超過260美元),終成囊中物(成交價是143萬美元)的心情起伏。(專文見《典藏》1999年5月,頁159-161。)
紐約華人界深知財力驚人的王己千,特別會投資(包括房地產),格外節省,絕少留客人吃飯,還留用過期的電話本練字。這位「溪岸草堂」主人,面對最愛的中國古書畫收藏的態度是「別人若有100萬元,會花120萬買東西,我有100萬,則會花90多萬來買東西」。曾經賣房子換現金,一心想買看上的中國書畫作品,卻鎩羽而歸,想見王己千對收藏的狂熱。
五代 董源《溪岸圖》,絹本設色、立軸,221.5×110 cm。(本刊資料室)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鎮館之寶《溪岸圖》,真偽始終是中國書畫界的熱門議題,王己千強調:「張大千做過許多張北宋的假畫,高居翰認為《溪岸圖》是張大千所作,《溪岸圖》一直是張大千寶貝的山水,而張大千則是以金冬心《風雨歸舟圖》向徐悲鴻換來的。1953年,張大千想賣《溪岸圖》,我便用12張近代畫作換了《溪岸圖》。西方人看中國繪畫向來講究結構、章法,而我認為從筆墨才能看出中國繪畫之根本,從這件作品的筆墨、落款、絹質,我自有定見。」王己千回信給高居翰:「我尊重您的看法,亦如您尊重我的看法,感謝上蒼,我們各有觀點,否則世界會很平淡!我相信事實終會被證明,誠如中國古諺所云『真金不怕火煉』。」
王己千於1994年所作的書法作品(尺寸為69.5x68cm)。(王己千家族提供)
93高齡,只剩一眼視力,晨起寫字,偶有不速之客到訪,王己千順手快速把書法塞入身後櫃子裡,原來櫃子塞滿書法作品,親自打開櫃子解釋給我聽,王己千笑得好開懷。
享壽97歲的王己千,大兒子與小女兒為父親遺產打了17年官司,還沒有定論,肯定是精算能幹的王己千生前從未想過的景況!
黃茜芳( 12篇 )

大學主修西班牙文,曾任職《藝術貴族》、《雄獅美術》、《典藏》、《今藝術》等藝術雜誌,佛光大學藝術學所與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深愛藝術,書寫藝術,生活在台北。

Copyright © 2021 Artouch Inc. 保留一切權利。